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八章:趁夜

2018-01-17 08:53:20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刚离开灵霄宝殿不久,未及等到散朝,太白金星便也告了退。

    指了位卿家带风铃前往广寒宫,太白自己则带着猴子前往御马监。

    这一开始猴子是不同意的。

    依太白所说,天庭新晋仙娥需学习的礼仪种类繁多,按例前往御马监之前应当前往广寒宫呆上那么一段时间,接受月宫嫦娥们的教导。

    不过猴子可不这么想。

    风铃懂不懂礼仪有什么关系?反正在御马监任职,御马监猴子这个弼马温最大,还怕有别的什么人来怪罪她不成?

    于是,扯皮开始了。

    互相扯皮了半天,见天色不早,太白也实在懒得与猴子继续磨嘴皮子,便退一步答应只让风铃在广寒宫呆上三五天意思意思,至于不去,那是万万说不通的。

    猴子这才算勉强答应了下来。

    离别的时候,他再三叮嘱风铃,到广寒宫一定要秉承:“少做,少说,宁可不做,不可做错。”的原则。

    在他看来,天庭那黑压压上千道的天条有许多是违了人间伦常的。这本没什么所谓,反正自己又没打算一直呆下去。可关键是与人间不同,这意味着刚上天的人容易犯。

    风铃单独一个人万一不小心犯了点什么过错,自己又不在她身边,给人捉了治罪咋办?

    想着这小妮子万一出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场景,猴子着实有些忐忑。

    狠狠地啰嗦了一番,把小风铃感动得一塌糊涂。却把晾在一旁的太白金星搞得不耐烦了不得不出面喝止。

    到黄昏时分。猴子才分别了风铃与太白金星启程前往八重天的御马监。

    说到这御马监。猴子原本料想中的御马监是这样的:

    首先,应该是分属天军序列,为天军骑兵养马。因为是军马,自然就得有兵员照料着,如此一来,弼马温虽属文职,但手下必定多少是有点兵权的,不然怎么干活呢?

    至于数量嘛。花果山之战时他见识过天河水军的重骑部队。记忆犹新。天河水军都能找出两万军马了,这天庭禁军就算少点,起码也该有一万吧?

    如此一来,万匹军马,少说方圆百里的牧场,再外带千八百的常备兵,三五座兵营,该就是弼马温麾下的全部了。

    虽说不多,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很可惜,实际上的御马监是这样的:

    御马监直接隶属于天庭中枢。是一个分支再分支,小得不能再小的礼仪机构。

    这个小部门的职能只有一个。就是照顾好这些精挑细选的良马,以备天庭各种庆典之用……都说白了只供庆典之用了,要那么多马干嘛?够摆阵势就行了。于是,这御马监满打满算百匹天马。

    既然美其名曰御马监,这马都少了,人自然就更少了。算下来也就是三位仙奴和两位仙娥,加上他这个新上任的弼马温和即将分配过来的仙娥风铃,满打满算也就是七个。

    当真正看到那御马监时猴子不禁有些傻眼了。

    小小一块倒锥形的巨石悬浮着,削平了的地皮算下来最多也就十亩不到。其上建了五座木质小平房,几座类似马厩的大棚子,旁边一个小小的操场,上面还堆满了稻草。

    “这这这……牧场呢?”猴子指着悬浮的巨石问。

    “要什么牧场?自然会有人送草料过来。”

    “房子那么小就算了,这天庭的马都不用跑的吗?这操场,我看走都不够!”

    “天马,飞就行了,不用跑。”太白饶有深意地瞧了猴子一眼,先行一步朝那木屋飞了过去。

    这被人嘲讽的感觉真不好。

    “哎,算了。至少这情况比恶龙潭住帐篷的时候要强百倍了。也就上来度假的,纠结这些作甚?”想着,猴子无奈地跟了上去。

    那御马监的众人知道今天新上司手要来报到,早早地候在门外等着。

    虽说这猴子上司众仙都不待见,但好歹是自家上司不是?自己还要在他手下过活呢。况且,听说这位新上司曾是凡间妖王,是个不好惹的主,自然就更加不敢怠慢了。

    刚一落地,众人虽见了这猴头有点惧怕,却还是给两人都道了礼。紧接着那三位仙奴便一个走在前头带路,余着两个绕着猴子殷勤地转,嘘寒问暖,好不热情。至于那两位美艳的仙娥则恭敬地候在一旁,笑盈盈地好不喜庆。

    说到这长相,在天庭,男的,什么歪瓜裂枣都有。一些兵将甚至刻意不抹去自己脸上的伤疤以彰显军功。女的嘛……你就找不出一个不漂亮的。

    就是猴子御马监这种冷衙门,两个仙娥虽说比不上杨婵,但那放到凡间也是倾国倾城之姿。

    当然,美女与美女之间,也会有个高低,但那差距比之凡间就小了。

    无论是什么好东西,若是四处都是,就见怪不怪了,就滥了。

    说白了,在天庭,长得漂亮真心算不上什么优势,甚至可能是劣势,这个中因由,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说回猴子这一亩三分地。

    这前前后后地,总共也就五间平房。当头较大的一间是猴子的办公场所。

    说是办公场所,其实也不过就是木地板配上一张矮桌,几个蒲团。

    余下的四间分别是猴子的住所、三个仙奴的住所、两位仙娥的住所。那最后一间则是杂务房,平日里天马解下来的马鞍一律堆放在里面。

    至于装潢嘛……

    除了窗外偶然飘过的云雾,当真没品出半点天庭的感觉。与那凡间相比,充其量就是地板的木头看上去还崭新。

    这倒不是因为这房子新建,而是因为天庭工部负责建设这里的一概建筑。每每使用材料。都会用药水浸泡过。这才使得这木头看上去崭新如初。

    在摆设方面更是一概没有,便称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

    就这么一个地方……它居然也是天庭的一个正职的衙门?

    猴子实在很好奇当初正版的那只猴子是怎么在这样一个地方和众仙呼朋唤友称兄道弟的。依那书里描述的猴子的性格,见着这样的地方,不发飙杀人就不错了。就瞎子也知道官小了,还用人说漏嘴?

    难道这三百年里,发生了什么没有记载的事?他不由得想。

    由于猴子也没带什么行李,太白金星这安置的任务到此便算完成了大半了。在房子里随意地转了两圈他便对猴子道:“天色已不早,忙碌了一日。你该是也乏了,暂且歇息吧。待明日,老夫再带你入仙籍。你还不熟天庭,晚间可切记不要到处乱跑啊。”

    猴子伸长了脑袋朝屋外探了探。

    这天庭的时间与凡间不同,所谓的白昼黑夜,说白了也就是明与暗的差别罢了。

    虽说白日里上层也有阳光照下,却是找不到那太阳究竟在哪里,没有日出,也没有日落,只有明暗之分。到了夜里。则望不见满天星斗。

    “既然天色不早,若星君不弃。不如就委屈一下,今夜让本官设宴款待星君,权当道个谢,可好?”

    太白金星随意地撇了两眼装饰简陋的房间,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弼马温无需如此客气,老夫还另有要事,还是就此拜别吧。”

    这话都说这份上了,猴子也不好挽留了。

    送走了太白金星,众下属便一个个来自我介绍。

    首先是那个子比猴子要高半个头的大块头:“小的李平拜见大人。小的南瞻部洲人士,上天已有两年。”

    “两年?那就是七百多天……凡间都七百多年了?”

    “正是。”

    猴子“哦”了一声,有意无意地感知了下对方的修为。

    等等,这算怎么回事?凝神?这天兵都要纳神的天庭,居然还能有凝神境的存在?

    猴子狐疑地眯起了双眼:“你这修为是……”

    李平尴尬地笑了笑,挠挠头憨笑道:“小的是马养得好,才有幸上了天。这修为嘛……”

    “哦,我明白了。”猴子点了点头,转过脸去指着那两个比猴子矮半个头的仙奴道:“你们呢?等等,你们长得好像啊。”

    其中一位连忙拱手道:“大人见笑了。小的叫刘大,这是我弟弟刘二,我们是双胞胎兄弟。”

    “哦!双胞胎兄弟?兄弟一同成仙,倒是一桩美事。”一脚跨在椅子上,猴子拿起桌上的水果就啃了起来,边啃边道:“你们呢?”

    那两位橙衣仙娥也踏着碎步双双来到猴子面前。

    “奴婢云霜,见过弼马温大人。”

    “奴婢月霜,见过弼马温大人。”

    “免礼。”猴子摆了摆手,见两人长得也有些相似,犹豫着问道:“你们……不会也是双胞胎吧?”

    那两仙娥掩着嘴笑了笑,道:“回禀大人,我俩是姐妹,却是在这天庭结拜的异姓姐妹,本身并无血缘关系。月霜是姐姐,云霜是妹妹。”

    “哦?”猴子坐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指着众人道:“来,都给我把你们平时都干些什么,给我说一说。”

    又是聊了一会,猴子大致摸清楚了这御马监众人的情况。

    那三个仙奴,是负责喂养和训练马匹的,同时也负责这里清扫等等的杂务。在这御马监,地位稍低了一点。

    至于那两位仙娥,妹妹云霜算是这里的账房先生,平日里也就记记账,兼着督管仙奴们的差事。姐姐月霜则是采办。在猴子到来之前,弼马温一职一直都是霜月暂代,对外的交道,也一直都是她在打。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猴子忽然想:自己这一来就抢了人家的职务,月霜会不会怀恨在心,回头给自己使坏呢?

    如果按照凡间的思维,自己不来,她这代职代着代着,该就转正了吧?

    这仙娥与弼马温,虽说在天庭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差事,但弼马温好歹还是个入了仙籍的。猴子知道,仙籍对于这些神仙有着特殊的重要性。简单的一个名号,意味着福利,待遇,甚至许多机会,足够让所有的仙奴、仙娥,乃至天兵天将趋之若鹜。

    待两个仙娥走开,猴子拐弯抹角细细一问,才知道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首先,这仙籍确实重要,却不是当了弼马温就有仙籍,而是有了仙籍才能当弼马温。这也是月霜当了许久的代职却始终没能转正的根本原因。

    在天庭,想要获得仙籍,大半要靠军功,剩下的就得是一些特殊贡献。正常来讲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十分困难的。区区一个仙娥呆在御马监这样的地方,想要获得仙籍更是连机会都不会有。

    至于已经获得仙籍的嘛……

    调任弼马温这种没油水没权力的职位基本上形同降职。要知道在天庭许多没仙籍的职位权限都比弼马温大得多。这也是这一职位能空悬如此之久的原因。

    当然,本质上这个职位确实也不重要。只因为是个正职,才会和仙籍扯上关系。

    此次太上一句话,让猴子当弼马温,按着天庭的规矩,无形之中却是将别人趋之若鹜的仙籍送了给这对仙籍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猴子。

    如此聊了一会,猴子对这御马监的种种大概也有了些粗略的了解,渐渐的问题也就少了。那三位仙奴却还意犹未尽。

    在天庭,仙奴本就是最底层的身份,甚至比之天兵都略有不如。这御马监从建立之日起便从未任命过正式的弼马温,如今来了一个自己的顶头上司,虽说众仙不待见,又是只妖怪,但毕竟这些个底层仙奴从未遭过妖怪的罪对妖怪并不排斥,难得大人看上去平易近人,聊得正欢,哪里肯走啊?

    见三仙奴一个个口若悬河抢着发言,这一聊下去怕是要聊一个通宵了。无奈之下,猴子只得佯装着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那三位仙奴见了一下醒悟过来,道是猴子一日奔波劳累困顿,连忙告了退。

    待那房门一合,只见猴子当即脸上疲倦的神情当即一扫而空,吹灭了油灯,转而悄悄将窗开出一条缝,化作一阵青烟飘出窗外,避过是御马监众人的耳目,直奔七重天而去。

    有一件事,他必须立即搞清楚!(未完待续。。)

    ps:  大章……好吧,没加更也不好说啥。

    那个,月票能再给点不?名次实在难看啊。

    这两天甲鱼得加班加点搞定实体书的稿子了,实体版我从头到尾修了一遍,很多原来的缺陷的弥补了上去,希望能趁着这次出实体的机会给大家展示一个精品版的《大泼猴》。大家到时可要记得多多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