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一十一章:投靠我如何?

2018-01-17 08:53:29Ctrl+D 收藏本站

    夜空中,一艘艘轻型战舰不断往返。

    天网的边缘,战舰上,两位天将正扶着船舷借着强光俯视下方的丛林。

    “那是什么。”一位天兵喊道。

    一时间,三道强光从不同的战舰上射出,顺着那天兵所指的方向汇聚到了一起。

    数十名天兵连带战舰上的一名天将想也不想地亮出兵刃涌了过去。

    甚至战舰上的重弩都在金属齿轮的驱动下朝着那边瞄了过去。

    所有人都一下绷紧了神经。

    不多时,那强光处的天兵们发出一阵哄笑,朝着各自的战舰散了开来。

    “怎么啦?”依旧坚守在战舰甲板上的天将问道。

    “没什么,一只兔子而已。我还以为是对方的探子呢。”前去检查的天将将手中长刀回了鞘,缓缓落到了甲板上。

    “确定是兔子吗?”

    “放心吧,确定!用符文照过了,是普通兔子没错。见我们涌上去都吓傻了,连跑都跑不动。哈哈哈哈。”说着他伸手拍了拍同僚的肩道:“放心吧,这么严密,他们的探子进不来的。”

    正当此时,他恍然发现自己的同僚脸色渐渐变得惨白了。

    “怎么啦?”

    “你……你看!”

    扭过头,那天将的眼角猛地抽动。

    就在他们不远处,那天网的边缘,一只足有十丈高,浑身布满黑色羽毛的九头巨兽正缓缓地迈向天网,夜色中,九张血盆大口中澎湃的火焰正在凝聚!

    “敌袭——!敌袭——!”刺耳的警铃瞬间响彻了整个营地。

    ……

    轰鸣声中。狂暴的火焰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就在天兵天将的注视下。整个天网被迅速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肆虐的狂风之中。营地里的浓雾都几乎要被吹散了。

    帅帐的帘子被迅速掀开,天蓬身穿一袭银甲从里面直冲了出来,手中还握着几道简单的符咒。

    正当他一手握到剑柄上准备亲自上阵的时候,却见九头虫身形微微一缩,显出了人形朝着外围飞遁而去。

    “追——!”天任举着长剑嘶吼道。

    “诺!”营地里瞬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声,所有的天兵天将都朝着九头虫逃遁的方向涌去。

    “都给我站住——!”

    一声暴喝之下,所有天兵天将都凌空怔住了,一个个呆呆地望向天蓬。不明所以。

    深深吸了口气,天蓬迎着微风,冷冷地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淡淡道:“不准追。全军戒备,猴子已经进来了。”

    “什么?”

    ……

    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停止行动了,命令悄无声息地传遍了整个营地。

    已经搜索了几个营帐的猴子躲在营地中帐篷的阴影下抬头仰望,隔着浓雾,能隐约看到大量的天兵在天空中汇成军阵。

    隐隐地,他的心中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还没等他想清楚究竟是继续往前还是后撤,只见天空中整个天网所有的战舰都朝着营地内投射下了光柱。

    这些光柱飞速在营地里扫射着。军营里却越来越安静了。

    那不祥的预感越发浓郁了,不过他还是依旧静悄悄地在军营里潜行着。渐渐地,他发现那些光柱似乎在追着他跑。

    那心顿时咯噔一下。

    一阵微风掠过,吹散了浓雾。

    一刹那间袭来的强光甚至刺得猴子都睁不开眼睛了。

    好在修为达到他这个地步就算看不见也无所谓,光凭感觉也能判断出个一二来。

    到此时,猴子才发现所有的光柱都聚到了自己身上!

    “美猴王亲自驾临,天蓬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好不容易适应过来,猴子微微睁开了眼睛。

    就在他的眼前,天蓬身披白色大氅一步步跨入光柱的范围,长剑一顿,那一身银色战甲在强光之下如同太阳一般耀目。

    此时此刻,整个天河水军都躲在了暗处静静地注视着两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就在这整整十六万大军的注视下,猴子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这么快就知道我进来了?真不愧是天蓬元帅啊。”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本元帅见多了。”天蓬面无表情地答道。

    “发现了也无所谓,反正该看的,我都看到了。就一层天网,这防御还是太单薄了点呀。对吧?”

    天蓬没有回答,只是远远地站着,冷冷地注视着猴子。

    隐隐地,猴子可以感觉到在四周有无数的刀兵才出鞘。

    从耳中抽出那一根细针,在掌心化出棍状,猴子随手舞了两下顿地,深深吸了口气道:“听说你连云域天港都往这边弄了,我这面子还真是不小呀。都做到这份上了,不当面来感谢感谢天蓬元帅怎么行呢?”

    “想谢我?留下人头就行了。”天蓬的手已经紧紧地握在剑柄上。

    “那可不行,这么多年了,和我相依为命的就这人头而已,给了你我会很想他的。”猴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天港上有些什么秘密。听说,它还要最少一年才能到我花果山对吧?”

    “你不会有机会活到那一天的。考虑这种事,纯属瞎操心。”

    “我听说元帅在天庭也很不受待见啊。”猴子故作忧伤地叹道。

    “天庭的事情自有陛下做主,不用你费心。”天蓬的神情越发冷了。

    “哎呀呀,既然都已经不待见你了,还这么用心剿妖,何必呢?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这几十万兄弟们想想吧?当神仙有什么好的?不如投靠我吧。我花果山不排挤人类。就你这实力,给你个副将做不是问题。想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爽?而且我们花果山是不禁止谈婚论嫁的,嘎嘎嘎嘎,听说你的霓裳仙子死了,要不我给你再介绍几个?女妖精,要多漂亮的都有。绝不亏待你。实在不行我那还有一条掳来的母龙,让给你也成。怎么样?我这老大比你阔气吧?反正你天蓬元帅风度翩翩,没谁会不愿意。嘎嘎嘎嘎。”猴子笑着,随意地挪着步,眼珠子不住地在四周流转,悄悄地感知起了四周黑暗中天兵天将的分布:“还是说,你一定要霓裳仙子?要这样也行,咱联手把地府给端了,查了生死簿,想复活谁就复活谁。元帅你看。如此,可好呀?”

    天蓬的眼角顿时微微抽搐。在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缓缓抽出长剑,道道灵力汇聚。

    “谢美猴王的好意了。不过,人妖不两立,这种事,还是等天蓬哪天成了妖再说吧。”

    “你放心,会有那么一天的。只是到那时候,我收不收你就另当别论了。开国功臣的奖赏总是多那么一点点的,可千万别错过建功立业的机会哦。”

    “那天蓬就拭目以待了!”

    话音未落,天蓬一步重重踏在脚下石板上,那石板瞬间龟裂开来。

    一道白光闪过,那屠魔长剑的剑鞘已经朝着猴子飞射而去!

    狂风骤起!

    “哼,冥顽不灵!”猴子不紧不慢地耍了个棍花,轻轻一挑,直接将剑鞘挑开。

    就在这一瞬间,天蓬已经闪到猴子面前,凝聚了所有力量的剑斩自上劈下!

    一声巨响!

    这一剑下去,沙石暴走,遮天蔽日,那狂风吹得狂奔而来的天将都一个个睁不开眼了。

    待烟尘散去,那地面就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留下了一道三十丈长,二十丈深的沟壑!

    然而,这沟壑中却不见那猴子。

    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屏住了呼吸。

    天蓬转身朝着一旁望去。

    就在不远处,光柱的边缘,猴子正拄着金箍棒掏着耳朵。

    只听他咧开嘴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想留下我,这准备是不是还不够充分呢?”

    说着,他的身形微微往后倾斜,遁入黑暗之中!

    “杀——!别让他跑了!”

    无数天兵天将举着兵刃从天蓬的身旁蜂拥而过,天蓬却只是呆呆地站着,咬着牙,攥紧了剑。

    天空中整个天网都被散去了,所有的战舰都被动员起来。

    无数的天兵掘地三尺的搜,天将们来回不断的折腾,可惜,一无所获。

    “妈的,这猴子的潜行能力太强了!”天将们恨恨地唾骂道。

    “元帅,现在怎么办?”天辅悄悄望了天蓬问道。

    “收兵吧,没做好准备,拦不住他的。”说罢,天蓬转身朝着自己已经被整个掀飞的营帐走去。

    大妖都难捉,何况是他这种呢?

    “就这样不管了?”一众天将面面相窥无所适从。

    ……

    花果山,小小的洞府中,猴子拿着从天河水军军营里搜来的那一堆被揉得皱巴巴的符文一张张摊开摆在桌上细细地看了起来,那眉头紧蹙。

    “这是什么?”杨婵刚巧从洞府外走了进来,伸手拿起几张符文随意地看了两眼。

    “这些都是从天河水军的营地里弄回来的。”

    “拒流阵的激活符?这张是土行阵的,御水术,迷雾纹……”一张张地看了过去,杨婵笑道:“都是普通东西而已,没啥稀奇的。”

    猴子抬头望了杨婵一眼,道:“我在天河水军的营地里,看到最少几万张这些东西。也许还不只。”(未完待续。。)

    ps:  我擦擦擦擦擦,总算赶上了!!!!

    吃下6000的催更,9000的实在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