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二章:意料不到的见面方式

2018-01-17 08:53:19Ctrl+D 收藏本站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云霜正在与操场相连的院落里整理着账本,月霜指着三个仙奴在小小的操场里整理草料,猴子则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本是平凡无奇的一天。

    毫无征兆地,一道白光闪过,穿着一袭橙黄色八卦道袍的老头子带着一人多高的白色圆球出现在众人面前,吓得他们一个个连忙丢下手头的下活跪地叩拜。

    “奴婢(小的)叩见上仙。”

    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太上老君他们肯定是没见过的,但太上那一身装束,只要长眼都看得出是非同一般的仙家。

    面对惊慌失措的众人,太上只随意地摆了摆手让他们起身免礼,又拂尘一摆,白色圆球正中缓缓出现一颗破口,紧接着开到如同门一般大小,那球中是一位清丽脱俗的仙娥。

    风铃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朝外张望,撑着太上递过来的手,提着杏黄色的裙摆跨出了白球。

    这一幕看得一众仙娥仙奴都有些傻眼了。

    风铃的衣着,明显只是刚上天的仙娥,究竟是何德何能让一位上仙如此这般呢?

    不自觉地,他们朝着风铃也是行了行礼,却不知道该喊什么好。

    “猴子在吗?”风铃低声问。

    “这里是天庭,他还能去哪里?”朝其中一间小平房使了使脸色,太上低声道:“在那里面呢。”

    风铃甜甜一笑,提着裙摆跑开两步。却又楞了一下,回头望向太上。

    “去吧。”太上点了点头道。

    得到太上的首肯,风铃才又一次提着裙摆迈开了脚步。

    如她的名字般悦耳的笑声在庭院中缓缓荡开。

    ……

    小小的房间里。猴子正拿着沾水的毛笔对着一卷竹简细细地划着。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天庭与凡间有着巨大的时间差,由于这时间差的存在使得原本最行之有效的玉简这种通讯方式传递过来的都变成一堆杂乱无章的讯息。

    若是天军还好,常年需要进行上下沟通的天军有着一套特殊的办法即使隔着南天门也能利用玉简进行简要的沟通,杨婵也懂得这种法门,孤身上天的猴子可没有这种便利了。

    不过,他却准备了另一种更加有效的方式——“连牍”。

    两片竹简。只要在其中一片写上内容,另一片就会出现相同的内容。

    若是放到凡间,这种东西与玉简相比实在是乏善可陈。不过到了天庭。隔着一个南天门就不一样了。

    青云子赠送的这份礼物可以让猴子身处天庭,却随时随地知晓花果山的情况,提出相应的意见。如此一来,虽说有着严重的滞后性。但起码比完全撒手强不是?

    “……天河水军加强了对花果山外围的巡航……与外出搜集材料的小队发生小规模冲突。双方互有伤亡……军务署下发责令,已推脱那些妖怪不属于花果山……牛魔王等自告奋勇,希望替花果山冒险外出收集材料。短嘴与吕清皆表示赞同……望尽快回复……”

    默默念着,猴子握着竹简,那笔尖微微顿住了。犹豫了好一会,他最终还是在竹简上写下了“同意”二字,却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自身不在花果山,实在不放心他们出去冒险。想来。只要自己还在天上一天,充当着花果山的保护伞。这五妖王该也不敢起什么异心才对吧。

    除了这一段之外,其余还有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的一片杨婵写的内容,大意是猴子不在的这一年里新加入的妖怪过多产生了不少内部问题,但大体安好,一切皆在控制范围之内,又细细介绍了猴子所交代的各项事宜的进展。

    猴子一行一行看过去,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笑。

    若是吕六拐、九头虫和短嘴但凡有一个能操持大局,也不至于要杨婵一个人类女子为了这帮子妖怪奔波劳累。

    “以后总会有人可以替代的。这不是才刚开始嘛?等那帮悟者道的妖怪长成,总会出一两个帅才的。”

    事到如今,无论是自己,还是花果山,都欠了她太多太多。想当初缔结那条件的时候自己还畏首畏尾地担忧被杨家兄妹拖下水,没想到一晃眼十余年过去了,却是欠了杨婵许多。

    只希望这债能有还清的一天。

    提着笔,猴子犹豫着是否该写两句话宽慰一下杨婵,可正待下笔之际,那笔尖却不由得顿住了。

    “谁?”猴子微微仰起头来,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风铃?”

    风铃是没可能单独从九重天的广寒宫飞到八重天的御马监的,可猴子没感觉到其他任何人的气息。

    门“咚咚咚”地响了。

    “猴子,你在里面吗?”风铃甜甜的声音传来。

    闻言,猴子缓缓地站起来,却是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一招,那门轰然打开。

    屋外悬浮的淡淡云雾顷刻间被卷入房中,缓缓飘散。

    激起的风扬起杏黄色纱衣,稚嫩的女子提着裙摆站在云雾之中,睁大了双眼望着猴子,目光中带着怯意,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如同山野里一朵含苞待放的茉莉。

    一缕云烟从上方飘落。

    吸引了女孩的注意,片刻之后,女孩才看着猴子,脸上绽开了笑颜,道:“猴子,我来啦。”

    平心而论,嫦娥们的品位确实比老君要好上许多。

    猴子微微呆了呆,松了口气道:“怎么那么快?谁送你过来的?”

    风铃迈着她在广寒宫学来的,还不是特别熟悉的碎步进了房间,拉着猴子的手道:“我带你去见他。”

    “见他?”

    小小的庭院中。一个是天庭至高无上的主宰,一个是凡间万妖之王;一个是天道的捍卫者,一个是天道的破坏者。站在命运的两端互相博弈的两人,第一次的相间,却是沐浴在温软的阳光里。

    注视这太上,猴子缓缓勾起了嘴角,露出浅浅的笑。

    瞥着猴子,太上的眼睛微微上扬,平淡如常。

    一缕清风拂过。摇曳了枝叶,摇晃了光影。

    隔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子,有着不可调和矛盾的两人向着彼此示出了最大的“善意”。 这是谁也想象不到的见面方式。

    ……

    丝毫没有察觉的风铃拉着猴子的手一步步走到太上面前。笑道:“猴子,这位就是太上老君,也是我跟你说过的‘老先生’。知道吗?他可厉害了,刚刚在广寒宫。太阴星君可敬重他了。老先生……额。我还能这么叫你,行吗?”

    “小丫头想怎么叫都行?”

    “老先生,这是我跟你说过的猴子,你是第一次见他吗?”

    “大概吧。”太上捋这长须呵呵笑了起来。

    听到“太上老君”这四个字,四周的仙娥仙奴都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

    风铃叽叽喳喳地说着,说得眉飞色舞。

    太上笑得像个慈祥的爷爷。

    猴子却半点都没听进去,只微微点着头,转而对守在一旁仙娥道:“备茶吧。”

    “备……”月霜微微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微微福身道一声:“诺。”拉着妹妹云霜一同往那厨房去了。

    三人刚在御马监大厅坐定。月霜便呈上了茶具茶叶。

    见月霜神色尴尬,太上伸手在自己的衣袖中掏了掏,掏出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道:“老夫恰巧带了些茶叶过来,不如一同品上一品?”

    “恩。”风铃开心地点头。

    月霜想伸手去接,却被猴子制止了:“上门皆是客,哪有让客人出茶叶的道理?礼轻况且情意重,老君不会是嫌弃我这御马监没有好茶吧?”

    “哪里的话。”太上干笑两声,将拿出来的盒子又是收了回去。

    猴子的态度冷淡得让风铃都有些诧异了,她微微蹙了蹙眉,伸手扯猴子的衣袖。

    见状,猴子干咳两声,边沏茶边说道:“这次的事,悟空替我花果山上下,谢谢老君了。”

    “哪里的话。”淡淡瞧了一旁的风铃一眼,太上捋着长须道:“小丫头难得请老夫帮忙,不好婉拒啊。”

    说罢,呵呵地笑了起来。

    风铃的脸上也绽露了笑容。

    瞧她看太上的眼神,该是真地信了这说法,为自己能帮上猴子而开心吧。

    放下茶壶,猴子伸手将两杯热茶缓缓推了出去。

    一泡茶冲下来,风铃和太上随意地说着笑,从刚认识聊到花果山的阵法布置,那气氛其乐融融,就仿佛爷孙倆一般。猴子却只是简单地附和着,一双眼睛不住在太上与风铃之间来回。

    如此情况,风铃自然也是察觉,却只当是猴子因为与天庭的恩怨对这道祖还有些忌惮。

    一壶沸水冲完,借着煮水的功夫,猴子将守在门外的月霜招了进来,轻声对风铃道:“你不是说以后就呆在御马监陪我吗?不如趁现在让月霜带你逛逛,了解一下这里如何?”

    风铃微微一愣,看了看太上,又看了看猴子,道:“非得现在去吗?”

    猴子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太上笑眯眯地开口道:“去吧。难不成还怕老夫跟你的猴子单独聊天,抖落你的底细不成?”

    “我有什么底细好抖的?”风铃扁了扁嘴,话音未落,却忽然想起了与太上一同从斜月三星洞前往花果山的一路说过的话,那小脸不由得一红,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怒目瞪了太上一眼,她只得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随月霜走出门外。

    临走时那目光还有些忐忑。

    望着风铃离去的方向,太上捋着长须,呵呵叹道:“小丫头是红鸾星动喽。”

    同样望着风铃离去的方向,猴子面无表情地问道:“道祖什么都没告诉她吗?”

    “弼马温指的是什么?”太上眉目低垂,手中拂尘微微抖了抖。

    猴子若无其事地掏了掏耳朵,道:“当然是指,你我之间的问题。”(未完待续。。)

    ps:  话说!月票很给力啊!能否再接再厉?

    感谢大家,这章改了好多遍……话说甲鱼咬文嚼字的坏毛病貌似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