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七章:下马威

2018-01-17 08:53:20Ctrl+D 收藏本站

    “宣,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上殿——!”卿家扯着嗓子吼,连续三声,那声音在空旷的地域里久久回荡。

    猴子带着风铃踏上了白玉石阶,却被一位天兵横戟拦了下来。

    “干什么?”猴子怒目瞪了过去。

    那天兵惊得往后一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太白金星连忙加快脚步赶到猴子面前,道:“你可以进去,但陛下并未宣她。”

    猴子侧过脸去瞧了风铃一眼:“什么意思?只准我进不准她进?”

    “这是自然。”太白金星双手交握,挺了挺身子道:“也不怕直说,无论是仙娥,还是弼马温,本都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职位。若不是你美猴王的身份,连你都不需要上殿,只着个卿家宣读便是了。”

    “都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职位?”猴子不由得失笑了。

    这说得可真够直白的,莫非蛮横一点,反倒有人哄?

    “也罢,你便在这里等我吧。”猴子淡淡道。

    风铃默默地点头。

    随着太白金星,猴子一步步攀上台阶。

    在那台阶的正中,猴子与押解离去的天蓬交错而过。

    凌乱的长发下,猴子隐约看见天蓬呆滞的双目,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天蓬元帅莫非被贬下凡了?”猴子低声问道。

    太白金星摆了摆手道:“非也。罪将天蓬,已被陛下革去职务,依律法。永世囚于天牢。”

    “恩?”猴子不由得回头多看了天蓬一眼。

    居然还没下凡?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以后还有闹得更严重的罪?

    从恶龙潭开始。天蓬的命运轨迹就已经因猴子发生了剧变。太上肯费尽心思把猴子提早拉上天庭,难道还会放任天蓬不贬下凡去不成?

    想着,猴子抬腿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了内庭。

    这灵霄宝殿,由前后三座建筑物构成,中间间隔两个大型广场。那正殿位于最后方,猴子刚刚所在,不过是最前方的门外。

    这一路走过。猴子细细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致。

    玉石铺成的石面上飘荡着云雾,整个广场安静得只剩下呼呼的风声,那广场整齐分列两旁的两队天兵拄着高达三丈的长枪,其上红缨在风中微微荡漾,如同摇曳的火。广场的左右是高高的楼阁,其上锦旗招展。论其装潢,可谓是雕龙玉砌,镶金披银,华贵至极,却又不俗气。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又跨过了第二道大门,猴子很快到了正殿前方。

    太白金星伸手止住了猴子的脚步。自己先行入殿。

    不多时,一位卿家踏着碎步走出门外,躬身道:“美猴王,请吧。”

    猴子干咳两声,抬头挺胸,大步迈入大殿。

    当猴子出现的时候,不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自然反应,他忽然望见殿上原本凌乱站着的上百名仙家迅速分成了两拨。

    其中,身穿铠甲武官往前踏了一步,一手按在自己的法器上。那身穿文袍的仙家则往后退了一步,同样一手按在自己的法器上。这两者望向猴子的目光中皆是浓浓的敌意。

    对于这种敌意,猴子只当做看不见。

    在这一众仙家或毒辣,或淡如止水的目光中,猴子一步步穿行在正中的过道上,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灵力波动。

    往前的灵力澎湃,大多为行者道,往后的灵力皆静如止水,想来必定是悟者道无疑。

    想想自己不久前才是逼得天庭倾巢而出的妖王,如今却出现在这凌霄宝殿上,也难免这些个仙家警惕了。

    一众天神,乃至玉帝也都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只缓缓而来的猴妖。

    一身暗金色的绒毛,精致的黑蛟皮甲上布满了与雕文混杂在一起的符篆,一看便不是凡物。

    身为妖怪,猴子这身扳算是矮小的了。不说犀牛妖大象精那类身材魁梧的大妖,便是比之人类之中身材魁梧者,好似天衡、巨灵神、李靖这一类的,都要矮上许多。其身高,说到底也就与寻常人相差无几。但那凌霄宝殿上挺直的腰杆,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不卑不亢的神情,搭配上先前几乎将天河水军逼上绝境,逼得天庭倾巢而出的战绩,却让一众天神都不敢小觑。

    毕竟在场的有许多当时都被临时抽调参与了花果山一战,那只血肉横飞中往来,癫狂的猴子,令他们记忆犹新。

    至于那身黑色铠甲。眼尖的一眼就看出那是一身不知出自哪位悟者道大能之手的蛟皮战甲,其上更是嵌入了许多珍惜的材料。论及防御,该是一等一的。

    究竟哪方悟者道大能出手帮着猴子制了战甲,没有具体的消息,大家暂时也不好如何揣测。可这蛟皮……

    虽说蛟在凡间也属极为稀有之物,可这毕竟是天庭,天将之中,以蛟皮为甲的大有人在,算不得稀奇。刚刚押下去的天蓬头盔上那两道狐裘,便是取自一只修炼了两千多年的九尾灵狐,相比之下,蛟皮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这蛟皮也是有档次之分的。

    就在不久前,阎罗才刚刚依生死簿所示上奏——天庭通缉令上首级价值百万金精的蛟魔王已死于美猴王之手……

    这才一转眼的功夫,美猴王就穿着一身黑色蛟皮甲出现在凌霄宝殿上,而且同样是黑蛟。这如何能让众仙不为之一震呢?

    蛟魔王是谁?那是叱咤风云上千年,天庭屡次围剿而不得的大妖王。如今又与牛魔王等一众妖王结义,乃是群妖当中的佼佼者。

    没想到,如此妖王,最终却成为了美猴王的一身皮甲。这不由得让众仙啧啧长叹。

    他们并不知道这蛟魔王与美猴王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可这美猴王能随意狙杀一位大妖王。而且在那妖王一众义兄弟都还在世的时候就把他的皮制成皮甲穿在身上。这不由得让众仙都感叹眼前这妖猴在妖族中权威之盛……当真是不可想象啊。

    “莫非,老君留这猴头一命,是想让陛下借这猴头的手牵制众妖?可为何又给了一个文职的弼马温呢?”这着实令一众仙家想不通。

    一步步走到台阶下,猴子高高仰起头拱了拱手道:“臣,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参见陛下。”

    玉帝轻轻捋着长须,正想伸手让其免礼,却听殿上群仙之中一个声音呼喊了出来:“大胆妖猴!见了陛下竟敢不跪!”

    顿时。一众仙家,甚至是玉帝都楞了一下。有等着看这妖猴笑话的更是不小心笑了出来。

    无视众仙各异的神情,猴子松开抱拳的手,缓缓回过头去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拉长了声音,指着地面冷冷道:“刚刚那句话是谁说的?站出来。”

    这一说,那笑出来的仙家一个个收了收神情。群仙之中不见人走出。

    “刚刚那句话谁说的,站出来。”又是重复了一遍,猴子低头揉了揉护腕,冷笑道:“天庭必须行跪礼的只有军序。当真老子在下界就什么都不知道吗?刚刚是谁说话的!有种给老子站出来!”

    这一喝,众仙缓缓侧目。一个个回头,那目光最终都指向了一个身穿青袍的文吏。

    “是你?”猴子歪着脑袋注视着那小吏,嘴角微微上扬,道:“哪个单位的?报个名字吧。冤有头债有主,说个名字,本王也好记住。”

    一众仙家乃至玉帝眼角都不由得抽了抽。

    跟意料的一般,这猴子果然不是善茬。

    那小吏憋着一口气涨红了脸,不敢说话了。

    这人哪,有时候就是这样。躲在人堆里的时候什么话都敢说,都敢吼,一旦被孤零零地晾出来,便是明知这里是凌霄宝殿,那猴子不能肆意而为,双脚还是忍不住乱颤。

    正当此时,龙椅上的玉帝干咳了两声。

    闻声,猴子才最后瞪了那小吏一眼,转向玉帝简略地拱了拱手。

    “这,从今往后,你便是朕御马监的弼马温了。”

    台阶下的卿家迅速将早已准备的好的方盘双手递与猴子。其上是一件折得整齐的红色袍子,有乌纱帽,还有刻有“御马监总领”五个字的金色令牌以及官印等林林总总。

    接过红色方盘,猴子端着又是朝着玉帝简略地施礼:“谢陛下隆恩。”

    点了点头,玉帝捋着长须道:“你可知晓御马监辖下,有何要务啊?”

    猴子想了想,道:“一知半解。”

    “太白金星。”

    “臣在。”

    “这弼马温既是你领上天的,就有劳你帮着安顿下了。也,顺便教授些天庭的常识、职务要诀予他。还望能尽快接手御马监才是。”

    太白金星淡淡看了猴子一眼,拱手道:“臣遵旨。”

    “谢陛下。”猴子也跟着说道。

    “好了,你下去吧。”

    “就这样?”猴子一下有点懵了。

    在门外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就为了说这么两句?

    众仙都掩着嘴窃笑。

    想那弼马温是何官职?难不成还要凌霄宝殿特地为他开个会不成?

    见玉帝不语,众仙暗暗讥讽,猴子无趣地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大殿,那身后传来众仙淡淡的笑声,听着十分不爽。

    算了,战打成那样,任命自己为弼马温,本就是太上老儿强加给玉帝的。爱咋咋地吧,反正上天就是来拖时间的,过一天是一天。

    这一想,猴子的心倒是宽了不少。

    待猴子离去后,方才叱责猴子的小吏与身旁的福星淡淡对视。

    福星压低声音道:“放心吧,他不敢怎样的。不过一猴妖尔。”

    那小吏无奈地赔着笑,心中却一阵不爽。

    方才若不是福星授意,他哪里会强当这个出头鸟?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人当场揭穿。这心情如何能好得了?

    ……

    散了朝会,玉帝一步步走入内室,卷帘寸步不离地跟着。

    微微侧着脸,玉帝交代道:“有空啊,抽个时间去天牢看看天蓬。朕不好亲自去,你去看看吧。”

    “末将遵旨。”

    “还有,着人留意下那猴头的一举一动。”

    “陛下,若是如此上心,为何又要太白金星引领呢?”

    走到乌木玉石圆桌边,玉帝抖了抖衣袖缓缓坐下,接过仙娥奉上的茶抿了一口,才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方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刚上天,就有人想给他下马威。仙与妖本势同水火。他软弱,则会有人得寸进尺,他强硬,则容易行差踏错。这猴子上天,无论其本性如何,往后怕都是要惹出事来。可老君既要他上天为官,必有用意。若是朕派你引领,到时出了事,免不了要帮他擦屁股。届时怕你成为别人攻击的目标。让太白金星去,出于对上对下的交代,他多少会约束自己那一派的人。纵然真出了事,他也有本事斡旋其中。如此一来,可省去不少麻烦。”

    “陛下英明。”卷帘连忙躬身拱手道。

    玉帝侧过脸淡淡看了卷帘一眼,无奈地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