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八十四章:争吵

2018-01-17 08:53:38Ctrl+D 收藏本站

    洞府内火光摇曳,映红了猴子的脸。

    就在众妖的注视下,他一步步走向王座,转身坐下,静静地环视了一周。

    此时此刻,兴许是被他前面的举动吓住了,反倒是站在他面前的一众妖怪有些忐忑。

    抿着唇,猴子悠悠说道:“开始吧,既然叫我来了,应该有很多话想说吧?一个一个来,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妖怪们一个个面面相窥,半响,角蛇往前跨了一步拱手道:“大王,你既然让我们说,那,我就说了?”

    “说吧。”猴子点了点头道。

    “听说那六妖王想与我们联盟,同时为我们提供急需的炼丹材料。我以为,这事儿可行!”

    “我也觉得。”

    “对对,这事儿可行。我们不应该死抱着之前的恩怨,在这种事情上置气。”

    一众妖怪纷纷表示赞同。

    渐渐地,洞府里开始活络了起来,猴子静静地听着他们每一个阐述自己的意见。

    有人慷慨激昂,有人扭扭捏捏,有人话都说不遛,有人娓娓道来,其意思却出奇地统一,那就是赞成与六妖王结盟,共同度过眼前的难关。

    这过程中,杨婵不发一言,却时不时地望向猴子。

    许久,等所有人都发言了一轮,猴子摸着下巴,开口问道:“你们的意见,我都清楚了。我现在假设,假设我们和六妖王联手,击败了天河水军。度过了花果山最大的难关。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定位与六妖王的关系呢?在这个问题上你们是什么想法,都说说。”

    这一问,眼前众妖顿时纷纷一愣,面面相窥,不明所以。

    兴许这个问题他们当中也少有人想过吧。

    杨婵也疑惑地望向猴子。

    没有人先开口,那便只有指了。

    侧过脸,猴子的目光落到了短嘴身上。

    略略地想了想,短嘴开口道:“我先说一句吧。我是这么认为的。咱花果山与恶蛟的旧账,那是迟早都要算清楚的。不算清楚,无颜面对那恶龙潭的冤魂。等天河水军这个难关过了之后,我们的羽翼想必也丰满了,大可以对六妖王出手,到时候再要他们血债血偿!”

    话音刚落,众妖之中当即响起一阵赞同声。

    只是那声音比之先前却已经少了大半。

    猴子也不开口,只淡淡笑了笑,直起身子继续默默地看着他们。

    在他们当中,猴子看到已经有一拨人的眉头微微蹙起了。

    一如猴子的意料。短暂的沉默如同暴风雨前夕的宁静,紧接着。见猴子没有表态,战斗开始了。

    “卸磨杀驴非君子所为!”吕六拐率先站了出来,对着猴子拱手道:“况且就算击败了天河水军,天庭也还在,往后的难关也还多,难保到时候我们还需要借助六妖王的力量。既然要同盟,就干脆全面同盟,别提什么暂时同盟的。”

    在场的,除了猴子与杨婵这两个特殊人物之外,论威信,吕六拐便是唯一有资格挑战短嘴权威的。

    什么君子为不为的,这些都是妖怪,自然不会在乎。但后面那句:“天庭还在,难关还多”确实直击要害。

    顿时,又是激起了一片赞同声。

    短嘴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只是短嘴,连先前赞同短嘴的许多妖怪也都瞪大了眼睛。

    这能忍吗?

    若是这话由猴子来说,他们肯定一声不吭。因为猴子什么性格他们清楚,就算不对六妖王直接出手,各种陷阱坑害也会没完没了。可这话由着书呆子来说……

    这果断不能忍!

    短嘴勃然大怒,却还没等他开口便有人抢在了他前面。

    “那你的意思是,白猿、老牛,还有那数万妖众的仇就不报了?”大角大声质问道。

    “这不是报不报仇的问题,万事总有取舍。”吕六拐背过身子去也不看短嘴与大角,对着猴子拱手说道:“背弃同盟,往后传出去还有谁会愿意与我们同盟?到时候我们要与其他势力同盟恐怕会比六妖王如今的处境更难吧?若不是没办法,我们如何会选择与他们同盟?”

    “与其他势力同盟?”黑子哼了一声道:“你想躲了吧。现在北俱芦洲、西牛贺州的妖怪都已经被剿灭,南瞻部洲六妖王占了,东胜神州是我们的地盘,还有谁能和我们这帮子妖怪同盟?难不成天庭来和我们同盟?”

    “往后的事情谁说得清?”角蛇劝慰道:“我们应该往前看,不能老往后看!既然要同盟,那就该彻底点。若是留着这种心思,届时开战又如何同心协力,又如何算得上同盟?”

    “往前看,那你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和仇人把酒言欢吗?”一直站在杨婵身边的以素也忍不住幽幽叹道。

    顿时,整个洞府顿时喧闹了起来。

    原本抱团的众妖迅速分成了两边,一边力挺短嘴,认为与六妖王结盟是权宜之计,等困难时期熬过去了,旧账该算还是要算。这部分主要是花果山的早期成员,经历过恶龙潭一役,对蛟魔王恨之入骨。

    另一边力挺吕六拐,认为如果确定了,就是长期盟约。毕竟和天庭之间的战争不是打完天河水军就结束的,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对这部分来说,他们主要的仇恨对象是天河水军,特别是在天河水军奇袭花果山之后。

    吵着吵着,又分出了第三边。

    这第三边算是妥协派,专业和稀泥。

    他们认为可以在与天河水军的战争之中通过对六妖王的观察来判断是否长期维持盟约。说白了也就是——咱先把盟结了,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这部分以万圣龙王为首。

    唯独一个人特例,那便是九头虫。

    瞧那眼神,估计是看不上六妖王,想加入短嘴那一边但碍于岳父大人在场不好开口,于是干脆那一边都不加入。

    开始还好,大家就是就事论事,后面由于与六妖王结盟涉及到一些情感问题,于是短嘴这一边开始有人控制不住了。

    黑子直接开口质疑吕六拐的动机,嘲笑吕六拐怕死。

    这吕六拐就那么一股酸腐文人气,现在被人嘲笑怕死,而且还是被个地位低自己一大截的嘲笑,这还了得?

    于是吕六拐果断反守为攻,一大堆酸溜溜拐弯抹角的损人话就出来了。

    原本倒也没什么,反正妖怪一般听不懂。可恨不巧,短嘴这边就有那么几个好学生,除了学会读书写字之外偶尔还会看点文集之类的。

    当即地,理论变成了口水战,眼看着就要失控变成一堆泼妇骂街了。

    见此情形,杨婵无奈地叹了口气,略略侧过脸来望向猴子,低声问道:“你不说点什么?”

    “不说,还不是时候。”猴子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致地瞧着这一众妖怪道:“让他们吵,早该吵吵了。以素,倒两杯茶来。我们看戏。”

    “恩。”以素微微福身,转身离去。

    ……

    洞府外,白素一步步小心翼翼地从树荫里走了出来。

    “是你?”被吓得差点三魂不见七魄的小白龙缓缓松了口气,将那把算不上武器的折扇缓缓放了下来:“你这么晚在这里干嘛?”

    “没,我走走而已。”

    “额?你还哭了?”

    “没!哪有!”白素连忙侧过脸去。

    一头长发倾泻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还说没有?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小白龙捋开扇子,伸长了脑袋张望,安慰道:“哭也没啥,小女孩家家地,哭很正常。我姐听说小时候就经常哭闹。”

    “跟你说了没有!”白素的眉头已经皱得拧出水来了,却不敢抬头,怕小白龙将脸上的泪痕看得更清楚。

    “行行行,没就没。那,谁欺负你了?”

    白素不开口。

    “教你一招,这花果山有谁欺负你,你找介绍你来花果山那条老龙,他在花果山还是有些地位的,能帮你做主。”

    紧紧地咬着嘴唇,白素幽怨地说道:“找他也没用。”

    “找他也没用?”小白龙的微微怔住了:“欺负你的……不会是那猴子吧?那就没办法了,这花果山他最大。”

    白素咬紧了嘴唇不吭声。

    “真是他欺负你?他怎么欺负你了?”

    白素依旧不吭声。

    看白素的头埋得老低,小白龙压低声音悄悄问道:“他轻薄你了?其他的不行,这个倒是有地方投诉,你去找一个叫杨婵的,就跟她说。保准会给你做主。”

    白素猛的仰起头,也顾不得脸上的泪痕,用尽全力一脚跺在小白龙靴子上。

    “嗷——!你干嘛?”小白龙瞪大了眼睛盯着白素。

    白素恨恨地瞪了小白龙一眼,尖叫道:“让你胡说八道!”

    这一尖叫,顿时把小白龙吓得一愣一愣地。

    两人就这么怔怔地对视着。

    半响,小白龙怒道:“我好心指点你,你居然……你居然踩我!有本事找那猴子去啊,他欺负的你关我什么事!”

    抬起脚,便作势要踩回去。白素却也不闪不躲,只怔怔地瞪着他。

    犹豫了半响,小白龙的脚最终还是没落下:“不与你这女流之辈一般见识!”

    说罢,他转身继续朝着花果山外围奔去,随口嘀咕道:“还是逃命要紧。”

    花果山的空禁比地面还严,要逃命只能靠两条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