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九十二章:霜雨山血战

2018-01-17 08:53:36Ctrl+D 收藏本站

    霜雨山。

    天空中,血如雨下。

    鹏魔王拍打着翅膀在无边无际的天兵军阵中左冲右突,那一柄方天戟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回头之际,他愕然发现身后那一支由飞禽妖怪组成的亲军已经所剩无几了。

    那心顿时凉了半截。

    就在这分神的一刹,身子猛地一颤,肋部传来一阵剧痛。

    低下头,他望见一支银色箭矢直挺挺地插在自己的铠甲上,鲜血正从伤口溢出,滴落。

    “这是……”

    就在左前方纷乱的天兵之中,他看到了天禽持弓的身影。

    “大王,没事吧?”

    一只炼神境的鹰妖连忙护到身旁。

    天兵散开了。

    一个以天内为中心,由天将组成的战阵就在眼前。

    “鹏魔王,久违了。”天禽微笑着说道。

    那笑中究竟蕴含了多少嘲讽的意味,此刻,鹏魔王早已无暇顾及。

    “撤。”

    再没半点犹豫了,鹏魔王单手持戟,转身朝着后方突进。

    然而,这圈套既然进来了,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出去的?

    只见无数的天兵又是围了过来,密密麻麻如同纷乱的蜂群一般,连包围圈外的阳光都难以透入。

    灵力被迅速注入到方天戟中,只听一声爆吼,金色的灵力化作斧刃状随着方天戟的奋力一击甩了出去,立时有十余名天兵身首异处。

    那包围圈又是散开了。

    就在他的面前,仅存的三个亲兵也被天兵一拥而上撕成了碎片。竟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

    完蛋了。彻底成孤家寡人了。

    鹏魔王深深地喘息着。

    此时此刻。显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道由盾牌组成的钢铁围墙,那缝隙中伸出的一柄柄的长枪在日光下放射着寒光。

    “呵呵呵呵,打算牺牲多少兄弟把我留下来呢?”早已经浑身是血的鹏魔王不由得狰笑了起来。

    “那就要看鹏魔王你有多少雅兴了。”天禽淡淡道:“怎么样?束手就擒,我做主给你留个全尸如何?”

    “哈哈哈哈,那真要感谢天禽将军了!”

    低下头,只见鹏魔王用力一扯,带有倒钩的银色箭矢被用力从肋部硬扯了出来。夹带着碎肉与鲜血。

    那皮肉硬生生撕裂的痛楚连这只驰骋凡间多年的大妖都不由得眉头紧蹙。

    “还打算负隅顽抗?”天禽冷冷地一招手,五颜六色的灵力、法器已经朝他轰击了过来。

    匆忙之中,扭过头,还未从剧痛中缓过劲来的鹏魔王身后羽翼奋力一展,高举着方天戟径直冲向天兵盾阵。

    就在接触盾阵的前一刹,他的身形猛地缩小化作一只飞虫,而他的目标,则是那盾阵的缝隙!

    身前不远处聚成盾阵的天兵都不由得一个个呆了,在他们的眼中,鹏魔王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穿越盾墙。让这些小兵来挡住天禽的追击——此刻,他是这么想的。

    可惜的是。还没等他穿越抵达那道逃命的缝隙,一道白光已经从天将战阵中射出,准确无误地照在那一只肉眼都难以察觉的飞虫上。

    毫无征兆地,术法被解除了,鹏魔王的身体又是回复了原样。一个闪刹不及,他重重的撞在那盾墙之上。

    一时间,整面盾墙如同波涛般扭曲,无数的天兵在他的蛮力之下被撞飞了出去,更多的天兵却依旧在朝着他涌来,层层叠叠的,就连鹏魔王都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被几重天兵包围着了。

    “真是不长记性。”天禽轻蔑地笑道。

    危急存亡之际,鹏魔王奋力舞动方天戟试图阻挡进攻,可惜为时已晚。

    一柄长枪重重地刺在他的后心,刺破了铠甲,却刺不进血肉。

    就在这失神的一刹,他的肩部、小腿、手腕分别中了一记飞剑,胸甲更是被硬扛了六记灵力重击,被轰得四分五裂。

    恍惚中,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洒而出,与掉落的羽毛一同洒向大地。

    然而,战斗还在进行着,根本不容许他细细地去感知自己的伤势。转眼间,新的攻击又是抵达。

    凭着仅存的战斗直觉,他飞速地舞动自己手中的方天戟。

    无数天兵的身躯被他的方天戟如同瓜果蔬菜一般绞成粉碎,而他也在飞速地消耗自己的力量,甚至是生命。

    天空已经稀稀疏疏地下起了血雨,有天兵的血,也有鹏魔王的血。

    如无意外,今天这只纵横凡间的大妖就要葬身这里了,胜利似乎已经搓手可得。

    正当此时,只听一声响彻天地的暴喝传来,一根巨柱夹带着狂风硬生生将围困鹏魔王的天兵抹开了半边!

    “牛魔王!”

    一众天兵天将不由得都瞪大了眼睛。

    就在他的前方,牛魔王不知何时已经化身百丈巨人,那手中的混铁棍更是如同擎天巨柱一般大小。

    “三弟,快跑!”他对着鹏魔王吼道。

    已经整个被打懵了的鹏魔王呆呆地仰头望着牛魔王,片刻之后才拍打着翅膀朝着牛魔王的身旁冲去。

    “法天像地?哼。”

    天禽抬手一招,十二道拳头粗细,如同尖刺一般的灵力已经脱离军阵中各天将的手掌朝着牛魔王飞射而去。

    慌乱之中,牛魔王只得抬起混铁棍裆下十道,剩余的两道,竟是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两缕鲜血透过他铠甲上如同针孔般细小的缺口喷洒了出来。

    法天像地这种巨大化的东西并不一定适用于混战的……

    无奈之下,牛魔王只得迅速解除法天像地。

    到此时,天禽才看清牛魔王的身后还有一个人——猕猴王。不由得一愣。

    鹏魔王打残了。若是只一个牛魔王。凭借极大的人数优势或许还能一战。若是在加上一个猕猴王的话……

    “撤。”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牛魔王,缓缓后退,一众天兵天将也随着他后撤。

    “谢谢……大哥……”话音未落,鹏魔王已经整个昏厥了过去。牛魔王连忙一手将他扛到肩上,在猕猴王的护卫下朝着霜雨山的主峰飞去。

    此时的霜雨山早已经是一片人间地狱。

    四周被战舰团团围住,天空中随处可见手持弓箭的天兵在盘旋。

    而那下方则是一片焦黑的土地,随处可见妖怪的残肢,散落的兵器。甚至偶然能看见一些失去战斗力的妖怪在捂着伤口痛苦地哀嚎。

    在这里,呼救得到的结果只能是引来天兵为他们补上一箭。而不呼救,则会在下一次天军的火攻中被烧成飞灰。

    惨烈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将近三天了。

    在第一天的突袭中霜雨山就已经溃不成军,大部分的妖怪都已经四散逃命。

    整整六十万妖怪,在天军的轮番进攻之下熬到第三天的恐怕还不够十万。而现在这仅存的十万人马全部都挤在霜雨山的主峰范围内。

    好在最核心的那部分炼神境以上的妖怪死伤还不是很惨重。

    其实对于六妖王来说,最重要的也就是这些炼神境以上的妖怪了。

    妖怪不比人类,要拜了师才能修仙。就算没人去管,那些个化了型的小妖也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疯狂地滋生,就如同杂草一般。

    对于六妖王来说,只要主力还在便不算输。只要熬过了这一关。那些个炮灰小妖随时都能再聚集起来——特别是在南瞻部洲这个尚未被天军彻底清洗过的地方。

    扛着已经昏迷的鹏魔王,牛魔王迈着大步走入洞府中。

    原本只属于六妖王的这个位于霜雨山主峰上的洞府此时也已经堆满了伤痕累累的妖怪。弥漫着阵阵血腥味。

    那场面看上去就如同走近了败军的营帐一般。

    “怎么啦?”狮驼王望着牛魔王肩上的鹏魔王惊恐地问道。

    一把将鹏魔王甩了下来,牛魔王深深吸了口气道:“等他醒了你自己问他吧。”

    “问他?”狮驼王一头雾水。

    几个小妖连忙跑过来将鹏魔王抬入了内室。

    靠坐在一旁石凳上的蛟魔王啧啧笑了起来:“大难临头各自飞啊,以前还知道叫上一起跑,这次干脆就自己跑了。活该!”

    说着,他的眼睛悄悄地瞥向一旁。

    在那角落里般蹲着的小白龙正捂着脑袋,喃喃自语道:“不是说天河水军要进攻花果山的吗?怎么变成进攻这里了?要是让他们逮住……我可怎么跟父王交代啊……”

    战打到这种地步,小白龙的脸上早已没有半点血色。

    一直守在他身旁的白素脸色则是一阵红一阵白。

    抬起头,小白龙望着牛魔王道:“你们不是说有丹药就行吗?怎么有丹药还打成这样?”

    “有丹药也要够时间吃才行,这次来得太突然了。”

    “一句突然就算了吗?早知道你们这么弱,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合作!”他猛地朝牛魔王飞扑了过来,揪住牛魔王的甲胄吼道:“你们现在就护送我离开!立即!马上!只要你们能帮我离开这里,要多少金精我都给你们!要不然你们就跟天河水军说我是被你们给绑架来的,把我交给天河水军!听明白没……”

    “咔嚓。”

    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还未听他说完,牛魔王已经一拳重重击在他的腹部。

    小白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身子一倾,噗通一声倒地失去了意识。

    “你们两个,把他绑起来。要是能熬过这一关,这家伙还有用。”说着,牛魔王又指了指惊魂未定的白素:“你,照看好他。还有,别给我耍阴招,否则你养父一家子谁也别想活!”

    正当此时,洞外又响起了惊天的战鼓声。

    一只小妖慌慌张张地冲入洞内跪在牛魔王身前吼道:“大王!他们又来了!”(未完待续。。)

    ps:  不得不说,甲鱼虽然会晚更,但绝不会断更。到目前为止断更率为0%。

    哇咔咔咔,没错啦,就是传说中的“良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