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八十八章:拉赞助

2018-01-17 08:53:37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天河水军与花果山都在疯狂动员之时,南瞻部洲西南部六妖王的领地内……

    “这一杯,敬我们敖公子。若不是敖公子为我们提供丹药法器,一旦与天军战事再起,我们六兄弟,真不知道如何自处啊!”牛魔王高高举起角杯,兴高采烈地吆喝道:“来,我们六个一起敬敖公子!”

    六妖王纷纷站了起来。

    被火光映红了的洞穴中,坐次席上的小白龙敖烈却迟迟不站立,只懒懒地举起杯子做了做样子。

    牛魔王隐隐地神情有些尴尬了,却还是呵呵笑道:“来,敬敖公子。”

    说罢,自己仰头一饮而尽。

    其余的妖王也纷纷一饮而尽,只是一个个的眼神,却不多友善。

    小白龙将杯子放到鼻子下嗅了嗅,只低头轻轻抿了一口,便一脸厌恶地将杯子放了下来。

    那神色之中尽是轻蔑。

    此时,六位妖王皆已一饮而尽,一个个端着空酒杯,看着小白龙,神色各异。

    那鹏魔王冷哼道:“想来,是我们这酒不太合敖公子的心意啊。”

    说罢,一屁股坐回位置上,手中的角杯重重拍在桌面上, “咣”的一声巨响,微微滚动,却未掉落。

    四周侍奉的小妖们一个个心惊胆战地注视着他。

    牛魔王看上去有些难堪了,却还是强装笑颜:“来来,大家坐,大家坐。”

    其余的一众妖王也都坐回席上。脸上却都写满了嘲讽。场面很是尴尬。

    牛魔王忙圆场道:“三弟说笑了。我们敖公子兴许是今天遇着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怎会嫌弃……”

    “不,他说得对。”小白龙歪歪斜斜地靠坐着,悠悠道:“你们这酒,确实不是人喝的。花果山的酒虽说也低劣,但人家好歹有些天军美酒的库存……还有这鱼,你们看看看看。”

    说着,他伸手拎起摆放在自己矮桌上干瘪的鱼。一松手,咣当一声掉回铜盘上,叹道:“鱼是好鱼,可这做的手艺,着实让人反胃。这种东西如何入得了口?”

    完了又指着在他们面前扭呀扭的女妖,道:“再看看你们这是什么舞姬?实在是不堪入目啊。”

    这一段话说得一众妖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那一众临时拼凑的舞姬乐者一个个吓得跪到在地瑟瑟发抖。

    鹏魔王桌子底下的拳头都攥紧了。

    蛟魔王则一副看笑话的神色。

    牛魔王尴尬地笑了笑,一扬手,那一众舞姬乐者连忙一个个叩头退下。

    干咳两声,牛魔王轻声道:“我们就是一帮子妖怪,招待不周。啊,招呼不周。还请敖公子多多见谅,不要往心里去。回头,老牛着些人去寻好酒来,再去俘几个人类厨师,必定让敖公子满意。”

    “不必了。”小白龙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道:“本公子什么山珍海味没尝过?到你们这来,也不是为了吃你们的喝你们的。只要你们谨记答应我的事便成。还有,往后这种宴会少开,本公子消受不起。”

    好几个妖王都咬牙切齿了。

    “敖公子说的是,敖公子说的是。”牛魔王笑得如同一个憨厚的乡下农民一般:“敖公子说少开,这宴会,往后咱不开了!各位兄弟说是不是?”

    放眼望去,只有狱狨王一个点头附和,可即便是他,明眼人也都看得出不情愿。一场本来欢腾的宴会,算是彻底给毁了。

    半响,鹏魔王啧啧笑了起来,悠悠问道:“敖公子啊,现如今丹药是到了一些,可……与您当初答应我们的数量,可差了不是一丁半点啊。便说是零头,都稍显不足啊。”

    小白龙捋开折扇,仰起头,冷冷地盯着鹏魔王道:“你们答应我的事到现在可是一点没办啊,这又怎么说?没办事就想要全酬劳,想得倒是挺美!”

    “呵。当初答应动手之前先付三成,若战时有需,可补四成,完事结清。如今这,可有三成?”

    小白龙脸色微微变了变,冷哼道:“你们连宣战都不敢,至今以时候未到为由推搪,本公子预付已是仁至义尽。怎么?懦夫还敢强词夺理了?”

    一听到“懦夫”二字,鹏魔王当即一掌拍在桌上整个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叱喝道:“当初只说应承下来便付三成,何时又变成宣战后付三成了?你这黄口小儿还敢恶人先告状?”

    整个洞府内,顿时一片死寂,众妖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

    小白龙也微微撑起身子怒视了回去,正要开口,牛魔王却抢先一步站到两人中间:“三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数目巨大,敖公子筹集总要时间啊!”

    转过头,他又对小白龙说道:“不过敖公子呀,也不是咱兄弟几个不办事,只是……人类都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你也知道我们几个的情况,若是没有丹药,这大军如何调动得起来?又如何有底气宣战呢?至于你要我们办的事,就更无从提起了呀。”

    “你是信不过我是吧?”小白龙冷眼道。

    “没没,没有,哪有信不过你呢?”牛魔王憨笑道。

    “放心吧,只要你们好好办事,东西不会少你们的。敖某,先告辞了。”小白龙缓缓地从席位上站了起来,一脚踹翻了矮桌,直接跨走而过。

    临了出洞府,又扭头瞪了鹏魔王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看着小白龙远去的背影,鹏魔王与蛟魔王都冷笑了起来。

    ……

    六妖王居住的这片地方,叫霜雨山。地处南瞻部洲西南,属于内陆地方。

    之所以被称为霜雨山,是因为这里一年四季大半都是阴雨绵绵。到了冬天。还会结霜。不过由于位置靠南,并不下雪。

    就听这名字,也该是一片气候温润,山清水秀的地方。

    事实上这里本来也是山清水秀。绵延数百里的山林遍布溪流,绿目丛生,鸟兽成群。

    可惜,这一切如今这都已成往事了。

    自从六妖王选了这个地方当窝开始招兵买马,大量的妖怪汇聚。一时间,对食物乃至木头各方面的需求量剧增。

    六妖王可没花果山那种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这里的妖怪也没有花果山妖怪的那种纪律性。而且南瞻部洲未经战火,聚集的妖怪比之花果山数量更多。三下五除二地,只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整片地方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布满了妖怪的营寨。

    见此情形,妖王们干脆一拍脑袋给改了个威风凛凛的名字——“魔峰”。

    夜里站在谷中抬头仰望,四周那些个光秃秃的山头如同一只只在月色下张牙舞爪的妖魔,现如今说起来倒真不负“魔峰”的名号。

    而如今的小白龙,算是魔峰的贵客了。他的住所被安排在魔峰副峰顶上的一处未完工的宅子里。

    跨过门槛。小白龙挺直了胸膛一步步朝里走。

    那些个还在忙碌的小妖见着他连忙一个个匍匐在地:“恭迎敖公子。”

    “恩。”小白龙微微仰头,正巧望见他们雕得乱七八糟的窗棂。那双眼睛一下瞪得老大。本就心情不顺的他抬脚就朝其中一只小妖踹了过去,指着窗棂唾骂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雕的是什么?我要龙你们听不懂吗?你雕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小妖们一个个吓得畏畏缩缩,不敢张口。

    看着那被他一脚踢得满地打滚的小妖,小白龙一扬手,怒冲冲道:“从明天开始你们不用来了,回去告诉你们魔王,给我到人类城镇去弄几个工匠过来。再垃圾的人类工匠都做得比你们这帮酒囊饭袋好!滚!”

    说罢,抬脚又是要踢。

    那些个小妖们吓得一个个连滚带爬,抱头鼠窜。转眼间满院子的小妖已经跑得一个不剩。

    “怎么啦怎么啦?”白素与四个女妖连忙从屋里走了出来,待到望见一脸怒容的小白龙,顿时明白了什么。

    见了一袭白衣的白素,小白龙才略略压住了气。

    “参见敖公子。”那四个女妖都福身行礼,白素却是稍稍缓了一缓才行礼,睁着眼前细细地瞧着小白龙。

    也不理会众女妖,小白龙朝着白素点了点头,大步走入屋内,一屁股坐到了主座上。

    “给我那些清水来漱口,今天的宴席真次到了极点!”

    一只长相艳丽的女妖连忙俸上了一盅清水。

    看着小白龙,白素侧过脸去使了个眼色。那些个女妖一个个会意的福了福身子,退出屋外。

    “怎么啦?”白素亲手奉上了盆子。

    将漱口水吐到盆子里,小白龙随手将盅子摆到侧边的桌子上,道:“那个老三,那只鸟……算了,不说了。这种家伙,不值得说!”

    “你又是与妖王起冲突,何必呢?”白素叹道:“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头,万一……”

    “没什么万一!”小白龙摆了摆手道:“他们还敢怎么样不成?没了本太子,他们哪里来的丹药?没有丹药,迟早被天军扒皮抽筋!本太子就是他们的保命符!”

    白素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缓缓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你是西海三太子,万一走漏了……怕是有些麻烦。”

    小白龙努了努嘴,抬起眼皮淡淡看了白素一眼。

    当初他逃离了花果山,又不能回西海,实在是有点走投无路了。本想着既然六妖王需要丹药,自己干脆透过白素跑魔峰来混混看,说不准还能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收拾那九头虫出口恶气。

    没想到,结果这一路却是白素在帮他想法子,帮他上下打点。不得不承认,这小丫头脑子好用,起码比小白龙好用。

    可她不是六妖王的手下吗?怎么反帮起自己来了?

    小白龙有点想不明白,六妖王估计也想不明白。不过白素在这里本也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既然能帮六妖王供着小白龙这樽财神爷,估计那他们也没什么兴趣深究吧。

    这一来二往地,白素便成了小白龙的心腹了。

    一仰头,小白龙靠着椅背叹道:“走漏又怎么着?他们还敢学那只猴子不成?我还真就发现了,他们远没那猴子带种。猴子敢强抢东海龙宫定海神针,换了他们这几个,敢吗?更别提对本太子出手了。说到底啊,他们还是怕惹天庭注意,怕天军。”

    也就是在这魔峰他才敢这样作威作福了,若是换了花果山……

    不说杨婵和敖听心两个盯着,就是一个不怎么给面子的美猴王都够受的了。而且关键是,他自己一不给面子,他的一帮子手下也有样学样,不给面子。

    想起当初刚到花果山就给揍了一顿,小白龙更是一肚子火。

    先前在花果山住的一年,可真是憋坏了。

    白素微微蹙眉,轻声道:“接下来的丹药,你打算怎么处理呢?若是没有丹药……”

    “金精用完了吗?”小白龙问。

    “只剩下三百不到了。”

    “怎么用这么快?”

    白素没有回答,只静静地看着一脸惊骇的小白龙。

    半响,小白龙无奈叹了口气。

    那金精,本来也就不多,不过三万罢了。

    “若不是父王半点不肯给我,还把我的府邸给封了不让出账,我也不至于要找大姐二姐偷偷摸摸地要资助,再用金精四处跟那些个仙家买丹药。哎……当初给那六个家伙承诺得太多了,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这么不好筹集。还好有你在,那些个仙家看不出你是妖,由你带着我的信函去交易,还是比较放心的。”

    白素深深吸了口气,叹道:“他们哪里是看不出?他们只是不必要揭穿罢了。你没发现我们买的丹药越来越贵了吗?若不是看死我们没几个地方可以买,他们又如何敢这样涨价。再说了,日后便是出了事,他们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话到这儿,白素微微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什么,最终却咽了回去。

    撑着膝盖,小白龙低声问道:“那丹药,贵了多少?”

    “比一开始的,贵了一倍不只。”

    小小的厅堂里,两人都沉默了。

    许久,小白龙伸手道:“给我准备笔墨吧。一次过给我大哥、二哥、还有三姐都写信,拉赞助!”

    略略犹豫了一下,他又道:“算了,还是别给三姐写信了,她最爱刨根问底,这事儿也不好与她说。给大哥的应该多用点功夫,他现在当江龙王了,想必收入不菲。二哥听说也占了肥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