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六十六章:废墟

2018-01-17 08:53:45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雨渐渐停了。

    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大地。

    先火烧,再水泡,如同废墟一般的妖城表面上早已覆盖了一层黑色泥浆一般的物体,将一切都掩盖。

    猴子呆呆地坐着,看着漫山遍野的妖军善后,那眼睛不停地眨。

    一个又一个伤重的妖怪被抬到临时搭建的帐篷之中,杨婵带着一众军医忙得乱转。而在那营地的旁边的,是堆积如山的尸体,如同乱葬岗一般。

    他们多半被烧得焦黑无法辨认。作为没有亲属的妖,自然也多半不会有人认领。

    千辛万苦来到花果山,他们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吗?

    若说这次的事情对士气正旺的花果山妖众没打击,那是不可能的。这其中对猴子的打击尤为重。

    短嘴一步步攀上了猴子所坐的瓦砾堆上,叹了口气,道:“死伤已经统计出来了,总共收取了三千六百五十六个魂魄。也就是说,已经有三千六百多个……也许还会增加。另外,尸体还没全部找到,他们还在尽力搜寻。”

    “知道了。”猴子没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那双手像极了人类,只是略显得红了一些,关节处的皱着要多一些,看起来有些苍老。

    走到猴子身边,短嘴从腰间摸出一个水壶递给猴子。

    猴子抬起手摆了摆示意不用。

    见状,短嘴拔开水壶的盖子仰头猛地灌了两口,盖上盖子。遥望着天边的舰队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坐到猴子身边。

    “在想什么呢?”他问。

    “在想。要不要给他们每一个都单独立个墓碑。”

    “立墓碑?”

    “恩。”猴子点了点头:“之前的都有,这次如果没有的话似乎有点不公平。名册虽然烧了,但可以通过生死殿重新问到。”

    短嘴无奈笑了出来:“就想这个?我以为你在想着重建呢。”

    猴子没有答话,只是仰起头,任那依旧带着点滴焦味的风抚弄着自己脸颊的绒毛,缓缓地闭上眼睛。

    “我觉得,你有点象那家伙了。”短嘴叹道。

    “谁?”

    “白猿。”

    猴子淡淡地回了一个微笑。

    短嘴瞧了他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白猿。还有老牛现在投胎到哪去了,是不是过得还好。可千万别又投胎成妖怪啊。”

    “便是投胎成妖怪又如何?这才几年,现在该还没化形吧。等他们化形了,我们也有一席之地了。到那时,妖怪肯定也不用再像过街老鼠一样了。”

    “你就那么自信?”

    “你没信心吗?”猴子反问道。

    短嘴微微一愣,半响,干笑了两声道:“信心自然是有,若是没有,早跑了。只是……我们从地下城出来的时候以为我们已经有一席之地了,没想到。一艘战舰,一堆烈焰弹。就把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城市从地图上抹去。真是讽刺啊。”

    猴子侧过脸去凝视着身旁歪歪斜斜插着的柱子道:“会再重新建立的,千年万年,天庭一路围剿,妖怪不是一直都这么生生不息吗?到时候,天河水军的账,也会和他们算清的。”

    都会算清的,只要挺住,活到那一天。

    远远地,猴子看到大角蹲坐在营地旁的尸堆边上嗷嗷大哭。

    “他怎么啦?”猴子指着大角问。

    短嘴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膀道:“我去安慰他一下吧。嫂子……出事的时候她刚好在家,大角又不在,没逃出来。不过灵犀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风铃照顾着呢。”

    说罢,短嘴整了整身上沾满泥灰的铠甲站了起来,朝着大角的方向走了过去。

    猴子眨巴着眼睛,动了动嘴唇,却直到短嘴走远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

    南天门旗舰的大殿内,哪吒指着天内叱喝道:“给我说清楚,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三太子,末将刚刚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天内摊了摊手反问道。

    “你那叫清楚?”哪吒手中火尖枪重重一顿,吼道:“东胜神州是我们南天门的负责范围,花果山也是我们南天门负责围剿,玉帝并未下达新的旨意,何时轮得到你们天河水军出手干预了?”

    “三太子此言差矣。”天内摇了摇头道:“我军绝谈不上出手干预。此次,乃是因为那战舰上的天文测定仪坏了,以至迷失了方向,这才误入东胜神州。其后,战舰的驱动法阵又不知怎么地,也坏了,不幸坠毁,幸得诸位出手援救,这才没伤亡。难道南天门就没坠毁过战舰吗?这事儿便是报到灵霄宝殿上也不能说是我天河水军的错。”

    “分明是你们自己停下了法阵的运作!”哪吒恼怒道。

    天内呵呵笑了起来:“是不是我们自己停下的,一查便知。不过在那之前,还请三太子先帮我们把遗落在妖城中的战舰残骸找回来才行。”

    “你!”

    “还是说,事情本身的真相并不重要,三太子只是想为那运气不好被战舰砸死的几只妖怪叫屈呢?”天内调侃似地笑了起来。

    哪吒瞪大了眼睛,小脸已是涨得通红,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无奈之下只得望向站在一旁的两位天王。

    此刻,持国天王与多闻天王也是眉头紧蹙。

    今天的事天河水军确实做得过了。若是一个不小心引得美猴王冲阵,便是他们两人加上哪吒也不一定能完全控制住局势。到时候花果山固然是剿了,李靖李天王,也肯定永远没办法回来了。

    这是两位天王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便是那位天蓬元帅答应的。一定会顾及天王的性命吗?

    可心中纵使有万般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往肚子里咽。抛开李靖的事情不论的话。天河水军确实在这件事上占足了道理。

    天内伸了伸懒腰道:“如果没什么事,末将就先下去了。事情已经通知了元帅,我军很快会派人来接回我们。”

    ……

    善后工作有序地进行着,猴子却只是呆呆地坐在那瓦砾堆上。那些个花果山的头目一个个都过来给猴子汇报情况,仿佛那瓦砾堆已经成了他的办公室一般。

    “……重灾区是城中央,军队几乎没什么死伤……”

    ……

    “……死伤最严重的位于城中央的炼丹房和各部门的文职小妖,损失超过五成……”

    ……

    “……配给中心被战舰直接砸到,无一幸免……”

    ……

    “……城里的设施损毁超过八成……”

    ……

    “……哪吒的答复是……天河水军误入……”

    ……

    “……主要将领的府邸大都设在城中。所以,所以家属的死伤很惨重……”话未说完,前来禀报的鳄鱼精已经泣不成声。

    猴子知道,他刚刚新婚不久,该是家里也出事了。

    ……

    到深夜的时候,十几个将领聚集到猴子面前,那里面包括了大角以及那鳄鱼精。

    他们是来请愿的,请愿突袭南天门舰队,将今天那天河水军的将领揪出来杀了泄愤。

    在角蛇用他那不算流利的唇舌发表了一通算不上慷慨激昂的陈辞之后,猴子缓缓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转身离去,只留下原地一众将领面面相窥。

    猴子很想说点什么劝劝他们。可他拿什么去劝呢?

    说下去,怕是猴子自己都会被他们说服吧。

    他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为了长久,为了未来,不能那样。在恶龙潭的时候他无法追击逃遁的玄龟部,无法回头对抗天衡。那时候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

    所以,他只能选择默默离开。

    可离开了他又能去哪里呢?

    他自己的住所都已经被烧掉了。在废墟之中漫无目的地绕了半天,最终也只是从一个瓦砾堆挪到了另一个瓦砾堆继续坐着发呆罢了。

    历经数年的磨合,花果山早已拥有这个时代最高效的机制。简单的善后工作不需要他出手,复杂的,现在还做不了。至于救治伤员,那根本就不是他一个行者道所能做的。

    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找个地方让脑子好好地静一下罢了。

    黎明时分,九头虫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也找我有事吗?”猴子问道。

    “没,只是忽然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就走过来打个招呼罢了。我能有什么事?也就一个帮帮忙打杂的人而已,现在该办的办完了,他们嫌我碍手碍脚,我就自动滚蛋咯。”说着,他挺了挺摇杆发出一阵关节的噼啪声,缓缓地呼了口气,叹道:“妈的,救人原来比杀人还累啊。”

    猴子望着九头虫道:“替我谢谢老龙王和万圣公主。”

    “你这话可千万别让他听到啊。”

    “为什么?”

    “他老早就把自己当成花果山的人,你现在跟他说这话,不是见外嘛?回头又有一通啰嗦了。”那眼泪鼻涕一把下的模样,九头虫想想都要打个冷颤。

    猴子欣慰地笑了笑。

    “喂,问你个问题。”

    “说。”

    “今天……干嘛不动手?我在后面都准备好了,准备你一动手,我就突击他们另一面,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

    “动完手呢?靠我们两个……”猴子指着遍布废墟的妖兵说道:“再加上他们,能把这十八万天军一并收拾了吗?”

    “就算收拾不了,起码搅他们个鸡飞狗跳吧?”九头虫呲牙道。

    “然后呢?”猴子盯着九头虫问道。

    “然后?需要然后吗?”九头虫诧异地问道。

    猴子只是淡淡笑了笑,没回答。

    九头虫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他快步走到猴子身边道:“还是你想就这么算了?不觉得很憋屈吗?我们辛辛苦苦弄了这么久的妖城,给他们一艘战舰,一砸,他妈的就给砸没了!这口气你咽的下去?这可不像你啊。”

    猴子睁着眼睛静静地看着九头虫。

    许久,九头虫摊了摊手道:“好吧,还是有点像的。只是如果是我,肯定忍不住。其实今天如果不是你回头,我已经冲出去了。那群王八蛋……”

    说着,他恨恨地将一片残瓦踢出老远。

    朝阳从东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光辉透过密布的南天门舰队,照亮了整个花果山。

    从来没有什么能阻挡新的一天的到来,只是,许多妖怪都已经看不到了。

    两只大妖就这么呆着,斜斜的影子拉得老长,映在焦黑的地面上,连轮廓都看不大清楚。

    许久,猴子低下头缓缓地说道:“其实我知道你一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要在这里拥兵。”

    九头虫努了努嘴点头。

    猴子苦笑着说道:“无论是你还是我,论修为,武力,人类当中都没有几个能及得上的。若是要孤单地活着,也许,会活得更轻松也说不定。”

    “不是也许,是必定。”九头虫道:“畏首畏尾的日子真的好累。”

    “可你现在不也不孤单了吗?便是抛离了花果山,你也已经不孤单了。”

    九头虫怔住了。

    确实,他已经成婚,现在有妻子,还有岳父,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有些东西,不是我们想抛下就能抛下的。若是我们一直无所作为,那么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有属于我们的一片天地。不是因为我们弱,而是因为我们没有有力的伙伴,不属于强大的族群。妖不崛起,我们永远都只能这样颠沛流离地活着,活得像一只过街老鼠。活在一个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世界。”

    “一个天兵受辱,就会有天将出面。一支天军被伏,就会有大军征讨。这就是人类。就因为他们是人类,所以他们受到保护。我们呢?”

    猴子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下去。

    九头虫的眼睛斜向了猴子:“你就为了这个?”

    “还因为我答应了一些人一些事。”猴子叹道。

    沉默了许久,九头虫哼地笑了出来。指着满地的瓦砾,他问道:“天庭之上,还有三清。便是击败了百万天军又如何?现在没对我们出手,只不过因为我们还不够档次威胁他们的地位罢了。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连一只虫子都不如。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建立一个强大的妖国,与天庭分庭抗礼,保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你觉得真的可能吗?”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道:“无论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他们,有不能让我死的理由。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对妖来说,也许这种机会再也不会有。成败,便在这三百年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