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九十九章:发作

2018-01-17 08:53:33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对于妖王与天蓬来说无疑都是难熬的一夜。

    牛魔王面对的是种种不确定性,一边是来自花果山的消息,眼前是天河水军的步步紧逼。而他们自己,至今却仍然是两眼一抹黑。

    什么也看不到,看不清。

    他不愿就这么离开,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不愿离开。

    没有妖怪会喜欢东躲西藏的生活。

    可不离开,他便只能选择相信。

    眼下,除了相信花果山,似乎已经无路可走。

    当阳光再度照耀大地的时候,那些个瘟毒,应该就开始发作了吧……

    “黎明。”牛魔王只能啧啧苦笑。

    今时今日,他甚至发现整个霜雨山竟找不出一个可以好好说话的人。

    也许,“黎明”永远都不会有。

    “如果万圣龙王还在这里该多好啊。”

    蹲坐在霜雨山的蜂顶上,这只千年牛妖迎着略带凉意的风遥望聚成球状的天河水军舰队无奈地叹息。

    那灯火通明的舰队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也是妖怪们一直以来希望抵达的世界。

    可惜,一直以来陪伴他们的,只能是茹毛饮血,生存都况且堪忧,何况是踏入新世界呢?

    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牛魔王身后。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猕猴王。

    此时,大概也只有那只半点不像妖王的猴子会来找他了吧。

    提着装满劣质酒的水囊,猕猴王晃晃悠悠地坐到牛魔王侧边的青岩上。拔开盖子往自己的口中猛灌。含着。却没有咽下去。

    “还在吵吗?”牛魔王问。

    缓缓地咽下了口中的酒,猕猴王道:“不吵啦……都让你吓到了,吵不起来了。不吵架,还真是不习惯啊。呵呵呵呵。”

    用长满猴毛的手背抹了把嘴,猕猴王将水囊递了过去。

    牛魔王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舰队。

    半响,猕猴王无趣地将水囊收了回去,躬着身子抱在怀中。

    风徐徐地从身边刮过。撩动脸颊的毛发。

    “有新的消息吗?”猕猴王问。

    “有。”

    “他们找到解药了?”

    牛魔王摇头道:“没有,不过,他们对天河水军也下了药了。”

    “他们也有那种东西?”

    “恩。”牛魔王点了点头:“接下来,大家就都一样了。这也许是一个机会。”

    猕猴王到唇边的水囊顿住了。

    沉默了好一会,猕猴王问道:“你说,他们会不会其实是有解药的?”

    “恩?”牛魔王缓缓侧过脸来瞧着缩成一团的猕猴王。

    “我是说,会不会花果山其实有解药,但不给我们,故意让我们绝望。想想,双方大军都抱病。然后厮杀……这样打下来,呵呵。真是一场死绝了的战争啊。我还没打过这种战。”

    低头略略想了想,牛魔王紧闭着双目叹道:“也许吧,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没得选。”

    猕猴王哼笑道:“其实,我一直都比较赞成和花果山联合的。如果花果山打赢了,无论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如何,即使他们对我们有敌意其实都没关系,天大地大,不去他东胜神州不就行了?他们还能控制整个凡间让我们走投无路不成?可若是天河水军打赢了……嘿嘿,到时候天地重归天庭掌握,我们可又没安生日子咯。”

    说罢,猕猴王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道:“不过其他人的想法应该和我不一样,毕竟……我还是习惯逍遥一点。当不当王,其实没啥所谓。”

    牛魔王沉默着,没有搭话。

    伸手拍了拍牛魔王的肩,猕猴王随手将水囊挂到腰间,拄着棍子转身朝着洞府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

    “去告诉他们,准备战斗。”

    ……

    与牛魔王的彷徨不同,天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压力。或者说,是可以预见的,前所未有的压力。

    祸及生灵,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罪名啊。

    “灵霄宝殿的质问,应该很快就到了吧。希望到那个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船舱中,他长长地纾了一口气,写完最后一份奏报,盖上元帅大印。

    虽然早已经将即将使用瘟水的消息通报给了卷帘,但这么大的事,他始终还是要有一个正式的书面奏报的。

    “做归做,只要别把范围搞得太大,剩下的,就让凌霄宝殿去扯皮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如是想。

    那些个养尊处优的仙家永远不会明白他们在一线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对手,自然也不会懂得使用瘟水的必要性。

    面对无所不用其极的对手,他们却要束手束脚,若说实力相差甚远或许还无所谓,若是好似现在这样……这战可怎么打?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庭那看似稳固的架构其实一点不适应战争。有时候天蓬甚至有些羡慕起妖王来,最少,站在一线统兵的妖王可以按照自己的判断独自做任何决定。

    空荡荡的船舱里,他伸手拿起方形的木罩子将用于照明的珠子罩住,整个房间一下暗了下来。

    ……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亮霜雨山的时候,天蓬走出了船舱。

    命令下达了。

    擂起战鼓,吹响号角,整个舰队开始摆开进攻阵型。

    洞穴里的妖怪们被惊醒了,不过惊醒的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他们很快发现了异常。

    许多较为弱小的妖怪已经陷入彻底的昏睡中无论如何都无法唤醒,就好像生了病似地。

    更糟糕的是,那些醒过来的本身也处于虚弱无力的状态。打不起精神。运不起灵力。

    毕竟到现在还活着的大多都是纳神境以上的妖怪。若是往常,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们并不知道,那些个炼神境以上的妖怪,在昨天深夜就已经被牛魔王以各种理由全部无声无息地集结到霜雨山主峰,一个不剩。

    留下来的,不过是吸引天河水军的“弃子”罢了。

    在这些个小妖还没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天河水军已经杀到了洞口。

    这一次,他们没有像之前一样放火熏烧。而是由统领的天将站在洞府外简略地感知了一下洞府内的情形,在确定里面没有大妖之后伸手一扬,一众天兵直接杀入洞内。

    鲜血溅起,却连惨叫声都稀少。洞府之中,就如同一个屠宰场一般,完全一面倒的局势,真正的单方面屠杀。

    那些个小妖甚至连跑的力气都没有,有的直接就死在睡梦中。

    仅仅三炷香的时间,一个足足藏了百余只妖怪的洞穴便被彻底清剿干净了。

    远远地看着从洞穴中蜂拥而出的,浑身是血的天兵天将。九头虫无奈地苦笑着:“这速度……一天恐怕能杀要几万吧?”

    “如果全力以赴,这里的妖怪应该用不了两天就能清剿干净。”猴子面无表情地答道。

    从耳中掏出金箍棒。他腾空而起朝着天河水军的舰队直冲了过去。

    刺耳的嘶吼声直冲云霄,响彻了整个霜雨山地界。

    战斗开始了。

    见猴子出现,令旗挥舞,无数的天兵天将当即汇聚起来迎战。

    这场交锋极为短暂,短暂到可以用“一霎”来形容。还没等天将组成战阵,仅仅杀了一个天兵之后,猴子便掉头撤离。

    在先前,这样的情况几乎从未见过。

    不过,这仅仅是开始。

    正当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猴子所吸引之时,九头虫在另一面发起了突袭。

    同样的也是蜻蜓点水,放了一通火,很快撤离。

    紧接着,牛魔王、狮驼王、猕猴王、狱狨王,全部都出现了。甚至连霜雨山的其他许多化神境妖怪都出现了。

    他们照着猴子与九头虫的战法分别对舰队发起了突袭,如同苍蝇一般环绕着天河水军的舰队来回冲击,彼此之间又相互支援。

    一下子,整支舰队被这群大妖打了个措手不及。

    “将军,怎么办?”

    “苟延残喘罢了。”一直站在舰首上观战的天内望着隐隐有些乱了的阵型冷哼了一声,大喝道:“变阵——!”

    闻令,天河水军迅速调整了阵型。

    在防御阵型下,这种突袭对他们来说就好似挠痒痒一般。

    而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清剿妖怪的速度被极大地降低。

    九成以上的力量被用来提防这些大妖持续不断的偷袭,与此同时,也失去了快速推进的可能性。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战局依旧在朝着对霜雨山不利的方向发展,直到黄昏时分,一个扑腾着翅膀的天兵毫无征兆地失去知觉,坠地……

    ……

    船舱的大门轰然打开,天蓬带着一众天将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原本守在船舱里的十余名天将当即一个个跪地行礼。

    卧榻上并排躺着六名奄奄一息的天兵。

    “怎么回事?”天蓬指着那些个天兵问道。

    “回禀元帅,已经确诊了,他们感染的是瘟毒。”随军医师恭敬地答道。

    “感染了瘟毒?是操作不慎吗?”天蓬望向了一旁的天禽。

    天禽抿了抿嘴唇答道:“不,这几个,都是没有接触过瘟水的。而且他们分属不同部队,其中有三个从未落地作战……”

    “那为什么会……”

    “报——!”正当此时,一位天兵从门外急匆匆地奔了进来:“启禀元帅,又有十二名天兵出事了!”

    “什么?”天蓬的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士兵会有这么多人感染了瘟毒?

    难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