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九十四章:带话

2018-01-17 08:53:35Ctrl+D 收藏本站

    低下眉,猴子咧着嘴地瞧着站在舰首上面无表情的天蓬。

    “怎么?还不快点集结人马?我们可都杀到你面前了。”

    这是挑衅吗?就两个人?

    天蓬依旧面无表情,扶着腰间长剑的手却攥得紧紧地。

    他没下令,但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已经行动了起来。

    战鼓擂起,号角吹响,所有的军舰都开始调整自己的位置试图将两人围在中间,地面上的天兵停下了手边的事情开始各自回归序列,天将们开始前往各自的集结点,只等天蓬一声令下就可以摆出战阵……

    地面上的妖怪和主峰上的妖王瞬间被无视了,整支舰队就如同一只张大了嘴的猛兽缓缓地逼近自己的猎物,只等他们落入口中。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场大战似乎已经无可避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蓬的目光开始在自己的战舰之间流转,期待着关键的一刹。

    可就在此时,猴子与九头虫都略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往上升了。

    这一升,当即就超出了原本预定的包围圈。可也就仅仅是超出包围圈而已,刚一踏出预定包围圈,两人便停止了上升,继续面带嘲讽地瞧着天蓬。

    一众天兵天将面面相窥,很快又默契地调整了各自的位置。

    包围又是继续。

    可还没等他们真正合围,猴子与九头虫一东一西兵分两路又是各自飞离了包围圈。

    这下怎么办?

    天将们一个个都只得望向天蓬。

    天蓬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那一双眼睛瞪得浑圆。

    天将们会意了。

    大军重新调整位置各自朝着两人围去。天将们开始各自祭出法器悬空而起了。

    就在此时。这俩家伙又是缓缓地调整自己的位置。一个往下,一个往上。

    “这算怎么回事?捉迷藏吗?”天蓬的牙已经咬得咯咯响了。

    随手一辉,手下的一众兵将虽有点不解,但还是照着做了。

    原本单独一支的大军彻底地分成了两拨,就好像荒野中两只蛰伏着缓缓靠近猎物的猛兽。不同的是,“猎物”早已知道他们的存在,甚至还乐在其中似地。

    眼看着两人很快要被合围,只见九头虫与猴子对视一眼。又是开始调整位置了。

    这还了得?把我们当猴耍?

    天蓬“锵”地一声抽出长剑:“杀——!”

    一声令下,原本绷紧的弓铉悉数松开,漫天箭雨朝着两人倾泻而去,所有的天将瞬间组成多个战阵,天兵们手持重盾疯狂地冲刺……

    可就在这一刹,两人失踪了。

    准确地说,是一溜烟跑没影了。一众天兵扑了个空。

    “这就跑了?既然要跑,为啥要来呢?”躲在主峰上的牛魔王张大了嘴巴。

    原本以为来个根救命稻草的,没想到来得快去得也快。

    相比牛魔王的沮丧,天河水军则是整个一片茫然。甚至连天蓬也是如此。

    专门跑来挑衅的吗?

    天蓬有点不敢相信。

    很快,他将大军回复到原来的阵型。却没有再派出队伍继续清剿地面的妖众,而是展开斥候群掘地三尺地搜索。

    虽说无论如何花果山的大军都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穿越一整个大州的距离,可也不排除对方早早识破他的计划提前出发的。

    这一折腾,就是停战六个时辰。

    直到深夜,在连续派出四拨斥候,顺带着还将一些天将也派出去反复搜索之后他才相信花果山的大军并没有过来,来的真的只是猴子与九头虫这么两个。

    隐隐地,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接下来怎么办?”天内问。

    “按照原来的办,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天蓬冷冰冰地回了一句,那眉头已是紧锁。

    顶着漫天星斗,大军点起火把又是出动剿妖了。

    可刚开始没一刻钟,大军外围的一艘战舰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拖着滚滚的浓烟陨落。

    飘荡的火星照亮了九头虫那张略带狰狞的脸。

    “杀——!”

    这一声,天蓬几乎是吼出来的。

    整个舰队都迅速行动了起来。

    可还没等大部调整好阵型,九头虫轻蔑一笑,又是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天际。

    “这是什么意思?”天蓬一拳重重锤在船檐上,那牙齿已经咬得咯咯作响。

    正当此时,一声巨响,舰队的后方骚动再起。

    转过头,天蓬正好望见猴子从最后方的一艘轻型战舰舰身上的窟窿里溜了出来,笑嘻嘻地看着天蓬。

    不用说,那窟窿肯定是这猴子刚刚捅的。

    战舰里的天兵正忙着灭火,滚滚的浓烟朝着天空狂涌。

    此时。那艘战舰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坠落。

    可还没等天蓬下令,猴子已经拍拍屁股消失在夜空中。

    “这是什么意思?偷袭战?”

    似乎为了应验天蓬那不祥的预感,接下来的时间里,各种偷袭层出不断。

    不同于当初九头虫的偷袭,眼下的偷袭,甚至不以制造伤亡为目的。

    九头虫总在某个地方忽然冒出来然后乱放一通火然后一溜烟跑没影,猴子则会忽然出现在某艘战舰的侧方然后用棍子狠狠地将战舰捅个窟窿,接着,同样消失无踪。

    区区几艘战舰的损失,对于一支十万人马的天庭舰队来说无关痛痒。可他们能不管吗?

    最糟糕的,是这两个家伙从不踏入战舰的内围,而他们速度整个天河水军都没什么人跟得上……

    望着几艘躺在下方还吱吱冒着火光的战舰,天蓬的额头开始冒汗了。

    这场战争正在朝着他从未想过的方向发展。

    “那只妖猴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

    “猴王的意思是。虽然不结盟。但他愿意出手相助。同时,他希望魔王能倾尽所有发动反击。”万圣龙王一脸平和地说道:“如果魔王您做不到,那么往后也不用指望花果山再出手相助了。”

    “他真这么说?”牛魔王面带疑惑地问道。

    “恩。”万圣龙王点了点头。

    “发动反击?我们现在有能力发动反击吗?”牛魔王囔囔自语道。

    “他这是什么意思?跟他说结盟他不结,现在又肯跑来帮我们?”身受重伤的鹏魔王半卧在石椅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当初派去花果山谈结盟的时候,究竟是怎么说的?”

    说着,他的目光缓缓斜向站在角落里的白素。

    被鹏魔王这么一看,白素顿时浑身一颤,眨巴着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当时确实明确表示了不结盟。”

    “他从来就没相信过魔峰。便是现在也是如此。”猕猴王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棍子一边悠悠道:“这不是结盟,而是相互利用。分得还是挺清地。他不想看着天河水军轻轻松松地拿下魔峰然后转攻花果山。或者说,如果天河水军一定能拿下魔峰,他也希望天河水军能死伤得更惨重一点。”

    一时间,几个妖王纷纷望向万圣龙王。

    万圣龙王深深吸了口气,没有答话。

    这算是默认了吧。

    那一众妖王当即有点泄气了。

    以为等来了个救兵,结果不过是另一个对手罢了。

    半响,蛟魔王啧啧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听他的?不如干脆弃了魔峰走人,让花果山和天河水军去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坐山观虎斗也省了那么多事。反正我们几个要走,天河水军也拦不住。”

    几个妖王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万圣龙王道:“猴王让我转告诸位魔王。他与九头虫会设法牵制住天河水军,为你们制造机会。但也仅仅如此而已,花果山不会再派出更多的军队支援。能不能保住魔峰全看你们自己的。话已经传到,老龙,告辞了。”

    说罢,万圣龙王躬身拱了拱手,转身朝着洞外走去。

    牛魔王眼珠子飞快地转了转,连忙跟了上去。

    “龙王,老牛送你一程。”

    ……

    此时,天河水军已经陷入了窘境。

    两个太乙金仙无休止的偷袭,给天河水军带来的更多的是威慑,而非伤亡。

    有时候,威慑比伤亡更加有用。整支舰队都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太乙金仙中期以上修为,若是对他们置之不理,指不定能造成多大的破坏。

    眼睁睁地看着好几艘军舰在偷袭中被击落,舰队不得不收缩了防御。可那防御一收缩,两只大妖就又跑得没影了。

    就这么紧张兮兮地呆了个把时辰,天蓬又是下令试探性地展开阵型。

    结果刚一展开,偷袭又至……

    看来,这俩家伙就是专门来添乱的呀。

    无奈之下,舰队只好分成三股,收缩防御,给各自都配备了能独立应对这两只大妖的武力。

    可走到这一步,天河水军便不可能再包围霜雨山了。

    虽说剿妖的行动也还能进行,只是速度慢了许多。但关键是就在天河水军严密控制的那狭小的范围以外,那些个妖怪便可以旁若无人的蹦蹦跳跳……

    这样还剿个屁啊!

    剿到哪里,他们跑便是了,等剿完了他们再回来,有什么关系?

    船舱中,天蓬望着那一份涂涂改改的地图半响说不出话来。

    又是从未见过的战术……

    不退,这一仗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而他们根本没有准备好应对消耗战的补给。

    退,天庭非议定起。

    此时此刻,天河水军已是骑虎难下。

    “不行,我们得改变战术了。”注视着地图,天蓬缓缓道:“天灾不能,那就给他们安排点疫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