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八章:婆罗僧揭谛

2018-01-17 08:53:16Ctrl+D 收藏本站

    用杀天兵弄来的金精去天庭的府库买东西是否合适,月霜对此还有些忧虑,猴子却是期待万分,风铃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也是半斤八两。

    就猴子而言,兵器有了,铠甲有了,唯独缺突破修为所需的丹药。

    可惜以猴子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哪怕想要再进半步,所需的丹药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好不容易阔了一把,将金精都丢到这不冒泡的点上,未免有些可惜了。

    不给自己买,那给风铃买?

    行者道的兵器铠甲和悟者道的炼丹冶器材料都是无底洞,不过风铃现在不过是个半调子的炼神境,给她再好的材料都是浪费,顶多也就弄个好点的丹炉罢了,花不了多少。

    思来想去,猴子最终决定替花果山众将弄些像样的兵器。不过,这样一来就不是那现有的三千金精能解决了。

    无奈之下,猴子将自己的想法写到了“连牍”上,让杨婵尽快想办法将那仓库里的金精弄上天来。怎知一石激起千层浪,约莫半个时辰后,“连牍”上浮现了洋洋洒洒的一大片,看得猴子眼都直了,只得无奈叹道:“这帮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客气啊。”

    趁着文字还没消失,猴子赶紧找来风铃将清单给抄录下来。

    忙忙碌碌之后,猴子望着那堆起来跟小山似的竹简,那眉头不由得蹙成了八字:“短嘴要两百石大弓这算是意料中的,大角要七千斤的战斧,这也是意料中的。都是必须品。可九头虫要一颗夜明珠送媳妇这算怎么回事?”

    闻言。风铃当即白了猴子一眼。愤愤道:“这才是好男人,懂不?”

    好吧,女人都一个德行。只要你对她好,她才不管你是不是背叛了全世界呢。

    不过眼前这清单也着实奇葩得很。原本猴子只是想帮他们弄几件兵器的,结果连什么衣服鞋子朱钗全上来了,让猴子颇有一种充当代购的感觉。

    “算了,谁让咱有钱呢?这金精不花白不花。”

    “就是就是!”

    风铃兴奋地附和着,月霜却忍不住紧蹙眉头。

    敲定了购物清单。接下来就是等金精了。

    原本猴子估摸着杨婵要想办法将金精弄上天怎么都得三五天时间,谁知道第二天晚上就到了。

    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僧人。

    “华山圣母托付的金精还在路上,家师说了,让我们先行将等额的金精送过来交予猴王,免得猴王着急。”说罢,那僧人便指着几位仙奴将堆放在悬空舰上的箱子往下搬。

    看着那僧人,猴子不由得呆住了,想了想,却又恍然大悟。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杨婵在天庭有着私底下的关系。这关系直到花果山之战最激烈的时候,还在不断向他们透漏着天庭的消息。

    若是寻常仙家。便是关系再好,也顶多好像哪吒那样,平日里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帮帮忙还可能,真正到了仙妖对决的时候,怎么都不可能站到妖怪这边。

    可僧人就不同了。虽说他们也在天庭任职,但天庭毕竟是道家的天庭,他们说穿了也就是外籍劳工,没有归属感的。也只有他们,才可能在天庭跟花果山拼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还背地里帮花果山一把。

    待到金精搬得七七八八了,猴子低声问道:“尊师是……?”

    那僧人双手合十道:“家师婆罗僧揭谛是也。”

    “婆罗僧揭谛,五方揭谛之一?”

    那僧人点了点头,淡淡笑道:“那日花果山之战,家师还见过猴王呢。只是实在不方便打招呼罢了。此次过来,家师特别叮嘱贫僧代他向猴王说声抱歉。”

    说罢,又是双手合十,就要鞠躬。

    见状,猴子连忙上前搀扶,拍了拍他的肩道:“这需要道什么歉?那情况他和我打招呼弄不好他比我先死。倒是我,一直以来尊师帮我不少,我却都没说过一声谢,实在是不好意思。要不,改天我再登门道谢?”

    闻言,那僧人脸上的笑顿时收了收,低声道:“猴王可切勿如此。实不相瞒,此次家师令贫僧提前将金精送过来,一方面是怕猴王急用,另一方面……是因为贫僧按例须于今日路过此地,那外面已有家师设的障眼之术……若是让有心人见着了你我往来,怕是往后这条路都要封死了。还请猴王见谅。”

    这一说,猴子顿时明了,只得学着他的模样双手合十,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大师替悟空谢谢婆罗僧揭谛了。”

    “家师与杨家兄妹乃是至交,若说谢,就见外了。”回了礼,僧人伸手从衣袖中取出一片玉简交予猴子,道:“往后猴王若是什么地方用得着贫僧,只管说一声便是了。”

    又简单地聊了几句,那僧人便匆匆离开了。

    目送着那帆布上书了个大大“佛”字的悬空舰,猴子却不由得疑惑了起来:“佛教的人……这么帮杨婵,是不是有所企图呢?”

    自从听了凌云子那个关于佛的故事之后,猴子对和尚这玩意就没什么好感了。

    不过话说回来,猴子一开始对杨婵不也没什么好感吗?

    “也许是我‘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最起码现在看来,佛教从杨家兄妹身上图不到什么东西。再说杨婵精得跟猴似地,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猴子想。

    此时,隐匿在远处浮石上的黑发老者双眼早已眯成了一条缝。

    若是寻常人看来,不过是一艘浮空舰从御马监上空缓缓驶过,中间似乎因为什么缘故,稍稍停了一停,可落到老者眼中却不是这样了。

    他清楚地看见那艘船停靠到御马监,并且从上面搬抬下大小数十箱的东西,那船上的僧人更是下了船与妖猴交谈了一番……

    “那是……婆罗僧揭谛的弟子?怎么又扯上五方揭谛了?居然用了大型障眼法,若不是老夫亲自来,还真发现不了。”

    也不枉他亲自在这里蹲点如此之久,总算有些实在的收获了。可这收获却让他疑惑不已。

    “莫不是西方如来佛祖也涉足其中了?”略略想了想,他摇头道:“可能性不大。佛门与我道宗不同,讲求超脱成佛,其弟子多是各干各的,如同一盘散沙。便是身为教宗的如来佛祖真有意,怕也是驱使不了五方揭谛才对。”

    深深吸了口气,他挺了挺摇杆,又是瞪大了眼睛继续盯着御马监看。(未完待续。。)

    ps:  坑啊,昨天一加更今天就脑筋打结了。

    莫非甲鱼已经得了“加更就会死”的病?

    今天说了两更就必定两更,不过可能会晚点了,会超过十二点。大家最好还是别等了,明天再看吧。

    至于甲鱼,今晚码不出来就不睡觉了!!!!!

    继续求月票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