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九章:拟旨

2018-01-17 08:53:22Ctrl+D 收藏本站

    花果山。

    伴随着那根巨大的金箍棒的搅动,天河水军天网阵正中的泥土被整片掀起,弥漫开来的烟尘遮天蔽日。

    “是定海神针?”天辅惊恐地回望远处舰首王座上的那只猴子,一把抽出了自己的长剑:“难怪他迟迟没有出手,原来是假的!”

    说罢,他便要带队冲出去,却被天蓬一把拽住。

    扭过头,天辅怔怔地望着天蓬。

    金箍棒在正中的地下捅出,任谁都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若是让妖军经由地底出口冲入天河水军阵中,后果可想而知。可……

    如此危急的时刻,天蓬却是一手拽住天辅,仰着头,目光在自家的舰队战舰中扫视,面色淡然。

    此时,金箍棒已经飞速地缩了回去,还没等那烟尘消散,刺耳的轰鸣声已经传来,无数大小各异的铁弹丸穿透白蒙蒙的一片沙尘朝着四周宣泄。只一刹,最为靠近那片沙尘中心的几个天兵便凌空被轰成了马蜂窝,甚是骇人。

    下一刻,又见无数全副武装的妖怪从那弥漫的沙尘中穿了出来,迅速扑向四周的天兵。

    早已经疲惫不堪的天河水军面对这忽如其来的进攻,隐隐有些崩溃了。

    如果此刻妖军面对的天军主帅是其他什么人的话,形势发展到这一步,该是战局已定了。

    毫无心理准备的天河水军就算还保留了足够的实力,却也早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封死这新增的缺口。

    一旦妖军涌入阵中,要破坏天网简直轻而易举。届时。里外夹击。天军必败。

    可惜的是,这一战的主帅是天蓬。

    就在妖军开始穿越烟尘涌入阵中之时,一艘重型战舰已经在天蓬的指挥下朝着那沙尘的中心地带冲去。

    随着那战舰的靠近,激荡的气流冲散了沙尘,所有的天河水军将士们也都看清了正中那深不见底的坑道,以及,坑道中黑压压一片的,尚未出击的妖怪。

    “用战舰塞住地道出口?”天辅整个怔住了。

    还没等天辅想清楚这种办法是否可行。正当那战舰准备直接撞入坑道中时,金箍棒又是从坑道中猛的戳了出来,准确无误地顶住了战舰。

    在金箍棒强大的力道下,战舰的金属面板上擦出了火花,整个凹了进去。

    那战舰再也无法前进分毫了。

    顺着那金箍棒,天将们看清了坑道中,隐匿在群妖之间的那只猴子。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猴子缓缓地望向天蓬所在的方向。

    面对如此情况,天蓬只却是淡淡的笑了笑。

    那笑容看得猴子心中一惊。

    下一刻,只见那战舰上的天兵疯狂逃散,战舰在巨大的推动力下微微扭曲。紧接着——爆炸!

    猴子的脸整个煞白了。

    不同于妖军的战舰,这种爆炸更加类似于猴子在恶龙潭使用过的那种。主要依靠修改战舰内部的法阵进而引发的。

    相对于妖军的爆破战舰,这种程度的爆炸几乎只对战舰内部造成破坏。

    不过,天蓬的用意本就不在于那爆炸造成的破坏上。

    伴随着那战舰整个炸裂开来,无数的烈焰弹从船舱中倾泻而下,化作火雨,瞬间吞噬了猴子所在的坑道!

    只一霎,坑道之中已是鬼哭狼嚎一片,那些拥挤着还来不及出击的妖怪们成为了无根之火天然的燃料,连逃都没地方逃!

    一咬牙,猴子拖着长长的轨迹冲出了坑道,高高举起金箍棒朝着天蓬砸了过去。

    慌乱之中,天蓬只得抽出长剑迎了上去。

    “我要你的命——!”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只听“锵”的一声巨响,火花四溅。

    重击之下,尚未腾空而起的天蓬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身形猛地顿挫,重重砸甲板上。

    与此同时,猴子又是一棒子抡起。

    四周的天将们连忙一个个朝着猴子涌了过去。

    而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猴子身上之时,大批的妖军已经冲破了烈焰涌入了天河水军阵中——前来进攻的,并不仅仅只有纳神境妖兵,而无根之火,对炼神境以上,能够外放灵力抵御的妖怪是无效的!

    ……

    兜率宫。

    庭院中,卷帘已经磨好了墨,轻轻将砚台奉到玉帝身前,躬身后退。

    玉帝淡淡看了卷帘一眼,微微低头,伸手要去执笔,却见太上先一步起身提起了笔,转而交予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顿时怔住了。

    “还是由太白金星代劳吧。”太上轻声道。

    这一说,众人还能说什么?

    玉帝只得微微地点了点头。

    见状,太白金星连忙起身双手接过笔,将一卷黄绢摊在自己身前,沾了点墨,小心翼翼地问道:“这……该如何写?”

    太上捋着长须略略寻思了一番,道:“就写:‘奉天承运,至真玉皇上帝诏曰:今有东胜神州花果山石猴美猴王,集天地灵气而生,生性顽劣,不敬天地。朕念其生于山长于野,无人教授,特免其罪责,授弼马温一职,收为天官。望今后端正其身,不得再有妄为之事。另,于即日起,花果山石猴旧部,无朕允不得离开花果山方圆千里,天庭各军不得擅入花果山。钦此。’”

    闻言,太白金星默默地点头,就要下笔之际,却听玉帝道:“慢。”

    “陛下可是觉得不妥?”太上问道。

    “非也,只是……若石猴所部抗旨离开花果山千里范围,该如何处置?”

    “可令天军就地处决之。陛下以为如何?”

    “如此,亦可。”

    微微躬身,玉帝坐回了位置上。

    “写吧。”太上对着太白金星道。

    只一会,太白金星便将那圣旨拟好,伸手一扬,点点晶莹洒落绢面,墨迹瞬时就干了,双手奉与太上:“请老君过目。”

    接过太白金星手中的圣旨,太上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点了点头道:“太白金星的书法又是精进了不少啊。”

    “老君过奖了。”太白金星连忙赔笑道。

    “卷帘。”玉帝稍稍侧过脸来道:“去传旨吧。”

    “末将遵命。”

    说罢,卷帘就朝着太上走了过去。

    可未等卷帘伸手从太上手中讨得圣旨,只听太上淡淡笑了笑,道:“太白金星啊。既然这圣旨是你代笔的,不如,就由你去宣吧。这卷帘大将也站了好一会了,这里只有三张石凳,着实是有些对不住了。将位置,暂且让他一让,如何?”

    玉帝的眉头顿时跳了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