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八十五章:想清楚

2018-01-17 08:53:38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是在凡间的帝皇家,还是在天庭凌霄宝殿上,正主一不开口朝臣就真将他凉到一旁自顾自地争吵,这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场景。

    一般来讲,这样的争吵就算发生也该是短暂的。

    正确的朝堂吵架**,只要大家还没昏了头,无论所述究竟是就事论事还是人身攻击,都应该是对着正主说,然后拐弯抹角地捅对方。

    争夺正主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而这样看上去也才得体,才不会像个菜市场。

    这道理天上地下的一干大臣将领自然是懂。

    很可惜的是,花果山的妖怪们不懂。拥有强大的武力不代表有知识,识字也不等于有文化。

    于是,一旦猴子放任,给他们发言的机会,这场面就……说实在的,有点难看。

    若从这个角度来讲,现如今的花果山无论规模如何大,体系如何健全,也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匪窝无疑,顶多说好听点,是个武装土匪窝。如果用中原人类的话说,就是一帮蛮夷。

    看着这盛况空前的场面,杨婵不由得叹了口气。军事上的扩张与胜利并不能带来内部文化上的进步。到底是一堆行者道啊,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他们乱成一锅粥。

    若不是猴子自身拥有强大武力,保不准眼下都打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猴子将白素先丢出去的决定简直正确得让人无可辩驳。毕竟是个外人,在她面前吵,花果山还真丢不起这个人。

    如此一吵。便是两个时辰。

    眼看着再吵闹下去什么一致意见也无法达成。吕六拐的这一方开始向万圣龙王这一方靠拢。

    这算是一种妥协吧。

    不过也仅有他这一方会妥协。

    在第一批花果山的成员心中。恶龙潭是永远的疮疤,谁揭谁死。很不凑巧,现如今这帮妖怪在花果山的核心阶层占了不小的比重。

    于是,战斗依旧继续,只不过从刚刚的三方又演变成了两方,依旧僵持不下。

    猴子依旧不开口,就看着他们吵。

    “真不制止吗?”杨婵低声问。

    “有时候吵吵挺好的。”猴子悠悠说道:“其实我挺想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他们能否独立解决重大变故的。”

    “你是故意让他们产生分歧。然后好扭转他们原本的想法吗?”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淡淡答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杨婵微微蹙起眉头,有些无奈地盯着猴子。

    这猴子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是因为他的手段越来越老练了吗?

    行者道能修成他这样的,从古至今,杨婵也就见过一个人,那就是托塔天王李靖。

    而且看上去猴子在谋略上还要更胜一筹。

    是悟者道的书看多了的关系吗?杨婵想。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双方都已是气喘吁吁。

    很明显,战后如何处置盟约的问题谈不拢。先前与妖王结盟的那个所谓的“统一意见”肯定也不用执行了。

    渐渐地,万圣龙王退出了战斗。

    他实在是有些傻眼了。

    眼前的情况已经变得一团糟。活脱脱一场闹剧。

    妖怪势力他见过不少,可还真没见过好像花果山这样的妖怪势力。

    在这个世界,大多数的妖怪势力无非就是一帮彻底的土匪。什么仇啊恨啊,其实都说不上,更没有什么长期打算。

    一般来讲,无非就是妖王一句话的问题。

    妖王,就是这些妖怪的天。

    花果山特殊,这一点他老早就知道,所以才会想出说服其他人进而影响猴子的想法。可他明显忽略了花果山这一特殊性的来源——读书。

    在目不识丁的情况下,在妖怪这样封闭又没有历史没有传承没有基础的世界里,你指望妖怪们能有什么见识?无非就是过一天是一天。

    这跟聪明与否毫无关系。

    可一旦有了见识,每一只妖怪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在没有合理机制调解的情况下,你以为意见能统一得起来吗?

    这还只是一个问题,若是再多问两个问题呢?

    不提远的,就当初面对是否袭击拦截天内那档子事,就够大家分裂的了。

    一直以来,花果山一致对外,行事果断,除了共同的利益掩盖了部分分歧之外,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于猴子的威势,是在于猴子有能力也有威望压制任何一种不同的意见,这才能将他们拧成一股绳。

    再回头看看自己,好不容易想办法跟这帮子花果山的要员统一了意见,将这一堆麻草拧成了一股绳,就因为猴王的一句话,它又散了。

    此刻,他除了无声叹息还能做什么呢?

    想来是自己逾越了吧,这种事本来就不该是自己想的。

    抬起头,他猛地发现猴子正有意无意地注视着自己,顿时明白了什么,不由得深深地吸了口气,低下头去。

    “行了,现在可以收拾残局了。”猴子低声道。

    “啊?收拾残局?”杨婵睁大了眼睛望向猴子。

    只见猴子撑着膝盖缓缓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朗声道:“安静一下吧,都听我说说。”

    顿时,整个洞府里那吵得面红耳赤的众妖都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望向猴子。

    抿着嘴唇,猴子缓缓地说道:“老龙王啊,悟空想问一句,那牛魔王是否可信?”

    万圣龙王微微一惊,连忙恭敬地拱手道:“老龙与魔王相交多年,可以性命担保,魔王可信。”

    “恩,可信就好。”猴子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问道:“那六妖王是否可信呢?”

    这一问。在场的妖怪似乎一个个都有点懵了。

    牛魔王不就是六妖王之首吗?牛魔王都可信了。那六妖王如何不可信呢?

    此刻。他们恍然发现万圣龙王的神情无比复杂。

    刚刚的一切,众妖们未必看得懂,万圣龙王却肯定是看懂了。

    猴子能一举压制花果山众妖,牛魔王能压制其他五位妖王吗?

    当初万圣龙王一家是如何与六妖王分道扬镳的呢?这一点现场或许很多人不清楚,但猴子是知道的,而万圣龙王的心中,更是清楚得很。

    牛魔王可信,和六妖王可信。根本就是两码事。

    既然万圣龙王那么坚决地认为牛魔王可信,猴子虽然内心对这种卖小妖的家伙半点好感都没有,但也不想就这件事辩驳,免得伤了和气。

    那么,就换一种方式问吧:“牛魔王可信,那么六妖王是否也可信呢?”

    犹豫了许久,就在众妖的注目下,万圣龙王无奈躬身道:“老龙,不敢说。”

    顿时,一众妖怪哗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盯着万圣龙王看。

    杨婵则有些惊异地望向猴子。

    只见猴子又是点了点头,注视着其他众妖问道:“那你们呢?你们谁要给六妖王作保的吗?”

    妖怪们一个个闭口不言了。

    短嘴那拨对蛟魔王恨之入骨的就不说了。便是先前赞成建立长期同盟的妖怪,包括吕六拐在内,又有谁敢作保呢?就算敢,他拿什么作保?连与牛魔王数百年交情的万圣龙王都“不敢说”了,谁还“敢说”?

    一时间,洞府内鸦雀无声。

    就这么沉默了许久,吕六拐躬身问道:“大王,请容臣说一句。那六妖王……应该无论如何不会投靠天庭吧?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也不会背弃同盟。毕竟我们倒了,他们也跑不掉。”

    “是的。”猴子点了点头道:“他们不会帮天河水军打我们,但他们也不一定会帮我们打天河水军。这种同盟只能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对抗天河水军的主力,必定是我们。对他们最理想的情况,是我们与天河水军两败俱伤,天河水军被逼退,他们保存实力在我们背后捅刀子。你确定,区区五成的丹药就能让他们满足吗?”

    吕六拐微微缩了缩脑袋,低下头去闭口不言了。

    微微顿了顿,猴子又接着说道:“第二个问题,我们抛开同盟这一点不论,来谈谈那个交易。从他们手中获取材料,再筛选出较高质量的,进而变相提高产量,这对我们来说,能提高多少产量呢?”

    那话到这里便又顿住了。

    在场的一众妖怪都默默地注视着猴子。

    猴子的目光则缓缓地斜向了杨婵。

    她略略想了下,答道:“能提升四成,封顶四成,这是在全部都是凡间所可能搜寻到的顶级材料的情况下。预计不会有那么多,应该是三成上下。”

    “如果我们炼出来的丹要分对方一半呢?”

    杨婵低头心算了一下,答道:“那样的话,我们实际增长几乎等于没有。”

    听到这个数字,众妖眉头都微微蹙起了。

    在场的妖怪当中懂得炼丹的可谓极少,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明确这场交易的意味。

    猴子悠悠叹道:“也就是说,我们一点增长都可能没有,而一直觊觎我们花果山的他们,却得了相当于我们现在产量三成的丹药咯?”

    “没错。”

    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而对着一众妖怪说道:“我其实不太重视那个盟约,因为它毫无保障。我更重视的,是这项交易。不过这项交易从账目上看我们是没什么收益的。那么,我们换一种方式想,假设我们提出更改分成协议你们觉得如何呢?这应该是最后的办法了。”

    “这……”万圣龙王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这也是一个办法。可以与牛魔王提一提,将分成比例改为我方七成,或者八成。他应该会答应。”

    猴子淡淡一笑,道:“老龙王,你可要想清楚啊。”

    “恩?”

    “这样一来,六妖王与我们非但无法结盟,还不死不休了。”猴子盯着万圣龙王,缓缓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