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八章:蒂心要来了

2018-01-17 08:53:13Ctrl+D 收藏本站

    “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居然跟我说:‘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这这这……”

    弥罗宫中,通天教主一边踱着步一边愤愤地吼着。

    一旁细细捣着药的元始天尊噗呲一下笑了,捋着长须叹道:“这说法,倒是闻所未闻。”

    “你还笑?”通天教主眼中的怒意更盛了,一手指着大门喝道:“那就是只疯猴子!刚刚我就想亲手了结了他。这等狂徒,留着也是祸害!结果他居然跟我摆什么利弊,说他死了,老君天道石兴许十年,兴许百年就能复原……居然敢要挟我!”

    元始天尊瞅了瞅怒火中烧的通天教主,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幸亏你没动手。”

    通天教主一怔,紧蹙着眉头压低声音道:“你也相信这等说法?”

    “这说法自然不可信。”元始天尊微微仰着头,两眼望天花,手指稍稍掐算了一下,道:“若是十年百年便可复原,还要他这猴头作甚?老君早出手了结他了,如何轮得到你?只是,当初老君的天道石,不也是一步步修出来的吗?”

    通天双眼微微眯起,似是恍然大悟了。

    低下头,元始继续细细捣着药,长叹道:“即便天道石彻底崩溃,老君已悟‘无为’,假以时日,必可重新修成。重走旧路罢了。现在,彼此不过打一个时间差。老君希望不要裂得太过火,这样时间便不用太长。我们则希望彻底崩溃,这样我们就有充分的时间去悟我们的‘天道’。如此而已。杀猴头。于老君于我们,都是下下策。而且。退一步来说,你刚刚即便动手。也未必就真杀得了。”

    “未必真杀得了?”通天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元始捣药的手顿住了,悠悠道:“在御马监杀那猴头,你就确定老君不在旁边看着?”

    “这……”通天有些慌了,支支吾吾道:“这该是不可能吧……除非老君每日都在御马监蹲守,否则如何得知?”

    似笑非笑地瞧了通天一眼,元始又开始了手边的动作,低声道:“放着这么一个关键人物在天庭,他怎可能什么都没准备?玉帝哪敢违抗他的意思啊?既然玉帝都不敢了,剩下要防的。也就只有你我。你说,他可不可能任你自由出入御马监而不知呢?若真如此,他便不是老君了。”

    闻言,通天深深地喘息着,许久,只叹道:“都是我太急了。”

    “你是太急了。”元始一边将捣碎的药粉扫罗一旁的纸张上,一边道:“跟你说他想要你那七巧弥云丹,只是让你等着,他自会找上门来。我要见他况且要拐弯抹角约到自己宫里来。你倒好,直接杀上门去……”

    “我这不是等不及了嘛?都二十天了,他竟没半点动作。再这么等下去如何了得?”

    元始淡淡斜了通天一眼,叹道:“你还没那修行者道的猴头憋得住啊。”

    通天也不辩驳。一步步走回自己的蒲团上,端坐下来,低声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看着办便是了。”元始呵呵地笑了起来:“七巧弥云丹送过去了。善意已释放。虽说那丹药着实没什么用,但最起码。他现在清楚我们是愿意帮他的。至于其他,往后再说便是了。”

    “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今天的事也不一定是坏事。那猴子桀骜不驯,又不只对你我,对老君恐怕都是一样的。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在花果山闹出那么大动静,恐怕还轮不到你我出手,天道早归一咯。猴子狂妄,最头疼的不该是我们,该是老君。就他那性格,如何肯接受压五百年的苦?你我且按兵不动,观望便是了。”

    说到这里,元始天尊微微抬头注视着通天教主道:“况且,你别忘了还有个须菩提,那也是老谋深算之辈。猴头还是他的弟子呢,他怎能没有后手?若真坐不住想找点事情做,便择日去一趟五庄观,把这事儿知会镇元子便是了。知道的人越多,我们的同盟便越多,胜算,也便越大。当然,破了天道之后,对手也便越多。”

    想着,通天教主默默地点了点头。

    ……

    御马监中,猴子正望着那七巧弥云丹发呆。

    就为了这枚丹药,他将自己的九个师兄,连带着玉鼎真人和杨婵都联系遍了,最终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这丹药,吃不得。

    理论上,吞服下去之后要控制修为的增长速度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用法阵创造一个没有灵气的空间。只要周围没有灵气,那么便不存在修为提升。由此,也便不可能产生戾气和业力。从而得以控制整个修为进阶的速度。

    可这样一来吞服者就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囚徒。

    而太乙金仙以上修为要消除的戾气和业力需要天文数字般的杀戮,囚在这么一个空间里如何可能做到?

    由此,他们推倒出一个共同的结论——这玩意根本就是通天教主一时游戏之作,不具备实用价值。就连偷偷让凌云子跑了一趟斜月三星洞拐弯抹角问了须菩提,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模一样。

    也难怪了,若这丹药真那么好,为何通天教主不给自己的门人吃而要一直留着呢?这东西收藏着还能下蛋不成?

    如此说来,岂不是天地间灵气稀薄甚至干脆没有灵气最合适?到时候杀一个吸一个,半点不浪费。

    猴子邪恶地想着,却不由得叹了口气。

    跟通天教主说的那些显然都是信口胡诌,谁让对方狮子大开口简直将自己当成他的下属招呼呢?

    不过,如果猴子能在天庭再赖个几百年,等花果山发展壮大了,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与天庭分庭抗礼,重新谈条件。

    “猴子。”风铃趴在茶几的对面,双手托着腮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猴子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有事情瞒你?”猴子摸着下巴寻思了半响,道:“你指的什么?”

    “你说这枚丹药是通天教主送你的……我总觉得怪怪的。他为什么平白无故突然要送你东西呢?”

    “太上老君还送你紫霞仙衣呢,你怎么不质疑这个?”

    风铃紧蹙着眉,撅着嘴道:“所以我现在也觉得奇怪。你说走在路上遇到道祖的几率有多大?而且他还和我一路走了大半年走到东胜神州……这事儿蒂心也觉得不太靠谱。”

    “蒂心是谁?”

    “蒂心是我在广寒宫认识的嫦娥。对了,她们明天到御马监来,要借几匹天马出游,可不可以?”风铃道。

    “她们?”猴子眼角跳了跳,问道“她们人很多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