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六章:又吹牛

2018-01-17 08:53:24Ctrl+D 收藏本站

    天庭,霞光似幻,云雾缭绕间,一块巨石若隐若现。

    这块长满了翠绿植物,寻常无比的巨石顶端,是一张石桌,石桌两旁,是两张石凳,分别坐着一位白发老者与一位黑发老者。

    黑发老者正是先前与太上对弈者,至于那白发老者,他生得鹤发童颜,慈眉善目,又穿着一袭白衣,浑身上下沐浴在乳白色的光华之中。若是凡人见了,恐怕要晕眩得睁不开眼睛。

    两人默默地品着茗,许久,黑发老者捋着长须道:“听闻,那兜率宫中近日调去了两位仙娥。”

    “哦?”白发老者叹了一口茶,淡淡道:“这倒是一桩奇事,兜率宫,怕是从建宫至今都从未有过女流吧?难得师兄想起要给兜率宫添点阴柔之气。哈哈哈哈。”

    “若真是如此,倒是好事。”黑发老者抬头仰望如同琉璃般的天空道:“这天地千万年不变,也着实乏味,难得他有这番兴致。只怕,是别有因由吧。”

    说罢,那双漆黑如深渊的眼睛缓缓向白发老者斜了过去。

    白发老者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口茶,半响,才道:“师弟以为,该是何因由啊?”

    “这几日,东胜神州剿妖战事一波三折,师兄可知?”

    白发老者仰头似是思索了下,疑惑道:“倒是有所闻,只是未曾细想。怎么,这战事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这……”黑发老者顿了顿茶杯,不耐烦道:“师兄若是如此说,这天。就聊不下去了。”

    白发老者闻言。呵呵笑了起来。道:“师弟怎可如此浮躁?师兄不过是说笑罢了。”

    微微顿了顿,白发老者道:“此事,师弟可曾向大师兄讨教过?”

    “随意问了问,说是‘天道’无异,不过拐了个弯罢了。”黑发老者漫不经心地答道。

    “既然大师兄说无异了,那该就是无异了。你我皆已归隐,又何苦操这份闲心呢?有空,一同参悟参悟天地之数。岂不更好?”

    黑发老者彻底不说话了。

    又简单地聊了几句,喝了半壶茶,黑发老者便兴致索然地告辞。

    待送走了黑发老者,白发老者低头掐指一算,脸上的笑意稍稍收了收,转身飞去。

    只一瞬,那白发老者已经来到一处朴素的宫阙前,一位童子快步迎了上来,躬身拱手道:“恭迎师傅。”

    白发老者不发一言地与童子擦肩而过,快步走入内堂。招来了另一位童子,低声道:“听闻。兜率宫内新添了两位宫娥,你速去查清这两人的来历。何时成仙,成仙之前何许人也,有何亲属友人,师从何人,成仙之后与何人往来,任过何职,做过何事,所有一切皆要查明,万不可错漏。同时,此事不可与他人道!”

    “徒儿,谨遵师命!”

    ……

    兜率宫内,一位童子恭敬地跪在太上跟前。

    “为师不在时,小姐可曾说过什么?”

    “回师傅的话,小姐曾提及‘猴子’。”

    “提及‘猴子’?具体是如何说的?”

    那童子低头从衣袖内取出了一卷竹简双手奉上,道:“小姐所言,一字一句,徒儿均已记录下来,请师傅查看。”

    伸手接过竹简,太上捋开看了两眼又匆匆卷起,收入袖中,道:“说的话很少啊。”

    “回师傅的话,小姐似乎忘记了许多事情,需要时间慢慢记起。而且初来乍到,兴许是陌生,说的话,便也少。”

    “那就多与她说说话,帮她把事情都想起来。”

    “徒儿遵命。”

    “与她直接接触的事情就交给那两个仙娥,你只从旁辅助。所有的吃穿用度,由你操持,不可怠慢。另外,此事须当严密封锁,不可外传。那两个仙娥,从今往后,也不得离开兜率宫。”微微顿了顿,太上又道:“为师还有要事,不在期间,这边的事,就全权交托与你了。”

    “徒儿,定不负师傅嘱托!”那童子深深叩拜,待他再抬头时,太上已经失去了踪影。

    ……

    花果山。

    地下城里无数的伤兵都已经被转移到了地底的深处,整个花果山乱糟糟地,每一只妖怪都疲于奔命。

    随着猴子命令的下达,大军开始放弃原本的阵地收缩,却不是防御收缩,而是重新改组,准备发起进攻,决战。

    事情到了这一步,主动寻求决战,早日结束与天河水军之间的纠缠,对于花果山来说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不过,就连猴子也说不清成功歼灭整个天河水军能给花果山争得多少希望。

    而对于大多数的妖怪来说,他们甚至还不知道花果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只听说是比天河水军更为强大的敌人,至于强大到什么程度,他们一无所知。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猴子对他们有所隐瞒,事实上猴子在命令上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不过大多数妖怪对即将到来的敌人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毕竟,如今的态势早已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就在不久前,天河水军,甚至天河水军之前的南天门舰队,难道不是他们眼中不可战胜的敌人吗?

    虽然战事惨烈,虽然还未取得完全的胜利,但好歹是扛住了,而且局势在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

    这几天,天河水军不是连进攻都没发动了吗?

    这些年以来,花果山的妖众在猴子的带领下无论遭遇多么强大的敌人都能化险为夷,早已在大多数基层妖怪心中都定了个调——在他们眼中似乎无论遇到什么,猴子都能轻而易举地化解。这使得花果山的妖怪们如今整体情绪依旧趋向于乐观。

    当然,乐观并不等同于懈怠,在猴子的三令五申之下,每一只妖怪都被动员了起来卯足了劲备战。

    ……

    纷纷扰扰之中,风铃一步步走过漫长而漆黑的通道,一个个迎面而来的妖怪与她擦肩而过,却几乎都没多看她一眼。

    是啊,都这时候了,她就是花果山的一个闲杂人等,还有谁会注意到她呢?

    这两天,她甚至连想见猴子一面都见不到了。

    呆呆地走回了自己的住处,风铃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房间里,太上正端坐在长桌边上叹着一壶茶。

    “我说小丫头呀,你这房间里怎么连点稍微像样的茶叶都没有?你说老头子大老远赶来给你通风报信容易嘛?连茶也不备,实在太不厚道了。”

    “老先生你还没走啊?”

    “哎哟,你这是要下逐客令啊?”

    吃惊过后,风铃一步步走到桌前坐下,嘟着嘴一把夺过太上手中的茶壶,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茶,捧着茶杯幽怨道:“他不信我。他让李靖跑了……要是他那时信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他不信正常,他信了才不正常。”

    “为什么不信才正常?”风铃抬起头问。

    “因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不应该会这样。别说他了,就是天庭也没人会相信。估摸着连玉帝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那为什么老先生你又认为一定会这样呢?”风铃紧蹙着眉问。

    “因为……因为……”太上捋着胡须干笑两声,正色道:“因为老夫未卜先知。”

    “吹吧你。”风铃瞪了太上一眼道:“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连我师尊须菩提祖师都不敢说自己未卜先知,你未卜先知?”

    “你师尊哪能跟我比啊?”太上笑眯眯地仰起头,惹来风铃一阵白眼。

    呆呆地坐了许久,风铃缓缓斜过眼睛问道:“老先生,花果山……真的会大祸临头吗?”

    “恩,也许吧。”

    “怎么又成也许了?”

    “你不是说老夫不能未卜先知吗?”太上瞥了风铃一眼道。

    “你——!”风铃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老先生!如果……如果真的变成那样,你会帮我吗?”

    太上缩了缩身子转过去背对风铃,悠悠道:“你不是说你师尊比较厉害吗?你找他帮去。”

    “老先生!”风铃赶忙绕道太上身前去,盯着太上的眼睛道:“你会帮我吗?”

    “你师尊比较厉害……”

    “他是比较厉害,但是……他不会帮的。要帮早帮了,既然没出手,就代表着找他也没用。这是猴子说的。”

    “得,还是他比较厉害,那你还是找他去吧。”说罢,太上转过身继续叹茶。

    风铃要愁坏了,无奈之下只好扁着嘴道:“行啦行啦,你比较厉害了行不?帮帮我嘛!”

    太上咯咯笑了起来:“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嘛。”

    “那你能帮我?”

    “不能。”

    “……”

    “怎么啦?”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消遣我!”

    风铃眉头一蹙,端起茶壶就想往太上脑袋上砸。

    “别别别!”太上连忙摆手道:“我只是说我没办法,但我认识有办法的人。”

    风铃连忙顿住了手,问道:“谁?”

    “玉帝。”

    风铃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一脸狐疑道:“他会答应帮忙吗?”

    “恩……也许会吧。老夫去请他喝个茶什么的,兴许他心情一好,就答应了。”

    “又吹牛!”风铃扁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