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五章:瑶池

2018-01-17 08:53:10Ctrl+D 收藏本站

    太白阁。

    书房中,太白金星端坐书桌前细细地翻着手中的小本子,时不时捋一捋长须,一副神色淡然的模样。

    站在身前的周司苑与张校园两人已是隐隐有些不安了。

    那周司苑犹豫再三,拱手道:“昨夜经星君提点,我等已连夜改了账本,并且将蟠桃园内外料理一番,保证不会让那猴头看出端倪。只是,今日我等前去迎接,那猴头却不知怎地,连面都不肯见。实在令卑职等,无所适从啊。”

    说罢,那两人微微抬眼小心翼翼地瞧着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缓缓将手中的本子合上,随手丢到一旁,微微仰起头捋着长须寻思一番,也不看那两人,淡淡道:“对付那猴头,必要小心谨慎。据老夫所知,那猴头隐匿潜行之术学得登峰造极,探查之术,必也是如此。若依你们先前之法,不用多的,只要他一踏入蟠桃园,便可以将你们掀得底朝天。如今,他手头无兵可用,你们不过是占一个熟悉天规的便宜。”

    “星君说的极是。”周司苑连忙谄笑道:“现如今那猴头不过请调一人,还是个刚上天的仙娥,叫什么……叫什么铃的。”

    “区区一个仙娥能做甚?”

    说着,那两人相视而笑,太白金星却没有笑。见状,他们也只得赶紧收起笑容。

    那笑声就仿佛被硬生生扼断了一般。

    “那仙娥,叫风铃。”太白金星冷冷道。

    “星君……也听过?”

    “怎能没听过?”太白金星缓缓闭上双目,沉吟道:“那风铃与猴头一齐上的天。都是本座领的。”

    那猴头还好说。

    虽说当初上天任职。乃是老君亲自开口。但听说最近下界花果山与天河水军闹得很不愉快,玉帝已经动了剿灭花果山的念头。

    老君选择这时候闭关,又只字未留,对玉帝听之由之,明显就是回避此事的意味。便是明刀明枪对付,也不怕。

    但那仙娥风铃……

    听说,在广寒宫之时,竟是老君亲自去接。与老君之间的言语。更是如同爷孙一般,让堂堂太阴星君都忍不住想要巴结……

    想到这,太白不禁有些犹豫了起来,遂低声道:“此次目的仅猴头一人,至于那仙娥风铃,娘娘早有交代,非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伤着她。你们可要记住了。”

    那两人听着都不由得一愣,却也不敢多问,只拱手道:“卑职谨遵星君教诲。”

    稍稍顿了顿。周司苑又低声问道:“另外,明日。我等是否该再往御马监,还请星君明示。”

    “去,必须去。”太白金星深深吸了口气,道:“听说,他在御马监出手阔绰,对下属甚为宽厚。你们要让他觉得,你们跟那御马监的众人也是一样的,对他毕恭毕敬,服服帖帖地。一天等不到,就等两天,两天等不到,就等三天。等得越是久,就越是容易让对方掉以轻心。”

    “卑职明白了。”两人躬身拱手道。

    ……

    第二天一早,这两人又乖乖地乘着悬空舰上御马监去,猴子自然是找借口不见,就这么拖着。

    那两人吃了太白金星的定心丸与昨日倒是不同了,一点不着急。他们也不遣云霜去看,连那明明白白的借口也不多问,权将御马监的厅堂当成了蟠桃园的寓所,只顾着自己喝茶聊天,好不乐乎。

    如此,又一天过去了。

    猴子时间拖得不亦乐乎,司苑与校园虽然心里不痛快,但也不打紧,有的人却已经坐不住了。

    “你说什么?他拖着不赴任?”

    瑶池中,西王母瞪大了眼恶狠狠地盯着太白金星,那眼神盯得太白金星是一阵不自在,只得躬身道:“启禀娘娘,卑职以为,那猴头不来赴任倒也是好事。反正他不来,也伤不着蟠桃。到时候,拖久了,咱就一本奏上灵霄殿,参他一个怠职之罪,也够他受的了。”

    闻言,西王母一掌拍在身前的矮桌上,怒道:“你觉得他会这么傻吗?猴子看到桃有不嘴馋的吗?就这一件事挂着,让本宫吃不香睡不稳,感情你是将此事都当成本宫的事,丢一旁了是吧?本宫不管,你说三天,如今已是第二天过去,到时此事不定,本宫唯你是问!”

    一顿叱喝下来,太白金星不由得用衣袖擦了擦额角的汗,低声道:“娘娘息怒,娘娘的事就是卑职的事。是卑职所思欠妥了,还请娘娘多给卑职三天时间,卑职……卑职必不负娘娘所托。”

    “好!”西王母怒目瞪着太白道:“这可是你说的。本宫,就再多给你三天时间。若此事不定,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衣袖一甩,直将放置茶几上的茶盏扫落,砸了个满地开花。

    几滴清茶溅洒在太白金星的衣袖上,他不由得微微的蹙起了眉。

    ……

    是夜,太白金星从瑶池返回太白阁,当即便遣了童子召来蟠桃园的两位,左思右想,又悄悄散了几个人去探查消息。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猴子上天任职的第六十三天,早早地,凌霄宝殿便派出一位卿家带着玉帝的口谕准备催促猴子上任。

    结果,还没等那卿家抵达御马监,便有人比卿家先到了。

    那人是西王母手下的仙娥,带来的,是西王母的懿旨。

    “娘娘要卑职去瑶池见她?”猴子蹙眉问道。

    “娘娘的意思是,‘即刻’。”那仙娥纠正道。

    “行吧,有劳姐姐稍后片刻,卑职收拾一番便出发。”说着,猴子转身离开厅堂。

    刚一出门。便见到守在门外的周司苑和张校园。

    那两人笑嘻嘻地行礼道:“卑职等。恭候大人多时了。”

    “本官要先去一趟瑶池。”

    “那就让卑职用舰。送大人去如何?”

    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从御马监调到蟠桃园,他的顶头上司一下变成了西王母。先前下属来请还好说,他不搭理,别人顶多给他按个狂妄的骂名,又入不得罪。违抗上级合理的命令可就不是那么好开脱的了。

    “怠职”、“渎职”、“抗命”……各种罪名随便安,多的是。

    说到底,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不多时,猴子便洗漱完毕。穿上那身黑色蛟皮甲,带着风铃踏上了蟠桃园的悬空舰往瑶池进发了。

    一路上,那周司苑与张校园对猴子与风铃毕恭毕敬,一阵嘘寒问暖,全然看不出对猴子先前两天的举动有任何的怨念。

    这让风铃不由得蹙起了眉,却也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多问。

    一行人很快便抵达了瑶池。

    来到天庭,虽说猴子与风铃都已经见过了月树那样壮丽的奇景,见过灵霄宝殿那样宏伟奢华的宫殿群,也见过天庭府库那种别样的繁华,可来到瑶池。却还是不禁瞠目结舌。

    数十片直径十里以上的盘状浮石拥在一起,无边无际的荷池。树冠大小的荷叶,一人高的荷花,如星辰般散落的建筑,蜿蜒池上的白玉回廊……那云雾间半遮半掩的模样,就如同走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有种不可思议的迷幻。

    风铃已惊得合不拢嘴,猴子虽面上神色淡然,心中却也不由得感叹。

    停好了船舰,猴子与风铃在那仙娥的引领下沿着回廊一步步地走,无论走到哪里,皆闻得到荷叶的清香。

    一路走了许久,两人才见到那传说中露天的瑶池大殿,可惜的是他们听不到传闻中的天籁,更看不到嫦娥们夺目的舞蹈。

    此时此刻,大殿两侧站了许多人,有乐手、有客卿、有嫦娥、有尉官,甚至有兵将,一个个皆默默地注视着猴子一行。

    那西王母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俯视而下,那目光冰冰冷冷的,带着一种掩不住的厌恶。

    “蟠桃园司园孙悟空(蟠桃园仙娥风铃)参见王母娘娘。”

    声音在空旷的殿堂中缓缓荡开,依旧是寂静无声,没有回应。

    两人只得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动。

    许久,西王母才深深吸了口气,冷冷道:“你就是新任的蟠桃园司园?”

    “正是卑职。”猴子大声答道。

    西王母当即哼笑了出来:“原来你也知道你是蟠桃园的司园啊?”

    那四周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猴子也不搭话。

    微微仰起头,那西王母俯视着猴子道:“那你知不知道,蟠桃园司园归谁管?”

    猴子依旧不搭话。

    “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到这里来见本宫吧?”西王母脸上笑容一收,一掌重重拍在身前矮桌上,叱喝道:“圣旨都下了三天了!三天!你没去赴任也就罢了,竟也不知道到这里来走一走!若真那么不乐意当蟠桃园的司园,大可以上个折子与陛下说去。区区一只妖猴,与本宫使这般伎俩,算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王母已经火冒三丈,殿上众人不由得都缩了缩脖子,生怕殃及池鱼。就连风铃也是一惊。猴子却只是缓缓地抬头,冷冷地注视这西王母道:“娘娘,卑职虽然职位低微,却也知道恪尽职守。承蒙陛下器重,卑职能任得弼马温一职,便是调任,也总该将一切料理妥当了再走吧?圣旨并未明言何时赴任,若是娘娘不满意陛下的任命,大可以上个折子请陛下另外换个人来,无需在这里借题发挥。”

    闻言,西王母的眼角不由得跳了跳。

    那殿上众人见状,皆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步。(未完待续……)

    PS:话说,起点不知怎么地所有作者的生日都变成了一月一,不过甲鱼的生日确实是在一月。从来没给自己过过生日的小**丝决定从今天开始索要礼物啦~订阅、打赏,请毫不留情地砸过来吧!!本月甲鱼也会尽力加更滴。

    PS:如无意外,今晚还有一更。

    好了,现在先将月票交出来吧!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