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一章:揭谛亲至(大章)

2018-01-17 08:53:11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杨婵那冷漠的神情,猴子的脸不由得抽了抽,挠着头咧开嘴憨笑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弼马温大人很不想我来吗?”杨婵当即一句话顶了回去。

    “你,你胡说什么?今天出去其实是因为……是因为那两个嫦娥和霓裳仙子认识,我想从他们嘴里套点东西。天蓬被关起来了,迟早还是会放出来的,我想找点他的软肋,到时候也好……哈哈哈哈……”

    那笑声越来越小,到最后笑不下去了,猴子只得收了收神情,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地,就是没胆与杨婵对视。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变得诡异无比。

    沉默了许久,杨婵冷冷问道:“那两个嫦娥漂亮吗?”

    猴子差点没被这句话呛死,忽然觉得整个世界满满的都是恶意了。

    “这……我这是有目的的,不是出去玩。真的……”他小心翼翼地说着,走到桌旁坐下。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只能怪自己倒霉了。上天那么久,这就是第一次,咋就给碰见了呢?

    不会又是太上设计的吧?

    话说回来,自己也没干啥,咋就心虚了呢?

    他一边蹑手蹑脚地热炭炉,准备泡茶,一边时不时偷偷瞄杨婵两眼,什么也不说了,生怕回头杨婵又冷冷地蹦出两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房间里安静地只剩下水壶里的水沸腾的声响。

    杨婵的眼神依旧是冷冰冰的,盘着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半响,道:“天河水军近期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了,我怕他们忍不了多久。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哦。”猴子小心翼翼地奉上一杯热茶。

    “内部有人弹劾我,估计又是那五个家伙从中作梗。他们想组成执政团,拥立你的干女儿,分我的权。”

    “灵犀?”

    “对。她没经历过战争,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大角不懂教女儿,虽说她是我的徒弟,但我一直忙里忙外也没空和她多交流……现在普遍的传闻是你不会再回花果山了,虽说她只是你干女儿。但名分上。她比我更有资格继承花果山。而且,也更符合某些人的理念。”

    “我记得前不久他们才拥立你的……”

    杨婵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叱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凡间过了多久了?拥立我的事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那时候灵犀还小。”

    “哦。”猴子不由得缩了缩脑袋。低声问道:“短嘴和吕六拐也这么想吗?”

    “他们肯定是支持我。就算真有异议。他们也会先询问过你的意见之后再表态。是一批少壮派的人马在支持他们。里面最冒头的是蜈蚣精多目怪和七只蜘蛛精。”

    “啊?”猴子不由得楞了一下:“是那几个师兄师妹?”

    “你怎么知道他们互称师兄师妹?”杨婵反问道。

    “额,猜的。”猴子想了想,道:“他们师傅是谁?盘丝大仙?”

    “哪有什么盘丝大仙?师兄师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一种称呼罢了。这几个都是在一个山头修炼化形的。所以交往甚密。”杨婵叹道:“现在我还弹压得住,以后就不知道了。老一代的有很多欠缺,随着花果山的发展,核心里必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新人。如果你回去的话,谁都不敢对你有所质疑,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人类,跟你又什么关系都不是,凭什么让我执掌花果山?”

    说着杨婵的目光悄悄地瞥向猴子。

    猴子“哦”了一声,默默点头,寻思道:“当真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才和平了几十年,立即就开始内斗折腾了。”

    看着猴子那模样,杨婵不由得淡淡叹了口气,接着道:“花果山和平太久了,现在原本的那些制度已经不适用。我们一方面面临改制问题,另一方面又面临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战争……那些新人们可没这种概念,他们认为和平是理所应当的,只要他们伟大的美猴王安分地在天庭呆一天,花果山就会拥有多一天的和平,根本不需要急着发展军武。这次我上来,也是一场政治秀。主要是让他们看看我跟你之间是联系紧密的,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能起到多大效果,我也不清楚。”

    猴子接着默默点头,继续静静地听着。

    杨婵冷不丁冒了一句:“话说回来,你今天陪嫦娥踏青,套到什么了?”

    “啊?”

    怎么又扯回这个问题了?

    “这,这……”猴子咧开嘴憨笑道:“我被识破了,所以什么都没套到。”

    杨婵端坐到桌子的另一边,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用了凡间一年的时间,结果什么都没套到?”

    说罢,一双美目悠悠地瞧着猴子,饶有深意。

    “这话怎能这么说呢?这……”

    被杨婵这一看,猴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关头,解释就是掩饰,说啥都没用。可花果山明明已是内忧外患之势,难得上天一趟,难道就讨论为什么要踏青的问题?为什么女人永远都分不清重点呢?

    想着,猴子低声道:“要不要我想办法跟你回花果山一趟,弹压弹压这帮兔崽子?”

    “你不能走,未经允许私下凡间,是重罪。现在天庭有很多人都在紧盯着你,巴不得你走。你若真走了,和反下天没什么区别。”

    “那我现在该干嘛?”

    “我这次上来也是婆罗僧揭谛帮的忙,他们的船明天凌晨的时候还会经过这里一趟,到时候我便随他们走,顺便将在府库弄的材料和武器都带上。婆罗僧揭谛也会一起过来。他会告诉你南天门法阵的情况。你最好做好准备,如有不测,赶紧遁逃。免得给人瓮中捉鳖了。”

    微微顿了顿,杨婵低声道:“如果你被天庭拿住了,对花果山可是灭顶之灾啊。”

    闻言,猴子脱口而出道:“要不,你把风铃也一起带走吧?万一出了事我怕顾不上她。”

    杨婵的脸刷地一下黑了,那语气又是回复了先前的冰冷。

    猴子不能离开,风铃又怎么可能提前离开呢?这事儿肯定得从长计议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婵给猴子细细讲述了花果山的事情。许多事情虽说猴子从“连牍”上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但到底不如杨婵亲自讲述的那么清楚。

    按照杨婵的说法。虽说花果山与天河水军的冲突从未停止过,但现如今的冲突却非之前可比。随着天河水军的日趋强盛,他们开始在花果山的四周建立各种岗哨,就连观云天港也从西牛贺州迁到了距离花果山中心地带不足五千里的地方。在花果山之战中就已移动过的云域天港倒是移回了原地。

    这么布署兵力。天河水军的原意是想将花果山的妖众活动范围限制在周围千里的地带。同时限制外界新生的妖怪加入花果山。进一步增强花果山的势力。

    可历经五十多年的发展,如今的花果山早已今非昔比。虽说大家并未撕破脸皮,但天河水军已清楚地感觉到他们在对抗花果山的过程中力不从心。这一点。从他们不断增兵就可以看得出来。

    近期针对花果山的几次伏击,到头来都是天河水军吃亏。

    随着猴子上天之后的第二批实打实修行的悟者道妖怪开始出师,天河水军的颓势就更加明显了。现在,作为代元帅的天辅正在想方设法透过各方面的关系让天庭重启花果山战事。

    虽说天上地下有时间差,天庭的反应没有那么迅速,但随着各种战报的上呈,玉帝不可能一直压着不管,再加上天河水军和南天门的从中运作……也正因如此,杨婵才会上天,顺道准备让婆罗僧揭谛将南天门法阵的资料提供给猴子,以备不时之需。

    猴子默默地听着,默默地点头,头皮不由得有些发麻了。

    靠着太上强压弄来的和平,怕是终究不会长久。说到底,猴子反天也是太上天道的一部分。真需要了,可别指望他会出手阻止。

    虽说只有五十六天,猴子早已厌倦了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可一谈到重启战事,却又不由得啧啧长叹。

    “这一来,又不知道得死多少了。真开打了,这次天庭该是会全力以赴吧。”他想。

    ……

    此时,广寒宫中,已返回的菡薇正恭敬地站在太阴星君面前,双手奉上那面小镜子。

    太阴星君伸手接过镜子,收入袖中,问道:“听说,是风铃送你们回来的?”

    “回星君的话,是那弼马温派了御马监的马车将我们送回来的,风铃也跟了过来。”

    “那她呢?”

    “已经回去了。”

    太阴星君点了点头,问道:“此行,有什么发现没有?”

    稍稍犹豫了一下,菡薇低声道:“没有。那猴头幻化成仙奴的模样跟着我们去七重天,但并没做什么事。似乎……真只是暗中保护风铃而已。”

    太阴星君仰头略略寻思了一番,道:“幻化成仙奴暗中保护……那风铃能让老君亲自来接,妖猴暗中保护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如果风铃只是须菩提祖师的二代弟子,全然没可能有这种待遇才是。还有那猴头……老君究竟为何要保他呢?”

    菡薇沉默不语。

    太阴星君紧闭双目寻思了半响,忽睁眼道:“你先下去,此事不许与人提起。”

    “菡薇遵命。”

    也不管菡薇,太阴星君一步步走出殿外,衣袖一拂,御风朝瑶池的方向去了。

    ……

    待天色完全暗了,风铃才返回到御马监。得知杨婵偷偷上天,她颇为意外,但也没多问什么。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问不出口。

    这次见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杨婵对她的态度似乎越发冷了。偶尔聊起今日的踏青,那语气更是冰得让人发涩,这让风铃浑身都不自在。

    硬着头皮呆了一小会,她便找了个借口溜去厨房帮刘二打下手,只留下杨婵和猴子两个人继续在房间里呆着。

    这天晚上,兴许是都知道御马监里来了一位特殊客人的关系,四处都格外地安静,就连马厩里的天马喘息声似乎也小了许多。

    到了凌晨时分,一艘帆布上绘着大大“佛”字的悬空舰缓缓驶过御马监。又是如同上次一样布下了障眼之术。那悬空舰便停靠了下来。

    随着舱门打开,吊桥放下,六七名僧人从船舱里缓缓走了出来。

    当看到那走在最后的僧人时,猴子不禁怔住了。

    这僧人身穿一件金黄色僧袍。外套嵌着金边的火红色袈裟。从面貌上看。不过三十余岁的年纪,圆圆的脑瓜,慈眉善目。第一眼看就感觉喜庆,再看一眼,却又惊觉那双如上玄月般的眼中竟是空无一物。

    而最让人惊叹的,却是他的皮肤。

    白里透红的颜色,却带着金属一般的光泽,若是站着不动,也许会被误以为是一樽金属打造的假人。而在这奇异的皮肤之上,还隐隐有一丝微光,以至于在这夜间看上去十分夺目。

    “这就是……佛光?”猴子忽然想起了斜月三星洞外风铃与金蝉子的对话。

    杨婵悄悄靠到猴子耳边,低声道:“这位就是婆罗僧揭谛了。”

    见婆罗僧揭谛正沿着吊桥缓缓朝自己走来,猴子与杨婵连忙双手合十,待对方走近了,躬身行礼道:“悟空(杨婵)拜见揭谛,有劳揭谛了。”

    “两位无需多礼,贫僧不过略尽绵力罢了。”婆罗僧揭谛双手合十了回礼。

    交代了李平刘大刘二与那其他僧人一同将要运往花果山的东西都搬上悬空舰,猴子便将婆罗僧揭谛引入御马监的前厅,奉上早已准备好的茶水。

    那婆罗僧揭谛与猴子简略地客套了几句,便从衣袖中掏出一份羊皮图纸摊到了猴子面前。

    这羊皮纸三尺见放,三毛密密麻麻绘着的符篆一个个却只有蚂蚁大小,看得猴子一时间眼花缭乱。

    见状,婆罗僧揭谛轻声道:“贫僧不便久留,便只与猴王讲几个要点。其余的,这份阵法图留予猴王自己日后细看,可切勿外泄,引来是非。”

    “悟空先谢过揭谛了。”

    说着,猴子便又要行礼,却被婆罗僧揭谛扶住。

    “时间不多了,还是赶紧地吧。”他指着图纸道:“南天门法阵,先有天铸,而后有老君加固。若是从外而内要攻破,除非那诡异莫测的天火大劫,否则,便是老君,恐怕也束手无策。但从内而外,却是不难。”

    捋开衣袖,他伸手在图纸上来回点了起来,道:“从这里,到这里,是法阵的第一环。若是从这个阵眼,可悄无声息的通过。进入第二环,这里有五十名天兵与十二名天将日夜看守,其阵眼有七七四十九种变换,若无法确定是哪种变换,则必定触发法阵。届时,惊动了南天门守军,想再出去,难度便大了。”

    “要知道其第二环所处状态,可看这个点。”说着,他又掏出了另一份羊皮纸交予猴子,上面又是密密麻麻一片的蚂蚁字。

    “抵达这个点,依这上面的方法,可对照出第二环所处的状态,每一种状态其阵眼位置不同,找到阵眼,则可以穿越第二环……通过第三环,则可以直入中枢。若是夺下中枢,则可以操控整个南天门法阵。”

    “不过,中枢又暗藏了多个老君亲设的法阵,猴王切不可妄动,一旦触发,后果不堪设想。要出南天门,我们也无需夺取中枢,只需夺取次位便可……一旦出了南天门,那么只要是往外走,便不会触发法阵。如此,便是由内而外穿越南天门法阵之法。”

    听着,猴子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他似乎……听到了某些有趣的东西了。(未完待续……)

    PS:恩,算加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