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二章:气息不对

2018-01-17 08:53:15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

    微风缓缓地拨弄着云雾,树影摇曳的庭院之中,太上静静地端坐在石桌旁。

    在桌子的对面,一位漂亮得如同一块宝玉的青衣女童低头用生疏的手提着毛笔,在竹简上细细书写着。

    许久,那青衣女童将竹简递给了来上。

    “老爷爷,写好了。”

    伸手接过竹简,太上一边捋着长须查看,一边笑叹道:“为什么叫我老爷爷呢?”

    女童道:“以前还是金丝雀的时候时常听人类这么叫,所以……就这么叫了呗。”

    那如同黑玉般的双目静静地注视着太上,多多少少还蕴含了些敬畏。

    “你还是叫老夫‘老先生’吧。”

    “为什么?”

    “因为,老夫听着习惯。”

    “哦。”

    将竹简摊到雀儿面前,太上捋开衣袖,隔着桌子指着其中一个段落道:“背是背下来了,可这字却还是记不住。‘增’字,这里该有一横。”

    雀儿默默地点头,抬手将那一横添了上去,将竹简重新递到太上面前,想了想,低声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去见猴子呢?”

    “他现在很好。若有缘迟早都会见面,不急于一时。”

    雀儿沉默了,不过只是表情上沉默。太上清楚地读出了她心里的嘀咕:“不想让我见就直说嘛,故弄玄虚做什么?每次都这么扯,也不换点新鲜词儿?”

    太上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沉默了一会,她又忽然问道:“老先生。你是不是太上老君?”

    这一问。一口茶刚入口的太上差点呛到。正了正神色。他望向雀儿,低声问道:“这是谁予你说的?”

    “没谁说。不过猴子说过,太上老君有吃了就能成仙的仙丹……老先生你将我复活,又帮我化形,会不会就是太上老君呢?”说罢,她眨巴着大眼睛细细地盯着太上瞧。

    太上抿了抿唇,瞥了她一眼道:“能做到的大仙多的是,怎就只有太上老君了?只能说那猴子孤陋寡闻了。”

    雀儿紧蹙着眉。扁着嘴不说话,似是有些不高兴了。憋了半天,酸溜溜地说道:“猴子不孤陋寡闻,猴子很聪明的。”

    “你这是在替他说话?”太上不禁笑了出来,叹道:“你这丫头,别的不说,懂的人类的事情还真不少。‘孤陋寡闻’该算是比较生僻的词句了吧,若说化形多年的大妖还好,你这刚化形的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最早的时候,我的主人是一位失意的士大夫。每天都对着我说这些,怎能不懂?后来士大夫过世了。少主人才将我从笼子里放出来的。”

    “呵,也难怪学得那么快了。以前的事情,都记起了?”

    “记是记起了。”

    其实她并不只记得原本的事情,脑海里不知为何还多了一些与猴子有关的景象,只是不太真切,像是一个很长的梦,分不清真假。

    稍稍沉默了一下,雀儿悄悄地瞄着太上,拉长了声音缓缓说道:“老先生你究竟是谁呢?神仙?还是妖怪?为什么要帮雀儿呢?你认识猴子吗?是他拜托你的?”

    停留在心里没说出来的那一句是:“还是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太上只能干笑。

    这小妮子,虽说刚化形,可警惕性却非一般的强,比年长许多的风铃都要难缠得多。

    无奈,太上只得抿了抿嘴点头,点头道:“记起了便好。”

    说罢,其他的问题便一概装作听不见了。

    不多时,一位童子缓缓来到太上身边,有意无意地瞧了雀儿一眼,对着太上拱手道:“启禀师傅……二师叔准备明天在府里开讲,您关注的那人,也在邀请之列。”

    “哦?”太上哼地笑了出来,若有所思地抚着堆放在一旁的竹简书籍,缓缓道:“连他都邀请了,那这邀请的人可就多了,他那大殿,能坐得下?”

    “禀师傅,他只邀请了刚刚好与那人同品阶的。往上,往下,一概未请。美其名曰:解惑。”

    “这是不阴不阳的一手啊。”太上抚掌道:“我那三师弟可有动静?”

    “未有动静。”

    雀儿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地,许久,她伸长了脑袋开口问道:“老先生,你们师兄弟之间还互相算计啊?”

    “不是互相,是他们算计老夫。”

    “切。”雀儿撇了撇嘴,悠悠道:“物以类聚,你的师兄弟能算计你,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上的眼角不由得跳了跳,佯怒道:“不要胡说八道。”

    雀儿这才住了嘴。

    这小妮子才刚来多久?怎么就这么没大没小了?

    记得刚来的时候对太上说话还是小心翼翼的,现如今虽说眼中也还藏着那一丝丝的敬畏,可却变成了每天不断挑战底线,说话越来越不顾忌……

    这想把她教好,还真不知道要教多久啊。

    太上不由得又想起了风铃,这同样是师傅,怎么须菩提教出来的弟子就能那么单纯呢?

    憋了许久,雀儿深长了脑袋低声道:“有人讲课,那我能不能去听听?”

    “等你能将道德经默得一字不差的时候再说吧。现在去了,怕也听不懂。”

    “先听着不行吗?反正你让我抄的这些我也不懂,到哪都是不懂,有什么差呢?”这是明面上说的话,太上用读心术读到的却是:“分明就是不想让我去,找借口罢了。怎么?怕我一去,一问,就知道你是谁了?这死老头有问题!”

    再配上那双狐疑地望向自己的那眼神,太上心里隐隐有点发毛了,连忙干咳两声。正色道:“总之。不行!”

    闻言。雀儿的眉头不由得愤愤蹙起,气鼓鼓地。

    其实她只是想出去走走。每天呆在这院子里读书写字,对着这老头子,真心闷得慌。

    这和当初呆在笼子里有什么区别吗?

    看来化形了也不一定就快乐。以前她起码还能到处飞,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现在反倒哪也去不得。

    猴子不是说修成了就能飞很高很远的吗?自己现在这样,算修成了没有呢?

    额……对了,现在自己算漂亮吗?猴子说不漂亮要反悔的哦。也不知道他见了喜欢不喜欢。

    话说回来。那死猴子还说要纳几门小妾的,老头说他已经修成了,不会真跑去纳什么仙女和狐狸精当妾了吧?

    他会不会已经忘了我了?

    小雀儿默默地想着,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慌。

    ……

    原始天尊邀请听讲,这可是大事。邀请函都发上门了,猴子自然不可能不去。

    就平时而言,这种讲座便是那些大仙也要趋之若鹜。这一次不知怎么的,邀请函全部都发给了好似猴子这般不入流的仙家。

    于是,就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了。

    那些个有邀请函的仙家一个个当即放下手头的活,急急忙忙地坐上浮空舰就往弥罗宫去。接到邀请函比较晚的。更是四处托关系想办法。

    为何?

    因为好似猴子这种不入流的仙家,大多都居住在八重天或七重天这种地方。虽说越往上每一层的距离其实越窄。但,莫说七重天了,便是从九重天到三十五重天,用寻常浮空舰走也得一日一夜,而那邀请函上写明了开讲便是明日……

    至于说直接施展术法腾云去的……就猴子这档次的仙家,大多也就是一个炼神境修为,能有个炼神境巅峰就已经很不错了,化神境根本是想都不要想。

    这让一众仙家如何能不急呢?

    正当所有受邀的仙家都在为赶路发愁的时候,猴子却是悠哉得很。

    以他的速度,从八重天到三十五重天,一盏茶的功夫都不用,有什么可着急的?

    这些时日来本就已经在御马监闷坏了,接到邀请函,他第一件事就是吩咐月霜帮他在房间里准备好热水,准备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再美美地睡上一觉,等睡到自然醒了,再考虑出发的问题。

    难得出趟门,得舒舒服服地去不是?虽说这事情听来有些蹊跷,但原始天尊这档次的,若真使起伎俩,断不会弄到自己的地盘去使才对。

    次日一早,猴子便出了门,一个筋斗云直达三十五重天。待到定住身形,四周已停泊了无数的小型悬空舰,人山人海。

    那些个仙家一个个惊恐地瞧着猴子,里面还包括了广寒宫派出的满满一船人。

    对于他们投过来的目光,猴子只当没看见,只自顾自地朝那高达五丈的大门走去。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一位道童已经出现在猴子面前,恭敬地行了礼,道:“这位是弼马温大人吧?”

    “正是。”猴子伸手将邀请函递了过去。

    接过邀请函,那童子翻开看了一眼,确认无误之后又是恭敬地行了礼,道:“师傅交代了,大人身份比较特殊,与其他仙家共座恐怕不太适合,所以另外为大人准备了座位。”

    “那就有劳童子带路了。”

    “大人请。”

    人群缓缓地让开了一条道。

    那童子领着猴子一步步穿行而过,那四周的仙家无不窃窃私语。虽说童子已明说了是因为身份特殊才特殊处理,但一个妖王能得到元始天尊的特殊照顾,还是让一众仙家颇为愤愤不平。

    弥罗宫是三清宫殿之一,那规模自然非同小可。

    它占地数百亩,整座都由白玉砌成,顶部尖尖耸起,呈金字形。完全不像天庭的其他建筑,倒像一座塔的格局,只不过这座塔只有三层罢了。

    那弥罗宫的大殿则更是奇特,看上去与其他宫殿的大殿截然不同,不像一个大殿,倒像个看戏的地方,上下三层,共一个大厅。

    看情形,这原始天尊当真是对讲经酷爱至极啊。

    一路走进弥罗宫内,那童子径直将猴子领上了三楼,给猴子在围栏边上指了一个放了两个蒲团的位置坐下。

    不多时,其他的仙家也陆陆续续了入座。

    讲经会开始了。

    一位浑身散发着白光的白发老者震了震衣袖,坐到大殿正中的蒲团上。

    “那就是元始天尊?气息不太对啊。”猴子定睛一看,对方的术法当即在他眼中失效现出了原型——那是一位童子化神境的童子化身而成,根本就不是什么元始天尊。

    “不是吧,讲个经都找个人代?”猴子不由得哼笑道:“这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化神境修为。这分明是忽悠人嘛。”

    话音未落,他的神情已整个僵住了。

    不知何时已坐在他身旁蒲团上的一位年轻的仙家缓缓侧过脸来,似笑非笑地问道:“这气息,不知道对了没有?”(未完待续。。)

    ps:  月票动弹不得了,好吧,我还欠一更。大家今晚早点睡吧,估计很晚,别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