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一十三章:没有撞角的战舰

2018-01-17 08:53:28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上兜率宫。

    云雾缭绕之中,悬浮空中的巨大岩石上翠绿点缀,凉亭内,太上老君与一位黑发老者分坐石制棋盘两头对弈。

    那黑发老者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伸手捋开衣袖粘起黑子,悠悠道:“听说,天蓬元帅抗旨了,现在正带着天河水军在东胜神州的花果山剿妖呢。好像南天门的李靖也在。”

    说着,黑子落定,他微微抬起眼皮瞧了太上一眼。

    这老者一身红色锦绣道袍,抹了油一般的黑色长发披肩挥洒,却两鬓斑白,面容粗矿,那菱角如同刀削的一般,再加上那一撮短小的胡子,看上去不像个道士仙家,却像个武夫。

    就面容而言,也比太上年轻得许多。

    “师弟不是久不问世事了吗?怎么这次又如此上心呢?”说着,太上随手粘起白子落定,那神情看上去游刃有余。

    “也不是上心。”黑发老者啧啧笑了起来:“不过是偶然听人提起,顺便一问罢了。闲暇时候,偶尔听些个传闻,权当打发。”

    说罢,他又是落了一子,长长叹了口气,随口道:“师弟我近来修行,这天道也是窥得一二。此时于花果山交战……似乎有点不对啊。莫非天道有异?”

    “师弟多虑了。天道又岂是容易参透的,不过是转了个弯罢了。”一子下去,太上捋着长须呵呵地笑了起来。

    黑发老者微微一愣,盯着只下了不到三十颗棋子的棋盘看了好一会,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到底是不如师兄啊。哈哈哈哈。”

    “再下一局?”太上问道。

    “不了不了。便是下百局。也下不过师兄。”黑发老者摆手道。

    “这,下棋岂是只为赢?”

    “不赢下来做甚?”

    注视着黑发老者,太上长叹道:“师弟还是如年少时那般气盛,真是令师兄羡慕呀。”

    “这有何可羡慕的?师弟我可是记得师兄您也年少气盛过的,那时,您可是颇为厌恶此种心境啊。”

    太上一边伸手收拾着棋盘,一边干笑道:“东西往往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呀。执掌天道,五百年兴。五百年衰,到头来,一切不过过眼云烟。看得越远,便越无奈。师兄我如今是再没年轻时的锐志咯。”

    说着,太上轻轻拍了拍黑发老者的手,低声道:“得不到不可怕,可怕的是前面根本就没有。”

    黑发老者盯着一脸愁容的太上看了好半天:“嘿,师兄这么说也是对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我们又不是西方那些个修佛法的,怎么可能‘极乐’呢?哈哈哈哈。”

    大笑过后。黑发老者顿了顿,又问道:“师兄啊。关于这花果山之战,您认为谁会胜呢?”

    “我认为?”太上略略想了想,似笑非笑地答道:“不知道。”

    “连师兄您都不知道?”黑发老者半眯着眼睛瞧着太上。

    “不知道。”

    “那可真是奇了。”黑发老者用拇指捋了捋嘴角的胡须道:“这天蓬元帅,论领兵,该是天庭第一才对,莫非还能输给下界的一只妖猴不成?”

    将最后一颗棋子放入盒中,太上抬起眼瞧着黑发老者道:“这胜与负,与我们何干呀?”

    黑发老者撅了撅嘴:“这倒是。本来选人类入主天庭,就是为求上下平衡。这些年天河水军对妖的打压确实狠了些,倒变成了三界之中天庭一家独大的局面。若是他败了也好,妖族崛起,一切重归初始。”

    “此消彼长是必定的,只是,归不了初始咯。”

    “怎么归不了?”黑发老者微微一愣。

    捋着长须,太上长叹道:“这次的妖猴,有点特殊啊。”

    ……

    对峙足足进行了一整天,浩浩荡荡的二十多接近三十万大军,就这么干瞪眼。

    在这整整一天的时间里,双方所做的事情仅限于口头叫骂,愣是都没有出手。

    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天河水军突出的三个方阵开始撤退了。

    “难不成就是特地来示个威就走?”猴子随手一扬:“推进,别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侧过脸,猴子对九头虫道:“我走不开,你去领个头如何?”

    “行吧。”九头虫点了点头,腾空化作一道黑光朝前线飞去。

    花果山妖军沉默了一整天的战鼓终于擂起,第一线部署的妖兵迅速打起精神开始往前推进了。

    原本就不算整齐的部队缓缓散开拱卫着十二艘木质战舰缓缓前行,那一张张容貌差异极大的脸上散发着腾腾的杀气。

    见花果山的妖军终于有了动静,正在撤退的三个方阵当即停了下来。

    “元帅。”天辅的一双眼睛缓缓斜向天蓬。

    摸着下巴抿着嘴唇,天蓬眉头紧蹙地注视着正在缓缓推进的妖军战舰,伸手示意道:“左翼第十七、三十方阵,右翼第五十八、七十二方阵,以第五十八方阵为准,出列推进八百丈。中军第一、三方阵原地不动,二方阵后撤五十丈呈“一字”阵列。天任继续负责先锋指挥。”

    “诺!”

    传令兵飞出去的同时,天蓬又扭头对侧边的天将说道:“中军后撤一百五十丈,左右两翼呈雁行阵推进六百丈。”

    “诺。”

    “元帅这是……?”

    “试试看。”天蓬微微仰起头,扶在船舷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敲打:“这妖猴诡计多端,看情形,也是懂一点排兵布阵的。只是这阵法异变之术,就不知道懂多少了。”

    ……

    “不撤了?”猴子的伸长了脑袋细细地看着对面的舰队。

    此时,天河水军的舰队里面已经缓缓移出了四个新的战阵与前方原本的前方的三个战阵汇聚,迅速变换。

    但猴子更关注的却是后方阵型的变化。

    原本呈矩形布局的阵型开始压缩。两翼朝着花果山撑开。就好像一个张大了的口随时准备吞掉妖军的突出部一般。

    “要让九头虫他们停止推进吗?”短嘴问道。

    “不。他们继续推进。我们也全军推进,保持五里的距离随时准备支援。九头虫在里面,没什么好担心的。”

    “行。”

    “等等。”

    “恩?”

    “两翼前移,我们摆雁行阵。顺便,把长筒队都分配到两翼去。火神舰前移,随时准备冲锋!”

    随着令旗的挥舞,妖军也缓缓变换起了阵型。

    “看情形,还真是想速战速决啊。”天蓬微微睁大了眼睛。

    “我们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牌。这样……不太好吧,元帅。”天辅道。

    “是不太好,本来就是做做样子而已。现在撤退的话,他们肯定会扑上来的。到时候虽说不至于危及全军,但也肯定会导致伤亡。平白变成一次溃败就没必要了。”说着,天蓬指着身旁的一员天将道:“中军再后退五十丈,第二十、二十五、三十四、三十九、四十一、四十七、五十二、五十六方阵,两两互换位置,其余战阵前移二十丈,弓箭手上箭准备射击。一线舰队军舰上前防突击。二线军舰上弩炮。还有,准备拒流阵防对方远程。”

    “诺。”

    待传令的天将走后。天蓬微微仰起头叹道:“这猴子,很明显不太懂排兵布阵。不过他也算聪明,采取了最简单的办法应对。恩,这样也好,我们能占点优势。只要尽量避免深陷战局进退自如就行了。”

    无数的军舰脱离方阵航到了前方,转舵,将战舰横在阵前。其后,天河水军的方阵调动频繁得如同纷飞的蜜蜂一般,却又整齐之至。

    那阵容,看得猴子的眼睛猛地直抽。

    整体阵型没有变换,但阵型的内部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在微调,关键是变得太快了,猴子都看花了眼,更别提判断了。

    “有些东西果然不是光看几本书就行的呀。”

    “现在怎么办?”短嘴问。

    “现在……现在……”猴子不断地摩擦着手指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候,双方一线部队之间的间距已经不足三百丈,最靠前的七个天河水军军阵在天任的指挥下已经将弓拉得满铉,刀剑兵、戟兵全部都已经做好了应对妖军冲锋的准备。

    三百丈是天河水军弓箭部队的有效杀伤距离,而鉴于妖军都身穿重甲,这个距离必须缩短到两百丈。

    正当九头虫准备化出半兽态带着一众妖兵杀过去的时候,猴子的命令到了。

    “停止进攻?妈的,我卯足了劲你让我停止进攻?”

    “不是停止进攻,是让你稍等等。”

    回过头,九头虫看到数十艘木质战舰从他的四周掠过直冲向敌军。

    这些战舰,正是天将先前回报给天蓬的,没有装撞角的战舰!

    在进入天河水军的射程范围之前,拱卫在战舰四周的妖兵们就已经纷纷四散。

    “他们想干嘛?用这几艘破船来撞吗?”所有的天兵都伸长了脑袋。

    天蓬也是微微一愣。

    “会不会是想用来阻挡箭矢?”

    很快,这几艘军舰进入了天河水军的射程范围,后方九头虫带领下的部队却没有跟上。

    阵阵疑惑中,天任试探性地下令发了一轮箭,那一根根银白色的箭矢射在战舰上,射穿了帆布,有的甚至直接洞穿了木制船板,却丝毫没有降低战舰的速度。

    这一艘艘战舰依旧飞速朝着天河水军的方向冲来。

    “再这么下去的话,会直接撞在最前方的战舰上吧?”

    “这种破战舰能撞毁我们的战舰吗?”

    “别说撞毁了,就是冲开缺口都难!”

    没有人怀疑天河水军部署在最前线用来阻隔的那些钢铁战舰的坚韧度。

    可就在此时,这些木质战舰的后舱门打开了,上百个妖怪扑腾着翅膀从中鱼贯而出!

    “不好——!快闪避!”天蓬猛的惊呼了出来。

    “轰——”

    话音未落,只见那些木质战舰已经重重地撞在天河水军的战舰上,紧接着,它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四分五裂,轰鸣声中,化作如同海浪一般的烈火吞噬了战舰,连带战舰后的军阵……

    远处的哪吒手一滑,差点整个跌坐下去。(未完待续。。)

    ps:  抱歉,战争不是很擅长写……写得比较慢。今天只能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