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一章:送来的帖子

2018-01-17 08:53:15Ctrl+D 收藏本站

    弼马温在府库一掷千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天庭。

    三十五重天上弥罗宫中,十余张竹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环绕在白发老者身旁悬浮着。

    “玄武重锤一柄、九天黑煞戟一柄、附灵月华弓一张、伏虎灵翼双刀一对……听潮绫罗衣一件、玄魂太乙战甲一套……铭牌一块、勾魂石十颗、托天羽一枚、欣琴草五两、乌龙世赐叶八两……朱荷紫金钗一支、上品夜明珠一枚……”

    将那所有的竹简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那白发老者不禁呵呵笑了出来。

    “师傅何故发笑?”跪在身前的童子低声问道。

    白发老者捋着长须道:“这猴子并没有被驯服啊。实力不足,所以选择收敛,但另一方面又还在细细做着准备。”

    那童子略略犹豫了一下,拱手道:“弟子愚钝,还请师傅明示。”

    指着其中的几份竹简,白发老者道:“那些材料、杂项且不要去提,你看这几份里,全部都是兵器铠甲。那猴子手头早有了定海神针与黑蛟皮甲两件宝物,购如此之多的上品兵器铠甲,怎么都不可能是买来自用。说白了,他这恐怕都是是替花果山的妖众准备的啊。若真是被驯服了,又何须这些呢?”

    “师傅这一说,倒真是如此。”童子微微蹙了蹙眉头,又道:“可弟子有一事不明。那猴头上天才这短短时日,哪里来如此之多的金精?莫不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盗了府库?”

    “天庭的府库岂是那么轻易盗得?”白发老者摆了摆手,捋着长须道:“此事。明眼人一想便知。倒是无需多虑。一直以来。为师最拿不定的,便是那猴子是否已被驯服。如今确定了未被驯服……”

    微微顿了顿,只见他淡淡一笑,注视着童子道:“倒是可找个机会,见上一见。”

    ……

    灵霄宝殿内室中,卷帘维持着躬身拱手的姿势一动不动,一对眼皮微微抬起,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前方端坐的玉帝。

    一手捋着长须。玉帝的另一只手缓缓握紧了,淡淡道:“这猴头,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从天河水军那里搜刮来的金精,竟也敢明目张胆地拿出来用。”

    “陛下,是否……责令他将所购之物及剩余金精全部交出?”

    玉帝微微低垂着头,问道:“你知道那总额有多少?”

    “这……”

    “都猜得出这猴头金精的来源,可谁又知道具体有多少呢?这东西,从来就没有个确切的数。到时候交多交少,谁也说不清,结果必将又是一笔糊涂账。况且。若是招安之时提出,倒也简单。如今时过境迁,再提,不过徒增笑耳。”玉帝微微顿了顿,抚着龙案无奈长叹道:“此事,佯装不知便是了。”

    卷帘深深吸了口气,又拱手道:“陛下,这妖猴在天庭虽说不安分,但到底还没闯出大祸。可臣听说在那妖猴的部属在花果山聚集了数百万妖众,厉兵秣马气焰嚣张,更是时常越界挑衅天河水军。此次妖猴所购之物怕也是替花果山妖众准备的……先前花果山一战便已让堂堂天河水军损失惨重,若任其发展下去,往后想再剿,即便我天庭精英尽出,恐怕也是难上加难啊。老君道法高深,他保那妖猴,臣自然是琢磨不透当中的用意。可依如今的态势看,长此以往,这妖猴必将是天庭一大祸害。陛下还是早做打算为妙。”

    见玉帝未表态,卷帘又接着说道:“臣倒是有一计可消除这个隐患,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玉帝淡淡瞥了卷帘一眼,道:“说吧。”

    “现如今老君态度不明,虽未明说力保这妖猴,却也未说不得动这妖猴。臣以为,只要那妖猴闯的祸够大,老君,怕也不方便硬保吧。”

    说着,他又是小心翼翼地瞧着玉帝。

    玉帝捋了捋长须,叹道:“此事朕又怎会没想过?那猴头刚上天便伤了月老,若真是依那时的气焰,如今早已事发。可上天的次日,与他一同上天的仙娥风铃,却是老君亲自去了广寒宫领了送过去。也不知是否老君与他谈了什么,自那以后,妖猴就闭门不出,收敛了许多。便是巨灵神之事也是巨灵神自己主动招惹。如此情况下,想等他犯下大错,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

    “臣以为,可从那妖猴的职位下手。”卷帘道。

    “职位?”玉帝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缝:“他虽说任了弼马温之职,但御马监上下诸事怕还是由原来的仙娥打理吧?”

    卷帘轻声道:“陛下,弼马温一职,便是再如何胡来,怕也闯不下滔天大祸。可若给他指一个蟠桃园管事之职……”

    话到此处,卷帘便已顿住。

    “让猴子管桃园?”闻言,玉帝失声笑道:“那真是想不出事都难了。”

    见玉帝眉开眼笑地,卷帘顿时微微松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只听玉帝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主意,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天辅帮你想的?”

    这一说,卷帘当即吓得跪倒在地,喊道:“陛下赎罪,臣罪该万死!”

    ……

    从府库返回的当晚,猴子便用玉简知会了婆罗僧揭谛的门徒,请他帮忙将东西都运回花果山。

    对方倒是爽快地答应了,只是这时间却不好确定。毕竟就现在而言,婆罗僧揭谛还不可能明目张胆地与猴子来往。估摸着最终又得像上次那样,借着一次路过的机会布下障眼法,将东西偷偷运走。

    如此一来,那些个东西自然只能暂时堆在仓库里了。

    接下来的日子,猴子自然又是闭门不出,过起了单调乏味的生活。

    此时已是猴子上天任职的第二十一天。如此又过了五天。到了第二十六天。按例前往天庭内府部对账的云霜带回了一个重量级的消息——有人奏请玉帝,升猴子的职,将猴子提为蟠桃园管事。

    这蟠桃园管事和弼马温之间,其实也差不了多少,都是不入流的官职。但关键是“让一只猴子看桃园”。

    毫无意外地,这个建议受到包括太白金星在内的西王母一系极力反对。据说玉帝龙案上堆的劝谏奏折都一人多高了。

    那蟠桃园可是西王母的命根子,让一只猴子去看还了得?

    不过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蟠桃怎么用。确实在西王母的权限范围之内。但天庭的人事任命,特别是一个小小果农的任命,若玉帝要硬来,纵使有一大片仙家支持,西王母也是奈玉帝不何。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御马监的众人无不哗然。猴子的第一反应则是——又是太上搞鬼。

    可不是说反两次天的吗?如此做法,不就少了一次了?

    想着,他不由得忐忑了起来。

    虽说现在的他可不是原版的那只见了桃子就嘴馋的猴子,可至少就意味着太上的脚步在加快,他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到时候即便他不想反。恐怕也有想出法子来逼他反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消息越传越广。闹得天庭人尽皆知。有人抱怨猴子任弼马温一职才不过一月不到,半点功勋没有就升职,不妥。有人沉默不语,等着看猴子吃桃子闯祸。有人则幸灾乐祸,等着看西王母的蟠桃遭殃……

    可无论如何,如此荒唐的建议,就是没人怀疑过玉帝是否真会接受,说得好像圣旨已经在路上似地。

    御马监的众人都开始准备为猴子践行了。可传着传着,好一段时日,却迟迟不见圣旨到来。

    这玉帝也奇怪,对那奏请让猴子任蟠桃园管事的折子既不批,也不驳回,就这么拖着。

    听到这个消息,猴子一下仿佛吃了个定心丸一般。

    很显然,这不是太上的主意,而是玉帝在试探,在等太上表态。只要太上一天不表态,他便不会被调任。

    转眼,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已到了上天任职的第三十五天。

    这一天一大早地,一位白衣童子驾着仙鹤来到御马监,将一份帖子交予月霜后叮嘱了一句:“家师交代了,请务必交予弼马温大人。”

    说完便匆匆离去。

    月霜并不认识那童子,不过凭那身行头也可断定肯定是出自哪位大仙门下,这帖子自然也不敢怠慢,放下手头的事情便赶紧来到猴子房间亲手呈予猴子。

    此时,已经快憋出病来的猴子正无聊得半卧在卧榻上打哈欠呢。刚伸手接过月霜的递过来的帖子,一旁的风铃便侧过脸来问道:“上面写了什么?”

    猴子清了清嗓子,翻开帖子朗声念道:“山河之道,在于奇巧,日月之道,在于清高,众生之道,红尘了了,孤舟之道,一江飘摇……这什么鬼东西?真拗口。”

    猴子懒得继续往下念了,直接跳看最后落款,当即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元始天尊……”

    风铃一惊,连忙回头朝猴子望了过来。

    与风铃对视着,猴子呆呆地说道:“他想……邀我明日去弥罗宫听讲。”(未完待续。。)

    ps:  好了,今天就只有这么多。话说昨天月票71名,今天才突破的70名,不能怪甲鱼今天没加更哦。额,我也得歇一歇。明天再加更吧。

    另外,现在的排名是69,话说前面63就是传说中写过《斗破苍穹》的超级大神天蚕土豆的《大主宰》了。咱是不是……悄悄地把他的菊花给爆了呢?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