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章:谁也不见!

2018-01-17 08:53:26Ctrl+D 收藏本站

    一缕阳光透过舷舱照在地板上,有一种炫目的错觉。

    李靖微微眯起了眼睛。

    船舱中,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金色铠甲,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躬着身子,那端着茶盏的手,颤颤巍巍地,看上去精神亦是萎靡不振。

    闻讯赶来的天将们很快挤满了通道,却被哪吒全部挡在了门外,小小的舱室里,只剩下李靖、哪吒,还有多闻持国两位天王。

    沉默了许久,多闻天王拱手低声道:“天王,一别数年,大家伙都想你了,也不怪他们那么激动。天王是不是……到甲板上跟大家说两句?”

    说罢,他悄悄瞥了持国天王一眼。

    李靖眨巴着眼睛,微微张了张嘴,却半响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如同陷入了迷茫一般。

    哪吒目光往多闻天王身上微微一斜,轻声道:“我爹累了,还是先休息吧。见面的事情,改日再说。”

    这时候还休息?

    两位天王面面相窥。

    “天王。”持国天王干咳两声道:“不如,还是和大家伙见个面吧。算是让大家都安心。见完面了,我们也好撤离此地。”

    李靖眨巴着眼,目光隐隐有些呆滞,套了一身的铠甲,看上去却像一个犹豫不决的老农般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神气。

    许久,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哪吒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去开门,与那门外的天兵耳语了几句很快走了回来。

    “怎么啦?”持国天王问。

    “天蓬元帅想求见我爹,说是有要事相商。理他才傻呢。”

    “不会是想让我们增援他们吧?”多闻天王哼笑道。

    “爹。你怎么看?要不要见见他?”哪吒低声问道。

    与哪吒视线交错的瞬间。李靖避了开去。深深的闭上双眼,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道:“不,不了,跟他说不见。我……谁也不见。”

    ……

    黑漆漆一片的地下城通道里,风铃举着火把缓缓的走着,抬腿跨过横卧的伤兵。

    那一对如同翡翠般的蓝色眸子不小心落到一张张布满血渍,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容上,提着长裙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

    “怎么会这样……”

    她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低着头不敢再四下张望。

    好不容易屏住呼吸熬过了伤兵遍布,弥漫着血的腥臭味的通道来到地下城深处自己的房间里,关上木门,她掩着脸深深地喘息着,久久不能平静。

    刚刚那些伤兵里……有自己认识的人吗?

    她不知道,她没胆子用手中的火把照亮那一张张的脸。就在刚进门的时候,她甚至直接将火把丢弃在门口的沙地上而没有如同往常般插在岩壁上……

    虽说早已知道战争就是如此,可当这一切真的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却还是难以接受。

    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风铃深深吸了口气设法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从衣袖中取出火折子微微颤抖着点亮了油灯。

    “我说小丫头啊。”

    “谁!”

    风铃一惊,连忙转过身来。

    微弱的光线中她隐约看见房间黑漆漆的角落里有一个人影。惊得连忙后退了两步靠到桌边上。

    “我说小丫头啊,当初不就劝说过你别到花果山来了吗?看你都吓成什么样了,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太上一步步走出阴影,直到光线照亮了那张老脸,风铃才稍稍松了口气。

    “老先生,你怎么在这里?要是让天军看到了,要出事的!”

    “这里是妖怪窝,妖怪都看不到我了,天军能看到我?”太上呵呵笑着,隔空一指,那油灯上的火光顿时旺了些许。

    “总之你不该来。”风铃撅了撅嘴道:“这里太危险了。”

    说着,风铃转身翻弄书桌上的竹简。

    太上一步步走到她身旁道:“你说,在那牢房里不是呆得挺好的嘛?干嘛又跑出来了呢?”

    “这场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完,我想带些东西过去,也好在那里继续修行。”

    “倒是个勤奋的好学生啊。”太上捋着胡须点了点头。

    “对了,老先生。”风铃望着太上道:“你上次教我的符篆很有用啊。”

    “那当然,老夫的东西哪有不好的?”太上得意地仰起头。

    “那……老先生能不能再教我点什么呢?”风铃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医术。”

    “医术?”太上呵呵笑了起来:“炼丹之术,你不也已经懂了不少吗?”

    “不是炼丹之术。”风铃眨巴着眼睛盯着太上道:“是医术。丹药太慢了,风铃想学更快一点的,老先生有没有办法呢?”

    太上微微仰了仰身子,透过紧闭的窗户缝隙望见远处遍地的伤兵:“怎么,想帮他们?”

    风铃点了点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太上。

    “说你什么好呢?”太上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就你这丫头的心肠,若不是运气好,在这世界可怎么生存啊?”

    风铃嘟着嘴拽着太上的袖口道:“老先生你就想想办法嘛,风铃知道老先生一定有办法的。”

    瞧着风铃,太上微微躬身靠到她的耳边道:“办法是有,不过你在这里用不了。还有一件事啊,你家那只猴子把李靖放了,花果山怕是要大难临头咯。”

    “啊!”风铃惊得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

    楞了许久的神,风铃压低声音道:“不是说……不是说把李靖的玲珑宝塔扣下来了吗?而且南天门的天兵不经打。为什么……老先生的意思是,李靖会不要玲珑宝塔强攻花果山?”

    太上微蹙着眉,缓缓摇头道:“他不会。玲珑宝塔是重要。南天门的天兵也确实不比天河水军。不过。南天门比天河水军强的可不是这些。”

    “那是什么?”风铃呆呆地问道。

    太上淡淡笑了起来,道:“你知道,为什么天庭不派大军增援天河水军吗?”

    “这……听心姐说是因为太白金星要扳倒天蓬元帅,所以……所以……”

    太上摇了摇头道:“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天庭的众仙不觉得花果山有什么了不起的。哪怕花果山杀了天河水军九万大军,他们也还是觉得没什么。就连玉帝也没有足够重视。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那……”

    “如果把一个在天庭说得上话的仙家在花果山关上几年,再放回凌霄宝殿,你说会怎么样?”

    风铃的小脸顿时刷的一下白了。

    ……

    巨大的战舰残骸直插入地。远远望去就如同一个又一个的钢铁墓碑一般。

    焦黑的尸体、凝固的鲜血在日光下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此时的花果山早已不是往昔的山清水秀。

    巨舰间狭窄的山道上风铃提着裙摆飞速奔跑着,时不时引来几只巡视的妖怪在她头上盘旋一周又匆匆离去。

    “猴子,猴子在哪里?”

    望着惊慌失措的风铃,黑子一时间懵了。

    “快告诉我他在哪里啊?”风铃一把拽住了猴子。

    “猴子哥,猴子哥刚和天心的天将团干完一架,现在应该在主峰上休息啊。”

    顺着黑子指引的方向,风铃迅速腾空而起,不多时已落到主峰半山腰的洞府前。

    此时,浑身上下如同刚在血池里浸泡过一般的猴子正蹲坐在悬崖边上把玩着那一座只有一尺高的精巧小塔。

    “你怎么跑出来了?”

    “李靖呢?”风铃问。

    “李靖怎么啦?”

    “不能放他走啊!”

    “可是……我已经放了。”

    “把他捉回来啊!”

    “现在捉?这难度恐怕有点大呀。十八万大军守着他呢。怎么啦?”猴子不解地看着神色慌张的风铃道。

    远远地,南天门的舰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转舵。一艘艘战舰。

    ……

    舱室中,一位天兵单膝跪在李靖身前拱手道:“启禀天王,天河水军天蓬元帅求见。”

    “说了不见,谁也不见!”李靖不耐烦道。

    “可是……”天兵干咽了口唾沫道:“天蓬元帅让战舰横在我军前方,说今天一定要见到天王您。若是不见,是否下令整个舰队绕道?”

    闻言,李靖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把将矮桌上的杯子扫落,茶水溅洒了满地,咬牙切齿道:“这天蓬,真是不识好歹!你去告诉他,若是不让开,就休怪本天王不客气了!”

    那天兵整个怔住了。

    怎么不客气法?

    难不成真要直接用军舰去撞友军的战舰?

    虽说天庭勒令各军不准帮助天河水军,可……最少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友军啊。

    正当天兵彷徨着是否该如实转达之际,持国天王悄悄靠到了李靖身边压低声音道:“天王,这天蓬是个倔性子,若是硬来,恐怕会追着不放。不如还是见见吧。若是他提出过分的请求,我们大可以陛下的旨意搪塞,不理便是了。”

    “是啊,天王。”多闻天王附和道:“不合理的请求我们婉拒便是了,想他也不敢硬来。”

    深深吸了口气,李靖略略想了想,拂袖道:“让他快点,要说什么赶紧进来说了。我们要撤军,没那个闲工夫跟他贫。”(未完待续。。)

    ps:  《大泼猴》的实体书出版合同已经正式签订,大概两个月后吧,要点时间印刷和修改什么的。

    首批发行量只有六千册,甲鱼准备弄成精装本,也就是说要整个大修,删除一些琐碎的,重写及新增一部分章节,跟网络版的会有很多不同。

    到时候还请大家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