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七章:“画地为牢”之策

2018-01-17 08:53:23Ctrl+D 收藏本站

    六重天之上,天庭的主力战将已经在集结。

    原本离开花果山的南天门大军已经开始原路返回。

    就连天河水军自身的最后一拨援军,从云域天港而来,满载物资的天禽所部也已经与花果山近在咫尺。

    整个天庭都在朝着这里压过来。

    闭上眼,他几乎都已经可听见那惊天动地的脚步声了。

    而花果山,却还是原来的那个花果山,没有外援,旧患未愈,新伤又添,满目疮痍。

    远远地望着夕阳下盘踞成半球型外向天网阵的天河水军,猴子忽然有一种感觉——大势已去。

    此时此刻,他甚至想不出在什么情况下自己能获胜。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也能有妖的位置,帮我看看那个美好的世界。”

    “这个遗愿,还真是很难实现啊。”想着,猴子无奈地苦笑。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在恶龙潭握着行云棍冲出妖群直面天衡的刹那,其状况,跟现在该是差不多的吧。

    扭头望了一眼天边的流云,猴子淡淡叹道:“你不必跟着我冒险的,你还有暖暖,还有万圣龙王……”

    “他们我都送走了。”九头虫摸了摸下巴道:“你看我像是危难时候独自逃走的人吗?”

    猴子静静地注视着九头虫。

    “上了你这贼船,其实我也是无奈啊。”九头虫呲着牙道:“我那岳父大人你也知道是什么德性的,要是我现在丢下花果山跑了,估摸着以后也别想他正眼瞧我了。你说我容易嘛我?”

    说着。他懒懒地瞧了猴子一眼。

    两人对视。呵呵地笑了起来。

    伸手拍了拍九头虫的肩。猴子长叹了口气道:“那两个蟠桃,真值。”

    “是挺值的。就是不明白你这家伙为什么坑我的时候那么精明,怎么摊上这事儿就……尽干赔本买卖了。”

    “你不也一样吗?”

    九头虫微微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叹道:“也是,两个蟠桃就把自己给卖了,真是赔得底裤都不剩咯。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杀招没出啊?我总感觉有啊。”

    “还真有。就是有点悬。”

    “怎么悬法?”

    “跟路边随便找个破庙拜神求平安那么悬。”

    “那还真是有够悬的。哈哈哈哈。”

    正言语间,杨婵与短嘴一同落到了两人身后。

    “都准备好了。”杨婵道。

    “行。”猴子伸出双手拍了拍短嘴与九头虫的肩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你放心吧。”

    转过身,猴子消失在身后漆黑的洞府之中。

    待到猴子消失后,杨婵身形一晃,化作了猴子的模样,一跃上了不远处的战舰。

    ……

    天空中,妖的大军已经在汇聚,甲板上的妖兵在战鼓声中发出震慑天地的呐喊。

    低下头,天蓬看到漫山遍野的妖怪如同潮水一般向着自己缓缓而来。

    眼前的一切早已与刚开战的时候大不相同了。

    那些个战舰已经残破不堪,摇摇欲坠。一个个骁勇的妖怪已经伤痕累累,疲倦不堪。不过凭着一股气在强撑着张牙舞爪的假象。

    “看来他们已经收到消息,想要殊死一搏了。凌霄宝殿上的决议才刚刚做出,却反应如此迅速……这说明天庭给他们透漏消息的人,至少是一个上得凌霄宝殿的人。会是谁呢?”想着,天蓬淡淡笑了笑道:“可惜啊,我怕是没办法等到知道是谁的那天了。”

    “请元帅方向,我们一定会将那个人揪出来的!”天任面无表情的喝道。

    仰起头,天蓬远远地与相隔十余里外的,旗舰舰首王座上的那只猴子对视。

    整个天河水军的阵地都已经被团团围住了,可他们能强行攻破这外向型的天网吗?

    只见舰首上的那只猴子伸手一招,三艘无角木质战舰出列,扬起风帆由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天河水军的天网冲去。

    “元帅,迎击吗?”

    “不,准备对方破网之后的围杀便可。”天蓬淡淡道。

    轰鸣声中,三艘战舰重重地撞在天网上,炸开了花,相应的三个节点迅速被破除,天网被撕开了三个小小的缺口。

    歇斯底里的嘶吼中,大批的妖怪朝着缺口涌去,一个个挥舞着带血的兵刃面目狰狞地与前来抵御的天河水军纠缠到了一起。

    血如雨下。

    ……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

    庭院中,玉帝静静地坐在石凳上环视着周遭的鸟语花香,太白金星与卷帘则立在一旁。三人皆面带疑虑。

    接到太上老君的帖子,这天庭之中还没有人敢怠慢的。可是究竟所为何事呢?

    兜率宫的庭院可不是谁都能来的。

    除了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这两个同属三清的大能,太上老君有多久没请其他人到这庭院中来了?

    好像,封神之战后,就没有过。

    两位童子恭敬地奉上茶水糕点,躬身行了礼就要走开,玉帝连忙开口叫住,道:“老君可曾提及邀朕前来所为何事?”

    那童子躬身拱手道:“回陛下的话,家师未曾说起,我等不知。”

    “哦。那下去吧。”

    童子走后,庭院之中又是只剩下三人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三人却不发一言。

    许久,太上从远处沿着庭院的步道缓缓而来,远远地便伸手作辑,道:“老朽参见陛下。”

    “老君多礼了。”玉帝连忙起身回礼。

    太白金星也连忙躬身拱手道:“长庚参见老君。”

    卷帘则一拳重重敲在胸甲上行了个军礼。

    “免礼免礼。”拂了拂手,太上抖了抖衣袖端坐石椅,才伸手朝着玉帝与太白金星道:“坐吧。”

    “谢老君。”两人又是恭敬地行了一礼。坐到了各自的石椅上。

    至于卷帘。太上本就没发他的帖子。只能算是玉帝的随从,自然只能伫立一旁。

    捋开衣袖,老君亲自端起茶壶给他们都沏上一杯茶推了过去,两人连忙又是躬身回礼。

    “这几日闲来无事,倒腾了些凡间的灵草,泡出这清茶,你们都尝尝。”

    玉帝与太白金星互相对视了一眼,伸手端起茶杯轻轻一闻。顿觉心旷神怡,抿一口,只感觉道道灵力直入体内。

    两人皆微微一惊,瞪大了双眼。

    这茶哪里是什么凡间的灵草泡的啊,便是仙丹,也不过如此吧?

    “怎么样?”老君笑眯眯地问道。

    玉帝尴尬地笑了笑。

    太白金星低声道:“此茶不仅香气特异,便是功效,怕也是难有匹敌。没想到啊,区区凡间灵草竟能泡出如此仙茶。只是不知道,都是何种凡间灵草所泡。若是老君能教授一二。由陛下命人多加采摘,往后。让天庭的仙家们都能尝上一尝,岂不更好?”

    此话一出,只见老君脸上的笑容顿时消散了去,无奈抿着唇道:“可惜啦,这天地之间,只此一壶,喝完了,便再不会有啦。”

    “这是为何?”太白金星连忙问道。

    “此茶,共需七十七味凡间灵药,其中有一味,只因功效卓著,凡人胡乱采摘,已然绝迹。”

    “哦?”太白金星默默地点了点头,捋着长须道:“如此,倒是可惜了。”

    “是啊。”太上注视着玉帝道:“天地间,万物皆有所属,若是有害,压制尚可。可若是尽除,往后需时再寻,恐怕后悔莫及啊。陛下,你说是与不是啊?”

    玉帝的眉头微微抖了抖,却也只能默默点头回以一笑,道:“老君所言甚是。”

    捋着长须,老君道:“说到这三界中独一无二之物……老夫倒是想起一事。前些日子,下界东胜神州有一山,唤花果山,那花果山上有一巨石,集天地灵气蕴育出一石猴。此石猴亦是天地仅此一只,若是没了,岂不可惜?”

    话到此处,无论是玉帝还是太白金星,乃至立于一侧的卷帘皆已明白了太上的意思。三人皆不言语。

    见状,太上干咳两声道:“听闻,陛下已遣大军前往围剿此猴,可有此事啊?”

    “确有此事。”玉帝恭敬地躬身作辑道:“那妖猴祸害一方,为一方生灵,朕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祸害?怎个祸害法?”

    这一问,玉帝顿时答不上来了。

    这妖,还用问如何祸害法?

    犹豫了许久,玉帝道:“那妖猴神通广大,纠集了无数妖众,占山为王,不事礼仪,不敬天地,如今已成三界一大祸害,假以时日……”

    话还没说完,只见太上摆了摆手道:“山野里长成,无人教授,陛下认为他该如何?老朽以为,只要稍加驯化,必不至于如陛下所言那般。听闻,御马监还缺个正堂管事,不如就与了他吧。有个差事,想必,也就会收收性子,不再胡来。”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其余三人却已神色大变。

    “这……如何使得?”太白金星犹豫这叹道。

    玉帝则直言道:“下界妖孽,招了上天为仙,这恐怕有所不妥吧?”

    “哦?”太上干笑了两声道:“如何是妖孽了?”

    “非人修,岂不就是妖孽?”一旁的卷帘脱口而出,到说完,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低头。

    只见太上神情略微收了收,冷冷道:“若是依卷帘将军所言,老夫,岂不也是妖孽?要说这妖孽上天为仙,老夫,恐怕才是那第一个吧?”

    这一句下去,再无人敢多一言了。

    许久,玉帝低声道:“老君所言亦可。只是……那妖猴部署众多,祸害甚广,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接受天庭的调遣。”

    也未多想,太上捋着长须便道:“这倒是陛下多虑了。其上天任职后,花果山方圆千里,画地为牢,圈内,花果山所部,不许出。圈外,天庭大军,不许入。如此,可相安无事,想那石猴也必会应允才是。”(未完待续。。)

    ps:  重感冒……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