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章:命牌(大章)

2018-01-17 08:53:15Ctrl+D 收藏本站

    代表府库的三角旗在头顶微微摇晃着。

    嘈杂的厅堂中,仙娥仙奴甚至天兵天将往返不断,见了猴子一个个都不禁大惊失色,退避三舍。

    猴子倒是愿意变成人的模样,毕竟走到哪里都被人围观兼且指指点点的感觉真心不好,可问题是这府库里四处都有针对术法的符篆,万一不慎触发了更麻烦。

    无奈之下,猴子也得好硬着头皮跟着李平穿行在人群中。

    “大人请稍候,小的这就去找人过来。”

    “快去快回。”

    李平走后,猴子与风铃静静地站在厅堂的角落里,继续被围观。

    好在妖王上天任职的消息早已人尽皆知,否则还指不定引起多大的混乱呢。就现在而言,哪怕他们一眼就能猜出猴子的身份,一个个从身旁经过的天兵天将都还不自觉地将收按在武器上,看猴子的目光中充满了警惕。

    不多时,李平便引着上次御马监见过的小吏与一位从未见过的清丽仙娥赶来。

    “大人安好。”远远地望见猴子,那小吏便已躬身行礼,目光中的畏惧感比之先前分毫未减。

    那仙娥自然也是跟着行礼。

    “怎么又是他?”猴子问。

    “大人您有所不知,安先生平日里就负责与我们御马监对接,小的与他也是最熟。”李平道。

    看着李平对猴子那谄媚的模样,被唤作“安先生”的小吏与那清丽仙娥都不禁微微蹙眉。

    “那她呢?”猴子指着那仙娥问。

    “小的看那清单颇长。怕一日时间不够,便自作主张多请了一位过来,大人与风铃小姐也好分头行事。大人,您看这样可好?”

    那仙娥闻言,对着猴子点了点头,又是行礼,却连自我介绍都没有。

    “是个好办法,我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猴子点了点头道。

    略略磋商了一下,最终确定由猴子负责购买各种兵器铠甲,那些个杂项和杨婵那份长达六份竹简的“药方子”则由风铃负责。

    小吏与仙娥一听说猴子准备购买上品的兵器铠甲。当即就有些扭扭捏捏了起来。拐弯抹角地说起了府库的规矩,似乎是怕猴子没金精想赖账,却又不敢明说。

    见状,猴子直接拉出一箱金精翻开盖子。

    金灿灿的光华中。两人的神情那叫一个精彩。当即都不说话了。只是那眼中少了一丝忧虑却又多了一丝疑虑。

    小小的御马监每日才多少用度。怎么可能有如此巨额的金精呢?

    便是傻子也知道这情况有些不对。可惜的是天庭并没有赋予他们拒绝猴子的权力,而猴子也不可能告诉他们这些金精那带点血腥味的来源。

    待确定了路线之后,猴子又让李平提风铃找来了一艘小型浮空舰。将一半的金精都搬到了舰上交给风铃与那仙娥,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一半金精由小吏带领着坐上马车。

    一路飞跃五片浮石,一行人才抵达了第一个目的地:金武阁。

    这名字听着特别俗气,其规模相比其他仓库也是小得可怜。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放上品兵器的地方怎么可能与放普通兵器的地方比规模呢?

    一进门,猴子便看到一排排的武器架,琳琅满目什么武器都有。

    每一件武器前面,又用木牌注明了武器的重量、价格以及冶炼者的姓名,若是有特殊功能也会写上去。

    只简单地逛了一圈,猴子便问道:“多倒是很多,就是档次还不太够,没有更好的吗?”

    “没有了。大人,这金武阁里的兵器已经是府库中最好的了。”那小吏低声道。

    “我不是听说府库里什么东西都有吗?就找不到更好的兵器?我看这里比东海龙宫的宝库都还不如吧。”

    小吏干笑两声,道:“大人说笑了。东海龙宫的宝库,那都是东海龙王的珍藏。我们这府库里的武器如何能及得上?”

    “这就不对了,天庭还不如龙宫,这怎么可能?”

    说着,猴子一只手伸到小吏面前,微微松开,十几粒金精掉落。

    那小吏连忙接了去,却又吓得左顾右盼了起来。

    “别担心,我刚刚瞧过了,周围没人看着。”

    闻言,那小吏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淡淡看了李平一眼,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将金精收入袖中。

    “谢大人赏。”

    这些负责与各宫对接的府库小吏平日里若是遇着哪位豪爽的上仙,得些赏赐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但到底是上不得台面的事,得一个妖王的赏赐就更是如此了。

    注视着小吏,猴子低声道:“小安哪,你给我实话说来,是不是还有其他更好的,你却没告诉我?”

    舔了舔干瘪的嘴唇,那小吏躬着身子谄笑道:“大人误会了。府库之中确实没有更好的成品武器了。但府库里的材料,却是三界里最多,最好的。这是因为……府库轻易不敢派人打造那些极品武器。”

    “不敢打造?这怎么说?”猴子问道。

    “大人初上天庭有所不知。极品兵器极品丹药的打造与冶炼,除了需要极品材料之外,还需要技艺高超的大仙才能完成。而即便是大仙,也偶有失败的时候。一方面这些个大仙不是那么容易请得动,另一方面,万一失败了,府库不只赔了材料,还得赔大仙们的酬金,如此一来,这账,便不太还做了。府库的账可不比御马监的账,上头盯得紧着呢。”

    “还有这说法?”猴子一下笑了出来,转身朝着一旁放满弓箭的区域缓缓走去。边走边道:“若是如此考虑,那凡间的铁匠铺岂不是全部都不用开了?将损耗都叠到成品上卖出去不就行了?”

    小吏连忙快步跟了上去,躬着身子走在猴子身后,低声道:“这话不能这么说。凡间的铁匠铺是为了赚钱,天庭的府库可不是为了盈利,本身立场便不同,不能相提并论。这是其一。其二……若是开了这先例,往后便可能出现有些人徇私,与人合谋将成功炼制的兵器丹药也都做账做成炼制失败,到时候岂不是……乱套了?”

    小吏悄悄瞧了猴子一眼。又接着说道:“能买得起极品材料的人。自然有办法自己请人炼制,何不让他们自行处理,也省得府库麻烦。大人,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说得倒也没错。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等文章。”猴子点了点头。伸手取下一张硬弓。拉了拉,道:“本来想买些更好的兵器,看来是没办法了。这些……将就着用吧。”

    说着,将那张弓递给了李平。

    又是逛了一大圈,猴子不仅弄齐了清单上的三十三件兵器,还额外拿了不少备用的。出了门一算,前后五十六件兵器总共也才十一万金精。

    这挑的都已经是这金武阁里最好的了。

    买完武器,接下来可就是难题了。

    怎么运回去?

    若是硬弓短剑匕首之类的还好说,但这一堆武器里面大多都是战斧流星锤之类的重武器,随便都是几千斤的重量。用那马车,肯定是拉不回去了。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让李平再去找艘浮空舰来,自己则在那门口呆着。

    干嘛?

    等他们点金精。

    天庭的金精制度就现在来讲,比起凡间人类世界的货币制度那优越的不是一丁半点,但要说完善,那还早得很。

    在这个地方,金精是唯一凭证,不存在纸币这玩意,也不存在划账这种事情,所有的都必须是现款交易。若是小额交易还好,碰着大额交易了,那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题。

    三个小吏,折腾了大半天才把十一万金精秤完。好在这里的秤够准,若真让他们挨个点,恐怕他们都得去撞墙了。

    坐着悬空舰,三人又朝着下一站——军护堂进发了。

    这军护堂跟金武阁比起来也是半斤八两,没几件真正的好货色。随意地挑齐了清单上的物品,付了八万金精,那小吏见天色还早,猴子意犹未尽,风铃那边又还在为杨婵的“药方子”忙,便建议到旁边的野仙屋走上一走,说是专门卖一些琐碎的小物品。

    想了想,猴子也便同意了。

    这野仙屋里面的东西倒是比先前的两个地方吸引猴子的眼球,买不买则另论了。

    像什么穿上就能飞的仙衣、拿在手上不用书写便可以将所思所想显示出来的竹简、射出去若是没命中会自动落回箭筒中的箭矢、滴到水中就能让水立即凝结成冰的液体、没有燃料也能一直燃烧不熄却感觉不到丝毫热量的火种……林林总总的东西,看着都挺有趣,但有什么用,就实在说不上了。

    说起来也就是一些把玩的小玩意罢了。好在这种东西比起兵器铠甲而言倒是便宜了不少,既然来都来了,猴子也就随意地又挑了一些,那目光最终落到一块好似灵位一般的木板上。

    “这是……命牌?”

    想当初离开斜月三星洞的时候须菩提就替猴子做了一块。

    这种命牌,只要用对方的头发施过法,锁定了,除非那人上了化神境自行断去联系,否则无论对方身处何方,都可以用这命牌找得到。而且一旦殒命,除非被对手擒住了魂魄,否则魂魄会自动被招回命牌之中,以备复活。

    “命牌?”那小吏不由得眯了眯眼睛朝那命牌望了过去。

    “怎么啦?”猴子问。

    小吏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小的记得,命牌很久之前就不卖了的。命牌乃是乾坤齐阴木所制,那乾坤齐阴木本身便价值不菲,也还有其他许多用途。而这命牌,对居住七重天以上的仙家来说实在用不上,对那些需要在凡间来回走动的小仙则又太昂贵……这种东西一般也就富有的凡间大仙才会需要。在天庭实在没什么市场。记得许久之前便已经不再备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块,也许是谁定了又退回来的吧。”

    猴子低头看了看那前面的木板:“两千金精……恩……确实不便宜。不过这东西我倒是喜欢。”

    说着,他随手拿下来交予李平。

    此时,风铃已经传讯过来说清单上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购齐,现在只等着猴子回去便可以走了。

    匆匆结了账,三人便登上浮空舰返回出发点。

    与风铃汇合之后,直接两艘浮空舰汇作一艘,按例让那小吏与仙娥将船上的东西全部校对了一番,确认准确无误后。猴子便带着风铃与李平返回御马监。

    望着那渐渐远去的浮空舰。小吏站在楼前不由得长叹了口气,道:“你说,他哪里弄来这么多的金精呢?”

    “只要他不赖账就好了,其他的。我们管那么多干嘛?”那仙娥道。

    想了想。小吏不由得摇了摇头。囔囔自语道:“也是,管那么多干嘛呢?他们付得起金精,我们只管供应便是了。”

    正当此时。一位看上去已年过半百的老者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扯着嗓子喊道:“小安哪,你刚刚带的那弼马温在哪?账目有错呀。”

    转过身,小吏对着那老者道:“怎么?付少了?刚刚我们可是几双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不可能有错。”

    “不是付少了。那个命牌,账上早没命牌了。”说着,老者将手中的账本翻与予小吏看:“账目上老早就是零的东西,怎么可能还卖出去了,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安先生微微一愣,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起来,故作惊慌道:“命牌?什么时候买命牌了?”

    “这……”老者也是微微一愣,道:“你刚刚不是跟我说的命牌吗?而且我刚刚也看到是有块命牌呀。”

    “你是听错了吧?不是命牌,我说的是铭牌。至于你那双眼睛……哎,就不要说了,肯定是你看错了。没有的东西你也能看到,当真是老眼昏花呀。”

    “铭牌?不对啊,这情况我也想过,刚刚还特意点了一下,铭牌一个没少。”

    “那就一定是忘了拿了。我说重新清点的时候怎么没看到铭牌呢,还以为是半道掉了,原来根本就忘了拿。”说着,小吏朝着仙娥使了个眼色。

    那仙娥当即会意,开口道:“找到便好,在我们府库丢东西,这可不太光彩。回头赶紧给人家送回去吧。”

    “真是这样吗?”老者狐疑地看了看小吏,又看了看仙娥,挠头道:“命牌两千金精一块,铭牌十金精一块,这么大的差别,他刚刚怎么就想都没想地直接付账了?”

    “人家有的是金精,你管得着嘛你?”小吏伸手推着老者往后走,边走边催促道:“赶紧地,将差的一千九百九十金精和那铭牌拿来,我现在追上去,兴许还能赶得上。”(未完待续。。)

    ps:  这段比较长,中间也没什么悬念,所以就干脆两章并做一章发了,大家不介意吧?

    好吧……我说实话这一章只能顶比较短的章节的两章。关键是我现在头疼得厉害,没办法继续写了。请大家体谅一下。感谢了。

    额,现在月票榜71名,距离70名还有4票才能达到,我明天是不是能休息了呢?呼呼。

    继续求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