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一章:太上来要人

2018-01-17 08:53:19Ctrl+D 收藏本站

    太阴星君,又称月神,掌握着广寒宫,也是天庭诸嫦娥的顶头上司。

    凡间传说她是一位绝色美人。其实这么说也没错,天庭女的就没不美的。就算原本不美,上了天之后也有大把机会改变外貌把自己变美。

    女人爱美,能变更美没哪个女人不要的,神仙也不例外。

    不过,美归美,若要拿太阴星君跟姿色各异的一众嫦娥比外貌,这可真是难煞她了。

    真实的太阴星君,是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从外貌上看,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相对于外貌而言,最出彩的该是她高贵的气质及多才多艺底蕴。

    这也正是她能掌握汇聚了天上地下最多美女汇聚的广寒宫的原因。

    此时,她正握着太上老君的帖子,眉头微微蹙起。

    “风铃?我们宫里有这位嫦娥吗?”她侧过脸去问身旁的女官。

    “回星君的话,风铃不是嫦娥,只是仙娥。就是玉帝新封的那个,准备送往御马监的。昨天才刚刚送到我们这里学习礼仪。太白金星特别交代了,希望三五天之内就将要点教授完毕。”

    太阴星君默默地点了点头,那眉头却蹙得更紧了。

    玉帝的新封了一位仙娥,这不算是什么大事,虽说这位仙娥是与那臭名昭著的美猴王一同上天的,但也犯不着她太阴星君亲自料理。对广寒宫来说,风铃的到来也就是走走过场罢了。若不是老君这份折子,太阴星君兴许都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可现在老君亲自要人了。情况就不一样了。在天庭。老君的折子可比玉帝的圣旨管用多了。就算再离奇的要求。普天星象也莫敢不从。

    “把她带过来见我吧。”说着,太阴星君伸手将折子递予了身旁的女官。

    此时,风铃正在广寒宫的某个角落里顶着一个盘子小心翼翼地走着。

    “脚步迈大了!”

    风铃连忙缩小的脚步。

    “手!手放哪了?”

    风铃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腰!”菡薇仙子忍不住一教鞭敲在风铃的后背。

    这一惊,头顶上的盘子滑落,咣当一声,还没等风铃反应过来已摔了个粉碎。

    小妮子可怜巴巴地望着菡薇仙子,菡薇仙子则无奈地捂着额头叹息:“这是最基本的,你连这些都不过关……上头说三五天内要让你学会。我看给你两个月都未必能学全。”

    风铃无奈地撅着嘴。低着头,不发一言。

    这学的都是宫廷礼仪,她一道观中长大的女子,平日里都是大大咧咧地,哪里那么容易学得会啊?

    也难怪新晋的仙娥喜欢从凡间宫廷挑选了,毕竟有基础,教起来也容易。

    “先把地上的碎片扫干净。”说着,坐在椅子上的菡薇仙子又指着一旁的蒂心道:“去,帮她拿一个新的盘子过来吧。”

    “好嘞!”蒂心仙子蹭蹭蹭地跑出去,又拿了个盘子飞一般地跑了回来:“给。”

    风铃睁大了眼睛静悄悄地看着。

    菡薇接过盘子。瞥了风铃,又瞪了蒂心一眼道:“你怎么也走成这样了?”

    “平时怎么走有什么所谓?走出门去让人挑不出毛病才是真本事。”蒂心仰起头原地转了个小圈圈。摇身一变,除了那张依旧孩子气的脸,一身的稚气瞬时褪尽。

    随意地走了两步,那步伐优雅得让风铃都有些呆住了。

    双手压于腰间,蒂心稍稍福了福身子朝菡薇仙子行了一个常礼,道:“菡薇星君,您看蒂心这礼仪学得怎么样啊?”

    说罢,蒂心自己咯咯笑了起来,乐不可支。

    这蒂心从外貌上看本就只有十三四岁,举止优雅的嫦娥与孩童心性的无间切换,娇媚与可爱尽数包含其中,看得风铃都有些傻了。

    杨婵姐没有跟上天庭……

    如果,如果我也能像她们一样的话,会不会……

    想着,她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脸颊隐隐发烫。

    菡薇恨恨瞪了蒂心一眼,道:“别没正经的,星君岂是能乱叫的?”

    “反正这里又没外人。”

    “这不就是外人了?”菡薇指着风铃道。

    “她不算外人。”蒂心一溜烟蹭到风铃身边,挽着风铃的手道:“我们可聊得来了。对了,你要到御马监去,到时候我可以去找你玩吗?”

    “当……当然可以。”

    对蒂心这自来熟,风铃多少还有些不习惯。

    “那,你会给我一匹天马骑吗?我早想骑骑天马了。”

    “这个……能这样吗?”

    “当然能了,你不是跟那个新任的弼马温很熟吗?他答应就行了。”

    等等,去御马监,和弼马温很熟?

    “天庭御马,哪里是能随便骑的?你这是瞎胡闹!”菡薇蹙眉叱着,心却已经想到了另一处。

    虽说广寒宫消息闭塞,可霓裳走后,菡薇还是一如既往地留意着有关天蓬的消息。

    天蓬此次落难,听闻是受了凡间一只妖王的栽赃陷害。这妖王名叫孙悟空,正是此次上天任弼马温的妖王。风铃与那弼马温很熟,莫非是……

    哎,算了,天庭政事哪里是小小一介嫦娥能管得了的?

    看着蒂心兴高采烈地模样,菡薇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种事,不知道该是会更开心点吧。她想。

    全然不知这前因后果的蒂心还在拉着风铃叽叽喳喳地说笑:“菡薇姐姐说不能骑,那就不给她骑呗。我说能骑,你可要记得给我一匹骑骑看哦。我们一起骑着去月树赏花。早想去了,可惜我修行不够,飞不到七重天。要是有天马就不同了!”

    风铃无奈地点了点头。菡薇却只能长长一叹。

    就蒂心这性格。当初是怎么把她选上天来的?

    见蒂心又想到什么准备予风铃说。菡薇连忙一手将盘子递了过去,这一递,风铃自然伸手去接,这才打断了蒂心继续畅想的计划。

    “好了,我们继续吧。”菡薇淡淡道。

    话音未落,却见远处一位广寒宫的女官缓缓了走来。

    “姐姐。”菡薇与蒂心两位嫦娥连忙福身行礼,风铃也有样学样。

    “起来吧。”那女官淡淡瞥了风铃一眼,道:“她就是风铃?”

    “回姐姐。她就是风铃。”

    风铃微微缩了缩身子。

    “学得怎么样了?”

    “恩……恐怕得多些时日才能……”

    女官深深吸了口气道:“算了,等不及了。这身行头也不对。你们两个给她好好打扮一番,先跟我去见星君吧。”

    “见星君?”蒂心一下仰起头来。

    女官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蒂心连忙埋下头去,不敢多问。

    ……

    洁白的殿堂中,太阴星君缓缓绕着风铃踱着步。

    小妮子低着头,双手交握身前,兢兢战战地站着。

    侧过脸去,太阴星君对着女官问道:“她的礼仪和天条,各种规矩。都学得怎么样了?”

    “说是昨天才到,刚开始学礼仪。还没学好。若是这样就将她送出去,往后闹出笑话,怕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会老君的童子来了,我们先将人交出去吧。回头打听清楚被安排到哪个宫了,再安排个嫦娥过去继续教授便是。”

    “诺。”

    待到正午时分,风铃跟着两位女官还有包括菡薇和蒂心在内的三位嫦娥站在广寒宫宫门口,都站得两脚发酸了,远处才见有人来。

    风铃不由得忐忑了起来。

    来的不是太上老君的童子……而是太上老君本人。

    “恭迎老君驾临广寒宫。”

    这着实把等候的女官和嫦娥给吓着了,一个个连忙福身行礼,唯独风铃没有行礼,反倒是撅起嘴一脸狐疑地瞄着太上。

    这小妮子本想行礼的,可一见老君那没正经的笑容,心中原本的敬畏顿时一扫而空,反倒是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

    为首的女官本想扯一扯风铃的衣袖,可望见太上瞧着风铃,那神情不怒反笑,心知其中另有乾坤,也便不多此一举了。

    落了地,太上摆了摆手道:“起来吧。”

    “谢老君。”

    “你骗我!”风铃气鼓鼓地对着太上道。

    “小丫头,老夫怎么骗你了?老夫做事光明磊落,第一次见面可就告诉你老夫名唤李伯阳的。要怪,只能怪你学艺不精,连堂堂道祖的名讳都不知。”

    “风铃还在你面前数落太上老君了呢,你怎么也不告诉风铃那就是你?”

    太上捋着长须呵呵笑了起来:“老头子许久没人数落了,有人当面数落数落,想想也挺好。”

    风铃的嘴撅得更高了。

    还有这么跟老君说话的?

    身旁的众人都傻眼了。

    “对了,老夫送你的紫霞仙衣呢?”

    “姐姐们说不好看,扔了。”风铃冷冷道。

    “不好看?谁说的?大胆!”太上捋开衣袖叱喝道:“太阴星君那老妇竟敢说老夫送的衣服不好看?”

    正从宫内赶出来迎接的太阴星君远远地听到太上的吆喝声,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停住脚步,只等着搞清楚状况再现身。

    至于那说紫霞仙衣“没品位”的蒂心更是吓得脸都白了。

    风铃白了太上一眼道:“你管谁说的?眼光不行还不准人说了?”

    “行行行,老夫不问便是了。”太上只得摇头摆手道。

    到此时,蒂心才稍稍松了口气。

    两人又是闲扯了起来。

    好不容易搞清楚大致情况的太阴星君这才现身,那看风铃的眼神一下从原本的冷漠变成了炙热。

    难得见太上一次,行了礼,太阴星君便邀请太上入宫就坐,却被太上以还有要事为由婉拒了。

    这太上的交情套不上了,太阴星君当即转而套风铃的交情。想那风铃不过在广寒宫呆了一日,经她的嘴那么一说,感觉就好像自小在广寒宫长大似地。完了又将菡薇抬到风铃师傅的位置上,将一对玉简分别送与了她与风铃,说是以后若是在天庭有什么不懂的,可方便询问。若不是太上有意制止,指不定她那张嘴还能扯出什么来。

    道别了太阴星君,太上便带着风铃离开了广寒宫。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这一老一少的两人出现在了八重天御马监。(未完待续。。)

    ps:  不是说要支持我的吗?月票都到一百二十多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