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七十八章:战斗状态

2018-01-17 08:53:41Ctrl+D 收藏本站

    战舰临空肢解了。

    散落的金属碎片之中,数十道身影迅速腾空,其中的两道,化作一金一银两道光束,重重撞到了一起。

    那声响如同雷鸣一般。

    战斗还在继续,哪怕战舰就在他们的身旁崩溃,那战斗也从有片刻的未停息。

    纷乱的碎屑之中,屠魔长剑与金箍棒撞击在一起,顷刻之间便让四周飘散的云雾连同金属碎屑如涟漪一般炸开。

    奋力一扯,爆出的火光就如同黑夜中的又一颗明星一般。

    刹那之后,其中一方后挫了,不是天蓬,而是猴子。

    他借着撞击的势头翻滚着朝后方冲去,如同一枚凌空飞遁的锥子一般。

    在那遁去的方向上,相邻的两位天将见势连忙护到了一起。

    还没等他们做足准备,只见猴子凌空一个翻滚,转身,那双眼睛瞬间瞪得浑圆。就在两位天将还未及读懂这动作的意义之时,便见他单手一扬,那金箍棒骤然变大、伸长、横扫。

    “咣”的一声巨响。

    在场的天将能清楚的看见他们身上的铠甲在轰击之中扭曲、碎裂,连带着扭曲的还有脸庞!

    下一刻,那两位普通化神境天将就这么拖着血痕如同苍蝇一般被直接拍飞了出去。

    “啊哈哈哈哈——!”

    天地之中,疯狂的笑声响起了,夹渣着风的呼啸,飞速盘旋、冲刺,临空留下的金色轨迹圆润而流畅。

    天蓬提着剑咬紧了牙紧随其后。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的速度。

    “拦住他——!”

    很快。天蓬发现他错了。因为不用那些天将出手拦住猴子。猴子也会自动送上门。

    一位天将高举着大刀与猴子交错而过,那金箍棒被刺入了他的肩部。

    紧接着,还没等那天将呼喊出来,金箍棒骤然变大。一只手臂就这么被硬生生成撕了出去。

    碎肉、鲜血飘洒,掉落的手臂消失在云端,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响起了。

    在场的天将不由得一个个为之一颤。

    那种感觉,应该很痛吧。

    而此时,天将们从猴子的脸上读到的却是诡异的笑。

    瞪大了眼睛。咧开了嘴露出獠牙,绒毛一根根竖起,青筋暴露……可他确实是在笑,诡异地笑,嗜血的疯狂,就好似这不过是他的一场游戏罢了。

    那种神情,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幕,无疑把在场的天将与妖怪都震慑到了。就连同属一方的短嘴和九头虫也傻了。

    不因为猴子力量的强大,而因为那种疯狂而流畅的战斗状态,无所不用其极的战斗风格。

    九头虫在力量上或许并不输给猴子。特别是幻化出九头羽虫形态之后,那力量比猴子更强。可在战斗意志上。却输了十万八千里。

    或许是因为他生来强大,又因性格使然从不与天军进行正面冲突,极少需要生死一搏的缘故吧。

    这猴子,却早已习惯了游离于生死之间。

    ……

    数个时辰前。

    月色下,一艘艘的军舰往返。

    被火光映得混红的舱室中,天蓬透过窗静静地注视着外面层层叠叠的南天门舰队。

    透窗而入的光影在他的脸上流转。

    许久,他低声问道:“天衡,你之前在紫云碧波潭和那个猴妖交手过对吗?”

    天衡微微一愣,点头道:“是的,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只有炼神境。准确地说,应该是初入炼神境。不过,从他当时的力量看,那资质非同一般。如果说要在几年之内达到太乙金仙的境界……虽说是快了些,但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妖怪杀戮的机会比天兵要多得多。他们存在的意义,几乎就只剩下杀戮了。正常来讲,要么提升修为,要么死。戾气的门槛对他们来说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地。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除了这个呢?”天蓬轻声打断了他的话:“还有其他特点吗?”

    “除了这个?”天衡挠挠头略略想了下,道:“就是战斗状态了。”

    “战斗状态?”

    “对,很疯狂。”

    “妖怪,不都很疯狂吗?”天蓬问道。

    “不,不是一般的疯狂,普通的妖怪无法和他相提并论。”天衡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他给我的感觉是完全沉浸在战斗之中,那棍法很流畅,以前从未见过。而且打起来不要命。那反应速度更是快到难以置信。应该怎么说呢……他是靠本能在战斗,就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厮杀一样。那时候你说这种妖怪危险,因为他能团结其他妖怪。其实对这方面我不是很懂。不过在战斗方面,他确实……非常有天赋。那时候我是靠着修为取胜的,如果双方修为差距不是那么大的话,我想,我没有获胜的希望。”

    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景象,天蓬扶在剑柄的手紧了又紧。

    ……

    “疯狂的战斗状态吗?”极速的追逐之中,天蓬默默想到。

    正当此时,金色轨迹扭转,猴子又冲向了另一名天将。

    临近的其他四名天将迅速靠拢,一个个高举武器嘶吼着朝他围了过去。

    只一刹,六人缠斗到了一起。

    刀光剑影之中,只见猴子手中那柄金箍棒瞬间幻化出千万残影,下一刻,还没等天蓬追上去,那五名天将已经彻底败下阵来,一个个负伤后退。

    其中两个甚至直接被打得失去意识,朝着地面坠落。

    借着这个空挡,猴子回头对着天蓬一笑。

    顿时,天蓬整个怔住了。

    别人或许看不清楚,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金箍棒挥向其中一位天将的时候。他分明闪过了的。可就在交错而过的瞬间。那金箍棒骤然变长。重重地砸在天将的腹部上。

    与另一名天将交战的时候也是,猴子高举了金箍棒重重砸下,眼前的天将自知无法硬扛连忙往侧边闪去试图躲避。

    结果他是没事了,猴子身后的天将却有事。

    在下落的一刹,金箍棒的后方骤然伸长,结果重重地打在他身后毫无准备的天将下巴上。

    这一击直接打得那天将颚骨碎裂,整个失去了意识。

    类似的案例比比皆是。

    “可长可短,没有……‘生门’?”天蓬瞪大了眼睛默念道。

    一般的棍法都有“生门”、“死门”之分。

    在对战之中。只要闪入对方棍法“生门”的方位,就能闪过。反之,就只能硬扛,用兵刃或者用身体,硬抗。

    没有“生门”,就意味着他的棍法无法闪避,只能硬扛。

    在这一刻,天蓬才意识到猴子并不是没法击倒他,而是没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击倒他。一直的闪躲,不过是不想与他缠斗罢了。

    他该是想。先收拾完那些个普通天将再来与天蓬一决胜负吧。

    “布阵——!”短暂的错愕之后,天蓬举起左臂呼喊道。

    幡然醒悟的天将们开始以天蓬为中心聚集了。不过,一起聚过去的还有猴子。

    只见他攥紧了金箍棒朝着就在天蓬不远处的天内呼啸而去。

    慌乱之中,天内连忙在自己的身前展开了一面拒流阵——猴子的速度太快,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有效防御了。

    没有丝毫的停顿,只见猴子高高举起金箍棒又重重砸落。

    白色的闪光耀眼,空气为之扭曲,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朝着四周疯狂扩散,如同一阵飓风一般。

    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天内展开的拒流阵在顷刻间碎去了。

    然而,金箍棒并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因为匆忙赶到的天蓬又撑起了一面拒流阵。不仅仅是天蓬,还有天辅,天禽,以及其他好几个赶到的天将。

    层层叠叠的拒流阵已经被展开了,纵使猴子的力量如何强大,也再进不得分毫。

    到此时,一众天将已经全部汇聚到了天蓬周遭,一个以天蓬为中心的战阵已经布起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猴子狂笑着后撤:“看来,最终还是要以多欺少啊,天蓬元帅。”

    天蓬紧紧地咬着牙,喘息着,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猴子闭口不言。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前额滑落。

    在他的身旁,天内剧烈地咳着,一缕缕的鲜血从口中溢出。

    刚刚那一击,猴子使出了全力。哪怕后面有许多人的加持终于扛住,他却也已经深受重伤了。

    冷冷地注视着天内,猴子淡淡地叹了口气道:“看来,今晚是完不成任务了。”

    仰起头,他望向了受困的九头虫:“你个怂包,不是告诉你别冒进了吗?长的九个都是猪脑袋吗?”

    说着,他恍然想起了什么,望向了天蓬,嬉笑道:“哦不,我说错了。猪脑袋也是可以很聪明的。”

    这明显是嘲讽的话语令天蓬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至于那九头虫,九个布满黑色鳞甲的头颅微微缩了一缩,原本狂暴的气息顿时消失无踪,看上去有些无奈。

    从护腕的夹层里掏出一片玉简放到唇边,猴子调侃似地说道:“别躲了,你身后的敌人都一堆了。”

    还依旧隐匿在云层之中的短嘴顿时大吃一惊,随手一扬,一阵狂风掠过。

    下方的云雾飘散了,显现出十几个天将的身影。为首的,是天任。

    到此时,这些个匿藏的妖怪才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中。

    远远地看了短嘴一眼,猴子道:“今晚到此为止了,撤退吧。”

    “哼!既然来了,你以为说走就能走吗?”天任举着长刀叱喝道。

    没有理会天任,猴子直接望向了处于战阵中心的天蓬,咧开嘴笑道:“我虽然算不上精通悟者道,但对战阵这种东西还是有些许了解的……以战阵迎敌,速度堪忧啊。”

    天蓬依旧没有开口,只是那脸色渐渐变得铁青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猴子淡淡叹道:“后会有期了,天蓬元帅!”

    说罢,他转身朝着受困的九头虫呼啸而去,一个翻滚,手中的金箍棒迅速变长变大,扫向天网。

    那天网只能防一面,如今已经用来防受困的九头虫,向外的一面自然是不堪一击。

    而为了对付九头虫,由天衡统领的一干天将早已筋疲力尽,哪里还可能对外撑起新的防御呢?

    无奈之下,那些个作为节点的天将一个个闪避,天网在顷刻间消散了。

    几乎没有停顿,猴子朝着东南方向呼啸而去,刚刚解脱出来的九头虫,还有短嘴以及其他一众妖怪一个个紧随其后。

    天任见状想追上去,却被天蓬喝住。

    “元帅,为什么不追?”天任呼喊道。

    “没有必胜的把握,追上去有什么用?”

    “我们的战阵必定可以……”

    还没等天任说完,只见天蓬身子微微前倾,一口鲜血溢出。

    那些个天将一个个都惊呆了。

    深深地喘息着,天蓬紧紧地攥着身旁天辅的手臂,低声道:“除非我们散去战阵,否则不可能追得上他。但,如果我们散去战阵,又拿什么和他斗呢?”

    天将们顿时一个个沉默不语。

    出动了上百名精英天将设下的陷阱,只为对付这么一只妖怪。到头来折损无数,竟是这样的结果。

    皎洁的月色中,一滴鲜血从天蓬的嘴角滴落,消失在下方的云层之中。

    ……

    远处的云层上,缓缓飞行的猴子忽然一顿,微微张开的口,唇齿之间可以看到溢出的血。

    “你也受伤了?”原本垂头丧气的九头虫连忙瞪大了眼睛过来搀扶。

    “不用扶,还不至于。妈的。”甩开九头虫,猴子捂着胸口,恨恨地唾了一口道:“这天蓬元帅究竟师从谁的?速度不怎么样,但撞起来真的是……按道理,他的修为比我弱,不应该啊……”

    “他好像没有师傅的吧。以前听人说的,也不知道对是不对。”九头虫淡淡笑了笑道:“不过,能光看修为吗?天河水军战功显赫,什么资源没有?就算从太上老君手里弄到一些稀奇的丹药,也不奇怪吧。”

    “从太上老君手里弄的稀奇丹药?”猴子微微仰起头寻思了起来。

    金丹吗?

    金刚不坏之身?怎么这东西猪八戒也有?

    这么说的话,还真得找机会也弄上几颗了,不然还真有点吃亏。(未完待续。。)

    ps:  大章,一章顶俩,能算加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