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四章:巨灵神来了

2018-01-17 08:53:18Ctrl+D 收藏本站

    那笑声传到门外,恰巧被回来的风铃听了去。

    “聊什么聊这么开心哪?”她提着裙摆,笑嘻嘻地从门外探出头来。

    只一瞬,太上又换上了那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容变回先前那个老顽童,猴子的脸色也稍事缓和了些。

    “没什么,和你家猴子聊昨晚的事呢。”

    闻言,猴子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双眼朝着太上斜了过去。

    “聊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风铃提着裙摆坐到猴子身旁。

    太少呵呵地笑了起来,瞧了瞧一旁的猴子,慢悠悠道:“你家猴子昨晚去了七重天,打伤了人家月老,今天月老告上凌霄宝殿去了,陛下下旨叱责老夫了呢。哎,当初你们两人上天,可都是老夫作的保啊。”

    “真的吗?”风铃惊恐地注视着猴子。

    那眼神看得猴子有些不自在了。稍稍挪了挪屁股,猴子一脸不屑地说道:“我就是……想查点东西,那老东西不肯。所以……我就替玉帝教训了那老东西一下。放心,没下重手,不碍事,死不了。”

    “你怎么能这样啊?”风铃的眉微微蹙起了,她气鼓鼓地瞪着猴子道:“老先生好心帮忙,你可不能给人家添麻烦。”

    “就是就是。”太上当即附和了起来,苦着脸道:“老夫原本啥都不管就呆在兜率宫里炼丹的,难得帮人说句话,容易嘛?小丫头啊,你以后住这儿。可得帮老夫盯着他。不要让他到处乱跑闯祸了才好。”

    “风铃会的。”风铃重重地点了点头。

    闻言。猴子只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开口。

    又是随意地聊了几句,两人便将太上送到御马监的院子里。

    临别之时,太上的缓缓掠向不远处的云团。

    那云中似是有一个身影悄悄缩了去。

    这一切,无论是猴子还是风铃都并未察觉。

    又是客气了几句,说了些若是在天庭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他帮忙之类的话,太上便御风离去了。

    待太上走后,猴子低声道:“你还记得师傅是怎么评价太上老君的吗?”

    “这……”风铃想了想。道:“师尊似乎说得有些过了。认识老先生这么久,我觉得老先生人还不错。”

    “不错?”猴子哼地笑了:“也许吧。不过,老头子虽说爱忽悠人,特别是忽悠我,但他从未对我说过一句假话,也从未夸大。我想,师傅那般评价太上,必有他的道理。”

    说罢,猴子转身便走,只留下风铃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明所以。只低声嘟囔道:“往后你在天上任职,不还要仰仗老先生吗?若是把人得罪了。到时候孤立无援,那一干天将又都是之前的对手,可怎么办呢?”

    说着,不由得恨恨跺了跺脚。

    太上走了,余威却还在。

    虽说风铃实际上只是一个新上天的仙娥,云霜月霜两姐妹却不敢怠慢,只把她当上仙一样地供着,半点活不敢让她干。那月霜更是整理了御马监上下一应资料送到猴子面前,请猴子过目。

    对此猴子多一眼都不看,只淡淡道:“以前没我在,你们不都做得挺好的吗?以前怎么样往后还怎么样吧。我就占一个房间,该也不会碍事。这御马监上下一应事务,往后还是你说了算。若是需要用印,再来找我。”

    月霜看不明白这猴子究竟在想什么,出于对太上的敬畏,她还是推了推,最后见猴子坚持,只得应了去。

    午后,太白金星又是来到御马监,带着猴子去将上天的手续都办了。这沿途,猴子又是被如同怪物一般地围观。虽说天庭众仙不待见这上天为官的妖王,但好歹有太白金星带着,一路也算顺畅。

    如此,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天庭上下无数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御马监,便是月霜也发现御马监四周多了不少陌生仙家往来,身为御马监主事的猴子却一反常态地安静,只将自己锁在房里闭门不出。

    猴子不主动惹事了,再加上有一个能独立将内外料理得井井有条的月霜在,御马监的日子倒也过得安逸。

    既然身处天庭的猴子都没出事,这期间凡间的花果山自然也出不了什么事。

    十五年的时间,按照杨婵传递的信息,花果山早已发展成一个拥有三百多万妖众的庞大势力,触角遍及四大州。

    而随着花果山的壮大,与天河水军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是愈演愈烈,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自然还是一个资源问题。

    玉帝许予猴子的领地只有花果山方圆千里范围,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范围能供给多少资源?不可避免的,花果山自然要向外界索取。可这样一来就无法避免与天河水军之间的冲突了。

    在最早期,外出寻找资源的分队都是由花果山直接派出,不过是换了个旗号以备出事好推脱。后来,随着在花果山一战中受到重创的天河水军缓过劲来,对花果山周边控制力逐步加强,花果山外派的分队开始出现伤亡,这让花果山一众核心伤透了脑筋。

    为此,经猴子同意,他们接受了牛魔王的建议,由妖王挂帅外出寻找所需的资源。当然,代价是要供给他们法器以及丹药。

    有了妖王们的坐镇,花果山在搜集资源方面自然是事半功倍了。

    不过这种好日子在猴子离开花果山约莫八年之后宣告了终结。

    那一年,猕猴王第一次从外面带回了疑似天河水军仿制的火器。这些火器虽说没有花果山玉鼎真人亲手调制的火器好用,但也已经形成了不低的战斗力。

    这该是意料中的事吧。

    虽说天蓬入狱,但他的根还在天河水军。况且那天河水军本身也不是一支保守的部队。有更好的武器用。他们为什么要拒绝呢?

    从那以后,天河水军的火器频繁地更新换代,越做越好,妖王们的搜集行动也开始频频受阻。

    虽说火器无法对他们构成直接威胁,但搜集材料之后可是要用战舰运回的。一旦运输的船舰被袭击,那便是功亏一篑。

    无奈之下,花果山只好派出舰队护航,如此一来。双方的伤亡又是急剧升高。好在,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而随着这种协同作战的开展,妖王们和花果山妖众的关系进一步拉近了,隐隐有融入花果山的趋势。为此,杨婵还曾经知会猴子,询问是否直接出手阻止。不过还没等猴子回复这个问题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因为,在那之后发生了一件让猴子有些目瞪口呆的事情。

    话说仅存五妖王当中排行末位的狱狨王看上了花果山的一个女妖,于是强掳了要当媳妇。

    就这么一件事若是放到以前,压根就不是一件上得了台面的事。堂堂太乙金仙妖王要娶媳妇,还是一个普通的炼神境女妖。掳了就掳了,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放到现在。放到被猴子“带坏”的花果山,情况就不同了。一大堆的妖怪要求短嘴向牛魔王讨说法。

    为此,短嘴约谈了一次牛魔王。

    不用说,当老大的自然是护短,牛魔王怎可能轻易答应呢?好说歹说地,就是不肯将人放回来,只承诺付出高额的聘礼。

    消息传到花果山,妖众们更是群情激昂,纷纷要求短嘴对牛魔王等一干妖王宣战。

    就在这关头,短嘴和吕六拐忽然就软了。

    当然,猴子也能理解他们的处境,毕竟扛着花果山数百万妖众的身家性命,面对实力强悍而且往后还多的是地方用得着的妖王们,这决定当真不是那么容易做。

    而区区一个女妖,在他们眼中显然也不是特别重要。

    不过他们显然考虑少了一件事。

    那个炼神境女妖,修的是悟者道,是杨婵一手一脚带出来的。

    就在内部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杨婵绕过短嘴,跑到军营里振臂一呼……

    按照短嘴所说的,当时他举着虎符拦在舰队前面都没人搭理,眼睁睁地看着整支舰队就这么跟着杨婵跑了。

    数百艘战舰黑压压一片,炮口一亮,对着妖王们的山头就是一阵狂轰滥炸,直炸到整个山头都被削低了数丈才罢手。

    这么一阵折腾下来,还不想与花果山决裂的牛魔王只好下令让狱狨王将人交出来,狱狨王更是当着众将的面被杨婵狠狠地扇了几巴掌……

    “啧啧啧。这女人真是……怎么干起杀人放火的勾当眼都不眨一下啊?这还能当个贤妻良母吗?”猴子不由得无奈摇头。

    这事儿杨婵只字未提,倒是短嘴给写得清楚。

    经这么一闹,妖王们融入花果山估计得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短嘴和吕六拐的声望极速下滑,反倒是杨婵的威望如日中天,众妖联名推举她当花果山新一任的主事。

    其实这事儿猴子也早有想过,只是当初考虑到杨婵人类的身份,认为不太妥当。当然,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相对于人类,妖怪们对人与妖之间的界限看得并不是那么重。

    冥思苦想了许久,猴子最终还是在短嘴替杨婵申请的任命状上写上了“同意”二字,却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这样一来,她该就没功夫像以前那样每天给我传讯了吧。”猴子想。

    到了猴子上天的第十七天,天蓬在天庭仅有的几位好友之一的巨灵神带着一份圣旨来到了御马监。(未完待续。。)

    ps: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