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二章:闭关

2018-01-17 08:53:11Ctrl+D 收藏本站

    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时辰,婆罗僧揭谛才给猴子大概解释清楚了由内而外突出离开南天门的方法。

    一个时辰,这已经是婆罗僧揭谛能呆的最大极限了。

    送他与杨婵离开的时候,猴子悄悄道:“揭谛如此相助,悟空感激不尽。只是,今夜之事恐怕无法密不透风,揭谛还需防范才是。”

    闻言,婆罗僧揭谛只淡淡回了一句:“若是三十三重天以上的几位,便是知道了也无所谓。你我只需防着他人便可。”

    说罢,双手合十,行礼。

    那淡如止水的神色让猴子越发猜不透了。

    莫非真是有所图谋才这般相助?

    “佛”究竟在想什么,实在让猴子很难把握。无论如何,在还没任何证据之前,这般揣测对方,是否太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呢?

    上舰前,杨婵站在猴子面前默默地看着他,许久,猴子低声道:“这些年,下界辛苦你了。等我回去,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杨婵满是怨恨得瞧着猴子,伸手替他整了整衣冠,低声道:“他们并不是铁板一块。在天庭要善于利用各方矛盾,万事退一步想,也许你慢出手一分,就会有人帮你顶上。还有……没事不要乱跑,为了套点小道消息出了事不值得。”

    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天庭有天庭的规矩,有圣旨在先,只要你什么都不做,别人捉不住把柄。自然拿你没办法……仙女和男神过从甚密。这是大忌。”

    猴子摸了摸鼻子左顾右盼道:“我只是只猴。”

    杨婵眉头一蹙。当即瞪了猴子一眼,嗔怒道:“那也是公猴!出了事你就知道了!”

    绕了半天的弯,这是想说什么呢?

    无奈,猴子翻了翻白眼道:“行啦,下次我要踏青就带仙奴去,不带嫦娥去了行不?”

    杨婵嘴角微微动了动,似是想笑,却又忍住了。轻声道:“带仙奴去并不是不可以,但也是要注意。”

    悄悄看了一眼猴子身后一直默默看着她的风铃,杨婵往后退了一步,道:“好了,我走了。你一切小心。”

    “你也小心,别累坏了。”

    杨婵只淡淡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站在船舱中,她静静地注视着猴子,直到吊桥升起,舱门紧闭。扬帆起航。

    目送着那“佛”字大旗,风铃脑海里还在转着刚刚的画面。不由得眉目低垂。

    望着悬空舰消失的方向,猴子轻叹道:“回去吧。”

    风铃低声问道:“又要开战了吗?”

    “是啊。”猴子叹道。

    “开战了,我们就不能继续呆在天庭了对吗?”

    “这是肯定。”

    “老……老君不管吗?”风铃犹豫着问道。

    “不知道。”猴子转过身一步步地朝里屋走去:“天知道那老头子怎么想,反正这些事,有备无患嘛。”

    风铃连忙快步跟了上去:“要不要我和他说说?”

    猴子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小声道:“相信我,如果他想阻止,不用你说他也会阻止。如果他不想,便是说,你恐怕都没机会说。能成为三界第一人,他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无论是手段还是实力。”

    说罢,猴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双手抱头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地朝着里屋走去,只留下风铃一人呆呆地站着。

    那天夜里,她犹豫再三,那一片用于联系太上的玉简拿了又放,放了又拿,最终还是没敢用。

    相比花果山,她其实更喜欢天庭一点。虽然这里的人总是充满了敌意,可最少在御马监这一片小天地里不会受到打扰,而且这里有猴子。

    她也相信太上有能力阻止这场战争。

    可是,这场可能爆发的战争究竟是何因由,猴子根本不与她说。若是不小心透露了猴子的计划怎么办?

    风铃相信太上,但她冒不起这个险。

    就这么对着那片玉简,她呆呆地坐了一夜。

    ……

    灵霄宝殿,书房中,玉帝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晴明穴。

    龙案上满满的一堆,全部都是战报。里面记叙的,都是天河水军与“不明来历”的妖怪发生的战斗。

    总体而言,双方死伤都不多,但是天河水军输多赢少。

    “陛下,花果山之事,不可再拖下去了。”卷帘躬身道。

    “不可再拖?”玉帝抿了抿嘴唇道:“那你告诉朕,怎么破局?”

    卷帘沉默不语。

    深深吸了口气,玉帝道:“这么多次遭遇战,天河水军就没捉到活口吗?”

    卷帘缓缓摇头,道:“没有,臣已细细询问过。花果山已拥有一批高阶行者道妖怪,一般都有他们坐镇,要活捉实属不易。”

    “那死的呢?魂魄总该有吧?”

    “这……”卷帘拱手道:“阵亡者皆被收取了魂魄,并未遗留当场。”

    闻言,玉帝冷哼一声,捋着长须道:“这干得还真彻底。他还能全部复活不成?那些魂魄,不可能全部都被带回花果山存放起来才是,总有送到阴间去的。复活这么多妖怪,便是以我天庭的实力都做不到,更别提他花果山了。”

    “这该是有,只是得从地府查起。”

    玉帝厉声道:“传朕口谕,让十殿阎罗配合彻查,务必将那些被送往阴间的花果山战死妖怪魂魄揪出来!找几个肯配合的,带上天庭指证。其余的,全部打落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往后花果山再有战死者,依此法处理!看这些妖孽还敢不敢加入花果山!”

    卷帘微微怔了怔,连忙躬身拱手道:“臣遵旨。”

    次日一早,玉帝便急匆匆地摆驾兜率宫。却在大门口被童子拦了下来。道:“家师已闭关修行。不便见客。陛下还是请回吧。”

    玉帝一愣,忙询问道:“老君可有话托童子带予朕?”

    “未有。”

    玉帝想了想,问道:“那,若是朕遇着拿捏不定之事,急需请教老君,该如何?”

    闻言,那童子干咳两声,低声拱手道:“家师请陛下自行定夺。无需多虑。”

    玉帝缓缓仰起头来,一对鹤目半眯着,似是恍然大悟。

    ……

    此时此刻,御马监,前厅中。

    来自兜率宫的童子拱手道:“家师已于昨日闭关修行,出关之日未定,特着弟子前来告知二位一声。”

    风铃微微一惊,睁大了眼睛。

    盯着那童子,猴子似笑非笑地叹了起来:“他的意思是,暂时不要找他对吧?”

    童子不语。

    “是这个意思吗?”

    那童子又是拱了拱手。低声道:“家师交代了,若是风铃小姐觉得御马监闷了。可移居兜率宫。我们兜率宫里也居住了几位仙娥,可与风铃小姐为伴。”

    “老先生让我移居兜率宫?”风铃已是惊得合不拢嘴:“他为什么这时候要……”

    “哦?他真这么说?”还没等风铃缓过神,猴子已哼地笑道:“倒是劳他费心了。风铃,你就跟这位童子到兜率宫去暂住吧。”

    风铃惊恐地望向猴子:“为什么?”

    “没什么,去住几天。”猴子淡淡道。

    “我不去!”风铃一下站了起来,惊慌地望着猴子。

    对于风铃的失态,猴子一下怔住了。那童子则依旧面色淡然,似乎早已意料到。

    “你听我说……”

    “我不去!”

    蔚蓝色的双眸瞪大了,紧紧地盯着猴子,眼眶中隐约可见泪光打转。

    两人怔怔地对视了许久许久,猴子低下头长叹道:“你应该去。你到兜率宫去,对你对我都好。”

    “我不去,只要我不去,他……”

    “你以为他会因为你呆在这里而有所顾忌吗?他是老君,太上老君,是道祖,狠不下心,他怎么修成天道?”

    风铃紧咬着牙,紧蹙着眉,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话已经说破到这个份上,那童子却依旧面色淡然。

    他缓缓地后退了一步,躬身道:“既然风铃小姐不愿意,那便算了。往后若是改了主意,还请猴王通知一声,弟子即刻来接。”

    猴子微微张开想要客套几句,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微微点了点头。

    那童子最后行了个礼,转身便走。

    小小的厅堂中,只剩下风铃与猴子了。

    四下无声。

    风铃端坐下去,低着头,依旧不吭声。

    “你应该到兜率宫去。”许久,猴子低声道:“他这时候闭关,明摆着是要我和天庭翻脸。到时候肯定要开战的。如果是在花果山还好,这里是天庭……到兜率宫去,最起码,我不认为老君是想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动起手来也方便。天庭的天将里就没有打得过我的,他们只能靠人多。真把我困在这里,指不定谁吃亏一点。”

    “他为什么要你和天庭翻脸?当初不是他设法让玉帝同意招安的吗?”风铃轻声问。

    “……”

    “你是不是有好多好多事瞒着我?杨婵姐什么都知道,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她低着头,眼泪一滴滴止不住滑落,打在手背上。

    “我知道,你让我去兜率宫是为了我的安全。可是……如果你真的出事了呢?”

    “这里是天庭,你一定能逃出去吗?如果我现在跟着他走了,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面了……你真的不知道我离开斜月三星洞是为了什么吗?只是要安全,我何必如此?”

    “我什么都不求,只想呆在你身边而已。”

    她深深地低着头,长发遮掩了脸颊。

    伸手拭去眼泪,她低声道:“你说如果有人欺负我,你就帮我出头的。可每次都是你欺负我……”

    望着那微微颤抖的单薄身躯,猴子一时间竟也找不出合适的话语劝说。(未完待续……)

    PS:本想说点啥的,忽然忘了。

    行吧,惯例:求全订,求月票,求打赏,求章节全赞,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