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一章:圣旨到

2018-01-17 08:53:22Ctrl+D 收藏本站

    足足两万天马重骑的冲击,换来的仅仅是让众神都看清了猴子那逆天的个人武力。

    硬生生地,他单人一棍,扛住了整支重骑大军的冲锋。

    妖军已经渐渐撤离了战场,伤痕累累的天河水军将士们抬头仰望,望见那只一直以来让他们如梗在喉的猴子在风中咆哮,肆无忌惮地宣泄着灵力。

    金箍棒所过之处,连人带马一同横扫而去,如同飓风卷起血肉。

    鲜血如雨点般飘洒。

    天蓬的伤势又是复发,他一剑拄地,掩着口,鲜血溅洒而出,染红了手心。

    “元帅……你没事吧?”

    天辅匆匆赶来,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匣,匣中有一枚金丹。

    接过天辅递过来的丹药,天蓬一口吞服了下去,紧闭双目深深地喘息着。

    许久,他微微睁开双眼,淡淡叹道:“没事。”

    说罢,他转头就想朝着猴子的方向冲去,却被天辅拦住。

    “元帅。”天辅低声劝道:“刚刚吞服了金丹,若是此时强用灵力,恐怕会伤及修为。”

    “修为?”天蓬哼地笑了出来,注视着天辅道:“即便是保持得再好,莫非还能经得起轮回?”

    天辅沉默不语。

    “最后一战了。”天蓬抿着嘴唇叹道:“为将者,死于沙场,是荣誉。”

    长发披散,他伸手轻轻拨开了天辅,一步踏在岩石上运足了灵力腾空而起。

    天任、天内紧随其后。

    天将战阵又是勉强被组织了起来,朝着猴子缓缓推了过去。

    洞府外。杨婵最后回望一眼血肉中穿行的那一只疯猴子。

    曾几何时。她在斜月三星洞用尽了手段中劝说他与自己站到一起。那时候的他。简单得只想着他的雀儿,想着修仙,就连可能涉及天庭的合作也要权衡再三。

    那时候的她又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才是反天大业中最坚定的意志……

    所有妖都已撤入地底。

    大地上,只剩下这一只猴子独自面对漫天的战将与天兵。

    无奈地笑笑,杨婵也转身没入阴影之中。

    “千万别死啊。”她轻声叮嘱道。

    ……

    狂风之中,太白金星紧握着圣旨穿行云间。神色凝重。

    ……

    兜率宫中,太上端着那茶杯,不喝,却也不放下,就这么呆呆地坐着。

    玉帝坐在一旁默默地摩擦着扳指,静候音讯。

    卷帘不敢言语。

    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只余枝桠在风中微微颤动。

    ……

    天空中,二十八星宿的星门又一次打开,这一次,从里面出来的是浩浩荡荡的南天门舰队。

    李靖开始指挥着大军绕过猴子直接进入地面战场。在无数天将的配合下强攻地下。

    “速度要快!能杀多少是多少!”他高举着长剑在军中呼喊,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玲珑宝塔还在那猴子手上。

    回过头。他望见竭力与猴子纠缠在一起的天蓬,望见疾斗之中他那渐渐惨白的脸色。

    都这时候了,一个塔,又算得什么呢?

    ……

    地下城中,杨婵指挥着仅存的战力与南天门大军在狭道中抵御天军,力图保住花果山的希望。

    暗藏的法阵被引爆,引发塌方,将抵御的妖怪连同进剿的南天门将士一同掩埋。

    在法阵被破坏的狭道中,长相各异,分属不同物种的妖们站到一起,筑成血肉的盾牌死死地抵挡住天军,无论是面对炙热的火焰还冰冷的铁刃,寸步不让。

    之前,那站在侧边的战友他们或许都还不认识,但此刻,他们别无选择的站到了一起。

    ……

    风铃与敖听心静静地呆在空荡荡的监牢里,静静地聆听着外界传来的轰鸣声。

    所有的一切都在震动,虚掩的铁门微微颤动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响。

    凝望着那铁门,风铃眼眶渐渐红了,看入了神。

    ……

    众神再也坐不住了,他们一个个加入战场,五颜六色稀里古怪的法器被祭出。

    仅一瞬,原本靠着强悍灵力勉强维持住平衡局面的猴子便受了数十处伤,却连近身的法器究竟是何功效都来不及辨别。

    恍惚间,猴子甚至感觉自己的身躯已不由自己,再看不清眼前的一事一物。

    璀璨的闪光之后,他焦黑的身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飘零,重重砸落,砸落到他降生的地方,扬起漫天尘土。

    所有的天将都伸长了脑袋。

    待尘土散尽,他们看到一具白色的身躯缓缓地站了起来。

    身上的铠甲已经碎裂殆尽,暗金色的绒毛被烧得焦黑,沾染了鲜血,又覆上了尘埃。

    众天将纷纷为之一惊。

    “你们杀不死我,哈哈哈哈,你们……杀不死我!”

    “杀不死?”天内紧了紧兵刃,望向一旁的天禽:“这猴子疯了不成。”

    ……

    三十三重天上,太上微微紧了紧捧在手中的杯子,面无表情。

    ……

    天空中已是漫天星斗。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仰天长叹。

    ……

    缓缓地使劲,猴子撑着金箍棒站了起来仰头环视,张开满是鲜血的唇齿:“哈哈哈哈,好久没有战得这么痛快了。你们干得不错,就是人多了点,传出去,丢人!”

    那身形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不过强撑着苟延残喘罢了。

    天蓬捂着腰部的伤缓缓落到猴子身前,带着剑。

    “怎么?想亲自动手取我的头颅?”猴子狰笑着,咳出了血。

    “你是个很强的对手。如果再给你一百年时间。恐怕倾巢而出。都无法改变什么了。”一步步走到猴子身前,天蓬高举了手中的剑,对准了猴子的颈部冷冷道:“不过,到此为止了。”

    正在此时,猴子咧开嘴低声笑,原本疲弱的神情忽然一扫而空。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凶光毕露!

    天蓬猛地一惊。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猴子已经丢下金箍棒一个转身闪到他身后。打落他手中的剑,锁住他的咽喉。

    “你不知道什么叫示敌以弱吗?”

    “你!”

    哪吒落到距离两人二十丈的地方,高举着火尖枪叱喝道:“放开他!”

    “我被贬下凡已成定局,想杀,杀便是了。无关痛痒。”天蓬紧紧地闭上双眼。

    猴子微微紧了紧扣在天蓬咽喉上的手,注视着哪吒笑了起来:“你错了,我不会死,但你会死。就算我不让你死,也会有其他人让你死。”

    靠到天蓬耳边,猴子低声道:“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杀你。死太便宜你了。我要等着,等着看你被自己的信仰背叛。坠入畜生道。看那只猪是一副什么嘴脸。”

    说罢,他松开手,身子微微后倾,轰然坠地,闭上双目。

    “太上啊太上,就这么地吧。爱咋咋地!”

    ……

    兜率宫中,太上无奈地眨巴着浑浊的老眼,笑了笑,道:“还跟老夫耍起无赖来了?”

    ……

    一缕微风吹过,抚弄天蓬散乱的长发。

    他微微颤抖着睁开眼睛,有些恍惚。

    “为什么……”

    他回头望了一眼大字型躺卧着的猴子。

    “杀了他!”哪吒吆喝道:“太白金星说过,杀了他为你请功!”

    在众神的注目下,天蓬艰难地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剑,高高举起。

    这一次,对准的是猴子的胸膛,攥紧了剑柄,却迟迟没能下手。

    “还不快点!再迟就晚了!”哪吒吼道。

    “晚了?”天蓬一脸迷茫的望向哪吒。

    “放下剑——!”一声暴吼从远处传来:“任何人不得动那石猴!都给我停手!都给我停手!”

    这是太白金星的声音。

    天蓬还在迟疑。

    “快动手啊!”

    天蓬手中的剑微微颤抖。

    一咬牙,哪吒化作一道红光挺起火尖枪朝着猴子袭去。

    未等哪吒的枪尖抵到猴子的咽喉,一面黑色巨幡已从猴子身旁的土地中破土而出,正锁住哪吒的轨迹!

    哪吒猛地收住枪势。

    缓缓地,那黑色巨幡随风飘散。

    巨幡之后,满头白发的太白金星手持圣旨静静地站着,背对着哪吒,侧目望向持剑的天蓬,又低头看着倒地的猴子。

    哪吒一颗心都跳到了喉咙,天蓬却还不明所以。

    “终于来了?”猴子呵呵地笑了起来,伴随着剧烈的咳嗽。

    “圣旨到——!花果山石猴以及天庭诸将接旨——!”太白金星高高举起手中黄绢呼喊道。

    那声音浑厚无比,整个花果山地界,无论是天空中的诸神,隧道中的天兵,还是地下城中的妖众,一个个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的战斗停止了,便是狭窄隧道中如同绞肉般的肉搏战也一并停了下来。

    诸神,天将,天兵甚至连妖怪都都微微抬头聆听,却没有人在这战场上放下武器行君臣之礼。

    正冲在第一线的李靖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奉天承运,至真玉皇上帝诏曰:今有东胜神州花果山石猴美猴王,集天地灵气而生,生性顽劣,不敬天地。朕念其生于山长于野,无人教授,特免其罪责,授弼马温一职,收为天官。望今后端正其身,不得再有妄为之事。另,于即日起,花果山石猴旧部,无朕允不得离开花果山方圆千里,天庭各军不得擅入花果山。钦此。”(未完待续。。)

    ps:  本月第一天,月票被甩出一百五十名外……是不是太悲催了一点?

    大家不同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