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六章:风铃是雀儿转世?

2018-01-17 08:53:20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月前,猴子在花果山九死一生,虽说依靠了天庭的援军,但也不得不承认天蓬统领下的天河水军取得了战场上实质性的胜利。

    一个月后,引领万妖反天的猴子站在这宫阙外面,是即将上任的新天官,立下战功的天蓬却已经蓬头垢面,沦为阶下囚在天兵的押解下等待审判。

    这几乎能称之为死敌的两人见面充满了戏剧性,也充满了讽刺。

    待走近了,停下脚步,两人却只是淡淡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

    天蓬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猴子若无其事地吹起了口哨。

    “走吧,元帅。”那身后押解天兵淡淡道。

    迈开脚步,与猴子擦肩而过,天蓬缓缓走进了凌霄宝殿。

    “这次该是跑不了,要下畜生道了吧。”猴子淡淡叹道。

    望着天蓬远去的背影,风铃眨巴着眼睛道:“其实……天蓬元帅也挺可怜的。作为神仙,作为人类,本是各为其主,他做的都没有错,怎么就……”

    话到这里,风铃便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斜过眼盯着猴子瞧。

    “是吧。”猴子伸了伸懒腰半蹲下来,道:“不过,他可怜是他的事。我自己都顾不上了,哪里顾得上他呀?这档子口,谁敢拦我,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就砸烂谁的脑袋。”

    说着,猴子随手做了个击打的手势。

    风铃想起了猴子对付恶蛟的手段,那满地的脑浆……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真恶心。”风铃撅着嘴道。

    “对了,你认识的那个老神仙是不是叫李伯阳?”

    “恩。”风铃微微一惊。点了点头道:“你怎么知道的?”

    也不是风铃故意隐瞒。而是她一直都认为不重要。猴子没问,她也便没说。

    况且,“老先生”一直那么帮她,她又身处花果山,万一这件事泄露了,“老先生”又在天庭任职,怕是妖惹麻烦。

    抿了抿嘴唇,猴子凝视着远处的宫阙轻声道:“你知道这次是谁救了花果山吗?”

    “不是玉帝下的旨吗?”

    “是玉帝下的旨没错。但那是老君的意思。太上老君。赐你仙子头衔,估计也是老君的意思。”

    闻言,风铃一下呆住了。

    直到此时,风铃才终于将自己的仙子头衔与花果山被赦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可……说那老先生能请得动玉帝风铃都已经很难相信了,现在居然让太上老君亲自开口……

    想了半天,小妮子只能紧蹙着眉头支支吾吾地说道:“老先生……老先生是说过请玉帝喝茶可以救花果山,可是……可是……”

    “他跟你说过?”猴子淡淡瞥了风铃一眼。

    “恩!”风铃重重点了点头:“他说有办法,所以我就死马当活马医……”

    “那你为什么没告诉过我?”

    “因为……因为……”低下头,风铃想了半天,才抬头小声道:“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能耐。随便就能让玉帝改变主意……而且那几天他们说你很忙,我都见不到你……没想到他居然能请得动太上老君……”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叹道:“不是他请得动太上老君,而是……李伯阳就是太上老君。”

    风铃整个怔住了。

    李伯阳就是太上老君?

    李伯阳就是太上老君?

    李伯阳就是太上老君?

    这句话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绕着,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记得有一次,她确实问过杨婵认不认识李伯阳。那时候杨婵怎么说来着?

    杨婵淡淡瞥了她一眼,然后问她问这个干嘛?

    风铃不想让杨婵知道“老先生”的事,所以扭扭捏捏地打马虎眼,却又小心翼翼地追问,问道最后,杨婵烦了,于是说道:“李伯阳,是一个古板的死老头。”

    “他在天庭是什么职位?品阶高吗?”

    “闲职,没品。”

    “厉害吗?”

    “不厉害。”

    从那以后,风铃就再没在除了猴子以外的人面前提起这位私下帮助自己的“老先生”的事情了。甚至连对猴子也决口不提“老先生”私下跑到花果山来教自己绘制阵法和炼制丹药的事情。

    现在想想,当时好像恰好是杨婵对自己态度最冷淡的时候……

    可是,为什么走在路上都能撞到道祖太上老君呢?

    小妮子不禁有些晕了。

    犹豫了许久,风铃眨巴着那双蓝色的眸子望着猴子,低声道:“这次上天,要是见了人家,你可得好好跟人家道谢啊。”

    “会的。”猴子白了她一眼道。

    关于“天道”的事,猴子极少与人说起,就是九头虫也一无所知。整个花果山,知道这前因后果的只杨婵一人。

    一来因为这事情过于离奇,跟普通的悟者道修者谈都一时半会说不清,更别提半文盲的行者道了。二来……猴子也不想真正把他们卷入其中。

    对这脑筋单纯的风铃就更是从未提起了。

    估摸着这时候风铃该是真觉得是自己拜托了那“老先生”花果山才得救的吧。可猴子却很清楚,风铃能在从斜月三星洞到花果山的路上遇到太上,绝对是跟自己有关系。完全可以肯定太上是故意为之。

    可偏偏扯上风铃,这算是怎么个意思呢?

    “看情形,太上也没告诉风铃我与他之间的问题,算了,既然都已经瞒了这么久,接下来就索性瞒到底吧。只是,这太上找上风铃算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风铃是雀儿转世?”

    按年龄算,雀儿去世之后大概过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风铃才出生。如果雀儿的魂魄是被送入轮回,中间又因什么事情耽搁了一下。倒也不是没可能。

    可是这天大地大地。怎么会这么巧?

    不对。幽泉子说过还有除了太上、自己的师傅,还有第三人也参与了其中,是那第三人勾去了雀儿的魂魄。

    如果是有意而为,那么,多大的巧合都有可能了。

    真是这样的话……

    猴子忽然想起了幽泉子关于如何复活雀儿的说法,那心顿时咯噔一下,悄悄地望了一眼身旁这个笑得明媚的小妮子。

    两个……选一个?

    “你脸色怎么忽然变这么难看了?”风铃瞧着猴子问道。

    “没,没事。可能是刚到天庭不太适应气候吧。”猴子连忙收了收神情干笑道。

    “不会吧?”风铃伸出手在空气中摆了摆:“我都没受影响你会受影响?难道天庭的气候对你有负面效果?要这样就遭了。以后你可还要在这里呆下去呢。得想想办法才行……”

    此时,猴子并不知道,那黑发老者正隐在楼阁之中远远地注视着两人。

    低头掐指一算,呵呵地笑了出来。

    ……

    三十五重天,弥罗宫中。

    白发老者伸手接过童子呈上的竹简捋开看了看,掐指一算,哼笑道:“这天道果然有异!天蓬动情案之时,为师便已起疑。只是他迟迟未有动作,窃以为是下界有可窥天道之人妄行改命之举而导致的寻常变换。这种事,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而今看来。若真是寻常天道变换,他又怎可能亲自出手将这猴妖提前三百年接上天庭任职呢?至于那女子。本是须菩提座下徒孙,更是不该出现在天庭。如此一来便有好戏看了。”

    说罢,白发老者呵呵地笑了起来,道:“去,给为师细细盯着这两人,不可有差池!还有,关于那调往兜率宫的两名仙娥之事,也得加紧查明!”

    “徒儿谨遵师命!”那童子叩首道。

    ……

    此时,猴子与风铃依旧在灵霄宝殿外候着。那灵霄宝殿里,众仙正在为天蓬瘟毒案吵得不可开交。

    原本,天蓬瘟毒案有了那一份认罪状便可谓证据确凿了。

    虽说天蓬与太白之间的交易由于太上老君横插一杆,如今可谓名存实亡。但那认罪状毕竟是已公开了的,上面可是有全了天蓬的画押。事到如今,天蓬要么认了那认罪状,要么认一个欺君之罪。

    在天庭,虽说玉帝的权威没想象的那么大,但弄一份认罪状认下原本子虚乌有的罪名还呈送了凌霄宝殿,这欺的可不就是玉帝一人了,而是整个天庭所有的仙家。

    这罪名能小得了吗?

    认下认罪状与认下欺君之罪,到头来其实处罚差不了多少。

    事情到了这一步,天蓬的处罚可说是再也跑不掉了。那想至天蓬于死地的一众仙家更是群情激昂,只等着棒打落水狗。

    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玉帝就是死撑着找各种理由要帮天蓬开脱。

    这以太白金星为首的众仙如何肯?当即群起而攻之。这一吵就吵了一个时辰,凡间都过去一个月了。也等得蹲在门外候旨的猴子忍不住张嘴打起了哈欠。

    眼看这玉帝就要无言以对了,忽然,一位童子从猴子面前飞身跑过,直入殿中。

    二指宽的条子往众仙手中一传,一个个不吱声了。

    最终的结果,是玉帝平衡各方,让天蓬认了滥用瘟毒之罪,却酌情降低了刑罚,只削去仙籍,弄了个无期徒刑囚于天庭大牢,并未如一开始意料的那般贬他下凡。

    好不容易敲定了事情,当庭宣了圣旨,天蓬在那四名天兵的押解下缓缓退出凌霄宝殿。而猴子也终于等到了天庭卿家的那句:“宣,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上殿——!”(未完待续。。)

    ps:  第三百三十四章修了一下,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哈。

    当然,只有正版才有。

    另外,求月票啊,又被爆到快一百三十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