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一章:无可奈何

2018-01-17 08:53:25Ctrl+D 收藏本站

    “你觉得李靖会继续和我作对?”

    “嗯!”风铃重重地点头。

    猴子呵呵笑了起来,摆弄着手中的玲珑宝塔道:“你看他跑得比兔子还快,而且他的塔还在我手里,就是敢翻脸,我也不怕他。南天门不只当兵的不如天河水军,就是为将的也不咋样。听说,都好几百年没练过战阵了。就凭他们?”

    “不是的!”风铃嚷嚷道:“重要的不是他的部队,是他本人!他跟天蓬元帅不一样,他能让天庭出兵!”

    注视着风铃,猴子问道:“能吗?”

    “这……”风铃咬着嘴唇一时间答不上来。

    “天庭反对天蓬的不是一个两个,不说他与天蓬还有旧怨,就算他真想让天庭出兵,多他一张嘴就能让天庭立即出兵?”

    “这……这……我不知道,但你不能放他!”

    “放他是之前答应过的,天庭已经下旨让他们撤军,这时候再不放,就该穿帮了。到时候恐怕他们会孤注一掷和天河水军携手攻花果山。”猴子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风铃的脑袋道:“你啊,安心在监牢里呆着吧。这外面的事情自有我解决。”

    风铃眨巴着眼睛一脸委屈地望着猴子。

    猴子伸手捏着风铃气鼓鼓的脸颊道:“放心吧,我能赢,他们斗不过我的。”

    ……

    南天门舰队,旗舰大殿。

    天蓬跨过了高高的门槛快步上殿,那身后在风中飘逸的白色大氅早已被鲜血凝成了暗红色。

    一步步走到大殿中央。天蓬躬身拱手道:“天蓬见过李天王。此次出此下策实属无奈。还请天王见谅。”

    高坐主位上的李靖面疲惫地指着一旁的次席道:“天蓬元帅请坐吧,有什么话快说,本天王还有君命在身必须即刻返回南天门,延误不得。”

    说罢,又用二指夹着侧边茶几上茶盏的盖子敲了敲,淡淡叹道:“上茶。”

    身旁的天兵很快给天蓬奉上了茶水。

    在那次席上稍稍坐定,天蓬微微躬身道:“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天王屏退左右。”

    未等李靖开口。拄着火尖枪立在一旁的哪吒已指着天蓬道:“你天蓬如今乃是待罪之身,我爹肯见你已是给足了面子,休要诸多要求!有什么话,快点说,说完了,快点走!”

    天蓬也不言语,只是微微侧目注视着李靖。

    整个大殿中一下安静了下来。

    许久,李靖微微抬手叹道:“都下去吧。”

    “爹!”

    “下去。”

    哪吒冷冷看了天蓬一眼,率先走出殿外。其余众人也连忙更随退出了门外。

    几乎是同时地,天蓬感觉到有不少天兵天将将大殿围了起来。

    这……应该是怕李靖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吧。毕竟现在天河水军已经穷途末路。会这样想也不奇怪啊。

    天蓬只得无奈笑了笑。

    “哪吒就这脾性,还请不要见怪。”李靖轻声道。

    “不敢。”

    “那。现在可以说了吗?”李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

    深深吸了口气,天蓬撑着扶手缓缓站了起来,拱手道:“天蓬此次前来,是为了花果山之战。希望,能获得天王的助力,一举铲除花果山妖孽。”

    李靖微微努了努嘴,笑了出来:“花果山之战……元帅是想让我南天门大军加入战场吧?不瞒您说,我那玲珑宝塔至今还在那妖猴手上。除此之外,一来持国天王已先向我禀明了情况,下属将士,大多不愿意参与这一战。二来,天庭已下令让我军即刻返回南天门。元帅莫不是还要我如你一般抗旨不成?此行若是为了此事,大可不必谈了。”

    一口气说完那一段话,李靖又是低头抿了一口茶水。

    那端茶的手还在瑟瑟发抖。

    “若元帅是想我南天门舰队加入战局,那就还是请回吧。”

    放下茶盏,见天蓬未作答,李靖又是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天蓬怔怔地注视着李靖那略显憔悴的面容,许久,李靖避开他的目光平时前方。

    一时间,整个大殿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响。

    高空的凉风悄悄吹入殿内,拂起一旁的窗纱,晃动着天蓬沾血的大氅,绕过桌上的盆栽,又从窗棂处离去。

    天蓬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天王可还记得陈塘关,为了黎明百姓将自己年仅八岁的幼子交予四海龙王的那个李总兵李靖?”

    李靖双目紧闭,道:“此时与彼时,不可一概而论。”

    “如何不可?”

    “你说呢?”李靖睁开眼睛缓缓地望向天蓬。

    “天蓬不懂。”淡淡笑了笑,天蓬低头揉了揉自己的护腕道:“天蓬只知道,为将者,当有自己的操守。无论是在天庭,还是在凡间,都一样。想当年,为了陈塘关一方百姓,李天王况且能够如此。如今为何又……若是任由下去,花果山势成之日,危害的可就不是一方百姓了。届时,天庭即便发动十倍于今日的军力,流数倍于今日的血,恐怕也难以攻陷。”

    顿了顿,天蓬缓缓道:“届时,花果山妖猴与天庭分庭抗礼,凡间必将战火四起,生灵涂炭……试问天王于心何忍?”

    “你休要危言耸听!”李靖一掌拍桌子上,怒目道:“这花果山不过是凡间妖孽,如何能与天庭分庭抗礼?”

    迎着李靖的目光,天蓬道:“可不可能,我想天王比天蓬更加清楚!”

    一时间,双方都瞪大了眼睛,大殿内隐隐有种剑拔弩张之势,却更加安静了。

    对视了许久,李靖最终避开了天蓬的目光,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便是我愿意,我手下将士们也不愿意。上无君恩,下无人心,你以为所有的部队都是你的天河水军吗?你让我怎么调动部队作战?若是强行下令,军心哗变,你天河水军帮我镇压吗?”

    缓缓地闭上双眼,李靖微微颤抖着吐出一口热气,在高空的凉风中化成了淡淡的云雾,飘散。

    “你以为我不想一雪前耻吗?这场战打成什么样,你知道,我知道,我的部属也知道。加上我这十八万大军之后真的就能立即取胜吗?好,就算地面压倒了,那接下来呢?你想过怎么打地底战吗?如果他们化整为零,怎么办?你知道他们在花果山以外还有多少个据点吗?”

    “花果山的地下工事你见过吗?你知道他们已经做到什么程度了吗?”

    “你不知道,但我知道!”

    “这凡间还有多少妖怪等着加入他们?我们呢?没有天庭的支持,我们根本耗不起!”

    “那只混账妖猴就是算准了这点才敢在这时候放我,难道你还看不懂吗?”

    抿着嘴唇,李靖道:“若是此次拒绝放我,我南天门大军反倒有决心参战,如今放了,却又夺了我的玲珑宝塔……”

    仰起身子靠在椅背上,他抬头呆呆地注视着天花板叹道:“天蓬啊,我服你,我真服你。这种战,整个天庭,也只有你敢打了。可是……天蓬啊,听我一句,这一仗根本就不该打!我劝你还是早早撤军为妙,到了凌霄宝殿上,陛下也好为你说上几句话。若是战败……谁也救不了你!不要再让将士们流无谓的血了。等到天庭一众仙家顿悟的那天,他们自然会想办法。为将的,天庭指哪,我们打哪便是了,如何选择,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

    低下头,李靖盯着阳光透过窗棂在大殿地毯上汇成的图案,入了神。

    大势所趋,不是哪一个人能力挽狂澜的……

    话到此处,再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默默地注视着沮丧的李靖,天蓬微微躬身道:“既然如此,天蓬也不再强求。天蓬只最后求天王一件事,返回天庭之后,请无论如何帮助斡旋,让天庭增兵。莫让那十余万的天庭男儿枉死。”

    闻言,李靖只苦笑道:“你太高估我了。灵霄宝殿上的游戏,哪里是我说怎么玩就怎么玩的?现在的局势,便是我回去再怎么帮你说话,也于事无补。”

    “天蓬不是要天王帮天蓬说话,天蓬只想请天王,为花果山的战局说话。从一线返回,对于花果山的实力,天王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只要众仙信了天王的话,那么……”

    “信了?”李靖无奈地仰头长叹道:“天蓬啊天蓬,你当真是白当了那么多年的元帅了……这么说吧,现在能站在凌霄宝殿上,一句话就把所有人摆平的只有老君,换了其他任何人,说什么都没用。哪怕是陛下也一样。到这地步了,谁还关心真相究竟是什么?说句不该说的,朝堂上的事,从来都是台面下的利益交换,台面上的粉饰太平,哪里是凭我李靖一番话就能改变什么的?”

    默默地注视着李靖,许久,天蓬咬了咬牙,扬起大氅单膝跪地道:“那就请天王也用台面下交易的方式换来天庭的增兵吧。事已至此,天蓬已无路可退,还请天王成全!”

    犹豫了许久,李靖注视着天蓬轻声叹道:“我……试试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