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九章:天庭府库

2018-01-17 08:53:1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趟花果山究竟送来多少金精?这真说不清。

    黄豆粒大小的金精,大大小小的箱子足足二十一个,要想数一遍没有个把月不眠不休怕都数不过来。用御马监那不太精准的铁秤连箱子一起初略秤了一下,估计有六十**万的样子吧。

    撕掉封条,翻开箱子,那金灿灿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

    在得知猴子即将把花果山的金精运上来的时候,御马监这一众仙娥仙奴无不忐忑,但此时此刻,他们的表情就只剩下目瞪口呆了。

    猴子一脚踩在箱之上,仰着头淡淡地瞧着这些“小黄豆”,道:“月霜!”

    呆站在一旁失了神的小美女一下惊醒了,连忙福身道:“月霜在。”

    “过来。”

    月霜小心翼翼地走到猴子身旁,低声道:“大人有何吩咐?”

    “手。”

    “手?”月霜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一把扯过她的手,猴子随手抓了一把金精塞了过去,完了皱了皱眉头,似乎有觉得少了。拉着月霜的手扯住她自己的裙摆撑成斗状,猴子两手齐上,洒了几大把进去。

    月霜一下傻掉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大人这是……”

    “赏你的,这几天辛苦你了,这御马监的事我实在不懂,接下来还得麻烦你。你也知道,有人想抓我的痛脚,这公务上,别让我落下污点。”

    月霜猛地眨眼,激动得好一会都喘不上气了。憋了许久。才低声道:“大人。这是月霜的本分,不……不需要这样的。”

    猴子低头注视着她,道:“我才是御马监的主事,需不需要由我决定。明白吗?”

    月霜微微颤抖着低下头,道:“诺,诺……”

    那声音小得都听不清了。

    转过脸,猴子又一呦呵,道:“李平!”

    “大人……小。小的也有?”

    李平身躯微微向前倾斜,那眼睛瞪得老大,那脸上的期待早已掩都掩不住了。

    “不只是你。”猴子仰着头淡淡道:“还有云霜、刘大刘二,你们身上有多少衣兜,装满为止。”

    “大人万岁!”三个仙奴一下欢呼了出来,跪在地上猛的叩头。

    “这万岁不能乱叫。”

    “那……那大人九千岁!”

    猴子差点没被呛死。

    “这个比万岁还糟……”猴子懒懒地摆了摆手道:“别瞎扯了,赶紧地,能装多少装多少,都是你们的。”

    说罢,闪到了一旁。

    三个仙奴已欢呼着扑向精金。云霜倒还维持着女子的那份矜持,只缓缓地走到月霜身边等候她这位姐姐的首肯。

    猴子一面回头看着欣喜若狂的三个仙奴。一面笑眯眯地走向站在门口的风铃。

    “你这样好吗?”她低声问道。

    猴子盘起手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三个仙奴往自己的衣兜里猛装,悠悠叹道:“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看有钱了,神仙和鬼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只是最底层的仙奴。”

    “是吗?”猴子不由得想起了恶龙潭的交易,哼笑道:“对于大多数的神仙来说,没办法让他们当鬼,只是因为出的价还不够高罢了。”

    ……

    有钱不一定买得到人心,但暂时的忠诚肯定是买得到的,而猴子需要的,也就那一份“暂时忠心”,就够了。

    豪赏之下,御马监的士气当即就不同了,特别是那三个仙奴。

    御马监这小小的机构不像其他部门那样拥有自己的悬空舰,听说猴子第二天要去府库,刘大刘二连夜将御马监仅有的一辆许久未用的马车擦得一尘不染,李平则一早守在猴子的门外悻悻地等着。

    驾着那飞起来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的马车,猴子、李平,再加上一个风铃,带着满车的金精便朝着九重天的天庭府库出发了。

    从八重天到九重天,这一路其实挺近,不过那是以猴子的速度而论。若是用这六匹马拖拽的马车来跑,起码也要一个时辰。

    百无聊赖地,猴子便干脆爬上车顶与驾车的李平聊了起来。

    “你,有什么长远的目标吗?”

    李平一边驾着马车一边乐呵呵地说道:“回大人的话,本来是没有的,不过……嘿嘿,现在小的打算去弄些丹药和功法回来,好好修行者道。”

    猴子微微一愣,问道:“修行者道?你资质够吗?”

    “资质肯定是不够的,不过悟者道得有名师,还要悟性……也不怕大人笑话,小的就会养马,其他什么都不会。若是能先将行者道修上炼神境,哪怕纳神境也好,总还是有些其他出路的,不至于一直养马。”

    “那倒也是。”猴子点了点头,稍稍沉默了一下,问道:“这七重天以上,不算天兵天将,大概有多少仙家?”

    “大人指的是化神境以上的真仙?”

    “就……住天庭的都算进来,通称的‘仙家’,大概有多少?”

    “大概两百多万吧,除去天兵天将的话大概有两百多万,具体有多少小的也不清楚。”李平道。

    “两百多万……”猴子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天庭其实并不是凡间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它是一个职能极为复杂的庞然大物。

    对于妖怪来说,最为熟悉的莫过于整天追着他们跑的天军了。然而,那戍守三界,足有百万之众的天军,也不过是庞大天庭的一个组成部分罢了。

    就以一个鸿禧宫论,月老是鸿禧宫的主事,这是凡间人所共知的。

    可凡间的姻缘有多少?那是一个堪比生死簿上名字的天文数字。十殿阎罗加上几十万鬼差也才刚刚好管一个地府,若鸿禧宫真只有月老一人。凡间一年。天庭一天。不过十二个时辰,莫说督管了,便是随意瞥上一眼都瞥不过来。

    姻缘况且如此,那福禄寿呢?全天下的雷当真都是雷公电母自个打的?

    事实是,光是七重天以上住着的那些负责三界一线督管的人员就超百万了。

    而这些的一线督管人员里大多数人的修为都怎么样呢?

    好像李平这样的凝神境修为算是一般的,好一些的如月霜那样有个纳神境,若是达到炼神境,那便已经是佼佼者了。至于化神境……四处征讨的天军总共才几个化神境?除了身居高位的上仙。在寻常部门里,化神境那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既然不是真仙,那就得吃喝拉撒睡。

    为了照顾这一百万一线人员的吃喝拉撒睡,便又需要另一个一百万。这还没有算上诸如四海龙宫、阴曹地府、土地山神这些的机构,真要算起来,恐怕连玉帝也不知道具体数字了。

    听李平介绍,在很久以前,天庭是没有金精这玩意的。

    在那年月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统一调配,可后面随着天庭的一步步扩大。全乱套了。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

    小到每个个体,大到整个天军序列。都有无数种需求,一旦得不到满足,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凡人要吃喝拉撒睡,仙人还多了一样,他们得修行。

    这一提到修行,需要的东西种类就更多不胜数了。

    这种需求若是没办法满足,像李平、月霜这种直接从凡间提上来的仙奴仙娥还好说,若是换了那些师出名门的修者,根本就无法接受。

    要知道在凡间他们还能自行寻找所需,在天庭,他们作为三界的监督者,是不允许随意插手各种事务的。在这种情况下,等于断了他们修仙的路子。

    所以,这些需求是能满足要满足,不能满足也得满足,否则天庭就散架了。

    可是,在一个没有实现数字化的时代,要摆脱货币这种东西,统筹数百万人的所有一切,连一块墨、一片竹简都合理搭配,并且隔着许多层级准确评估这东西是否真的需要,那东西是否真的需要,这可能吗?

    很显然,那只能是天方夜谭。

    于是,作为天庭货币的金精就应运而生了。

    将所有的东西都定价,直接给各部发放金精,让他们自己安排,只要能把活干好就行——这便是天庭现如今最基本的管理方式了。

    而与金精同时诞生的,则是这天庭府库。

    所有的金精都由府库发行,也只有当金精回流府库的时候,才能真正体现出它的价值。换句话说,只要你有足够的金精,府库认账,那么你就能驱使天庭那除了一线监督人员之外的一百多万人去帮你搜罗任何东西。

    虽说听了李平的描述,猴子对府库也已经有了一个基本概念,但当远远看到的时候,却还是不禁瞪大了眼睛,马车里的风铃更是惊得合不拢嘴。

    府库由无数盘状的浮石悬浮着聚在一起形成,大到无边无际,若不是李平先提过一提,猴子甚至要错以为见到的是一片新大陆。

    每一片浮石上,都是耸立着高达七八丈的立体仓库,有的仓库甚至夹在两片浮石之间,仓库之间又散落着许许多多的阁楼。

    无数满载货物的船舰腾空往返,天兵来回巡查……

    一艘拆除了桅杆的大船载着一个巨大的树桩从马车边上缓缓航过。

    见猴子看得眼睛都直了,李平指着那树桩道:“该是哪里又兴建新的宫殿了吧。这种树桩,只可能用来做宫殿的主梁。”

    “这你也知道?”

    “小的也是曾听这边的人提起过,就记了下来。”

    “怎么样,现在我们到哪去?”

    指着边缘处的一片浮石,李平道:“若是往常,小的都是直接到那里去。那边是专供天马草料的仓库,其他所需的东西,在旁边那仓库也基本可以找全。至于大人要的东西,小的就真不知道哪里有了。”

    “先找个你认识的人问问看吧。”

    “小的遵命。驾!”(未完待续。。)

    ps:  说有就一定有!!

    尼玛,快两点了。赶紧睡觉,明天还有两更……感觉日子过得好痛苦。

    对了,话说那月票少了好多哦,现在排名都开始往下掉了。现在是78名,下午还有75的。大家多赏几个月票,明天冲破70名,甲鱼后天接着死磕!!o(n_n)o~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