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七十六章:天将战阵(2)

2018-01-17 08:53:42Ctrl+D 收藏本站

    空无一人的舱道中,猴子将自己的感知提到最高,小心翼翼地前行着。

    此时九头虫针对这艘仅存战舰的轰击已经停止了,不过战舰的温度并没有降低多少,那些个炼神境以下的天兵依旧不能随意活动。

    忽然间,他猛地停下了脚步,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在他左前方往下一层的地方,他能清楚地感知到密密麻麻约莫四十股灵力波动。虽说对方已经极力压制,但猴子还是可以断定,那是一堆化神境天将。

    “四十股,加上刚刚那边分散两处的六股,再加上外面的……这猪八戒还真是给足了大师兄面子啊。”

    这算是倾巢而出了吗?

    他无奈地笑了起来。

    猴子并不熟悉天河水军诸将的灵力波动,自然也无法通过灵力波动的特征判断这些人的身份,但从他所感知到的来看,那猪头自身很可能就在四十股灵力波动当中。

    “如果他自己来了,那么天河水军的九星,应该都来得差不多了吧。”

    稍稍定了定神,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却没有继续再往前,而是往战舰中那些普通天兵聚集的地方摸了过去。

    ……

    此时,战舰外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一名金仙天将的几声叱令,一阵风在九头虫的身边聚起,围绕着他旋转。

    听着呼呼的风声,九头虫伸出手去摸,风在他的指尖处穿行。毫无异样。

    “就这样?”

    那天将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下一刻,仿佛为了回答九头虫的问题。那风速迅速增大,转眼间。一道血痕在九头虫的臂膀上闪现。

    刺痛传来,九头虫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是风刃?”

    还没等他判断出那风刃的威力,狂风的范围已经飞速收缩,疯狂的刺痛感迅速从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传来!

    只一刹,九头虫已经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幡然醒悟的九头虫咬紧了牙飞速后退,可无论如何,他都穿不透那风的屏障。

    或者说,那风的中心在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一刻也不曾停歇。

    “这是什么恶心的法宝!”

    一声暴吼之下,澎湃的灵力汇聚,九头虫浑身上下包括脸部在内都被迅速覆盖上了厚厚的黑色鳞片。

    风依旧凌厉地刮,不过在厚重的防御之下,只激起了阵阵刺耳的声响,已经无法对九头虫构成任何威胁了。

    他随手抖落粘在自己手背上的血,气喘吁吁地瞪大了眼睛朝着战阵的方向望去,与天衡四目交对:“你们以为这种东西会对我有用吗?”

    “别急,才开始呢。”天衡抚了抚络腮胡笑道:“这风刃自然是没办法都你构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如果你一直维持着刚刚那形态,跑起来,我们可怎么追得上啊?哈哈哈哈。虽然交手的机会不多,不过好歹是千年的老对手了。对你,我们还是有点了解的。”

    “就是为了降低我的速度?”九头虫微微一怔。

    九头虫与一般的妖怪不同,他同时具有多种形态。从力量防御最强的九头羽虫形态,到速度最快的人形。

    使用这种风刃进攻。就是为了让自己不以速度最快的人形战斗吗?

    难不成自己以这种半妖化的形态战斗,他们就能对付得了?就算对付得了。只要不幻化出九头羽虫形态,保持这样的距离,对方应该也是追不上自己的速度的吧。

    还没等九头虫想清楚,下一刻,只听天衡身旁的十名天将开始整齐地掐着某种手势,叱令弃出,各自的位置也环绕着天辅旋转了起来,不断变换。

    分散在战阵四周的十柄飞剑仿佛得了号令一般瞬间化作十道银光朝着九头虫飞射而去。

    那速度极快,以至于九头虫只能惊慌失措地闪避。可速度已经降低,最终还是被其中一柄飞剑从肩部刮过。

    鳞片抖落,又是一道血痕。

    顿住身形,九头虫伸手摸了摸那血痕。

    伤口不深。

    轻轻一缕,那伤口处又是被黑色的鳞甲覆盖了起来。

    他瞧着天衡冷哼道:“就凭这样的攻击,你们就想击败我吗?简直是荒谬!”

    “是吗?”天衡的脸上露出调侃似的笑。

    下一刻,就在九头虫的眼前,其中的五柄飞剑凌空汇成了一柄。

    这柄飞剑看上去与原本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细细地感知下,九头虫能清楚地感觉到其蕴含的灵力,竟高达原本的数十倍!

    若是被这柄伤到可就不是开玩笑的。

    很快,这柄特殊的飞剑与其余的五柄汇聚到了一起,再次朝着九头虫飞射而来。

    其他的飞剑没什么所谓,只要注意那柄特殊的就行了。

    可九头虫很快发现自己根本分不清哪一柄才是那柄特殊的飞剑了!

    笛声!

    不知何时,那战阵之中的一位天将开始吹起了诡异的笛子。那笛声不仅仅能干扰九头虫的灵力,打乱他作战的节奏,还能降低他的感知。再配合上一直环绕四周的风,仓促之间,九头虫竟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分辨究竟哪一把是致命的飞剑!

    战斗只剩下不断仓皇的逃命了。

    因为分辨不出哪一把是要命的,所以只好每一把都躲……可他的速度根本无法躲过每一把。

    慌乱之中,九头虫开始朝着战阵发起各种远程攻击。

    火球,烈焰,灵力轰击,所有的交错而行。然而,都被那些盾牌毫无遗漏地挡了下来。反而是来自战阵之中的各种灵力轰击扎扎实实地打在他身上。

    这样的远程交战,九头虫半点便宜都占不着。

    ……

    首舰上层的舱室中,五百余名天兵拥挤在一起依靠着老将天辅撑起的法阵抵御仍未消退的高温。

    那一个个的天兵都静静地呆着。静静地聆听着舰外传来的激战声响,一个个心惊胆战。

    在这样层次的战斗中。普通的天兵根本就没办法介入。所幸的是,在这危急关头。他们的元帅并未忘记他们,还特地将天辅这样的大将派过来为他们支撑起保命的法阵。

    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战斗的胜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束。

    只要能活着结束这场战斗,便是天大的运气了。

    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当中,忽然间,大门轰然打开了。

    所有的天兵都惊得一颤,天辅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那门外空无一物。

    “怎么回事?”天兵们一个个面面相窥不明所以。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大门吸引了过去。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在最靠墙的角落了多了一个陌生的天兵。

    “应该是冷热交替的关系吧。”天辅稍稍松了口气,扭头对一旁的炼神境天将交代道:“去,把门关上。”

    按道理,就算对方有人潜入战舰,应该也不会朝这边来才对。毕竟这里没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

    那天将点了点头,起身朝着大门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门口,一声惨叫响起,众天兵应声望去。只见一位天兵已经倒在血泊中。

    在他的身旁,另一位天兵握着沾血的剑瑟瑟发抖。

    “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等天辅反应过来,紧接着的,是第二声惨叫。第三声惨叫,一个又一个的天兵应声倒下。

    天辅亲眼看着一个天兵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砍向自己身旁毫无心理准备的战友。从那惊慌的面容看,他根本就是不由自己。

    “这是术法操控!有人潜进来了!”天辅惊呼道。

    混乱骤起。所有的天兵都迅速抽亮出了兵刃警惕地注视着周遭的每一个人。

    这样,就更好办了。

    猴子幻化而成的天兵穿行在人流之中悄悄施展着术法。那些个天兵的武器被操控着撞到了一起。

    帮他们开个“好头”,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仿佛原本紧绷的神经都在这一刻不堪重负地断去一般。

    只一瞬间。战斗在每一个角落里爆发了。

    “镇定,镇定!”天辅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可惜整个舱室中所有一片混乱,根本没人顾得上听他在讲什么。

    他必须找出潜入者,可混乱之中,他甚至连那些正在彼此相残的天兵都制止不了。

    “这种感觉何其熟悉啊。对了,在恶龙潭的时候曾经遇到过。那时候他们用的鬼云幡,放出恶魂控制妖兵互相残杀。现在轮到他们自己了。”猴子悠悠地想,一步步走向天辅。

    ……

    战舰的另一个角落里,天将们一个个瞪大了双眼。

    他们都能清楚地感知到在战舰上的另一处,天兵们的灵力波动正在一个接一个地消失。

    “难不成,有人潜进来了?”

    会是谁呢?

    能瞒过在场包括天蓬在内所有天将的感知悄悄溜进战舰里,再悄无声息地发动袭击,除了正在外面战斗的九头虫,还能有谁?

    天蓬紧紧地咬着牙,那脸色顿时铁青了。

    他很清楚,这是在诱使他出手。或者说,分出一部分人马去营救。

    可他能不去吗?天辅就在那边。以天辅的实力,是完全没可能单独对付那家伙的。

    “天内。”

    “在。”

    “跟着我。”

    “诺。”

    ……

    远远地看着狼狈不堪的九头虫,短嘴忽然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已经乱了。一对五十,吃大亏了。”

    “只要拉近距离就行,只要拉近距离,那些个天将里面起码有半数以上都是悟者道,怎么可能是虫哥的对手。”蛇精在一旁囔囔自语道。

    “不……我猜他们要的就是拉近距离。”

    从头到尾,九头虫都还依照最初的计划保持着与那仅存的战舰的距离,保持着能够全身而退的距离。那天将的战阵也丝毫没有向九头虫靠近的意思。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战斗,一对五十,九头虫丝毫占不到便宜。

    正在此时,九头虫的声音在短嘴的脑海中响起了:“出来帮忙啊!老子快扛不住了!”

    “不行,我们还不能出去,这很可能是陷阱。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将距离拉得更远一些。”

    “拉得更远有用吗?你是想我死得更快吧?”

    狠狠地唾了一口,九头虫不再理会一开始定下的计划,就在短嘴惊骇的目光之中,他扭头直接朝着战阵冲去。

    “住手!快回来!”

    “你他妈的出来给耗耗看!老子非宰了他们不可!”

    咬紧了牙,九头虫的那双兽化了的爪子迅速胀大,朝着战阵抓了过去。

    “终于过来了,让我们等得好苦啊。”天衡伸手一扬,那悬浮在空中的十面盾牌全部汇聚到一处,连带的,十面防护罩也汇到了一处。

    就在此时,九头虫猛的改变方向与那盾牌形成的厚厚防护罩擦肩而过,片片黑色鳞甲洒落。转眼间,九头虫已经一掠到了战阵的后方。

    高高举起爪子,他朝着战阵的正中抓了过去。

    四道巨大的风刃凌空形成,夹带着烈焰朝着无遮无拦的战阵袭去。

    正当此时,那原本紧密的战阵悄然散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