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六章:悲痛欲绝的巨灵神

2018-01-17 08:53:17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五重天,弥罗宫中,数十张竹简散发着微弱的白光环绕白发老者漂浮着。

    那老者的目光在诸多竹简中不住往返。

    “那两位兜率宫中的仙娥上天之前未投入任意修仙门派,祖上九代经查未见修仙者。上天之后任职广寒宫,所往来之人,也从未超过广寒宫的范围。若硬要查的话……她们与那霓裳仙子倒是曾有过往来。只是若依这条线查下去,牵扯范围就广了,整个天河水军都将囊括在内。毕竟霓裳仙子与天蓬元帅有些过往……”

    童子微微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那两位仙娥查不出任何问题,仙娥风铃的问题却比比皆是。首先,这风铃乃是下界灵台方寸山须菩提祖师座下大弟子清风子的门徒,经查,与那上天为官的妖王孙悟空属同门。这只是其一。”

    “其二,弟子暗中查看天庭各部资料,发现其福禄定数均为空白,却不像是被刻意抹去……像是,改了命,生了变。弟子特地派人持了师傅的手令去了一趟地府查看生死簿,这是上面的记载。”

    说着,那童子取出一片薄薄的玉简呈予白发老者。

    伸手接过玉简,白发老者只淡淡瞥了一眼,当场便怔住了,指着玉简道:“这……生死簿上竟是如此记载?”

    童子叩拜道:“回师傅的话,确凿无误。查询生死簿,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又因这情况实在特殊,弟子不得不着人往返数次确认。以至于耗费了这么些时日。却迟迟不敢呈予师傅。还请师傅责罚……”

    沉默了许久。白发老者将玉简放到一旁,摆了摆手道:“算了,此事本就不是你一道童查得清的,怪不得你。可还有其他的?”

    “除此之外,便是那妖王孙悟空了。”童子拱手道。

    白发老者微微躬着身子,抱臂沉思,那双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道:“说来听听。”

    “那妖王孙悟空也是须菩提祖师座下弟子无误。只是,其出生地乃是东胜神州花果山,斜月三星洞却地处西牛贺州,这两者间隔不只十万八千里,还有东海与通天河两道天然屏障,再参照天河水军案卷中对于此猴的记载……弟子寻思着,莫不是这猴头诞生之日起便已知道西方有须菩提祖师愿收其为徒,直奔而去?这当中,恐怕有些蹊跷吧?”

    说着,那道徒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目光一闪。似乎顿时明白了内里乾坤,哼地笑了出来。道:“还有呢?”

    “还有就是顺着这条线,弟子查到了一些关于华山圣母杨婵,以及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的事情……”

    ……

    御马监。

    所有人都惊恐地注视着面无表情的猴子。

    巨灵神瞪大了双眼,屏住了呼吸,缓缓地退了一步。

    “你,你休要胡言乱语!”他指着猴子怒吼道。

    猴子张大了嘴巴,却只是挠了挠脸颊,懒懒地注视着巨灵神,问道:“神将啊。这马,你现在是还挑是不挑呢?”

    “陛下赏赐天马,本就可以任由挑选,这是惯例!本座哪里假传圣旨了?”巨灵神卯足了劲咆哮道。

    这货本就是天庭出了名的大嗓门,经他这么一喊,不仅是整个御马监,就连盘腿坐在距离御马监不远处一块浮石上的黑发老者都不禁皱了皱眉。

    “天庭还有这种惯例?”猴子懒懒地望向一旁的月霜。

    月霜连忙躬身道:“我御马监确实有这种惯例。”

    闻言,巨灵神顿时一阵狂喜,却又听猴子懒懒叹道:“哦?是御马监的惯例不是天庭的惯例啊?那就简单了。不好意思,这惯例自从我上任之后就改了。”

    说罢,静静地瞧着巨灵神,那眼睛弯成了月牙,看得巨灵神心中发慌。

    “你,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呵呵,还不是想看看神将你怎么抉择嘛。你是打算乖乖领了病马走呢,还是,‘假传圣旨’呢?”

    跪在一旁的李平不小心发出了微弱的笑声,这一笑,巨灵神那张大脸顿时涨得通红。

    来势汹汹,结果踢铁板上了。要真是这么走了,他堂堂巨灵神往后在天庭还怎么混?

    咬了咬牙,他使出吃奶的力咆哮道:“现在咱们就不提陛下的意思。老子硬要挑,你个小小弼马温还能阻止不成!”

    吼罢,他转身出门,朝着马厩没命地狂奔而去。

    那身形远远看去,更像是落荒而逃。

    这一幕看得御马监的众人都有些傻眼了,就连远远注视着御马监的黑发老者都不由得摇头叹气。

    有勇无谋,讲的就是这种人了吧。

    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的风铃总算松了口气:“还好,他知难而退了。其实让他挑挑也没什么,对吧?”

    “是吗?”猴子拍了拍大腿缓缓站了起来,列开嘴笑道:“这送脸上门的都不打,往后可怎么在这天庭立足啊?”

    风铃心中一惊,连忙挡到猴子身前:“老先生说了不准伤!”

    “跑我御马监来撒野,这是活腻歪了。”捋了捋护腕,猴子伸手将风铃拨开,道:“放心,说了不伤就一定不会伤。”

    说罢,他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已经昏厥过去的巨灵神被扒个精光五花大绑倒挂在月树上,脖子上吊了块木板,上书——“盗马贼”。

    围观的仙家细细检查之下,倒真是半点伤痕不见。

    ……

    话说这月树地处七重天,与南天门极为临近,而南天门又是天庭的门户。论起来属于天庭的交通要道。

    巨灵神仅仅在月树上挂了一个时辰不到。还没等他从昏厥中醒来。南天门的天兵便收到消息派人赶来解救了。但也就这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已有足足上千的仙家仙奴仙娥围观,那声势何其浩大,任南天门的天兵如何赶都赶不走。

    好不容易被天兵唤醒的巨灵神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之后,先是脸色发紫,进而口吐白沫,又是昏厥了过去。

    无奈之下,天兵们只好用披风将他裹上。扛回南天门守军的营地。

    数个时辰后,巨灵神御马监受辱的消息便传遍了天庭每个角落。

    “王八羔子,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给。”哪吒伸手递过来一绢子。

    “谢谢。”接过绢子,巨灵神狠狠地呲了把鼻涕,又是继续捶胸顿足:“把我一爷们扒光挂树上……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啊啊啊啊!”

    大帐中,哪吒无奈地看着五大三粗的巨灵神抱着脑袋嗷嗷痛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都怪我。”站在营帐外的天辅无奈叹道:“若不是我同意他去,事情也就不会闹成这样了。”

    李靖回头望了一眼营帐,正巧哪吒掀开帘子走了出来。

    “还在哭?”

    “是啊。像娘们似地。”哪吒撇嘴道:“这妖猴下手也忒黑了。”

    “他哭的事,别说出去。”

    “知道了。爹。”

    瞥了一眼天辅,李靖哼道:“也不是第一次吃那猴子的亏了,怎么就会认为这种办法有用呢?”

    “花果山的势力日趋壮大……是我们太急了。”

    “陛下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

    “这……”天辅犹豫着说道:“还来不及禀明陛下。”

    “老君的态度还不明朗,陛下又没表态支持,你们使这种小手段,就是自取其辱。你先回云域天港去吧,这边的事情,我会相时而动的。”

    转过身,李靖便要离去,天辅却连忙将他叫住。

    “那个,天王,还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帮忙。”

    “什么事?”李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同行的几个兄弟想在走之前去探望一下元帅。”

    话到此处,就打住了。

    李靖一脸疑惑地瞧着天辅,天辅则目光闪烁。

    “元帅属重犯,不准探视……所以……”

    李靖总算反应过来天辅是什么意思了,又是哼了一声,问道:“你们疏通不了天牢的关系?”

    “从没做过,所以……想请天王帮忙。若需花费的话,我们几个凑了一点金精。”说着,天辅忙从衣袖中取出一袋金精。

    看分量,约莫有两千上下。

    两千金精对李靖这种吃空饷玩小金库能挪用百万军费面不改色的高级将领来说啥都不是,对天辅这种出身天河水军的将领来说,却已经是笔巨款。

    瞧着那沉甸甸的袋子,李靖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侧过脸对哪吒道:“带他去找持国天王,就说我让他设法疏通一下。金精就不用他们出了,我们南天门还不缺这点东西。”

    说罢,转身便走,嘴里嘟囔道:“真是什么将带什么兵,行个贿都找不到门路。”

    天辅那老脸不由得红了一下,连忙喊道:“谢天王!”

    他并不知道,要进天牢探视重犯,若是打着南天门的旗号去,不过费费口舌。可若是打着天河水军的旗号去,两千金精丢下去连泡都不会冒一个。

    最关键的是,天庭没人敢收天河水军的金精。

    轰动一时的“巨灵神御马监受辱案”就这么草率地落下了帷幕,作为苦主的巨灵神从此之后见到弼马温绕道走,这件事提都不敢提,只当吃了哑巴亏。本就想安逸过日子的猴子自然更不会去撩拨了。

    如此一来玉帝也干脆佯装不知,省得这不明不白的事情拿到凌霄宝殿上扯皮,听着心烦。

    不过,隐隐地,整个天庭上下对这位新任御马监主事的印象也都发生了变化。

    到了猴子上天的第十九天,天庭府库派出一位特使带着金精来到了御马监。(未完待续。。)

    ps:  先交第一章。

    话说,大家实在太猛了……我是说今天刷到第九十,尼玛,现在八十都快到了。这让我情何以堪?我本来计划着明天就说目标八十五加更的,现在都八十四了……

    继续求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