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九章:败露

2018-01-17 08:53:08Ctrl+D 收藏本站

    漆黑一片的世界里,一位青面鬼差御风飞行着,缓缓地降低了飞行高度。

    在他的身下,是成片的树林,那林中点点微光闪烁,给人的感觉就好似飞行在天河之中一般。

    许久,他稍稍悬停了身子,朝着四周左顾右盼了一番,低头降落到一片草地上。

    “三圣母?三圣母?”他刻意压低声音呼喊着。

    “在这儿。”杨婵从巨岩后探出头来。

    她朝着躲在身后的白鸽精点了点头,孤身走了出来。

    那青面鬼差蹑手蹑脚地朝她跑了过来,正要开口,杨婵已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八卦递了过去,道:“辛苦增差役了。这里面有三十五道魂魄,其中六道战死,二十九道是寿终正寝。”

    那鬼差嘴巴微微张了张,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啦?”杨婵定了定神问道。

    “三圣母……往后,小的恐怕没办法再……”

    “抱歉了,杨婵差点把这个忘了。”杨婵笑了笑,连忙从衣袖中掏出一小袋的金精塞了过去。

    鬼差伸手将金精又推了回来,拭了把汗,低声道:“不是金精的问题。小的之所以一直……乃是感念二爷的恩德。虽说帮三圣母您的忙也是收钱办事。但,若只是为了金精,小的身为一等鬼差大可不必如此。”

    “那是什么问题?”杨婵问。

    青面鬼差咽了口唾沫,又是左顾右盼了一番,才小声道:“三圣母。小的也是刚知道的……天庭来人了。已经查了许久。追查的是花果山偷偷送入地府的魂魄。现在都快查到小的的身上啦。”

    杨婵不由得当场一愣:“天庭已经查到地府来了?”

    她想过天庭会从猴子身上下手,于是她托婆罗僧揭谛告知猴子逃跑路线。也想过天庭会从花果山本身下手,所以每次出击的安排她都格外谨慎。但却从未想过天庭竟选择在这死者的魂魄上做文章……

    “三圣母您放心。那些毕竟是天庭的天将,也不熟悉地府的规则,小的只需花些金精打点便可糊弄过去。可若长此以往,怕不只会害了小的,还会殃及那些送过来的魂魄,更会连累三圣母还有二爷啊。所以……”

    杨婵紧蹙着眉想了想。将八卦收入袖中,却将金精再次塞入青面鬼差手中,道:“这里不多,你先拿着。你打点上下也需要不少,回头我再给你送些来。这事儿,总不能叫你亏了。”

    “别!”那鬼差又将金精塞了回去,抿了抿嘴唇道:“这是小的最后一次出来见您了,也就特地出来通知三圣母您一声,往后其他鬼差您也别找了,天庭对花果山的事查得紧。没人敢接手的。便是真接了手,也迟早出事。”

    “呵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已经出事了!”

    正当此时,一声清叱从远处传来。

    两人心中一惊,连忙四下张望,杨婵的手更是已经按住了腰间的佩剑。

    只见六道白光一闪而过,分落四周的六个点上,闪现了六位身穿金色铠甲的天将。

    “哈哈哈哈,我说是谁那么大胆,竟敢帮花果山那帮妖孽呢。原来是华山圣母啊。”那为首的天将随手亮出了一面金色令牌,叱道:“我乃御前五品天将复于穹,今奉陛下圣旨监察阴间。尔等二人勾结妖物,私相授受,祸乱阴曹!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这一行六个天将里,竟有两位金仙,余者皆是散仙修为!

    见此情形,青面鬼差已是吓得手脚发软,瘫坐在地。杨婵却是直接亮出佩剑,祭出了宝莲灯,摆出一副迎战的姿态,反叱道:“想捉我,那就试试吧!”

    “区区炼神境,不知天高地厚!”那为首的天将复于穹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言,直朝左右摆手道:“要活的!”

    “诺!”

    随着一声令下,六名天将已从各个方位扑向了二人。

    那为首的天将复于穹伸手一扬,一道灵光射出,瞬间就将青面鬼差的魂魄击了个半散。其余的五人则直冲向杨婵。

    这些,可都是玉帝的亲兵啊。

    以一敌五,而且个个修为都高于自己,便是杨婵再逆天,也是有心无力。

    此时此刻,一旦战败被俘,迎接杨婵的将不仅仅是一个生不如死的结局,还会连累深陷天庭的猴子以及花果山,甚至可能连累灌江口。

    千钧一发之际,杨婵手中长剑一扬,却不是指向天将,而是横向自己的咽喉!

    那一众天将皆是一惊。

    正当此时,一声鹰啼从高空传来。

    还没等那天将反应过来,一道金光已在杨婵身前闪现。

    来人一手打落杨婵手中长剑,一手执三尖两刃刀指向众天将。

    望见那阙庭处的第三只眼,一众天将皆是大惊失色,却已收不住势直扑而去。

    没有任何言语,只一瞬,那三尖两刃刀化作道道幻影,强攻而来的五位天将顷刻间被击飞了出去,一个个失去了意识。

    至于那最后一位,那为首的复于穹……

    就在杨戬出手的同时,他已被一道黑光扑到在地,待他缓过神来,一张血盆大口已在自己鼻梁往前不足三寸的地方微微张着,唾液顺着尖利的牙齿滴落。

    一声声低吼入耳,那天将已是一动都不敢动。稍有差池,他丝毫不怀疑哮天犬会让他身首异处。

    杨婵呆呆地看着近乎魂飞魄散的青面鬼差,一瞬间,所有的力量都仿佛被抽离了一般,瘫坐在地。

    眼泪一滴滴地从眼角滑落。

    那天将微微颤抖着转过头去看杨戬,鼓起勇气低吼道:“二郎神,你想造反吗?”

    也不看杨婵。也不看那青面鬼差。也不多言。杨戬一步步朝那天将走了过去,抬手翻过三尖两刃刀用刀柄重重击打在头盔上,直将他击晕了过去。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杨婵捂着胸口深深吸了口气,捡起自己的佩剑一步步朝那天将走了过去,瞄准了天将的喉咙手起刀落!

    “锵——!”

    一声刺耳的声响,杨婵的剑被直接挑飞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杨戬冷声问道。

    “这些人,不能让他们活着。”杨婵紧蹙着眉瞥了杨戬一眼,道:“如果他们活着。便会指证你。”

    “那也不是由你来杀。他们是玉帝的亲兵,死在地府,必定会彻查。你动的手,生死簿上会有记录,到时候跑都跑不掉。就那么想当天庭通缉犯吗?”

    说着,杨戬伸手一扬,将其中一位天将的佩剑吸入掌中,又是一甩,那佩剑化作一道银光瞬间洞穿了巨岩。

    巨岩后,白鸽精整个僵住了。

    那穿透岩石的佩剑就钉在距离她脸颊不过三寸的地方。微微颤动着。

    “你来。”杨戬冷冷道。

    ……

    满天星斗与月争辉。

    旷野中,篝火吱吱地燃烧着。杨戬时不时用长长的树枝撩动,搅起点点火星。

    在他的侧边,杨婵抱膝呆呆地坐着。

    许久,杨婵低声道:“增差役的事情……”

    “我会处理好的。”杨戬直截了当地答道。

    杨婵沉默了。

    又是呆呆坐了许久,她低声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不会弄成这样,所以……”

    “因为你的人多了去了。”杨戬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听说你还利用婆罗僧揭谛的关系给那猴子送金精,你想好了东窗事发该怎么保婆罗僧揭谛了吗?”

    杨婵蹙着眉,紧咬着嘴唇怒目瞪向杨戬,一时间却找不到辩驳的言语。

    杨戬注视着那篝火堆,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来问你,那猴子,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未婚夫。若不信,你随便捉只花果山的妖怪问问。”杨婵咬了咬牙,转而盯着篝火,冷笑道:“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要把我像母亲那样压在哪座山下好予天庭有个交代?”

    “未婚夫?”杨戬嘴角微微上扬,叹道:“在月树上连花都没有的未婚夫,还当真是从未见过啊。”

    “你去查过月树了?”杨婵一下涨红了脸。

    “你能让人暗地里帮那猴子,我就不能让人暗地里查月树?”杨戬回头瞧了杨婵一眼,道:“也许你对人家有情吧,人家对你可不一定有意。听说,那猴子在天庭还一直将须菩提祖师那叫风铃的徒孙带在身边,呵护有加呢。”

    杨婵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篝火,那小脸涨得通红。

    此时此刻,她不由得在心里咒骂了猴子一百遍。若是放平时也就罢了,她当然知道猴子和风铃之间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最起码现阶段不会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些话经由自己哥哥的嘴里说出来……

    她那眉头都皱得快能拧出水来了,一双手不自觉地撕着脚边的草。

    “行吧,你不说就算了。反正你的事,我这当哥哥的也管不了。”见杨婵默不作声,杨戬缓缓地站了起来,掏出一片玉简丢了过去,轻声道:“以后出了什么事,别急着将剑往自己的脖子上顶。万大的事也可能会有转机。实在不行,喊我一声。”

    说着他转身便要走,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道:“还有,过几天是母亲的忌日。若是可以,先回灌江口一趟。我想父亲和母亲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子女年年都分开祭拜吧。”(未完待续……)

    PS:今天偏头疼犯了,下去实在受不了去睡了一下,结果还是不顶用……家族遗传,坑。

    今天第一章,甲鱼下潜码字了,争取十二点前下一章。大家订阅打赏月票不能停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