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一十六章:对碾(3)

2018-01-17 08:53:27Ctrl+D 收藏本站

    冲天的火光之中,身穿天河水军银色战甲的天心手持利剑,浑身上下散发着银色的光辉如同流星般划破夜空直冲向那站在坠毁战舰顶端的蒙面女子。

    仰头望见天心,那蒙面女子顿时面露惊恐之色。

    只一瞬,两人之间的距离便剩下数十丈了。

    剑已高高举起,就在天心即将将那女子一剑劈成两半的时候,一只手从身后拽住了他的背甲将他整个硬生生扯住。

    还未等他转身叱喝,只见那蒙面女子身前,他原本即将到达的地方一道金光划破云层从高空重重砸落,瞬间洞穿了蒙面女子脚下的战舰残骸深入地面,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弥漫着淡淡的烟雾。

    目睹这一切的,无论是妖怪还是天兵都怔住了。

    “那是什么?”天心惊得干咽了口唾沫。

    天蓬缓缓地将他拽到自己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蒙面女子的方向。

    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身影悄然从天空中落下,挡在她与天蓬之间。

    “我以为你不用我说都懂得不要出来乱跑。不是我恰好看见,你已经死了。”猴子低声道。

    捂着胸口,她深深地喘息着:“这机会不能错过。”

    这是杨婵的声音。

    “在你把握住了一个好机会的同时,却给对方创造了一个更好的机会。”猴子的眼睛悄悄斜向远处。

    五里外,山蜂之上,一个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袍中的孤单身影正缓缓散去凝聚在手中的灵力。

    那黑袍人淡淡看了猴子一眼。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要是某人出来了。到时候好不容易断掉的天河水军补给又该恢复了吧。弄不好。天庭会调遣更多的兵力来。”

    “刚刚,谢谢。”杨婵紧闭着眼睛道。

    “能抵掉我欠你的承诺吗?”

    “不能!”

    “好吧,你说不能就不能。”猴子无奈地撇了撇嘴,抬头仰望天空中相隔二十丈的天蓬与天心,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声响:“大元帅,地面的小事就别倒腾了,我们回天上打,你看怎么样?”

    伸手一扬。刚刚被投掷出去的金箍棒飞旋着又回到了手中,随手舞出的棍花夹带着狂暴的气劲。

    杨婵的斗篷都被扬起了。

    正言语间,短嘴带着十余名妖怪已经落到了猴子身旁将弓拉得满铉指向天蓬。

    天蓬微微低头,熊熊燃烧的火海间隙,目光所过之处,尽是妖怪,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怔怔地注视着两人。

    天空中火星坠落。

    无数的箭矢已经指向了他,只要他说一个“不”字,该就齐射而出吧。

    脱离了战阵,他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独战猴子。

    “行。”一手挡在天心神情。天蓬缓缓后退。

    待两人走后,猴子侧过脸对身旁的妖怪道:“帮我把她送回去。哪安全藏哪。”

    “诺。”

    “那地面怎么办?”杨婵问。

    “让短嘴指挥。”

    “短嘴指挥地面,天空呢?”

    猴子仰起头望着乱成一团的天空战场,那眉蹙成了八字:“现在这模样还需要指挥吗?反正我不懂怎么指挥了。就将就着打吧。”

    此时的天空战场,已真正可以说是乱成了一锅粥。

    天河水军这边倒还能谈得上一点指挥,起码天将们聚集而成的战阵还如同一个个的战争堡垒般屹立不倒,互相呼应。

    妖怪们呢?

    既然天将们的战阵打不进去,那就拿天兵开刀咯。这一点任何一个妖怪都懂的。换而言之,除了天将控制的区域之外,其余都是妖怪们的天下。

    就这种时候,指挥当真就是一个笑话。

    “行啦,回去吧。打战的事让男人来,女人一边凉快去!”猴子回去着拳头展示了下自己的肌肉。

    “哼,你是男人吗?”杨婵紧了紧外袍,瞪了他一眼道:“你只是只公猴!”

    “随你怎么说都行。”猴子翻了翻白眼,提着金箍棒又是朝着天将组成的战阵冲了过去。

    ……

    南天门舰队上,一位天兵悄悄走到持国天王身边耳语。

    持国天王的脸色顿时微微变了变。

    “怎么啦?”哪吒问。

    “玉帝已经下旨要我们即刻撤回南天门,不允许再参与天河水军与花果山之间的战争。”持国天王道。

    “啊?”哪吒一下笑了出来:“我以为他们会勒令我们全力进攻花果山好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呢。”

    持国天王深深吸了口气,望向远方。

    顺着持国天王的视线,哪吒看到穿梭在云间厮杀的猴子。

    “现在看来,他们没有勒令我们进攻天河水军已经是万幸了……再等等吧,这场仗应该很快结束了,到时候我跟那猴子谈谈,把我爹要回来。”

    事实证明,哪吒猜错了,对于赌上了一切的双方来说,这场仗并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从黄昏打到黎明,又从黎明杀到黄昏,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却依旧咬紧了牙拿出了所有的力量继续这场战斗。

    放眼望去,焦黑的地面上尽是尸体,每一处土地都沾染了鲜血。

    没有任何一方鸣金收兵,厮杀依旧无休止的进行着。

    无论他们多么地疲倦,却还是没有任何一方鸣金收兵,因为先撤退的一方,便意味着失败,意味着全盘皆输。

    这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到第二天的日落时分,双方似乎都已经承受不住这种无止境的损耗,疲态尽现,彼此主力都已经稍稍后移。为己方创造出一片安全地带。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战争还在继续。

    花果山以主峰给据点实行轮换,疲倦的士兵得以稍稍休整,但很快又必须投入战斗。天河水军在距离花果山主峰二十里的一座无名山峰上扎了营,同样也只是实行轮换,给与受伤的天兵简单的治疗。

    在整个花果山地界方圆三十里的范围内,无止境的骚扰、追逐、厮杀依旧不分昼夜地进行。

    ……

    简陋的营帐里,浑身血淋淋的天蓬握着一柄已经破损了的,花果山妖众称为“霹雳筒”的法器。瑟瑟发抖。

    “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那么多法器?这么大规模的装备,究竟是委托了谁制造?”

    为了这场战斗,天河水军已经使出了所有的力量,甚至破例准许天河水军士兵在战斗中使用会破坏阵型一致性的符咒。

    可纵使如此,他们还是低估了花果山的实力。

    “元帅。”天辅道:“末将以为,眼下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方的意料,按照我方目前的装备以及兵力,恐怕……”

    “你认为应该撤退?”天蓬抬起眼道。

    天辅微微躬身:“元帅,我们已经损失了数万天兵。如果我们现在撤退,设法与天庭沟通。待取得谅解,更新武器之后再进军花果山。届时,肯定会比现在容易得多。毕竟这些武器并不复杂。只要天庭支持,要制造出这样的装备对我们来说并不难。”

    此时,站在天蓬眼前的天将们没有一个身上没有沾血的。有的甚至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整整持续了十二个时辰的战斗,让每一个人都几乎耗尽了灵力,疲态尽现。

    多少年了,天河水军已经多少年没遭遇过这样惨烈的战斗了。

    不,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从未遭遇过。除了天蓬刚接任天河水军主将那段贫弱期,天河水军还从未遭遇过需要它投入所有力量还依旧如此狼狈的对手。

    深深吸了口气,天蓬稍稍平复了情绪,随手将破损的“霹雳筒”搁到一旁的桌上道:“南瞻部洲的瘟毒是那猴子放的。他们对我们使用瘟毒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对其他生灵使用呢?你想过没有?”

    一众天将面面相觑。

    “因为,他熟悉天庭的情况,而且懂得利用天庭内部的矛盾。他这么做,是为了孤立我们。他成功了。如果我们现在撤退,那么下一次开战必定是几年之后。几年之后,你觉得他们能发展成什么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争取时间,因为时间在他那一边。如果我们现在撤退,整个凡间的妖怪都会归于他的统治之下,整个东胜神州都会变成他的天下。而且,他头上的光环是我们亲手赋予的。”

    天辅没有说话。

    在场的天将,没有一个说话。

    干咽了口唾沫,天蓬瘫坐在椅子上,接着说道:“要拿下花果山,需要付出的代价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了。正面战场,我们只能撑下去,不能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我们累,我们死伤惨重,那些妖怪又何尝不是如此?就看谁能咬着牙挺到最后了。难道我们天河水军会在意志力上输给一群妖怪吗?”

    整个帐篷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缓缓地摇了摇头,天蓬道:“不会的,我相信你们,也相信我自己。撑下去,胜利就是我们的。九万天河水军将士的魂魄已经在他们手中,如果我们撤退,这场战中死去的兄弟,他们的魂魄也会落入他们的手中。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输。”

    “一天,十天,一个月,乃至半年,无论他们想打多久,我们都奉陪到底!”

    攥紧了拳头,天蓬缓缓地站了起来:“天辅,传我将令。南瞻部洲派遣军即刻分兵,三万前往昆仑山临时征兵,有多少要多少,务必在最短时间内补全兵力!三万使用轻舰以最快速度返回云域天港护送天马以及其他军用物资!其余兵力,即刻赶来增援!”

    “诺!”(未完待续。。)

    ps:  加更的一章还在处理中,不一定能赶在十二点前发布。

    话说,我欠的更这一段时间应该差不多还清了吧?对不对?

    打赏、订阅、月票都没有很大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