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八章:无赖至极

2018-01-17 08:53:09Ctrl+D 收藏本站

    当日暮降临,晃晃悠悠的悬空舰才龟速驶入了蟠桃园的小港口。

    猴子与风铃并肩站在甲板上遥望无边无际的花海。

    一阵微风拂过,带起散发粉红色荧光的波涛,一片黑暗中,配上那天庭的夜景,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错愕感。

    “列队——!”

    一声嘶吼从高高的吊索桥上传来。

    码头上,整整一个军阵的天兵早已集结完毕,一个个重重地敲打胸甲,呼喊道:“恭迎司园大人——!”

    另一个方向上,数十名文吏带着数百名仙奴也齐齐拱手:“恭迎司园大人!”

    见状,猴子微微仰头,斜瞧了瞧就站在自己身旁的两人,似笑非笑地问道:“刚交代下去的?”

    闻言,那两人顿时又是猛地擦汗。

    周司苑忙道:“让大人见笑了,这……这都是大家伙的意思,哪里用交代啊?是吧?大人的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对对!都是大伙的意思!哈哈哈哈。”张校园忙附和道。

    “不错,我挺喜欢的。”猴子点了点头,一脚跨上了刚刚放下的吊索桥。

    两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带着众人,猴子一行缓缓走过了吊索桥。那天兵与文吏的头目当即都迎了上来,只是还未开口便被蹿到前面来的周司苑驱赶开去。

    他躬身拱手道:“大人初到,就让卑职来引路吧。”

    “行,就你来引路吧。”猴子随口道。

    在这一大帮人马的簇拥下。猴子缓缓走过了狭小的码头区。穿越布有防御法阵的高耸围栏进入蟠桃园。

    这一路上。尽是桃花香,再加上满眼的粉色荧光,那景色就如同提着灯笼行走在画卷中一般。

    “大人。”周司苑躬着身子走在猴子的侧前方低声道:“大家伙已经给大人备下了宴席,接风洗尘,就在前面。”

    “哦?我的印鉴都到了没有?”

    周司苑连忙朝一旁的文吏看了一眼,转过头来低声道:“印鉴已经到了。只是……我们的船舰方才出了些问题,走得慢,现在那使者已经回去。只把印鉴留了下来。”

    “既然这样,我得先接印鉴。”

    “这……”周司苑尴尬地笑了笑,道:“大人,天色已晚,交接事宜,还是明日再办吧。”

    “那可不行。”猴子淡淡瞥了周司苑一眼,道:“万一这事儿传出去了,诬我个怠职之罪如何是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司苑也不便多劝,只得低声道一句:“大人勤于职务。实乃我等楷模。”

    说罢,朝一旁的文吏看了一眼。那文吏当即会意,脱了队小跑着先行。

    ……

    瑶池。

    太白金星放下贴到唇边的玉简,轻声道:“启禀娘娘,那猴头已抵达蟠桃园。”

    “然后呢?”王母冷冷地问道。

    那神情比之先前,已是缓和了许多。

    “然后……周司苑请他入席赴宴,他不肯,说是怕……怕‘怠职’之罪,非要交接完了才肯入席。”

    王母深深吸了口气,那手不断地揉搓着指环,许久,哼笑道:“这猴子,倒是多疑得很。只是心眼未免太多了一点。本宫要拿他,岂会用‘怠职’这等小罪名?”

    ……

    一个时辰后,太白金星又放下了贴到唇边的玉简,低声道:“启禀娘娘,那猴头已接了印鉴,现在……现在开始交接。”

    “交接?”王母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这么晚了,他还真想将所有交接事宜今天就办妥了?”

    “看情形,是这样。”

    “也好。”王母悠悠道:“早点交接,上了任,也好早点拿他。”

    ……

    又过了两个时辰。

    头微微一顿,撑着前额靠在矮桌上睡着了的王母猛地惊醒了,蒙蒙中连问道:“那猴头怎么样了?交接好了没?”

    太白金星抿了抿唇,低声道:“回娘娘的话,他……他还在看账本。”

    “还在看账本?”王母不由得迟疑了一下,问道:“这都多久了,还没看完?”

    “还没看完。”太白金星躬身道:“这才看到第二册,他说自幼未上过学堂,识字不多,现在……正让那个叫风铃的宫女挨个教呢。”

    “挨个……教?这时候才习字?”王母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

    如此,一天过去了。

    到了猴子上天的第六十五天清晨,太白金星站在王母娘娘的面前禀道:“启禀娘娘,那猴子已看完了所有的账本……现在……现在他要开始数桃子。”

    “数桃子?”闻言,王母冷哼一声道:“还真是事无巨细啊。那桃子与桃花虽多,但皆灵力充裕,以那猴子的修为,怕也就是用神识扫一扫的事情。一盏茶功夫都不用吧。”

    太白金星干咳两声,小心翼翼地说道:“他的意思是……挨个数。”

    “挨个……数?”王母顿时傻眼了。

    那蟠桃园里的蟠桃树有多少?光树就几千株,那蟠桃和桃花得有多少呢?

    王母缓缓闭上双眼,那脸色已是难看至极,却也只能叹道:“这一数,怕又是得一两天了吧……”

    太白金星干咽了口唾沫,用衣袖抹了把额头的汗,低声道:“启禀娘娘,他刚刚已经数到一千五百个了,可……可他声称自己走了神,数错了,所以现在又开始从头数。”

    说罢,太白金星熟练地往后挪了一步。

    顿时,王母甚至微微后仰,那双眼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

    片刻之后,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啸声顿时响彻了瑶池。那宫阙之中的仙娥卿家一个个不由得一惊。

    “这这这……这猴头还有完没完了!你!太白金星!你说三天又三天!现在第五天了。那猴子在蟠桃园还过的好好的。连任都没上!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妙计!你倒是说说啊——!”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烛台已朝太白金星迎面飞了过来。

    ……

    十天后,灵霄宝殿御书房中,玉帝面无表情地呆坐着,紧闭着双目叹了口气,道:“他桃子终于数完了?”

    “启禀陛下。”卷帘犹豫着说道:“桃子,数完了。”

    玉帝缓缓地睁开双目道:“说吧,他现在又想干嘛?接着数桃花吗?”

    “数桃花倒是没有。他也说了要数,但那个稍后,现在他想……他想查底账。”

    “底账?”玉帝顿时错愕了去。

    底账是啥?底账就是切实记录每一棵树每一朵花啥时候开花,啥时候结果的东西。千万年了,这堆起来山一样高的东西……他要挨个桃子校对?

    玉帝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紧咬着道:“朕懂了。他是怎么能拖时间怎么来怎么来啊!这只猴子!当真是无赖至极!无赖至极!”

    说罢,一拳重重砸在龙案上。

    卷帘惊得连忙低下了头。

    此时此刻,玉帝当真有一种急火攻心的感觉。

    当玉帝这么久,他还真就从没遇到过这么无赖的下属,居然利用天庭的规矩跟自己玩起了莫名其妙的游戏。

    可即便如此。他又能如何呢?难道让他下旨让那猴头跳过一切程序直接接任吗?

    若真如此,往后出了什么事。那猴头也大可全赖到那一份圣旨上去。如此一来,岂不是想推他入火坑推不成,结果还给他送了道护身符?

    沉吟了半响,玉帝咬着牙低声问道:“瑶池呢?王母那边有什么动作没有?难道她就这样放任猴子继续折腾下去。数完桃子查底账,查完底账数桃花,万一全部过一遍了,猴头又说要重新检验呢?这么折腾下去,别说一年半载了,就算给他三五年也不一定折腾得完!”

    卷帘犹豫着说道:“那猴子至今连交接都没交接完,王母娘娘那边又如何可能捉得到他的把柄呢?没有把柄,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动作。不过……”

    “不过什么?”玉帝抬眼问。

    “启禀陛下,不过,这几日各军都开展了演练,地点多选定在瑶池一带。”

    “选定在瑶池一带?”玉帝顿时感觉头都大了,这又是什么烂事?他咬了咬牙道:“他们跑到瑶池附近干什么?什么人让他们去的?到九重天练兵,竟也有不事先上奏的道理?”

    “参与的各军都有,大都是小队人马。兴许是规模太小的关系,所以都没上奏。但这七拼八凑地聚集起来,也有十万之众了。”

    “究竟具体是怎么回事,查清楚了没有?!”

    卷帘忙低头道:“回禀陛下,具体……还没查清楚。不过,猜测是太白金星所为。王母娘娘惧怕那猴头的武力,想要调集兵力保护瑶池,可手头又没有兵权,所以……”

    “所以就收买各军小将,让他们把手头的兵力都拉出来跑到瑶池附近操练?”

    “该……该是如此。”

    玉帝深深吸了口气,叹道:“细查!此事可大可小,给朕查仔细了!”

    “诺!”

    “还有!”玉帝指着卷帘叱喝道:“你快给朕想办法,想办法破那猴头的贱招!想不到,就去问天辅,他不是有一整个参谋团吗?都给朕好好想想!朕就不信玩不过这妖猴了!”

    “诺……诺。”(未完待续……)

    PS:呼呼,总算赶在十二点前更新了!完成任务!咔咔咔。

    接着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连点击也求,各种求!

    现在已经冲到八十几名了,大家手头有保底月票的都别留着啊,这两天双倍月票,机不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