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章:应对

2018-01-17 08:53:32Ctrl+D 收藏本站

    对妖众的落地清剿作战彻底停止了,或者说,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现在,能否快速剿灭妖怪早已不是天河水军最关心的问题。

    一艘轻舰被从外围招到了舰队的核心,天兵们开始用担架将一些天兵抬到那艘战舰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天兵毫无征兆地昏迷,那艘轻舰很快被换成了一艘重舰,紧接着,一艘重舰也已经不够用了……

    就在他们眼前,这支天河水军最精锐的部队正在缓缓地崩溃。

    天蓬的舱室中聚集了无数的天将,悲观的气氛弥漫了每一个角落,寂静无声。

    许久,一位老将推开舱门走了进来,微微躬身行礼:“元帅。”

    “怎么样了?”天蓬背对着他,透过圆形的窗户凝视远处的霜雨山主峰,面无表情。

    “确定是瘟毒没错,而且……中毒的时间并不是昨天白天,也不是今天发动进攻之后,而是……凌晨。”

    “凌晨?”

    天将们开始窃窃私语了。

    “对。”老将恭敬地答道:“凌晨。”

    “今天凌晨,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吗?”天蓬问。

    一众天将面面相窥。

    半响,其中一位年轻的天将犹豫着出列,单膝跪地:“启禀元帅,今天凌晨有将士反应听到不寻常的声音。”

    “什么叫不寻常的声音?说清楚点!”天蓬厉声叱喝道。

    那浑厚的声音在小小的舱室里久久回荡,所有天将的心都为之一震。

    年轻的天将抿着嘴唇,额头上早已不满了豆大的汗珠。

    犹豫了许久。他咬牙轻声道:“有……有一个来历不明的瓶子被丢到我们的舰队正中。然后爆裂开来……”

    天蓬的眼角微微抽搐着。缓缓地闭上双眼,扶着桌角的手攥得咯咯响。

    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末将的错,当时……当时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所以没有上报……才导致了如今的境地。末将甘受责罚,还请元帅降罪!”

    说罢,他天将重重地叩首,久久不敢起来。

    这样的罪,该是活不成了吧……只是这能说是他的错吗?这种事情。换了在场任何一个人,该都是不会注意到吧。

    所有在场的天将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天蓬的背影。

    天蓬微微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声来。

    就这么呆呆地站着,许久许久,才微微摆了摆手止住了那天将的话,轻声道:“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那声音微微颤抖着。

    闻言,一众天将一个个低头躬身退出了门外,唯独留下天内与天禽。

    待大门紧闭,天蓬轻声问道:“这次。备用的解药准备了多少?”

    天内躬身道:“由于时间紧迫并没有用船运,所以。只有大概五百人份。现在昏迷的已经有六百八十人了,具体感染人数还在查。出现征兆的大概有……两万人。”

    “元帅,还请早作打算啊。”天禽道。

    早做打算?怎么打算?

    窗外繁星点点,星光透过圆窗落到天蓬的脸上,那双眼睛瞪得浑圆,布满了血丝。眼眶中隐约可见荧光。

    两万人……

    就是吃下解药,最起码也要六天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而且解药和瘟毒不同,浓缩的瘟毒只要一小瓶就够了,水可以就地取。而丹药,却是数量庞大的物资。

    星光中,他的眼睛开始微微颤动着,千头万绪在脑海中纠结,却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将大量的解药送到这里,即使全部用高阶天将搬,起码也要两天时间。

    现在还人手不足,一旦抽调去做这种事,后果只能是被偷袭……

    如果用战舰运就更不用说了,等战舰晃晃悠悠从天港出发赶到这里的时候,早已是十几天之后的事。

    如此庞大的伤员数量,整支军队都已经瘫痪……

    这样的局势,打算?应该怎么打算?

    他的脸上微微绽开了凄切的笑。

    见天蓬没有说话,天禽小心翼翼地说道:“元帅,末将以为,我军当暂时撤离霜雨山。”

    “撤离?”天内冷哼了一声。

    天禽抬眼瞧了瞧天蓬,又看了一眼天内,伸手从一旁的纸桶里抽出大幅的地图摊在桌面上,指尖在地图上划出一条线:“为今之计,只能是借助海水。从这里出发往北,若是全速,只需三天我军就可以抵达海岸线……”

    “那你想过天庭的问题没有?”天内问。

    “天庭?”

    “此次使用瘟水,消息是必定会传到天庭去的。别说天庭有无数人等着举报我们,就光十殿阎罗,接到大量因瘟水而死的魂魄,定会主动上报天庭。到时候我们非但使用了瘟水,还战败,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天庭的质问?”

    “我们没有战败,我们只是暂时撤退!”天禽辩解道。

    “有区别吗?”天内厉声道:“你觉得暂时撤退和战败,在灵霄宝殿上被拿出来说有区别吗?那些仙家根本不会听你解释,他们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落井下石!到时候,天庭的责令下来,我们怎么办?接下来还有谁继续剿妖?”

    “所以,你认为应该坚守吗?”天禽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表面上有症状的有两万人,可他们是凌晨感染的瘟毒,等到十二个时辰满,具体会有多少人出现症状?是五万,还是六万?到时候,我们如何在看护伤员的同时和霜雨山交战?还是说你觉得我们应该抛下他们?”

    天禽瞪大了眼睛怒视天内,那声音已是嘶吼,充满了火药味。

    天内的声音止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理智告诉他,这场战天河水军不能战败,甚至连暂时的撤退都不能。可因此,他们要任由多达五六万的天河水军将士死在这里吗?

    若是死在沙场上,那没什么,天河水军向来悍不畏死。可死在病榻上……

    抿着嘴,天内望向了一直不说话的天蓬。

    天蓬缓缓地转过身来,静静地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

    就这么呆呆地坐着,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许久,他开口叹道:“天禽啊……”

    “末将在。”天禽微微躬身拱手。

    天蓬微微张口,深深地吸着气,轻声道:“我们不能撤。”

    天禽没有接话,只是维持着拱手的姿势。

    “我们不能撤,因为……我们撤不了。现在的情况,远比你想象的要糟糕。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撤退,对方就会知道我们内部已经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步。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沿途追击,三天……不,最少要四天以上,我们伤员众多不可能维持全速。四天时间,一路上,我们会阵亡多少将士?我们能用有限的天将守护每一个角落吗?如果对方全力阻挠,我们也许十天……都到不了海岸……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用另一套策略。”

    ……

    约莫过了一刻钟,天禽与天内推开舱门走了出来,一声不吭,一路并肩而行上了甲板。

    “我有一个疑问,对方的瘟毒究竟是哪里来的?”天禽低声问。

    “还用猜吗?”天内铁着脸答道:“不是斜月三星洞,就是灌江口。我们不是早就确定花果山与这两个地方有联系了吗?”

    “灌江口有瘟毒吗?据我所知,他们是天军序列里唯一没有配备瘟毒的部队。”

    “那就只能是斜月三星洞了。”

    “如果斜月三星洞连瘟毒都肯提供的话,那……”

    两人对视一眼,顿时都沉默了。

    许久,天内叹道:“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的情况,我们根本没办法想得太远。只能希望斜月三星洞别介入太深,否则……”(未完待续。。)

    ps:  明天要加更了,晚上十二点后先上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