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五章:到访

2018-01-17 08:53:13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

    庭院中,石亭下,太上紧闭双目盘腿端坐着一动不动。就在他的侧边,雀儿正趴在一张矮桌上紧蹙着眉书写。站在她身后的两位仙娥时不时伸手指正。

    一位童子从远处快步走来,有意无意地瞧了雀儿一眼,叩拜在太上身前道:“启禀师傅,前往听讲的师兄传来消息,那人被径直引上三楼,并未与二师叔接触。”

    太上微微睁开眼睛,却是先看了雀儿一眼,道:“他身旁所坐何人?”

    “这……”童子微微低头,道:“师兄说,是一位不认识的仙家。”

    “不认识的仙家?”太上微微躬身,捋着长须侧过脸去瞧着一旁枝桠上的鸟儿,道:“行了,不用再管了。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

    “诺。”那童子连忙又是躬身,缓缓退了几步,转身离去。

    “是什么人让老先生这么关注呢?”雀儿一边写着一边问道。

    “一个,收,收不成,杀,又杀不得,只能靠哄,靠骗的麻烦人物。”太上轻声道。

    ……

    弥罗宫的道会于傍晚时分方结束。而在它结束之前,猴子便已先行离席。

    一路纵云飞遁,他不断默念着:“增资质、增修为,却不除业力,不散戾气……”

    元始天尊向他伸出了善意的枝桠,可他早已不是数十年前刚刚降生的那只懵懂的猴子了。

    自己的师傅况且能将自己压上赌桌,于元始天尊而言,自己又算得上什么呢?

    太上不可信。须菩提不可信。元始天尊不可信。如来也不可信……

    这些大能,没有一个可信的。

    太上没出手对付自己,是因为他要回复天道。须菩提收自己为徒,是因为他要撕裂天道。元始天尊愿意帮助自己,是因为他嫌天道石裂得还不够彻底。

    抛开这些,他什么都不是。

    唯一可信的,只有自己,只有当自己也拥有强大的实力。变成能与他们坐在同一个棋盘上对弈……

    可是,修为……

    行者道的门槛,有三重。一是资质,二是业力,三是戾气。资质决定上限,一方面靠先天,另一方面则靠后期的丹药填补。至于业力与戾气,则靠杀戮。

    这是行者道最基本的修行方式。

    猴子现在所遭遇的,最主要的问题在于资质。上限不突破,其他再怎么努力都没用。一旦上限突破。得以继续修行,在漫长的光阴里。猴子有绝对的把握化去业力,消除戾气。

    可元始天尊所说的这枚灵丹却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增资质之外,他还附带了一个功效,那就是增修为……

    众所周知,行者道修为的提升,会带来大量的业力和戾气,到了猴子这一层的修者更是如此。如果在极短的时间里,资质提升,修为提升,业力与戾气却来不及散去……

    那么接下来将是极为恐怖的一幕。

    过量戾气的累积,很快,服用者就会失去理智,陷入狂暴的状态。过量业力的累积,则可能会引发天劫……

    届时,将是一个身形具毁的结果。

    紧紧的咬着牙,他如同宣泄一般将速度提到了最快,化作一颗流星,从三十五重天直坠八重天,硬生生将沿途的云层全部撕裂,留下一个长达数千里的通道。

    天庭的禁军都被惊动了。

    凌霄宝殿前的玉帝呆呆地望着那扩散开来的云雾,那鹤目眯成了一条缝。

    “是那妖猴。”身后的卷帘低声道。

    “他又做什么了?”玉帝紧了紧抚须的手道。

    “臣这就去查探。”

    ……

    当猴子的身形在御马监前顿住的时候,已是气喘吁吁。

    肆掠的气流横扫了一切,狂风之下,小小的御马监就如同汪洋中的一叶孤舟般飘摇。

    短短的距离,他竟耗去了十分之一的灵力。

    原本悬浮在御马监周围的大小浮石,淡淡云雾都被这激荡的气流轰散了。

    猴子抬头怔怔地环视四周。

    “他会在这里吗?既然丹药是他的,那他是否有办法化解呢?”他想。

    狂风之中,那黑发老者稍稍犹豫了一下,化作烟尘飘散,消失在云雾之间。

    呆呆地搜寻了许久,猴子最终失望地落到御马监。

    那被摇得七荤八素的众人还以为是天庭遭了什么灾害,一个个惊慌地看着猴子,看着他一步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合上房门。

    事后,风铃找他问弥罗宫元始天尊究竟讲了些什么。这一整天的,猴子倒真是与元始天尊在交流,可正中那假货究竟讲了什么他哪里知道?于是支支吾吾信口胡诌了一番想蒙骗过去。

    可惜,立即就被风铃识破了。

    据说那日菡薇仙子与蒂心仙子也在场,讲经的内容早透过玉简告诉了风铃。

    那太阴星君似乎铁了心要拉近与风铃的关系,竟然不顾御马监里还蹲着一只妖王,“准许”菡薇与蒂心两位仙子找个日子来御马监探望风铃。

    至于究竟是几时,那就不知道了。

    次日一早,天庭的禁军便在御马监隔壁设了个新的岗哨。闻讯,猴子悄悄去溜达了一圈,结果竟发现里面驻扎了六个化神境天将,小小的营房里,堆满了各种破术法器……

    看情形婆罗僧揭谛派来的人要将那些个兵器铠甲悄无声息的运走,恐怕还得费些功夫了。

    那日之后,无论是元始天尊还是太上老君都仿佛一下消失了一般。

    猴子又是开始了闭门不出的安分日子,只是时不时遣李平去府库掏写书本回来看。

    天庭府库里什么都贵,唯独书本便宜。无论是上乘术法,还是符篆图文,都当真只收个成本价。

    这该算是对天庭众仙的一众另类福利了吧。

    既然如此,李平自然是每日拼命地往回搬,时不时地还会被隔壁那岗哨的天将拦下来检查一番。

    那些个竹简能有什么异样?查不出异样,天将自然也不敢为难,倒也相安无事。

    只可惜这些个藏书比之斜月三星洞藏经阁的藏书都还略有不如,直到堆满了猴子半个房间,都还是找不到半点有意义的东西。

    尽管如此,猴子还是每天让李平继续运,而自己则继续每日埋头书堆。

    倒不是说真的寄望于从这些廉价的竹简里能翻出什么破局的秘法,这对于猴子来说,只不过当是消磨时间的手段罢了。

    如此,平平稳稳地,又过了二十天。

    到了猴子上天任职的第五十五天夜里,那黑发老者悄然出现在猴子的房间里。(未完待续。。)

    ps:  好,第二更送到。不欠了哈。那些说甲鱼今天会继续欠的渣渣,通通去shi吧!

    还有月票的赶紧投了吧……马上要年底结算了,虽说月票多甲鱼半毛钱拿不到,但起码咱把几年的总月票两推上去了,来年那作者等级好看点不是?

    要是lv1真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