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六十七章:战报

2018-01-17 08:53:45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微风拂过,梨树上的花瓣一片片凋落窗前。

    天河水军的大本营——云域天港的书房中,天蓬正埋首细细批示着各类卷子。

    西牛贺州与北俱芦洲的战事已经告一段落,虽然还未正式上报天庭,甚至接下来也还准备要直接参与到围剿花果山的战事当中,但内部的分封与论功,却早已可以开始。

    加上先前因战事落下的事情还有这段时间仍然接连不断的整军与演练,各种案卷早已堆积如山。

    也因此,凌霄宝殿的调令虽然还没下来,天蓬却也不闲。

    其实若想偷懒也很简单,委托手下几个文职天将处理就行了。毕竟这其中真正必须他盖上元帅印绶的重大事务极少,大多都是一些琐碎事情罢了。

    不过,千年以来天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勤勤恳恳的工作方式了。别说是递送到他桌上的案子,便是无需他处理的事项,只要他时间允许都会抽空过上一眼。

    有一位工作狂的上司,也无怪手下那一众天将个个都是工作狂了。都是逼出来的,在这里,不认真做事当真会混不下去。

    不过好在整个天庭当中也就仅他一人如此为帅罢了。

    当天河水军还是那支内河戍守小分队的时候他便已经是主将。时至今日,历时千年,每一艘战舰,无论是新服役的,还是已经退役的,甚至损毁的,他都叫得出名字。每一道军规他也都亲自参与制定。对各种前因后果了如指掌。

    在这种情况下。便说天河水军是他拉扯大的也不为过。

    任何层级的案卷落到他手中,只要看上两眼,其中的来龙去脉也就猜得七七八八了,自然也没什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随着时间的推移,卫兵不时走入房中按照他的要求将各种已经批示完的案卷送到应该去的地方,如此忙忙碌碌地,一个上午很快便过去了。

    到午后,天辅来到敞开的门边见天蓬正全神贯注地伏于桌前。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天蓬随口说道。

    一步步走入书房中,天辅单膝跪下行礼道:“天辅参见元帅。”

    闻言,天蓬停下了手边的动作稍稍抬起眼皮,瞧着天辅问道:“战报来了?”

    “来了。”说着,天辅起身从袖中抽出了竹简双手递送了过去:“计划很顺利,可是效果没有我们预料的那么好。”

    接过竹简,天蓬摊开细细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微微一愣,道:“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降雨救火?这么说,九头虫和那六个妖王也在花果山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天辅道:“末将方从其他渠道获知那六妖王已经在南瞻部洲招兵买马重整旗鼓。至于那九头虫则去向不明,想来应该是在花果山没错了。”

    “九头虫啊……”天蓬握着竹简缓缓仰起头。注视着天花板寻思了起来。

    这九头虫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大妖了。

    天蓬刚当上天河水军主将的时候他的通缉令便已经在那榜上。

    虽说他的修为在妖怪当中算是极高,但做事却从不出格,以至于悬赏金额不高,排位也一直高不起来。因此,也不曾被重点通缉过。再加上他向来孤家寡人独来独往,追缉起来确实特别麻烦。对付他,天河水军甚至曾经请动了二十八星宿加上自身的九星倾巢而出迂回包抄,到头来却还是扑了个空。

    好在这种独善其身的妖怪也造成不了多大的危害,久而久之也便将他搁一边了。

    至于那花果山的美猴王,按照如今的推测,修为该是不低于九头虫才是。

    可是一个是奉行占山为王的美猴王,一个是一直独善其身的九头虫,这两个家伙怎么会走到一起呢?这不大像九头虫的性格啊。

    想了许久,天蓬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有时候信息不全,光凭推测是不行的。

    就好像九头虫很可能就在花果山这件事,若不是这次投石问路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出来降雨,恐怕天河水军要直到两军对阵才会知道。

    一只太乙金仙的大妖在大规模的战事当中虽然不是决定因素,却也能对战局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采取某些诸如奇袭或者偷袭之类的特殊策略时,对方阵营里忽然冒出这么一只妖怪,这结果,往往是极为致命的。

    沉默了许久,天蓬微微直了直身子靠到椅背上道:“如果九头虫、万圣龙王都在的话,那么六妖王就算不在花果山,想必与花果山也已经有了联系。如此一来,还真是从未有过的棘手啊。”

    微微顿了顿,天蓬接着问道:“灵霄宝殿有消息吗?”

    “关于是否调遣我军参与围剿花果山一事,灵霄宝殿上还在商讨。许多仙家都已经倾向于支持决议,现在主要是太白金星还极力反对的缘故才没通过。看情形,还得再等上一等。”

    天蓬伸手轻轻捋着身前竹简上的字,无奈笑道:“连九头虫都进了花果山,若再不趁其羽翼未丰斩除,往后,可就真成大患了。将此事通报巡天府吧。”

    “诺!”

    微微张了张口,天蓬似乎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

    见状,天辅也不多问,拱手道:“元帅,末将这里还有一事禀报。”

    “说。”

    天辅从衣袖中又是抽出一分竹简递了过去:“南天门发函要求我天河水军就此次事件作出书面解释。”

    “签发的是谁?”天蓬问。

    “持国天王。”

    “持国天王。”天蓬默默念了几遍,抿了抿嘴唇,半响,才答道:“就回复他:‘此次纯属事故,往后必不再有。’”

    “这……恐怕不好吧?”天辅道。

    装着满烈焰弹的战舰迷失方面数万里然后坠毁,这种乌龙便是最松散的南天门也不会犯。更何况是刚刚好砸在花果山呢?

    说是事故,怕是连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不过天辅犹豫,天蓬却不以为意:“就这么回复就行了,他明白的。”

    “末将遵命。”

    “还有,让天内暂时不要回来了,就老老实实在南天门舰队里呆着吧。”

    “呆着?”天辅顿时微微一愣,道:“元帅这是……”

    “这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天蓬道。(未完待续。。)

    ps:  这两天有点事,大家谅解一下。

    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