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四章:先发制人

2018-01-17 08:53:05Ctrl+D 收藏本站

    兜率宫中发生的种种,猴子一概不知。

    而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早已不容他再分心。

    风铃被太上老君座下童子接走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瑶池与凌霄宝殿。

    对此,早从太阴星君口中获知风铃种种的王母娘娘在周司苑与张校园绘声绘色的解说下不由得有些忐忑了,玉帝的态度却是截然相反。

    风铃是太上举荐上天的,此事别人或许不知,他玉帝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在这时候接走风铃,最起码说明太上对自己即将对那猴头出手的事情早已知晓,并且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有群臣的支持,有太上的默许,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玉帝的动作越发大了。他密令积极备战,开始大规模朝云域天港运输各种物资,便是南天门镇守军也派出了运输舰队协助。

    而在提防猴子方面,他又调来了五方揭谛。

    二十八星宿加上五方揭谛,这三十三员大将联手,虽说未必能保证一击将修为已大太乙金仙巅峰的猴子拿下,要牵制,却已经绰绰有余。

    涉及到五方揭谛了,这些消息自然是一字不漏地被传到猴子与杨婵的耳中。

    此时的猴子,已形同软禁,便是想去兜率宫瞧一瞧风铃也做不到。

    按照那蟠桃园门禁的说法:“上头有令,在“交接”完成之前司园不准外出,以免错漏。”

    无奈,猴子只好在蟠桃园中呆了下去。依旧是一天天地拖延时间。

    到了猴子上天任职第一百一十天的深夜。猴子已经将手中婆罗僧揭谛给与的羊皮纸研究了个透。

    南天门法阵问题不大了。就在身旁的那三十三员大将呢?

    猴子实在没有把握。

    临出发前,他透过“连牍”知会了杨婵,打趣地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只一会,那“连牍”上便显出了杨婵的回复:“君往何处,妾当相随。”

    一时间,猴子的心中五味杂陈。

    他不知道杨婵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怀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他真能对得起这份心意吗?

    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句,将“连牍”塞入怀中,收拾心情启程出发了。

    ……

    花果山。

    莺莺燕燕的庭院中一缕微风掠过,摇动枝桠,吹拂裙角。

    杨婵握着“连牍”,呆呆地站着,却始终等不到她要的答复。

    那眼中不由得多了一分失落。

    巨大的影子缓缓将小小的庭院笼罩其中。

    三名妖将从天空降下,单膝跪地,将一卷金鞭双手奉上。

    “圣母,全军已集结完毕。”

    短嘴也拍打着翅膀落到她身旁:“确定……要先发制人?”

    杨婵将“连牍”收入怀中。深深吸了口气,叹道:“必须逼天庭调离主力天将。”

    说罢。她接过“金鞭”,攥在手中,随那三名妖将登上了悬浮头顶的钢铁重舰,头也不回。

    遮天蔽日的舰队,擂起战鼓,吹响号角,扬起风帆。

    花果山,早已不是百年前的花果山。

    遍地的楼宇,宏伟的建筑,铮铮铁甲林立。百年磨一剑,眼前的这支妖族大军,便是比之天庭,也毫不逊色。

    “走!迎回吾王!”杨婵站在舰首挥舞着金鞭呐喊。

    “吾王万岁!吾王万岁!”

    整个花果山都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那声音直冲天际,震慑大地。

    五位妖王站在各自的战舰中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每一只妖怪都是声嘶力竭。

    未参战的女妖们涌上街头送行,她们仰望着,拍红了手掌,喊哑了嗓子。

    这一刻,他们是无比骄傲的。

    一百多年了,万妖之王终于要重归王座。

    对于这里大多数的妖怪来说,美猴王,不过是一个传说,从未亲眼见过。

    可即便如此,花果山也永远无法摆脱他的阴影。

    他们可以为了任何事情争吵,却没人敢明目张胆地反对这位用自己换来花果山百年安康的美猴王。

    在这个没有信仰的种族里,他便是信仰。

    因为,是他,带来了这所有的一切。

    黑色的旗帜遮天蔽日,迎风招展。

    “进击——!”短嘴挥舞着弯刀嘶吼。

    ……

    连续幻化出多个外形掩人耳目,躲过了蟠桃园内部禁制,只一转眼间,猴子便到了蟠桃园的门口。

    将自己变成张校园的模样,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大门。

    沿途,一个个天兵向他低头行礼。

    “大人,要出去吗?”一位小将躬身拱手道。

    “对,去瑶池。王母娘娘急召,赶紧地!”

    “卑职遵命。”

    天兵松开了缰绳,悬空舰扬帆起航了。

    猴子以张校园的模样安坐悬空舰中,悄悄透过舷窗留意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那战舰缓缓通过了蟠桃园的外置岗哨。

    刚起航没多久,一队巡逻的天兵便将悬空舰拦了下来,为首的天将出示了令牌,道:“此处已戒严,舰上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战舰中的猴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一只手却已经装着掏耳朵的模样按在耳中的金箍棒上,随时准备发难。

    那负责悬空舰的小将当即上了甲板,出示了自己的腰牌,叱喝道:“张校园大人奉命前往瑶池觐见王母娘娘,谁敢阻拦。”

    定睛一看,两人竟是旧相识。于是乎,只是随意地寒暄了几句。那拦舰的天将便下令放船了。

    船舱中的猴子不由得松了口气。

    天微微亮的时候。战舰已越过了二十八星宿与五方揭谛的管控区。

    猴子借口上甲板走走。趁着众人一个不注意,化作一只飞虫逃之夭夭了。

    就在离舰的时候,猴子还听到有人四处呼喊着“校园大人”。

    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小小的天将走丢了,难不成他们还要惊动玉帝不成?等他们反应过来,说不定自己已经到了花果山。

    又是沿途幻化,猴子悄悄绕过所有重兵把守的区域,从天兵到天将,乃至于卿家、仙娥。甚至仙奴,将天庭中的各色人等挨个演了个遍,直奔七重天南天门!

    ……

    灵霄宝殿正当早朝。

    玉帝坐在龙椅上,呆呆地盯着手中那一份紧急奏报,握着奏报的手气得瑟瑟发抖。

    在场的仙家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花果山……先发制人了?”玉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庭备战这么久都还没动手,对方却已经先发制人……难道他们以为他们能击败天庭吗?当真是猖狂至极!”

    “可是,百万精锐奔袭云域天港……他们哪里来的百万精锐?”

    “不会是天河水军又夸大了吧?我天庭况且不敢称百万精锐,他花果山竟有百万精锐?”

    殿上诸仙皆议论纷纷。

    “陛下。”台阶下,天河水军派遣的天将躬身拱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军代元帅天辅早已上表。花果山聚集了数百万妖众,厉兵秣马……到如今。已有百年之久。那百万精锐并非对方声称,而是我军将士亲眼所见。元帅便是再傻,也不至于冒着欺君的风险虚报军情。”

    略略地想了想,他又奏道:“这奏报虽说才发,但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就这传递的一会功夫,怕是已经两军相交了。还请陛下早做决断。”

    玉帝的脸色渐渐有些难看了。

    百年了,在天河水军上表的奏折里没少提起花果山实力强横的问题,但大多数时候,那天庭的一众仙家都只当个笑话。说多了,甚至连玉帝都觉得是天河水军急于开战而肆意夸大。

    没想到,到头来竟还是低估了。

    这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殿上众仙一时间皆面面相窥,无所适从。

    “报——!”

    正当此时,一声吆喝从殿外传来。

    一位天兵急匆匆地奔入灵霄宝殿中跪倒在地:“启禀陛下,二十八星宿急报!那妖猴已于黎明时分潜离蟠桃园,如今已到南天门!”

    “什么!”玉帝猛地瞪大了眼睛,拍案而起。

    众仙哗然。

    ……

    南天门,无边无际的围墙边上,猴子稳稳地悬停着。

    风从身旁肆虐而过。

    在他脚下,是白茫茫一片的深渊,头顶,是高不见顶的墙。而在那前方,远处,则是两位僧人浮在半空。

    这两位僧人一个身穿金色袈裟,一个身穿银色袈裟,看情形都是修成佛光之人,如无意外,该就是五方揭谛里的金头揭谛和银头揭谛。

    此时此刻,他们皆是眉目低垂,也不看猴子,却死死地卡在猴子通往南天门法阵阵眼的路上。

    猴子精通道家潜行感知之法,只可惜对佛门的潜行感知之法,却是一无所知。

    远远地,猴子已经听到南天门镇守军吹响的号角了。

    “此路不通,司园还是请回吧。”那金头揭谛淡淡道。

    闻言,猴子不由得笑了,伸手掏了掏耳朵,喃喃自语道:“说要‘悄悄地’,不能惊动南天门守军,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悄悄地’呢?”

    说罢,那金箍棒已经从掌心幻化而出,他把眉一横,对着那俩僧人吼道:“不想死的,就让开!”

    话音未落,猴子已是用力一甩,金箍棒骤然伸长变大,夹带着肆虐的气劲朝着两人招呼了过去。(未完待续……)