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九十七章:擦边球

2018-01-17 08:53:34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整支舰队都汇聚到了一起,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在静静地等待着,甚至连牛魔王偶尔的倒腾也不大搭理。

    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即将取得胜利,虽然这种胜利并非依靠常规手段,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打了一个擦边球。

    船舱内,天蓬如同往常一般端坐在书桌旁批阅着从其他军队送来的军报。

    微弱的光照在脸上,冰冰冷冷,目光一如既往地坚定。

    “元帅,瘟水已经全部洒出去了。”天内拱手道。

    “知道了,退下吧。”随手将批完的竹简卷起,又随手摊开了另一份,天蓬淡淡道:“保持警戒,其余人等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发动攻击。”

    天内微微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什么,最终却没说出来,只躬身拱手道了声:“诺。”

    月色下,最后一滴喷洒在岩石上的清水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无踪。或蒸发,或渗透,谁也说不清。

    ……

    天庭,灵霄宝殿。

    众仙已是炸了锅。

    “这个天蓬,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瘟水岂是可以随意使用的?若是能随意使用瘟水,那天庭还要养百万大军作甚?”

    “天蓬元帅此次当真是过了,瘟水一出,荼毒万千生灵。到头来便是剿灭了霜雨山,恐怕也是得不偿失啊。”

    “这天蓬元帅恐怕是想战功想疯了吧!虽说天条未明文规定不准使用瘟水,可此物威力之大……看他此次如何收场!”

    “天蓬元帅定是因霓裳仙子之事已对天庭生了反意,伺机报复!还请陛下将此事速速告知太上老君!”

    “天河水军目无法纪。已成天地祸害。请陛下即刻下令派兵清剿!”

    大殿的中央。太白金星高高地仰起头冷眼旁观,任由周遭的怨言滋长。

    瘟水算天灾吗?

    可以说算,也可以说不算。可祸害巨大却是不争的事实。

    继上次神仙动情之后,天蓬又一次踏了天庭的红线。

    此时,反天蓬的仙家一个接一个开始发难,挺玉帝的仙家却一个个不开口。

    玉帝铁青着脸听完卷帘的耳语,干咳两声止住了殿上的喧哗,面色凝重地说道:“众卿家。依据天河水军的奏报,那霜雨山地界已基本被下界妖孽占据,其他生灵已是少之又少。况且,此次天河水军虽然使用瘟水,却也是尽量稀释。在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可妄下定论……”

    那语速不快,言语之中透着丝丝的不确定。

    此刻,兴许连一直以来坚决支持天蓬出兵的玉帝也有些动摇了吧。

    “天蓬啊天蓬,你当真是不懂朝堂之事啊……”玉帝想。

    ……

    幽泉谷,庭院之中。

    “师兄。这究竟是什么?”猴子趴在石桌上问道。

    幽泉子端坐着双手交错胸前不断掐着各种手势,不多时。那一滴被猴子带过来的清水已经在空中被分割成如同薄雾一般的无数份。

    到此时,幽泉子双手一合,那薄雾迅速燃烧了起来,消失无踪。

    “这是清水。”他轻声道。

    “只是清水?”

    “里面,有瘟毒,还有灵踪液。”

    “什么东西?”猴子微微眯起眼睛问道。

    深深吸了口气,幽泉子道:“还记得你在紫云碧波潭遭遇的那种咒法吗?”

    “额?”

    幽泉子淡淡笑了笑,道:“那条黑蛟将咒法注入紫云碧波潭的潭水中,再借由潭水,渗透到紫云碧波潭地界的一草一木中,从而感染每一只妖怪令其一旦离开紫云碧波潭地界便会让天军发现。”

    “师兄说的是那个?”猴子一下直起身子来。

    幽泉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便是灵踪液。只要沾染了那种东西,无论是人是妖,其灵力,或者说妖气,便会很容易被通过某种方式感知。这是天军追缉在逃妖怪的一种手段。当初的黑蛟,想必也是从南天门手中获得的这种东西。”

    猴子眼角顿时微微抽了抽。

    这还得了?

    如果霜雨山每一只妖怪都感染了这种东西,那是不是代表着天军站在洞府外就能直接知道洞穴里有多少妖怪,什么实力?

    而且最糟糕的是要消除这种东西,需要好多天的时间……

    “那,瘟毒呢?”猴子低声问道。

    “这瘟毒就厉害了。”幽泉子长长叹了口气,捋着长须道:“瘟毒,虽说天庭各军皆有配备,却极少使用。与那灵踪液一样,瘟毒也需混在水中方能渗透。不同的是,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甚至鸟兽草木,只要沾染上了,一天之内便开始虚弱,若不医治,十日之内必定毙命。”

    猴子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生化武器?天军还有这种玩意?为什么杨婵没提过?

    若是被天河水军对花果山来这么一发还得了?

    微微顿了顿,幽泉子又接着说道:“当然,这仅仅是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对炼神境以上修者顶多是虚弱,不至于丧命。化神境修者已经超脱了形体,更不是瘟毒可以感染得了的……不过,瘟毒一般都是在需抹杀整片区域生灵的时候才会使用,要有玉帝的圣旨才可行。”

    “天庭的消息我也有!这次明显玉帝没有下旨,是不是代表着天河水军违规了,很快会被天庭追究责任?”猴子连忙问道。

    幽泉子底下头细细思索了一番,轻声道:“也未必。”

    “未必?”

    “天条并未明令禁止使用瘟毒,方才那清水中瘟毒的含量也极少,若是扩散不广,伤及生灵不多,天庭想必也不会以此事追究。便是追究,顶多也就是一番谴责罢了。”

    猴子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天蓬这是打的擦边球。

    这玩意并没有规定一定不能用,只要伤及的妖怪多,而伤及的其他生灵不多,到时候他们顶多被叱责几句无伤大雅。

    想着,他缓缓问道:“师兄,这瘟毒,如何解?”

    “解起来倒也简单,用海水冲刷全身便可。”

    用海水冲刷?这倒是简单……花果山靠海,就算天河水军在花果山使用瘟毒也无大碍。可是霜雨山四面都是山,到哪里找海水?

    “就没其他办法吗?”

    “也可用药解,不过须得六日方能生效。”

    六日……六日的话,霜雨山的妖怪早被杀个精光了。

    仰起头,猴子呆呆地望着云间穿行的月。

    许久,他低头问道:“师兄可懂得制作瘟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