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一章:兜率宫的庭院里

2018-01-17 08:53:06Ctrl+D 收藏本站

    悟者道的推算之策,实则讲的是各种事物的发展规律,深究下去,其实就是各种经验的总结。

    当这种经验总结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往往就会产生另一个东西,叫做直觉。

    现在直觉告诉猴子,情况有些不对了。

    在猴子上天任职的第八十九天,玉帝召开了一次闭门御前会议。

    这次会议的与会者只有十个人,其中包括了太白金星、托塔天王李靖、天河水军代元帅天辅、二十八星宿之首角木蛟等天庭的一众权臣大将。

    由于这次会议只召开了一次,而且时间极端,过后既不曾召开扩大会议,也不曾在早朝上提起会议的内容,所以基本可以断定会议十分顺利,内容一致通过。

    在那之后,似乎一切都起了变化。

    首先是蟠桃园的那些个下属们不再催着猴子交接了。紧接着,太白金星也没有如同先前那般时不时地往蟠桃园跑。至于瑶池外七拼八凑的“十万大军”,更是全部返回了驻地……几天后,二十八星宿集体迁到蟠桃园附近驻扎。

    虽说他们并没有携带随从,也没有过度逼近蟠桃园,但猴子还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二十八个家伙的存在。

    种种不寻常的迹象都在告诉猴子,出事了……而且这事不是在自己这里出的。

    那在哪里出的呢?

    唯一的答案,只能是花果山。

    除非他们已经获得征讨花果山的理由,否则不可能这么放任猴子拖时间。

    为此。猴子反复透过“连牍”询问杨婵凡间的情况。最终得到的回复是:“天军动作频频。找机会下凡。”

    看着那回复,猴子瞬时便呆住了。

    “果然出事了……”

    “为什么这么确定呢?”风铃问。

    “正常来讲,杨婵还会嘱咐我小心行事,拖延时间。但这次却是直接要我‘找机会下凡’。这说明她也知道事情已经拖不下去了。天军动作频频……”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道:“他们动作什么时候不频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杨婵又不方便告诉我,怕我人在天庭,知道了之后……到头来反而坏了事。”

    紧握着“连牍”,猴子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那你不跟杨婵姐确认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问了。她既然不说。问了,该是也不会说的。”

    风铃眨巴着眼睛呆呆地想了许久,低声建议道:“那,我明天就去兜率宫吧。”

    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一次,双方都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两个人,没有里应外合,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南天门。虽说不信任,但此时也只能将风铃暂时托付给太上了。

    没有丝毫的耽搁,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猴子就准备好亲自送风铃去兜率宫了。可刚一开门。那兜率宫的童子却已出现在两人眼前。

    “家师交代了,让弟子今日来接风铃小姐。”那童子躬身拱手道。

    闻言。那周遭众人不由得一个个惊恐地瞧着站在猴子身后的风铃。

    猴子笑嘻嘻地勾着那童子的脖子把他拉到一旁,回头看了看有些忐忑的风铃一眼,低声道:“替我转告你师傅,如果风铃少了一根毫毛,那天道石,他也别要了。”

    面对这般恐吓,那童子却也面不改色,只淡淡笑了笑,低声答道:“司园大人请放心。师傅说了,等到时机合适了,会将风铃小姐送回你身边。保证,毫发无损。”

    “那就好。”猴子咧开嘴笑了笑,又揉了揉那童子的脑袋。

    这番动作,不由得让那童子眉头紧蹙。

    堂堂太上老君座下弟子,在天庭,那地位何等尊贵,何曾被人如此轻挑对待过?要知道,便是太白金星、李靖这样的天庭权臣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地。

    不过这童子也是识趣,知道太上对猴子的重视,如此失礼的动作,他也只装作没事一般,并未发作。

    不过,这一幕落到周遭人等的眼中却是非同一般的意味。甚至那周司苑与张校园都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自己听从王母与太白金星的命令,是否属明智之举。

    在太上老君面前,王母、玉帝都不过形同虚设,这一点这些个天庭老油条自然是心知肚明。当初这猴子上天任职,不也是老君开口保的吗?

    这猴子究竟与太上老君是何种关系呢?他们不禁有些忐忑了起来。

    话别的时候,猴子在她手心塞了一片玉简,又简单地叮嘱了几句。风铃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握着那玉简,巴巴地望着猴子,泪眼汪汪。

    憋了许久,她最终只道了句“一切小心”,便缓缓地随那童子离开。却是三步一回首。

    那一路上,坐在兜率宫派来的悬空舰中,风铃沉默不语,就连童子递送的茶水也是碰都不碰。

    配上一身翠绿衣裳,远远地看去,就如同一片飘零的荷叶安静地随波逐流,载满了无奈的感伤。

    到了兜率宫,下了悬空舰,风铃低声对那童子道:“带我见一见老先生。”

    “老先生?”

    “我说的是……你师傅,太上老君。”

    闻言,那童子躬身道:“家师已闭关,不便见客。”

    “真闭关了?那他可说了什么时候出关?”

    “家师闭关从未定时日长短,弟子也不知。”

    “若我一定要见他呢?”

    童子正色道:“师傅既然说了不见客,那便是天大的事,任何人都不见。小姐还请莫要为难弟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风铃虽说也是炼神境,但在这天庭。说到底也不过区区一个弱女子罢了。自然是也只能作罢。

    兜率宫。没有灵霄宝殿的华贵,也没有瑶池的一方春色。

    这是一个冰冰冷冷的地方。

    光洁如镜的地面上,风铃缓缓地随着那童子走着,低着头。

    那模样就如同天庭中一员不起眼的仙娥一般。

    只是,到底是出现的地方太过特殊,时不时迎面走来交错而过的道童都不由得多看她一眼。

    就这么一路静静地走着,他们从兜率宫的正门走入,绕过正殿。跨过回廊,两人很快到了兜率宫后方的庭院。

    这一片高高围墙里的天地,与兜率宫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同。

    在这里,有假山,有清泉,有竹林,有木屋,有生,有死……

    除开终年不散的淡淡云雾与那永远见不到星辰日月却有着昼夜之分的天空,这里的一切。几乎于凡间无异。

    一步步地随着那童子,风铃走过碎石铺成的小路。走过九转的回廊,最终路过了一个假山,山上有一石亭。

    远远地,风铃便看见那正在石亭中习字的女子以及守在她身旁的两位仙娥。那女子也是好奇地瞧着她。

    “那是谁?以前没见过啊。”雀儿咬着笔杆问。

    一旁的仙娥定睛看了看,道:“婢也不知。前几日听童子说这院子里要住进新人了,该说的就是她吧。”

    雀儿想了想,远远地指着风铃道:“替我叫她过来。”

    “叫她过来?”

    “不行吗?这院子里不是除了老头子都归我指挥吗?”雀儿抬头问道。

    那仙娥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得道了声“诺”,转身朝风铃走去。

    此时,两人正要跨入给风铃准备的房间,却见仙娥远远的走来。

    风铃悄悄扫了一眼仙娥的头饰便知道了对方的品级,连忙福身道:“姐姐好。”

    那童子见状,连忙搀扶,示意风铃不用行礼,又转而问那仙娥道:“怎么啦?”

    见那童子紧张的模样,仙娥不由得蹙了蹙眉,随口道:“小姐,让她过去一下。”

    “让她过去一下?”童子回头望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风铃,道:“让小姐稍等一会。”

    “这不太好吧。”

    “小姐是谁?”风铃轻声问道。

    这一问,仙娥当即蹙起了眉,反问道:“你不知道小姐是谁,那你来干嘛?”

    这下轮到风铃一愣了,一旁的童子却是噗呲一下笑了出来,道:“你是看她身穿仙娥的服饰,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吧?”

    “不是吗?”

    童子干咳两声,挺直了身子介绍道:“这位是师傅的……师傅的朋友,风铃小姐。也就是在这里暂住几天罢了。”

    那仙娥闻言顿时一惊,先是一愣,紧接着整个跪了下去,忙道:“婢该死!还请风铃小姐原谅!”

    “姐姐快请起!”风铃也是被吓懵了,连忙跪下去搀扶。

    这天地间,敢称是太上朋友的能有几个?这话从太上座下童子嘴里说出,还能有错吗?

    想想刚才风铃还对着自己行礼,自己竟还欣然受之……那仙娥不由得一阵心惊胆战。

    而她那大礼落到风铃眼里,也是同样让人惊恐。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介新上天的仙娥,如何能受前辈的大礼呢?

    看着两人皆惊慌失措的模样,那童子不由得在一旁捂着嘴笑,悠悠道:“行啦。去跟小姐说见面什么的,等会再说吧。就住一个院子里,还怕见不着吗?”

    “这个自然,婢这就去与小姐说。”

    “你们说的小姐究竟是谁?”风铃伸长了脑袋问。

    瞧着风铃,那童子随口说道:“我们说的,是雀儿小姐。”

    “雀儿?”

    一瞬间,风铃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想起了猴子曾在她面前说过的,他媳妇的名字。又联想起了之前的种种……

    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呆呆地站着,如同失了魂一般。(未完待续……)

    PS:十二点前争取出另一章。

    话说,发现今天已经四号了。甲鱼已经在加更做度过了四天?距离加更一个月的目标,已经近在咫尺了!!!

    恩,就是这样的。话说……月票越来越少了……还有人手头又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