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零九章:天蓬的顾虑

2018-01-17 08:53:30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句话,敖听心当场怔了一怔,一双美目冷冷地瞥向猴子,盯得猴子头皮都有点发麻了。

    这是想说:“都是你害的,还敢说”吗?

    猴子连忙把目光闪到一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憋了半响,敖听心冷哼了一声,仰起头悠悠道:“本公主不在乎。有缘的自然会懂,无缘的懂不懂有什么所谓?况且也不一定要成亲不是?一个人逍遥也挺好。”

    “对,挺好。”猴子默默地低头抿茶,不敢再提这茬了。

    “倒是你,天河水军兵临城下,就好自为之吧。”敖听心愤愤道。

    这有啥关系吗?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现在自己已经上了天庭的黑名单,区别不过是深黑还是浅灰罢了。

    翻了翻白眼,猴子略略思索了一下,不怀好意地笑道:“到时候我是不是该把你捆在旗杆上当人质呢?这样做肯定更逼真一点,天蓬想不行都不行啊。”

    敖听心又是眯着眼睛瞥了猴子一眼:“你敢?”

    “怎么不敢?这不是为了你好吗?”猴子咧开嘴笑道:“只可惜那天蓬估摸着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瞧他对付女妖精那狠辣劲就知道了,估计妖在他眼里就没性别。对付母龙,估计也是一样的,就是捆了也没用。弄不好打得更猛。哈哈哈哈。”

    敖听心瞪了猴子一眼,道:“我来是想让你赶紧给我准备个干净的牢房,顺便派俩守卫门口做做样子。以后每次开战了我就呆里面去。万一你战败了我也好把事情赖个干净。”

    “就对我那么没信心?”

    “以防万一嘛。”捧着茶杯。敖听心细细地品了两口。苦着脸道:“真难喝,堂堂花果山美猴王,也不给自己弄点好茶。”

    说着,敖听心已经放弃了茶水自顾自地剥起了身前果盘里的荔枝。

    “来我这的都是妖怪,谁会品茶了?也就装模作样喝个意思罢了。前几天短嘴还说能不能别每次来都喝茶呢,换清水多好。”低头略略想了下,猴子忽然问道:“那个,帮我个忙如何?”

    “出主意就算了。其他事儿的话,说说看。”

    猴子半眯着眼注视着敖听心道:“帮我照顾下风铃。”

    “怎么个照顾法?”

    “每次开战的时候我让她和你一起呆牢房里去,万一真出事了,到时候你帮我护着她,就说她是和你一样被掳来的。”

    敖听心微微一愣,半响,掩着嘴笑道:“哎呀呀,真是替杨婵姐伤心啊。你这猴子遇到风险第一个想的居然是风铃,真是枉费她这么多年的付出了。要我是她呀,现在就收拾包袱走人。今生今世都不再见你!”

    说罢,眉目带笑得瞧着猴子。

    猴子白了她一眼道:“杨婵和我是一条船上的。风铃不一样,她不应该被牵扯进来。况且,天河水军在这里发现杨婵你护得住?别到时候把自己也搭进去。”

    “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不是那么简单呢?要不我去请教下杨婵姐看她怎么想?”

    这是挑事儿的吧?果然是个搅屎棍。

    “一句话,答不答应。”

    撅着嘴略略想了下,敖听心道:“行吧,省得你给我下绊子。”

    猴子总算略微安心了点。

    送走了敖听心,猴子又是摊开地图在那里冥思苦想。

    许久,他摸着下巴悠悠道:“要不,孤身夜探敌营?”

    ……

    此时,天河水军左路军旗舰舱室里,一众天将正团团围在一起。

    拿着水桶般大小的黑色铁球,天蓬上下细细地琢磨着:“他们用的就是这个?”

    “这颗由于制作的时候存在些工艺上的缺陷,当时没有爆炸,这才落到我们手里。”天任躬身道:“工匠已经将它拆解过一遍又重新拼装回来,倒是没什么高深的地方,主要是通过外部输入灵力储存到法阵里面,可以手动设定时间。时间一到,就引发对冲,所有灵力失控喷发,进而爆炸。主要的杀伤是依靠表层的金属碎片。威力也不算大,只是我们的部队第一次遇到才会惊慌失措,如果事先做好准备,不足为惧。”

    “原理倒是简单,只是这想法确实新颖。”站在一旁的天辅叹道。

    “从制作工艺上看可谓相当粗糙。制作者最高的应该只有炼神境修为,甚至其中许多环节是由纳神境学徒完成的。初步判断,光这一个铁球先后最少有九个人参与。”

    “九个人参与?怎么这么多?”天蓬微微一愣。

    按道理,法器一般都是一个人制作的,同时这么多人参与制作这么简单的一个法器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内情吗?

    是仅仅落入手中的这个这样,还是其他所有的都是多人参与制作完成的?

    “为什么要这么多人,我们的工匠现在也还没想明白。”天任又接着说道:“另外,从整个法阵结构设计上并没有找到那些已知的斜月三星洞风格的痕迹。”

    “没有找到?”

    “对。相反地,里面找到不少阐教风格的痕迹。”

    从身旁天将的手上接过几张羊皮纸,天任将它摊到了桌上,十分不熟练的解说了起来。

    “这花果山究竟是搞什么鬼?又沾上阐教了……”

    注视着那结构草图,天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阐教风格的痕迹?灌江口杨戬兄妹就是出身昆仑山,难不成这东西是杨婵设计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必须是杨婵设计完之后将图纸提供给斜月三星洞,否则的话灌江口哪里来的人力制作这么多的法器呢?要知道制作法器可不比炼制丹药,能一炉一炉地来。

    可斜月三星洞的人能适应昆仑山的东西吗?要知道。虽说道理相通。可法阵这东西各派之间风格可谓完全不同。跨了门派,往往不是一时半会就能上手的。

    再说了,斜月三星洞有记录的学徒不过两三百人。虽说这种法器结构十分简陋,但靠着这两三百人就算全部动员了,一时半会恐怕也做不出这么多吧。

    还是说,东海龙宫利用自己的财力委托其他阐教出身的仙家协助了?

    这应该也不可能……这么大量的法器,而且设计如此奇特,若是委托其他仙家协助制作。只怕三下五除二就走漏了风声。东海龙宫也不至于这么傻才对。况且这次东海之行老龙王也已经和盘托出,到此若还隐瞒,那就是找死。

    注视着眼前这一颗黑色铁球,天蓬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这些,就是我们现在已知的关于这铁球的情况。”断断续续地解说完,天任直起身子转向天蓬。

    “应对的方案呢?”天蓬问道。

    “应对的方案已经准备好了。”天任又是从身旁的天将手中接过一卷羊皮纸覆盖到原本的图纸上开始解说了起来。

    到末了,他躬身拱手道:“总体而言,下次再遇到这种战法,天任有十足的把握击败敌军。”

    天蓬默默点了点头,却不予置评。

    站在一旁的天辅躬身问道:“那。元帅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是准备和花果山决战吗?”

    在场的一众天将皆伸长了耳朵。

    经此大败,天河水军上下可都已经等着这一仗来雪耻了。

    许久。天蓬紧蹙着眉头目光微微闪了闪,道:“不,还不能决战。”

    “还不能决战?”

    “为什么?”

    众将当即议论纷纷。

    紧盯着桌上的图纸,天蓬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们觉得,这铁球就是花果山的杀手锏了吗?”

    “难道不是吗?”有天将问道。

    只见天蓬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是。如果这真的就是他们的杀手锏,那他应该等到我们所有的部队齐聚之后,一鼓作气用出来才对。别忘了,当时我们并没有采取主动攻击策略,他们也并没有被逼迫到必须使用这种武器的地步。”

    “也许,也许是他们兵力不够,这种铁球的数量也不够,如果我们集结更多部队他们使出这种东西也无法击败我们呢?你们说是吧?”

    “是啊,我觉得有这种可能。这东西又不是万能的,兴许对方存在这方面的顾虑呢?”

    天蓬又是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觉得,他们应该还有其他秘密。按照我们之前所承受的黑色铁球的数目其实便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先前对他们实力的预估。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大量的木制战舰,还有大量兵器铠甲,甚至连‘翼’也已经大规模普及了。这说明我们对他们的了解还太少了。”

    微微顿了顿,天蓬又接着说道:“黑色铁球也许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他们可能拥有更多我们意想不到的武器。当然,也可能只是我多想了。不过我们已经输不得了。而且你们不要忘记天军各序列配备的武器从来就没刻意隐瞒过。也就是说,对方对我们的实力应该是很清楚的。便是我们专门为应对大妖而准备的天网,他们也已经见识过几次。如果我们选择在不完全清楚敌军底细的情况下发动决战,那么,万一……万一他们在这时候还藏了什么东西,再来一种好像这铁球一般的武器,到时候你们说会是什么结果?”

    话到此处,在场的一众将领顿时都怔住了。

    缓缓地站了起来,天蓬接着说道:“这一战,我们只许胜,不许败,所以,我们也势必要更加小心。在没有摸清楚地方底细之前,绝不能轻易与对方决战!”(未完待续。。)

    ps:  呼呼,本日六千字更完成!两块钱滴催更拿下啦!

    吃催更果然是很有成就感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