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七十四章:袭击开始

2018-01-17 08:53:42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的深夜,三艘天河水军的军舰如约驶入了南天门舰队控制的范围。

    在上万名天兵的注视下,天任作为天河水军的代表与南天门这边的代表互相交换了印信。彼此确认了身份之后,南天门的天将才点头示意天内以及逗留的天兵们可以登舰了。

    一登上甲板,天内很快在天任的带领下走入船舱。

    当那木门被推开之时,天内整个怔住了。摇曳的火光中,他见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末,末将天内,参见元帅!”

    “起来吧。”站在窗边的天蓬转身道:“这次的事情你们做得很好,不过,要等熬过了这最后一关才能给你们论功行赏。”

    “元帅过奖了,不过是我等分内之事罢了。末将岂敢邀功。”

    简单地行了个礼,天内躬身退入身后队列之中。

    小小的舱室里,几乎聚集了他所知道的所有天河水军的高级将领,就连担当文职的天辅也在其中。

    “这是要做什么?”他不由得想。

    不过,这时候开口问问题,显然不太合适。

    船舱里只剩下墙壁上火把吱吱燃烧的声响,所有人都静静地呆着,没有言语,也没有表情。

    那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

    不多时,一位天将入内道:“启禀元帅,交接已全部完成。”

    “传令下去,启航。”

    “诺!”

    风帆扬起,三艘军舰在南天门天兵的指引下缓缓脱离了舰队朝着西北方向航去。

    “这一次。总会出现了吧?”天蓬想。

    ……

    天空中的云层渐渐遮掩了明月。

    南天门舰队西北方向千里之外漆黑一片的荒野之中。四十只大妖全副武装聚集到了一起。静静地等待着。

    花果山所有的化神境大妖都在这里了。

    不多时,短嘴从天边飞来悄悄降落到猴子的身边:“还有两百里左右,他们果然来了。”

    好几只原本坐着的妖怪一惊,连忙提着武器站了起来。

    “别紧张,还有两百里,按照他们的速度,再快,起码也要半个时辰。”猴子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

    他的话并没能让那些个妖怪紧张的情绪得到丝毫的缓解。甚至,还让那些个妖怪更加紧张了。

    今晚,谁都知道很可能是个陷阱,对手,很可能是一大堆的天河水军高级将领。在场能真正心平气和的,恐怕也只剩下猴子和九头虫这两个太乙金仙的高手了。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说罢,猴子扭头对短嘴说道:“你带我去看看。”

    “行。”

    说罢,两人迅速施展腾云之术朝着东南面飞去。

    狂风之中,短嘴悄悄靠向猴子,低声说道:“其实我始终认为不应该出手。”

    “为什么?”猴子问道。

    “因为……因为这明摆着就是陷阱。不是吗?可你竟然还赞同去偷袭。这不是正合了天河水军那帮家伙的意吗?”

    “我说过,那件事情必须要有交代。”

    “交代?”短嘴哼地笑了出来:“现在才刚开始。往后会死更多人,难道我们能每次都给交代吗?记得我们在恶龙潭死了多少吗?什么时候有过交代了?”

    “今时不同往日了。如果我们还是那群乌合之众,自然什么都不用说,也不会有人要求。可我们已经不是了,所以,需要给交代,或者说,是一种表态……如果我不答应出手,到时候他们会私下偷偷出手,或者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那样的话,才是天河水军最希望看到的。”淡淡叹了口气,猴子道:“输也好,赢也好,该都不会留遗憾了吧。并不是每场战都要稳操胜券才去打的。”

    总有一些战是无论输赢都非打不可的。

    例如自己现在在打的这场战。

    每天自己都在宣扬着这场战必定能取得胜利,其实究竟能否获胜,只有天知道。

    不过胜负是一回事,决心,又是另一回事。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

    想着,猴子又补充了一句:“今天能胜最好,若是不能,那么就尽力将损失控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吧。”

    听着,短嘴默默地点了点头。

    在距离地方舰队约莫五十里的时候两人便停了下来。

    猴子开始用术法远程观测对方那三艘战舰。

    那三艘战舰与一般寻常战舰并没什么区别,只是甲板上的天兵略微多了一点,点起的火把也更多了些,有些戒备森严的感觉。

    远远地看上去,就如同三颗排成一线同步移动的星星一般。

    至于船舱里究竟还藏着什么,这就无从得知了。在这样的距离下,就是感知也感知不出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天内就在那里面了。所有的,那天参加过偷袭的天兵也都在里面。

    “是埋伏吗?”短嘴问道。

    猴子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开始默默地思考着什么。

    不多时,九头虫也追了上来。

    “怎么样了?”他问道。

    “还能怎么样?”猴子指着舰队说道:“一会,你打前锋吸引注意力,尽可能不要太靠近,只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就行了。且战且退,保证自身安全优先。若是深陷包围圈,再想出来就难了,这一点你和天河水军交过那么多次手该是比我懂才对。”

    “我打前锋?”九头虫的眉头顿时扭成了一团:“不是说第一波试探你和我一起上吗?”

    “我忽然改变主意了。”猴子咧开嘴道:“不喜欢的话,可以跟我换个位置的。”

    瞧着猴子那略带狡黠的目光,九头虫干咽了口唾沫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郑重的摇了摇头。

    “那就按着我的安排行动吧。”说罢。猴子转身往回飞去。

    ……

    船舱中。一众天将依旧列队沉默着,天蓬则一直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来来回回地踱步,不时往外面眺望。

    那气氛压抑得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

    忽然间,一声轰鸣,整艘战舰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微尘抖落。

    透过窗户,他们可以看到外面狂舞的火焰,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

    舱室之中依旧没有人出声。或者说,他们都屏住了呼吸。

    战舰上的警钟敲响了,一位天兵跌跌撞撞地冲进了舱室:“启禀元帅,对方出现了!”

    “来了多少?”

    “就一个。”

    “一个?”天蓬的脸色不由得微微变幻。

    “对,只有一个,是九头虫!”

    舰队前方一里开外,云海之上,九头虫悬空而立。那双手已经幻化成兽爪,一颗颗巨大的火球在那兽爪之上凝结,伴随着一声声野兽般的嘶吼。一个个的火球被疯狂地砸向战舰。

    猛烈的攻击之下,转眼之间三艘战舰的甲板上都已是一片火海。无数的天兵被烈火吞噬化作灰烬。

    那些残存的天兵也不得不紧靠在甲板上仅有的几个天将四周,利用撑起的小范围防御才勉强存活下来。

    可也就是如此而已。

    远远地看去,那一波接一波的火球攻击就如同海浪一般拍打在船舰上,却依旧无法阻止战舰逆势前行。

    “元帅!出击吧!”

    “不,再等等。”

    此时,摇摇晃晃之中,天蓬一手扶着窗户,那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九头虫已经没有再压制自己身上的灵力波动,天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就在舰队前方一里开外的地方。

    在这种距离之下,只出来一个九头虫……以九头虫的速度,如果众天将现身,他要跑,很可能拦不住。

    更奇异的是,他现在是且战且退。或者说,由于战舰依旧在向前航行,他是一边攻击,一边极力将自己与战舰的距离保持在一里以上。

    “只有他一个?其他妖怪呢?为什么还不出来?”

    “还有,这种程度的攻击……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发出更加有效的攻击才对。当然,距离必须要再拉近一点……刻意要保持距离,害怕是陷阱吗?”

    一个又一个地疑问在天蓬的脑海中浮现。

    半响,他望向了自己扶着窗户的手微微一愣:“他这是要……把这些战舰都变成一个大火炉?”

    九头虫的攻击确实不怎么样。

    火焰极为炙热,但火球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团炙热的气罢了,冲击力略显不足。面对天河水军这三艘通体钢铁打造的战舰,充其量也就能对战舰的外部构成威胁而已。毕竟火焰对付钢铁是需要时间的,而在这样的距离之下,那冲击甚至连甲板上天将撑起的防御都突破不了。

    然而,他的目的真的是想破坏战舰吗?没有人知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他的轰击下,舰体正在发烫。

    此时此刻,这三艘战舰就如同三个铁锅一样被放到了火上烤。

    “他这是……”

    “他这是想逼舰里的人出去?”

    舱室内的一干将领面面相窥,不由得都笑了出来。

    “妖怪就是妖怪,也不懂得变通。”

    若是这战舰里的人员配置如同一般战舰那样,这说不定真是个好办法。将战舰里的人逼出去,那就能清楚有多少埋伏了。

    只是这样的伎俩用在这里,是不是太……

    战舰里的温度一点一点地升高了。

    天蓬深深吸了口气,下令道:“天辅,将战舰上所有炼神境以下的士兵都集结起来,确保他们能抵御高温。”

    “诺!”

    “天禽,到主控制室去,保护法阵的运转正常。”

    “诺!”

    “天任,你带人从船尾的舱门出去,记住隐蔽,对方可能在我们后方也有埋伏。出去后,设法搜搜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潜伏的妖怪。”

    “诺!”

    正说话间,包括天蓬在内,所有的天将都给自己的身体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灵力将高温隔绝在外。

    战舰外,九头虫依旧拼命地朝着战舰砸火球。

    可无论他怎么砸,那三艘战舰都只是微微颤动,甚至舰首的钢铁都隐隐有些发红了,三艘战舰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前行,依旧不见有人从战舰里面出来。

    正当此时,猴子已经化作一颗小小的石子,伴随着四周的气流一同卷入了九头虫掌心新生成的火球中,片刻之后,被一起重重地砸到为首的战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