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七章:打草惊蛇

2018-01-17 08:53:09Ctrl+D 收藏本站

    太白金星又是擦了擦汗,低着头,拱着手,恭敬地说道:“卑职跟他说,跟他说:‘你穿着蛟皮铠甲来见王母,而未着官服,本就是一罪,以娘娘的身份教训你几句还说不得了?你这猴头,当真是山大王做久了,一身都是匪气……不过好在娘娘雅量,不跟你这猴头计较,都说是误会了,你还不赶紧见好就收?’”

    说罢,他悄悄抬起眼皮,小心意义地盯着王母娘娘。

    王母依旧面色铁青,却连看都没看太白金星一眼,只静静地坐着,注视着身前空荡荡的桌面,仿佛失了魂一般。

    整个瑶池大殿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地,悄悄地注意着王母的一举一动。

    太白金星这一番话说得虽算不上漂亮,却也已经够得体了。若是平时,四周那一帮子仙家多少得附和上几句,要不赞赞王母的宽宏大量,要不骂骂猴子的不知死活,可此时此刻,却没人敢开口。

    就这么静静地呆了好一会,王母缓缓地闭上眼睛,用如同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出去。”

    “啊?”那一众仙家皆面面相觑。

    “都给本宫滚出去——!”

    歇斯底里的咆哮之下,立在大殿两旁的仙家一个个吓得连滚带爬地往殿外奔,生怕走慢了要出事。

    太白金星也想开溜,可还没等他迈开脚步,便已经听到王母对着他叱喝道:“你!留下来!”

    顿时,太白金星一阵哆嗦。却也只能无奈站好。

    待那一众仙家都撤离了大殿。王母才冷冷地盯着太白金星。咬着牙道:“本宫不只要他被撤职,本宫,还要他死!死无全尸!”

    闻言,太白金星连忙躬身拱手,呼道:“卑职明白了!”

    “还有……”王母稍稍犹豫了一下,急促地喘息着,咬着牙道:“那泼猴,是什么修为?”

    “回娘娘的话。他……那妖猴是太乙金仙巅峰修为,修的是行者道。”

    “要多少兵力才能防得住他?”

    “这……”

    “你立即给本宫想办法,无论你用什么手段,一天之内,给本宫调集足够防住那妖猴的兵力,驻扎在瑶池!听懂了没有!”

    “这……”太白金星那苍白的两眉仿佛一下绞到了一起一般,咬了咬牙,答道:“卑职遵命!”

    太白金星有兵权吗?很显然,没有。不过他更没胆子在这时候跟王母说他“做不到”。

    ……

    此时,猴子还尚未走完瑶池那漫长的白玉回廊。他大闹瑶池大殿的消息却已经传到了两位下属的耳中。

    刚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消息时,周司苑一口茶水直喷得张校园满脸。

    就在片刻之前。这两人还安坐在悬空舰中一面想象着猴子被王母狠狠训一顿之后灰头土脸回来的狼狈样,一面琢磨着一会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猴子以博取信任。但此时此刻,他们只能赶紧奔出舰外,忐忑地守着,等着猴子归来。

    人家连王母都不放在眼里了,他们两个算哪根葱啊?兴许一个不注意就被先斩后奏了。

    这猴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他们惹得起的对象!

    远远地瞧见猴子与风铃,这两货当即便飞奔了过去,一前一后地低头哈腰卖乖讨好,左一句“大人英明”右一句“大人神武”,那谄媚的模样就好似早已将原先的计划抛诸脑后了。

    冷冷地瞧着那笑得像小丑又不断冒着冷汗的两人,猴子轻声问道:“都知道了?”

    “大人……指的什么?”

    “大殿上的事。”

    两人听了一阵呵呵傻笑,尴尬万分。

    一步步迈上锁桥,走入舰中,猴子随口道:“刚刚把那娘们招惹了,接下来处处都得小心,这你们该是都理解的。”

    “理解,理解。”两人点头连连。

    “一会太白金星会将我的印鉴什么的送过去,到时候,这交接工作可得认真着来。”

    “当然,当然,嘿嘿嘿,属下办事,大人尽管放心。来,大人,您这边请。”

    “所以,我打算把蟠桃园历年的账目通通搬出来清点,那些个桃子一个个挨个点,那些花也得点一遍,不,点三遍,半个都不许错漏。若是有错漏,在她办我之前,我就得先办了你们。”

    闻言,那两人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汗如雨下。

    “怎么啦?”猴子问。

    “没,大人,这天气……有点热。”

    这下子,他们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船扬帆起航了。

    刚在船舱中坐定,周司苑便借口悬空舰有些故障要去看看,告了退。不多时,那张校园又说肚子疼,跑了开去。

    小小的船舱里,只留下风铃与猴子两人。

    风铃打开门狐疑地往门外的过道瞧了两眼,轻声道:“这俩人怎么回事?怎么都怪怪的。”

    猴子踱着步走到墙角,伸手将舷窗推开了一条缝,往舷窗外瞧了瞧,道:“你看看。”

    “怎么啦?”风铃伸长了脑袋往外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

    “你没发现这舰的速度特别慢吗?按照这个速度,瑶池与蟠桃园不过半个时辰不到的路程,起码得走上三五个时辰了。来的时候,这船可不是这样的。”

    “你是说船真的坏了?”风铃问。

    猴子瞧着风铃,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就算不坏,他们也得把它弄坏。”

    风铃越发糊涂了,道:“莫非他们想在这里对你使诈?”

    “他们没那个胆。”

    “那……我还是不懂。”

    “你还记得那天传旨的卿家教我的那些吗?”猴子一步步走到桌边坐下,端着茶一口一口地抿,细细寻思着什么。轻声叹道:“那贪赃的伎俩。说白了。就是漏记。只要将蟠桃的数目从开花的时候就记少了,等成熟了,那些多出来的蟠桃就都是自己的了。在我上任之前,蟠桃园司园一职是悬空的,权力等于都落到他们两个手里。这种伎俩连那卿家都能想得到了,这两个坐在位置上的如何能想不到?”

    “一颗蟠桃从开花到结果要等多久?”

    “这期间,蟠桃园里蟠桃的数目,还有花的数目。那肯定都是对不上的。不是少了,而是多了。我新官上任,他们必定会有所忌惮。但便是再忌惮,怕也会心存侥幸,舍不得将等了许久的那些多出来的花果裁了吧?刚刚我说要查……”

    说到这,猴子微微顿了顿,笑眯眯地瞧着风铃道:“现在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偷偷溜走了吧?”

    风铃恍然大悟,惊道:“他们现在是在想办法联系蟠桃园的人将多出来的花果去除?”

    想了想,她又低声嘟囔道:“不过借口找得可真烂,‘船坏了’、‘肚子疼’。这些就是傻子也知道是借口。他们居然也说得出来。”

    “都这关头了他们哪里还能想那么多?不找个借口拖住我,等我踏入蟠桃园。他们连命都没了。”

    “可是……这样他们不就逃过一劫了吗?”

    “是逃过一劫了,不过我本来也没想拿他们开刀。”

    风铃想了想,摇头道:“又不明白了。”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解释道:“你想啊,就算把他们都砍了又怎么样?顶多是让王母和玉帝再派两个人过来,到时候更难对付。这两个身上好歹劣迹斑斑的,对付起来也容易不少。现在我要的只是他们给我把蟠桃园收拾干净了,别给我藏些什么问题让我接手。否则的话,如果我接手了,到时候再在蟠桃园查出问题……便是我真能证明与我无关,少不了也要担个失察的罪名。到时候,能出什么事可就不好说咯。”

    “猴子,你真聪明。”呆呆地听了许久,风铃不禁眨巴着眼睛叹道:“你懂的多,又瞻前顾后,面面俱到。当初你刚到斜月三星洞的时候,知道的还没我多呢,经常都要问我。这么些年下来……现在反倒变成我老是在问你了,你提示了我还没听懂……”

    “这些你不必懂,我也不想你懂。”猴子伸手掐了掐风铃的脸颊道:“不过,既然你埋怨我什么都不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做的每件事,都告诉你。等有朝一日有机会了,我再把以前的事情都告诉你,这样满意了没?”

    “恩!”风铃重重地点头,甜甜地笑了。

    ……

    此时,虽说猴子还在去蟠桃园的半道上,瑶池大殿的事却已经被弄成几个版本绘声绘色地传遍了整个天庭,就连玉帝的凌霄宝殿也不例外。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玉帝整个有些哭笑不得:“这西王母,平日里也是作威作福惯了,就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踢到铁板上?这妖猴上天第一日便敢在凌霄宝殿上高声叱喝,如何是肯轻易被压?太乙金仙巅峰修为,跟他玩‘横’的,那还不是没事找事嘛?”

    “这下子,王母娘娘怕是做梦也得惦记着那妖猴了。”

    “这样也好。”玉帝哼笑道:“妖猴的事情,本就不能再拖了,若是西王母不倾尽全力,朕还得多操份心呢。”

    这接下来,就只需坐在这凌霄宝殿里看他们上演好戏了。玉帝悠悠地想。(未完待续……)

    PS:感谢感谢,今天发了单章之后一下就彪悍了!!!

    晚点再更另一章,甲鱼潜水码字了。

    继续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啥都求……重点是求月票!多亏了大家,甲鱼刚刚在月票榜上和土豆合影了。咔咔咔,这图必须保留下来当QQ表情,以备装逼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