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零五章:噩耗(2)

2018-01-17 08:53:31Ctrl+D 收藏本站

    “陛下,天河水军滥用瘟水残害苍生已是确凿无疑,臣等恳请陛下即刻拟旨捉拿天蓬!”

    “陛下,天蓬目无法度已是不争的事实,万万不可放纵啊!”

    “臣等恳请陛下为万万生灵做主!”

    “天河水军已成三界一害,臣等恳请陛下早做决断!”

    “臣愿领兵征讨天河水军,恳请陛下恩准!”

    灵霄宝殿上,众口一词。

    证据确凿,再没人为天蓬说话了,便是原本属于玉帝一系的仙家也纷纷倒戈。

    在这大是大非面前,没有人敢与天蓬站到一起。

    太白金星站在群仙之中高高扬起头,面无表情。

    此时此刻,谁还能力挽狂澜呢?

    龙椅上,玉帝静静地坐着,面色铁青,不发一言。

    他轻轻摆了摆手,一旁的卿家宣布休廷。

    跨入内室,还未等卷帘将房门关上,玉帝已经一把将桌子上放置的紫金香炉打翻。

    “你立即下凡,当面给朕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使用瘟水之前就没有注意到流经霜雨山的河流吗?”玉帝指着卷帘叱喝道。

    多少年了,坐镇凌霄宝殿以来,他从未如此愤怒过。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欺骗了,被他一直以来最信任,最器重的天蓬元帅欺骗。

    “陛下息怒。”卷帘忙拱手道:“此事恐怕另有内情。”

    扶着桌子,玉帝急促的喘息稍稍平复了些许,许久。冷眼瞥向卷帘问道:“什么内情?”

    卷帘道:“元帅并非如此鲁莽之人。数百年前。天河水军也曾奉旨使用瘟水,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况且,此次虽无事先通报,但元帅也是一再保证会严格控制……不应该会有如此幼稚的错误。”

    “瘟毒本来就难以控制,难保他不是操作失误了。”玉帝冷哼一声望向窗外,稍稍犹豫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道:“用玉简把灾情通报给他。让他即刻给朕一个交代。”

    “诺!”

    此时,门外已传来卿家的声音:“陛下,时候不早了,众仙家请陛下归座。”

    玉帝略略沉默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道:“摆驾。”

    ……

    高坐龙椅上,玉帝清了清嗓子,轻声道:“南瞻部洲瘟毒之疫事出突然,虽说先前天河水军曾报备在南瞻部洲少量使用瘟毒,但那是对妖孽使用。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若有关联,瘟毒之疫是否天河水军所为?内里又有何种因由?如此种种。皆未知也。朕以为,如今事态未明。妄下定论,未免操之过急了。”

    “既然如此,臣恳请陛下即刻拟旨召回天蓬,同时责令各部搜集证据,当面对质!”太白金星拱手道。

    “对对!就让天蓬立即返回天庭对质!”众仙家纷纷附和。

    玉帝捋了捋长须略略思索了一番,淡淡道:“这,凡间万千生灵受害,身为三界执掌,天庭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只是,依朕看,此时天河水军尚领有圣旨奉命剿妖,临阵换将实属不妥。不如等战后再行处理。各位爱卿以为如何啊?”

    说罢,玉帝两手一摊,俯视着台下的众仙家。

    “陛下言之有理,此事来龙去脉尚未清楚,天河水军又领有圣旨,若是贸然决断,恐怕有损天威,助长了凡间妖孽的气焰啊。”有支持玉帝的仙家开口了。

    “陛下所言极是,临阵换将,实乃兵家大忌。便是天河水军真有错,也当等到战后再行处置呀。”

    “何时是战后?南天门已打了数年未拿下花果山,若是天河水军把仗拖个数十年,此事岂不是要等数十年后再议?”

    “若如此说,可给天河水军一个期限,勒令其在期限之前结束战争。”

    “若是能给一个期限亦无不可。只是这期限该如何定呢?”

    仙家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了起来。

    正议论间,卷帘从侧边躬身上殿,伏在玉帝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

    玉帝那双鹤目微微睁大了。

    妖怪也有瘟毒?

    此事若拿不出真凭实据,在凌霄宝殿上恐怕难以服众吧。

    不过,不管瘟毒之疫究竟与天河水军又多大的关联,若是能拖到战后,凭着天河水军的战功,想必也能开脱些罪责吧。

    只要不是天河水军故意投的毒便好,若是那般,谁也保不住天蓬。

    太白金星冷眼扫了一圈,发现大部分的仙家似乎都已经赞同了玉帝的意见,微微躬身拱手正打算说什么。

    忽然间,殿外一天兵快步走入,跪禀道:“启禀陛下,十殿阎罗联名上奏,天河水军先头部队已于东胜神州花果山大败,死者九万一千八百有余,当中有仙籍者三十一位。魂魄皆由花果山猴妖收去无法送入轮回!由于数目巨大,冥府恳请玉帝派兵迎回魂魄!”

    顿时,众仙哗然,唯独太白金星似乎早就知道一般不动声色,嘴角微微上扬。

    ……

    花果山一战,天河水军折损了九万大军,连带的还有大量精锐战舰无数物资。

    花果山这边虽然也损毁了将近五十艘战舰以及七千兵将,但总体而言,却是赚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花果山战损相对小得多,更是因为所获甚丰。

    首先是战舰,天任麾下三百零二艘钢铁重舰,战后被完整接收的有八十一艘。甚至那些损毁坠落的战舰,其核心法阵上的宝石也被猴子派人起走。

    对于花果山来说,这已经是笔天大的财富。

    在物资方面,此次天河水军本就是做好了打长期战的准备,结果没想到刚到花果山便被全歼。虽说大量物资已在战斗中被焚毁。但保留下来丹药、金精、箭矢。甚至各种材料依旧是堆积如山。

    至于武器,除了那对羽翼取不下来,盔甲兵刃更是数不胜数。

    这一战下来,猴子可谓是狠狠地发了一笔战争财,整个花果山包括战舰、丹药、兵器铠甲在内的各种装备物资一下由原本紧巴巴的状态变得充裕无比。

    就光整理这些个战利品,猴子便足足耗费了两天时间。

    在这两天里,不知为何,南天门舰队竟自觉后撤了三十里。让猴子颇为意外。

    不过,这都是小事。

    毕竟南天门也就是个看热闹的,平日里稍稍提防便是了。真正的对手,是天河水军。而猴子此时最关心的事情,自然莫过于扩军以及整装了。

    打扫完战场,猴子获得了大量战备物资。

    有大量的战备物资,就意味着可以装备更多的部队。许多原本作为后备部队,装备武器不齐的新军被套上了天军的铠甲,一下子微风八面。

    当然,在给他们套上之前猴子也没忘记将这些东西都漆成黑色以方便战场上辨认。对战舰也是如此。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已是四天过去。

    在这四天里。作为此战唯一战俘的天衡自然是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其手段比之当初对付广目天王更为残忍,便是那些个执行的妖兵都为之动容。

    不过,这天衡也不愧是天河水军九星之一,虽说只有金仙境,却楞是没说出半句讨饶的话。

    当然,当硬汉是要付出代价的。

    天衡付出的代价便是猴子下令采取的刑罚不断升级,极尽阴险之能事,好几次都把他弄得昏死过去差点抢救不回来。

    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曾低头。

    到了返回花果山之后的第五天,距离第二支天河水军部队抵达花果山仅仅剩下一天的时候,猴子收到了一个极为糟糕的消息。

    “你说什么?他们让那支天河水军舰队整支跑了?”

    猴子的怒吼声在宽敞的洞府中回荡。

    瞪圆了双眼,他怒视着眼前仿佛又苍老了几分的万圣龙王。

    万圣龙王缓缓闭上双目,微微点头。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霜雨山的天河水军还在原地不动吗?那怎么会忽然就跑到海边去了?啊!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前,先前魔王确实如此告知老龙的。”万圣龙王道。

    “呵,你是想说他连你也骗咯?”气急了,猴子一拳砸在侧边的桌子上,顿时,一声巨响,木屑溅起,整张桌子都被砸得粉碎。

    万圣龙王紧蹙着眉头沉默不语。

    许久,待到猴子的情绪渐渐平复过来,哼地冷笑了出来:“那就是说,他们一开始就只是撤离霜雨山,根本没派人去盯着天河水军咯?呵呵呵,这六个废物,烂泥扶不上墙!”

    “是老龙的错,一直以来都是老龙竭力促成与霜雨山的联合,请猴王降罪!”万圣龙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见此情形,猴子的怒火一下被硬生生扼住,忙上前搀扶道:“老龙王言重了。此事也是意料之中,老龙王无需自责。”

    “恳请猴王降罪!”万圣龙王躬身道。

    猴子看了一眼一直吊儿郎当站在旁边的九头虫,无奈地叹了口气,牙依旧咬得紧紧地。

    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了。

    正当此时,黑子正好从洞外走来,看见这番情景不由得楞了一下。

    “这是……怎么啦?”

    九头虫搀住万圣龙王道:“岳父大人,我们先回去吧。猴王还有正事要处理呢。”

    万圣龙王微微点了点头,这才颤颤巍巍地离去,一路上叹息不断。

    待他们走后,黑子拱手道:“猴哥,那大胡子天将醒过来了,怎么处理?还继续用刑吗?”

    呲着牙,猴子恨恨地甩了甩手道:“杀了,留下魂魄,把尸体给天蓬送回去!妈的,这都没搞死你!”

    微微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让九头虫去送比较快。”(未完待续。。)

    ps:  谁说今天没更的?甲鱼“从不断更良心作者”的金身怎么能破?哼哼!

    话说昨天真累趴了,用脑过度,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当然,中间朦朦胧胧醒过来几次……坑。

    今天休息够了,明天甲鱼试试再发力吧。

    大家要给力支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