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九章:夜入鸿禧宫

2018-01-17 08:53:19Ctrl+D 收藏本站

    内室中,李靖眼睛都直了。

    放置桌面上的主板微微放射着光华。

    “这么快就有动静了?”

    哪吒火尖枪重重一顿,怒斥道:“这妖猴果然上了天也不安分!”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靖大步迈出门外,环顾左右道:“召集所有化神境界以上天将!”

    “诺!”

    “通知监视的守将!随时通报那妖猴动静!”

    “诺!”

    “众将,随我捉拿妖猴!”

    “诺——!”

    ……

    在御马监外围苦守了许久的两个南天门的化神境呆呆地对着玉简道:“他……他不见了……”

    “不见了?不是说他趁夜离开御马监吗?”

    “对……可是,我们刚刚跟丢了……”

    只半里路,仅仅半里路,两个化神境天将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短暂的沉默之后,玉简的另一端传来歇斯底里的咆哮声:“你们两个废物!给我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

    云雾缭绕间,猴子飞速腾云而行,一块块巨大的悬空浮石从身旁掠过。

    行者道,化神境太乙金仙巅峰修为,又通晓悟者道,如此修为,当真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莫说天兵天将鲜有拦得住他的,过了南天门,天庭的阵法在他眼中更是形同虚设。

    一路闪避过巡视的天兵,往来的仙家,暗哨。只一瞬间。他便已经抵达七重天。落到那一棵苍天月树之前。

    一缕清风掠过,微光中,漫天红花飘零,那景色美得让人失神。

    盛开的红花寄托了凡间万物的爱恋,谢去的则是断去的缘分,带着丝丝的牵挂凋落,化作尘土。

    猴子站在树下呆呆地抬头仰望,许久许久。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而奔向不远处浮石上一座宏大的宅邸。

    ……

    一位道童匆匆奔入殿堂中。

    “师傅,那妖猴已偷偷出了御马监,直奔七重天而去。”

    “你可看清楚了?”已入定的黑发老者忽地睁开了眼睛。

    “徒儿看得千真万确!”

    话音未落,凭空骤起一阵风。

    待童子仰起头,只见那老者盘腿而坐之地只剩下一个空空如也的蒲团。

    ……

    大红色的回廊中,一位身穿红袍的白发老者轻轻地推开紧闭的房门。

    房内,圆桌边上,端坐的猴子缓缓站了起来。

    “何……何方妖孽!”那老者猛地一惊,连忙转身要跑。却见猴子已经站在他身后。

    还未等那老者惊叫出声来,猴子已将随身的腰牌在他面前晃了晃:“月老莫怕。御马监新任弼马温前来拜候。”

    “你……你是刚招安的妖王孙悟空?”

    话音未落,猴子已伸手将月老一把推入房中。

    被那门槛一绊,月老哐当一声跌坐在地。

    随着猴子一步跨过门槛,一个禁音术丢落,只听“咣”的一声,门窗悉数闭上了。

    月老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妖猴他虽没见过,却也早就听过。如今看这修为,传言不虚啊!

    “你……你要干什么?”惊魂未定的月老缓缓地往后挪,支支吾吾地说道。

    淡淡地瞧着月老,猴子缓缓地盘起手来,冷冷道:“首先,下官已经施了禁音了。所以,别呼救,呼救也没有。弄得下官心烦意乱了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其次,下官问一句,你答一句。时间不多,所以,要准,想好了再开口,别瞎答。若是让下官发现你说谎,会发生什么,也不保证。”

    月老气得瑟瑟发抖了。

    这一口一个下官,客气至极,可字里行间,恐吓的意味早已昭然若揭了。

    “大……大胆!小小弼马温竟敢……”

    话音未落,猴子一步向前,一把握住月老指向他的手指,用力一掰。

    “咔嚓……”

    一声惨叫被生生掩在这小小的房内,月老捂着自己被扭断的手指哀嚎了起来,满地打滚,屋外的人却全然不知。

    一步步绕过月老,猴子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自己端了一杯抿了一口,蹲到痛得神情都扭曲了的月老身旁低声道:“那个第三嘛。下官很讨厌被别人拿手指指着,下次别再犯咯。”

    说着,他将另一杯茶递给月老,淡淡笑了笑,道:“来,喝杯茶润润喉,咱得好好聊一聊。秉烛夜谈。”

    月老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猴子,眼角忍不住直抽。

    见过狂妄的,没见过狂妄至此的……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眉头紧蹙,许久,无奈叹道:“老夫……这是不是引狼入室了?”

    ……

    鸿禧宫的庭院中,猴子大大咧咧地勾着月老的肩一步步往外走。

    那月老整个缩成一支笔杆,脸色已是异常难看。

    猴子在他耳边轻声道:“别害怕,自然点。”

    “能不害怕吗?”月老咬牙道。

    院落里的童子见了猴子,一个个惊恐不已,只是那身旁的月老况且未声张,他们也不便做甚。

    临出门,一位红衣小吏畏畏缩缩地过来行礼,罢了低声问道:“师傅,这位是……”

    猴子手指微微一抖,那化作筷子大小的金箍棒往月老的咯吱窝一顶,只见月老连忙笑嘻嘻地说:“这位是……新任的弼马温。”

    “弼马温?”那小吏狐疑地望了猴子一眼。

    有妖王上天任职这倒是听过,可这弼马温与月老官职品阶相差甚多,如此勾肩搭背似乎……

    未及小吏多加细想,猴子的金箍棒又是往月老的咯吱窝一顶。那月老连忙说道:“我们是忘年交。忘年交……哈哈哈哈。”

    笑罢。低头用衣袖拭去额角的汗珠。

    “哦。”那小吏总算将信将疑地退到一旁。

    挟持着月老。猴子一跃腾云朝着月树呼啸而去。

    ……

    “联络各宫,别明说,就暗暗试探一番是否有异常!无论如何,必须把那猴子揪出来!现在!立即!”

    所有的文职官员都被扫出了殿堂,一个个匆匆使用各自的渠道向天庭各宫问平安。

    李靖忽然发现让猴子上天为官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在天庭弄丢一只太乙金仙大妖,这算怎么回事?

    ……

    广寒宫,菡薇仙子迈着灵巧的步伐缓缓地绕着风铃转,上下打量。

    风铃微微低着头。安静地像个雏儿。

    “容貌底子倒是上乘,可你会什么呢?”

    “我,我会制符篆。”风铃结结巴巴地说。

    “符篆自有工匠负责,关仙娥何事?”

    “我还会炼丹。”

    “炼丹也不关仙娥的事。”

    风铃撅着嘴沉默了。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会哪一种?”

    风铃的眉头皱得都能拧出水来了。感情上了天,她是一无是处的。

    蒂心仙子从门外晃晃悠悠地走入。

    “怎么啦?”菡薇仙子问。

    “没什么,就一个相识的南天门文吏忽然问我宫中可有异常。”

    “问宫中可有异常?”

    “恩,说是他们南天门开始实行新规定,往后每日必须多次询问各宫安全。广寒宫就选了我。”蒂心美滋滋地说。

    “别的地方不好说。这天庭,莫非还有不安全的道理?”望着蒂心那样子。菡薇忽然想起了那已经离去的姐妹,无奈叹道:“若只是报个平安就好,这里是天庭,可别……”

    “放心啦,你看我像那么傻吗?”蒂心也走过来绕着风铃转,瞧着那紫霞仙衣啧啧叹道:“这妆容谁给弄的?真没品位。”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

    落到月树根部,猴子一把将月老推向了月树。

    “施法!”

    “是……是……”月老无奈地挥舞着双手,道道红色灵力汇入月树之中。

    只要月老施法,心中想着那人,一手触摸月树,便可以找到所属的红花了。

    伸出手,猴子心中默默地想着雀儿,一手触摸在月树上。

    雀儿去世至今已经二十年有余,若是转世了,投胎顺利的话,月树上有花一点都不奇怪。只要找出这朵花,再让月老帮着找出人来,便可省去不少麻烦。

    许久,微风撩动,枝桠摇曳,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说清楚。”猴子的眼睛缓缓地斜向了一旁瑟瑟发抖的月老。

    “没有,那就说明……说明你想的那人还没有已成的姻缘。”

    “那行!你再来!”

    月老又是认真的施展了术法,道道红色灵力汇入月树之中。

    这次猴子留了个心眼,他想的是九头虫。

    九头虫和万圣公主,那是既成的姻缘,若是这都有错的话……就说明这月老在找死!

    一手按上去,不一会,只见那顶端花丛中出现了一个亮点。

    一把将月老整个夹在腋下,猴子“呼”地一声飞到了那亮点处,只见一朵红花正在放射着微弱的光芒。

    伸手去触碰,道道光芒闪现,凌空映射出了九头虫与万圣公主的容貌。

    ……

    凌霄宝殿,内室中,玉帝眉头微微蹙起。

    “那猴头,连夜出击,竟是为了胁迫月老对月树施法?”

    “回禀陛下,那猴头如今还与月老在月树下,南天门已调动天将倾巢而出。李靖请陛下派二十八星宿助阵,以免局势失控,毁及宫阙。”

    抖了抖衣袖缓缓坐到椅子上,玉帝沉默了许久,道:“老君那边有动静吗?”

    “派出了一位童子直奔七重天。”

    “先不要动作。”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玉帝又回头指着卷帘道:“二十八星宿就不要惊动了,你去一趟便好。不要轻举妄动,只等那猴子走后,寻了月老细细查问。此事,不要声张。”

    “诺。”

    ……

    此时的猴子并不知道,他已经牵动了整个天庭的神经。(未完待续。。)

    ps:  提早更新是不是也可以成为求月票的理由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