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六章:翻脸了(加更)

2018-01-17 08:53:09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顶嘴?”王母的身子微微后仰,那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俯视着猴子。

    微张的嘴,不住颤抖的下巴,缓缓地吸着气。

    这是火山爆发的征兆。

    在场所有的人那头都不由自主地埋低了几分。

    她是谁?

    她是西王母!

    统领天庭女仙,掌管府库,掐着天庭这庞然巨物的咽喉,便是比之玉帝,也只是低了半级。在这天庭,便是玉帝都要让她三分。千万年来,谁人敢如此挑衅她?

    风铃也不由得挪了挪脚步闪到猴子身后,那手悄悄扯了扯猴子,似是想让他克制。

    然而,猴子却是一动不动地站着,那双眼睛同样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反瞪了回去。

    那一众在场的人无不悄悄瞧着猴子,那目光中夹杂了嘲讽、同情,一个个都已经等着看好戏了。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这天庭最不能得罪的人是谁?不是三清,更不是玉帝,而是西王母。

    片刻之后,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啸声响彻了整个瑶池。

    “放肆!你这妖猴,竟敢如此目无尊上!”西王母整个噌地站了起来,暴喝道:“你是活腻了!”

    猴子的眉头微微跳了跳,缓缓咧开嘴露出尖牙,却依旧压低声音道:“‘目无尊上’?这算哪门子的罪名?我乃玉帝亲封御马监主事弼马温,就是官再小,也是玉帝亲封。你当众叫我妖猴。是怎么个意思?想造反吗?”

    那声音虽小。却整个大殿都听得清清楚楚。

    殿上的人儿无不脸色大变,王母更是已涨红了脸,身后的风铃猛扯猴子的手让他停下来,却被猴子一把将手牵住。

    依旧是怒视着王母,只是那目光比先前又多了几分凶狠之意。

    “大胆狂徒!”西王母又是尖啸了出来:“来人呐!给本宫把他拿下!”

    “诺!”

    得了令,四周走出了一个个天兵天将,迅速朝着猴子围了过去。

    猴子依旧静静地站着不动,怒视着王母。身后的风铃已是惊慌失措,只是那手被猴子紧紧牵住,想动也动不了。

    走得最快的天兵一手拍在猴子的肩甲上。

    也就这一瞬,猴子松开了牵着风铃的手,那身形化作一道幻影。

    还没等在场的人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一个个围向猴子的天兵天将身形已然后挫,一个个直飞了出去。

    那为首的天将顿感事情不对急着想要抽去腰间的长剑,可那剑刚抽出一半,猴子已经站到他面前,二指扣住了他的咽喉。

    那拔剑的手顿住了。

    “信不信。我两个手指头就能弄死你?”猴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天将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就在猴子的身后,他清楚地看到五六个飞出去的天兵天将或砸在墙上。或砸在人群中,其中一位天将重重砸在柱子上,直将玉石铸成的巨柱砸出了裂纹,鲜血溅洒满地,瞬间昏厥过去。

    整个大殿瞬间一片混乱,猴子却不为所动,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缓缓问道:“信不信?”

    “信……信。”那天将微微颤抖道。

    “信。”猴子低眉瞧了一眼那拔出了半截的剑,冷冷道:“就乖乖把剑收起来。”

    天将呆呆地点头,手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缓缓地将拔出了一半的剑缓缓地收回了剑鞘。

    猴子又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

    本还准备冲上来的天兵天将一个个停住了脚步,后退。一片混乱的文吏卿家们一个个顿时噤若寒蝉。

    喧哗声就这么被硬生生扼断了。

    猴子也不松开掐住天将的手,他侧过脸去望向西王母,冷冷一笑。

    这一笑,西王母的手不禁扶住了矮桌。

    那脸色又变了,只不过先前是涨红,如今是惨白。

    也不知道是气还是怕,她瑟瑟发抖地说道:“你这是要造反?”

    “造反?”注视着西王母,猴子缓缓说道:“王母娘娘啊,你什么时候被调到司刑监的呢?论公,虽说我接了陛下的圣旨,但在我从你这里接过蟠桃园司园的印鉴之前,我还是御马监的弼马温,不是你的下属。别说不是了,便是是,你西王母管的府库蟠桃园,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拿我了?”

    猴子懒懒地扫了一眼,接着说道:“若想论‘横’的……嘿,六十万天河水军老子都不放眼里,你这瑶池的守卫,有十万吗?就凭在场的这些人,恐怕……”

    猴子没有再往下说,只是瞧着西王母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无比欢畅。

    此时此刻,整个大殿上安静得只剩下猴子的笑声,笑得在场的一干人等无不心惊。

    西王母的脸色已是隐隐发紫,虽撑着桌子勉强站住,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西王母权势滔天没错,但这另一方是谁?

    便是再健忘的人,方才猴子的一番举动也足够让他们想起眼前这只猴子的另一个身份,想起是谁将六十万天河水军逼得走投无路,想起是谁让骁勇善战的天蓬元帅深陷牢狱……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咧开嘴,注视这西王母缓缓叹道:“确实有人活腻了,但不是我。”

    此时此刻,紧随着那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不住跳动的,是在场一众仙家的心脏。

    整个画面仿佛就这样定格了,所有的仙家都一动不动地,王母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大殿之中,就只剩下猴子缓缓转悠着双眼,扫视众仙,目光中带着无尽的嘲讽。

    “误会——!误会——!”

    一声呼喝打破了寂静。

    太白金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蹿了出来。提着前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奔到猴子面前。扶了扶发髻。谄笑道:“误会,误会。”

    说着,便将手中拂尘夹在腋下,伸手想去掰开猴子扣住天将咽喉的两个手指,却无论如何都掰不动。

    “是误会吗?王母娘娘。”猴子笑眯眯地瞧向西王母。

    手一滑,西王母整个瘫坐到宝座上,呆呆地眨巴着眼。

    “娘娘,误会。误会,就是误会。”太白金星猛地擦汗,笑嘻嘻地跑到王母面前哈腰拱手,又跑回猴子面前谄笑,来回不断地转,嘴里不住叨念着:“马上就要领印鉴了,往后啊,往后啊,在蟠桃园任职,都是一家人了。这点误会。还不就如同那书本上的字一样,手一翻。就过去了嘛?来,悟空,松手……嘿嘿,松手……”

    那模样,笑得就活脱脱一个狗奴才。

    可惜的是,那二指,依旧掰不开。

    猴子依旧笑眯眯地瞧着王母,道:“我问你话呢。王母娘娘,你来说说,是不是误会。”

    王母微微颤抖着,那目光缓缓避开猴子的眼睛,落到空空的桌面上,用如同蚊子般的声音道:“是……是误会。”

    “哦?看来真是误会了。”猴子笑到。

    “对嘛对嘛,我就说是误会。来,悟空,松手。”那双手还在死命地掰着猴子的手指。

    “是误会,那以后就不会追究咯?”

    王母咬着牙不说话,太白连忙抢着说道:“不会,当然不会。你这说得跟什么似地,都说是误会了,哪里还会追究?”

    “也不会给我小鞋穿?”

    “不会!绝对不会。老夫给你打包票,绝不会!你说你认识老夫这么久,老夫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说着太白卷起衣袖贴在猴子耳旁低声道:“哎,女人嘛,都这样,当王母了也没差,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对吧?你懂的。”

    “成仙了还会来这个?”

    “会。”太白金星一脸正经地答道。

    “哈哈,你这老头,尽跟我扯淡。”猴子顿时笑了出来,这才缓缓松开了二指。

    那天将当即捂着胸口,急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两个天兵连忙躬身上来将他拖走。

    到此时,太白金星才松了口气,低头猛地用衣袖擦汗,时不时抬起头来两边赔笑。

    猴子缓缓挺直了摇杆,拱手道:“娘娘,若没其他什么事,卑职就先告退了。”

    王母依旧紧咬着牙,一声不吭。

    那殿上众人,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无所适从。

    见状,太白金星连忙朝着猴子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赶紧去蟠桃园,还大把事情忙呢。回头老夫再着人给你把印鉴送过去,上了任,可切勿怠职,辜负了陛下与娘娘的期望啊。”

    “那就有劳星君了。”

    说罢,猴子转身对风铃道:“我们走。”

    拽着风铃,猴子就这么在众人的注目下一步步离开了大殿,直到那身影消失在白玉回廊的末端,众人才缓缓松了口气。

    ……

    一路上,风铃紧蹙着眉小声嘀咕道:“都当王母了,脾气怎么还这么差啊?老先生当初怎么会挑这么个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猴子笑眯眯道:“道家的‘无为’,讲究的是顺势而为,四两拨千斤,从‘无为’到‘无不为’。选这么个人当王母,怎么都好过选个圣人。毕竟,什么时候不合心意了,想罢免多的是理由。对方也只能对自己忠心耿耿。”

    说罢,猴子啧啧地笑了起来。

    ……

    大殿中,西王母铁青着脸,冷冷地问道:“你刚刚在他耳边嘀咕什么了?”

    太白金星又是擦了擦汗,恭敬地说道:“卑职跟他说,跟他说:‘你穿着蛟皮铠甲来见王母,而未着官服,本就是一罪,以娘娘的身份教训你几句还说不得了?你这猴头,当真是山大王做久了,一身都是匪气……不过好在娘娘雅量,不跟你这猴头计较,都说是误会了,你还不赶紧见好就收?’”(未完待续……)

    PS:加更到了!!话说,说好的月票打赏和订阅呢?

    感谢vincent.y、我是你的帅大叔、神罗之焰的打赏~O(∩_∩)O~话说双倍月票怎么才四十四张?都掉到154名去了,乃们忍心吗?其他人不赶紧行动起来?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