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九十五章:抉择

2018-01-17 08:53:35Ctrl+D 收藏本站

    星空下,九头虫与猴子点起了篝火。

    就这么小小的一堆篝火,却在暗夜中显得异常刺眼,整个霜雨山地界,无论是妖怪还是天兵天将无不屏住了呼吸,默默地注视着山坡上的这么一个光点。

    天蓬知道,这是那只狡猾的猴妖在向他宣示自己的存在,也是在向整个霜雨山地界的妖怪宣示自己的存在。

    可就算这样他又能如何?派出人马吗?那只猴妖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不断地滋扰,不断地挑衅,让整支舰队跟着他们两个来来回回地转,却一无所获。他就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天河水军一脸的败相。

    他在彰显武力,在当众调戏天河水军。

    战局由于这只猴子的加入,已经开始朝着不可意料的方向偏转了。

    ……

    篝火旁,九头虫悠悠地烤着鹿肉,时不时朝天河水军舰队的方向张望。

    “你说,现在对面有多少天兵天将还有妖怪在看我烤肉?我怎么忽然觉得万众瞩目的感觉挺爽的呢?”

    “应该不少吧,还挺能忍的。这样一来,你不是更应该好好秀一下你的烤肉手艺吗?”猴子高高地站在侧边的岩石上盘着手眺望舰队和霜雨山。

    他已经站了有个把时辰了吧,就这么站着,好像一尊雕像似地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对对,我得让他们知道,我九头虫不只能打架,肉也烤得好。哈哈哈哈。”九头虫乐呵呵地笑了起来。烤肉的兴致骤然高涨。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直到九头虫把整只鹿都给烤完了吃完了。猴子才开口说话。

    “吃完了?”

    九头虫默默地变了个手帕把嘴上的油给擦了:“吃完了,老实说,我们该带点香料过来。别当成打战,当成野炊多惬意啊?”

    “走,帮我个忙。”

    猴子一跃跳下了岩石开始四处拾柴火。

    “你这是要干嘛?”

    “你帮忙就是了。”

    就这么忙活了好一阵,两人终于聚起了一大堆的木头。紧接着,九头虫就被晾到了一边,而猴子则开始在山坡上倒腾了起来。

    “你这是要干嘛?”

    “一会就知道了。”

    不多时。猴子就在山坡上摆好了几个图案,伸手一扬,那些个木柴全部燃了起来。

    顿时,对面的舰队爆发了出笑声,却又好像被人硬生生扼断一般,顷刻间止住。至于霜雨山上的笑声则是越笑越狂。

    甚至有几只大胆的妖怪都跳出来挑衅了。

    “你这弄的是啥?”九头虫盯着铺开满地吱吱燃烧的柴火问。

    “也没什么,就是问候了一下天蓬元帅他妈罢了。”猴子拍去手上的木屑。

    “噗……脏话?”

    ……

    妖群开始起哄了,此刻的天河水军舰队,却安静得只剩下强风从战舰的间隙卷过的呼呼声。

    天兵们一个个微微低着头,不敢吭声。天将则一个个铁青着脸。同样不敢吭声。倒是站在甲板上的天蓬神色看上去显得十分平静。

    “这妖猴,兴致还真是非同一般的高啊。”淡淡笑了笑。天蓬转身就走:“瘟水什么时候能送过来?”

    “三天内就能送到。”天内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一旦使用的话,可就不仅仅是妖怪,连其他生灵也难逃一死。”

    “尽可能控制范围便是了,至于稍稍外泄的部分,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眼下这场战,我们输不得,也拖不起。”

    “诺。”

    ……

    “喂,你刚刚看了半天就是在想这个啊,是不是太无聊了点啊?”九头虫道。

    “可不就是无聊才干这个嘛,要不你找点不无聊的事情来做?”猴子瞧了九头虫一眼,转身朝两人点起的篝火走去。

    朝着舰队的方向往了往,九头虫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话说回来,那几个家伙真会听我们的去跟天河水军死磕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他们还长脑子的话,应该就会同意。”猴子坐到篝火旁的石头上,随手召来两个桃子插在树枝上放到火上烤:“这就是我让你岳父当特使的原因了。”

    瞄了一眼那两个被拿来烤的桃子,九头虫蹲坐到猴子身前紧蹙着眉头道:“可我总觉得你让老头子去当特使不好。我相信他不会背叛花果山,可……老头子心慈手软,跟那个牛魔王还有旧交情。我就担心他别到时候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弄不好还会害了花果山。”

    猴子抬起眼皮瞧了九头虫一眼:“你就这么信不过你老丈人?”

    “你知道,老头子有点迂腐。这话你可不能对他说啊。”想了想,九头虫又补充道:“也不能对暖暖说。”

    “你还怕老婆?”

    “这不是怕,是爱!懂不?”

    “行啦,我像是乱说话的人吗?这件事啊,本来事发突然,也是没谱的事,走一步算一步呗。”

    ……

    远处,还走在魔峰山腰上的万圣龙王望着远处火光汇成的脏话呵呵笑了起来。

    “你们这猴王,也算怪人了。”牛魔王忍不住蹙起眉头。

    在战场上干这样的事,他从想都没想过。

    万圣龙王捋着长须道:“美猴王性格是古怪了点,但重情义却是不假。”

    牛魔王微微一愣,轻声叹道:“能得老龙王如此评价,也不容易啊。”

    万圣龙王之笑了笑,也不答话,扭头继续沿着山路往下走。

    牛魔王跟了上去,低声问道:“老龙王啊,老牛有一事想请教。”

    “魔王请讲,若是知晓,老龙必言无不尽。”万圣龙王简略地拱了拱手。

    牛魔王悄悄斜眼看了看老龙王,淡淡道:“若是龙王处在老牛如今的位置,会如何抉择呢?是逃,还是按着美猴王的说法放手一搏?若是逃,以龙王您的估计,那美猴王会不会趁机……”

    说到这,他又是紧张地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万圣龙王。

    只见万圣龙王依旧面色平淡。

    默默地走了一段,万圣龙王道:“魔王大可不必担心猴王偷袭。虽说兵不厌诈,但依老龙对猴王的了解,他必不屑于如此作为。魔王实在是多虑了。”

    微微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至于魔王所说的逃,或者放手一搏……这,老龙也是说不清。若是魔王肯放手一搏,虽说要冒点风险,兴许还能保住这霜雨山的基业也说不定。但若是逃,虽说安全,却肯定又如同先前一般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各中利弊,还得魔王自己权衡。”

    听到万圣龙王的回答,牛魔王似乎一下陷入了思索。

    又是摸黑走了好一段,牛魔王开口道:“老龙王啊,老牛还想再问一句。你说,美猴王有没有可能看到我们即将能逼走天河水军了,便停下动作坐山观虎斗了呢?一面削弱天河水军,一面削弱我们,这恐怕……才最符合花果山的利益吧?”

    万圣龙王停下了脚步,盯着牛魔王道:“若是猴王真打的这种算盘,肯定就不会让老龙走这一趟了吧。”

    ……

    那一&夜,对整个霜雨山地界来说就是一个不眠夜。

    猴子没完没了地在山坡上摆弄着各种脏话权当娱乐,把天蓬的女性直系亲属都问候了个遍。发展到后面看天兵看不明白,更是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不厌其烦地将脏话都用各种文字注释。

    天蓬倒是一副淡定的样子,那些天将可一个个按捺不住了。

    主帅让人这么羞辱,这跟羞辱自己有啥区别?

    好几次,一大堆的天将涌到天蓬面前请战,都被天蓬给强压了下去。就是有天将提出以牙还牙的策略也被天蓬给否了。

    于是乎,无论猴子怎么挑衅,天河水军就是骂不还口。

    这可乐坏了霜雨山的妖众了。

    虽然他们大多数并不识字,但数量那么多,总有识几个的能给他们翻译翻译不是?

    一整个晚上,他们都趴在洞口看天河水军笑话,笑得不亦乐乎,笑得从未有过地畅快。笑完了大概都会惆怅一下,同样是妖王,同样是遇到天河水军,咋花果山的妖王这么嚣张他们的妖王只能好像乌龟似地缩在洞里呢?当初是不是选错了投靠对象呢?

    而这一&夜,对送走了万圣龙王的牛魔王来说则更是辗转难眠。

    眼下的抉择其实很简单,留下来,他们可能保住势力,走,他们注定又是浑然一身。

    那么多年一直被天河水军追着到处乱跑,还没跑够吗?

    可万圣龙王说美猴王不会背后使黑手,不会故意让他们和天河水军死磕到两败俱伤,这话能相信吗?

    虽然事实上就算和天河水军死磕到两败俱伤也比直接逃亡强,但若真被人如此利用,这口气谁咽得下啊?

    最理智的选择并不一定是最终选择。

    这一&夜,他不只要想办法说服自己,还要准备好说辞说服其他妖王。

    可惜的是,整整一&夜,他最终也没能想到办法说服自己,不过他还是被说服了,说服他的,是洞府外不断传入的笑声。

    次日一早,他终于打定主意召集了其他的几个妖王,公布了他的决定……或者说是建议。

    “我觉得,我们应该发动反击,和天河水军打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