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八十三章:委屈

2018-01-17 08:53:39Ctrl+D 收藏本站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小白龙畏畏缩缩地走在山道上,那步履轻巧得如同一只猫。一路上,他总感觉今晚地风凉飕飕地,时不时回头四处张望。

    那后方是空无一人的山道。

    远处一队夜间巡视的妖兵走来。

    小白龙当即停下了脚步,屏住呼吸警惕地瞪大了眼睛。

    那双脚已经不自觉地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直到那队妖兵走近了,与小白龙交错而过,一个个对着他如同往常一般礼貌性地点头,小白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好家在,他们不是被派来捉我的……”

    猴子刚刚的话还地在耳旁缭绕,特别是那“撕票”两个字,每每想起,小白龙都会觉得脚有点发软。

    这里是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的花果山,在他的地盘,只要那猴子一声令下……

    自己完全就是他嘴里的一块肥肉啊!

    长这么大,小白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

    在西海龙宫的时候,他是三太子,无论如何胡闹,大家都得给他面子。就算真做错了什么顶多也就罚个面壁思过什么的,屁股都没打过。

    就这么一个人,现在忽然有人说要他的命……

    涉世未深啊,实在是天真得可笑,当初是怎么想到孤身一人跑到这土匪窝来报复九头虫的呢?

    此时此刻,他终于有些后悔了。

    这鬼地方就不该来,就该乖乖呆在西海龙宫哪都不去。

    “别怕。别怕。他是吓唬我的。”小白龙自我安慰道。

    深深吸了口气。他挺起摇杆大大咧咧地走了几步。可仅仅是几步而已。转眼间,一阵冷风吹过,四周树影摇晃,他吓得打了个冷颤,猛地一缩,连滚带爬地闪到一旁的岩石后紧张地朝四周张望。

    那狼狈的模样真的就差尿裤子了。

    半响,他终于确定四周没什么不对了,却发现自己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没事。没事,自己吓自己。”他自我鼓励道。

    刚一说完,他又有点犹豫了:“可如果不是呢?”

    “不会的,不会的,肯定是吓我的。杀了我,他怎么跟杨婵姐交代?虽然他们没成亲,但好歹老姐说他们有这个倾向了不是?别忘了还有个姐夫帮我撑腰呢。我姐夫可是天下第一的战神啊,那猴子再笨也不敢得罪战神杨戬的!”想着,他拍着胸脯,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大胆地迈开步伐。

    可刚走两步,他脚又有点软了:“可是……如果他就敢呢?如果他把我弄到外面再下毒手怎么办?那样真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啊……”

    “怎么会呢?猴哥人还是不错的。挺光明磊落的不是?小伙子未经世事,这点事情就给吓住了?太孬了吧。哈哈哈哈。”他狠狠地甩了甩头,调侃般自嘲道。

    前面几声还好,笑到后面,又有点底气不足了:“不对啊……他哪里光明磊落了?他对天军不知道多贼呢。”

    一路就这么走着,彷徨忐忑中,他走完了漫长的山路,终于远远地看到现如今的居住地了。

    那是一栋单独的三层小土楼,坐落在花果山的山腰上。住在这里的除了敖烈,还有杨婵和敖听心、风铃、以素以及负责炼丹的其他几个小头目。那地下室更有直通地下城的隧道。

    也正因如此,这里算是一个需要重点保护的地方,四周都是围栏,日夜有军队戍守。

    远远地看着那三层小土楼边上排成队列来来往往的妖兵,小白龙缓缓地纾了口气,自我安慰道:“别自己吓自己了,不会的。先找杨婵姐说说,打个预防针,然后她自然会找猴哥交涉。我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世界又会如同往常一样美好的!”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鼓起勇气往前跨了一步。

    正当此时,他猛的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惊慌失措中,吓得一个翻滚溜进了旁边的草丛里,还差点装到了树干上。

    稍稍定了定神,他拨开一人高的草往外张望,正见两个小妖从山道上走过。

    “两个小妖而已,哎……自己吓自己。”

    缓缓地纾了口气,他抬起腿就想从草丛里走出来。

    正当此时,他恰巧听见了那俩小妖与门口戍卫的妖兵的对话,动作微微一僵。

    “他回来没有?”

    “谁?杨婵姐出去了,应该要很晚才能回来。”

    “不是说杨婵姐,我是问敖烈。”

    “敖烈?今晚还没看见他。怎么啦?”

    “回来了就派人给盯住。”

    “盯住?”

    “对,别问为什么。这是大王的命令。”

    “大王的命令啊……明白了。”

    说罢,那两个小妖互相之间又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紧接着一个掉头往回走,另一个留在门口站住不动了。

    “完蛋了……他真的想撕票啊……”敖烈顿时觉得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草丛里。

    “怎么办,怎么办?”

    “不行,我得跑!趁他还没发现,我得跑!”

    “可往哪里跑呢?这次出来本来就是背着父王的,他都扬言我回去要把我禁足一百年了……”

    “往哪跑都行!就算回西海被禁足也比丢了小命强啊,留在花果山死定了!”

    打定了主意,小白龙偷偷摸摸地溜出了草丛,却依旧躲在树荫底下。

    远远地望了望那楼房,他鬼鬼祟祟地转身,沿着来时的山道往回走。

    ……

    临时洞府中,被猴子一把丢出门外的白素揉了揉撞疼了的肩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后的大门轰然紧闭了。

    回过头,她看到守在门外的两只妖怪正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瞧着她,瞧着这个和人类女孩一般无二的未成年小妖怪。

    那种眼神,似乎是嘲笑。

    是她太不自量力了吗?可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眨巴着灵动的眼睛,望着那紧闭的门,想起那个冷冰冰又有些凶狠的美猴王,白素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她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很想像一个人类的小女孩那样钻进母亲的怀里大哭一场。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在半个月前,她还是以一个人类小女孩的身份生活在一个小小的私塾中。

    那里有疼爱她的养父养母,有一群调皮又可爱,喜欢捉弄她的养父的学生。

    每天的生活无非是读书习字,读书习字。

    养父还说,隔壁村王先生的小儿子不错,想给她定一门亲事呢。

    “要不要嫁给他呢?会不会被发现是个妖怪呢?”

    在这之前,这已经是她最大的烦恼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死活不同意。就为了这个还跟养父闹了一场……

    她其实就只是想好好地留在那个私塾里服侍两位老人,给两位老人养老送终罢了。

    可转眼间,这才半个月过去,整个世界都好像被换了一个似地。

    想想以前的生活,又想想这几天的遭遇,白素忽然觉得好委屈。

    “不能哭,不能哭。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特使呢,代表了几十万的妖怪来跟花果山谈判,哭多丢人啊。”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猛地眨了几下眼睛设法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转身朝着洞府外走去。

    可刚走出洞府,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这一流,就再也止不住了。

    她捂着脸,飞速朝着一旁的树林狂奔而去,躲到一棵大树下的草丛里嫣嫣地哭了起来。

    “谁!谁在那里!”

    一个声音传来,白素猛的一惊抬起头来。

    “赶紧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不客气了!”

    听到吆喝声,白素缓缓地站了起来,泪眼模糊地朝着四周望去。

    天上的乌云缓缓飘开,月光洒落大地。

    就在距离她不远处的空地上,一位白衣公子正握着一把折扇瑟瑟发抖。

    “你是不是那猴子派来捉我的?”小白龙惊恐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